2010-11-29 (月) | Edit |
※青梅竹馬設定
※悲向慎入


後記:

時間不夠用了……(抹臉)
時間被逼的好緊THT(活該#)

All27場那天玩的很開心www
雖然我一直待在外面www(被過肩摔)

常常寫骸大人後悔的文章,這次寫寫綱吉後悔的文章(喂)
……好像有點青春呢(蛤)
希望大家喜歡(喜歡個頭#)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你的一舉一動,總是吸引著我的目光。

  美麗溫暖的夕陽餘暉灑入空曠的教室內,剛擦拭過的地板因紅光而閃閃發亮,恰到好處的情景彷彿一幅絕倫的美麗畫作,直到教室裡其中一個人發出疲憊的長嘆聲。
  「呼……為什麼輪到我的時候總是這麼累……平常看別人掃都很輕鬆的說……」
  抓著拖把蹲在地上,綱吉已經累到開始用手捶擊自己的腰部,另一個人卻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將最後一塊地拖完。
  工作結束後,他走到綱吉面前,順手拿走他手上的拖把,一起拿到陽台去掛,仍是半聲未吭。
  「……骸,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當然有,不過你剛剛只是在發牢騷吧?那我就沒有回答的必要囉。」
  和方才的面無表情不同,骸在走回教室時掛著一貫的完美微笑,走到綱吉身邊坐下。
  「啊……地、地板很髒耶!」
  「哦呀?剛剛才擦過不是嗎?這可是優秀的我替你分擔的,請不用擔心。」
  「……你喔,真的從小到大都這麼自戀呢。」
  「謝謝誇獎。」
  「我這可不是誇獎──呃,累了嗎?」
  「借我靠一下,因為體虛的你擦沒多少就累了,大部分工作都是我完成的。」
  「……好啦好啦,對不起……」
  為了讓骸靠久一點,綱吉只好也跟著坐下,靜靜的望著窗戶發呆。
  安靜就會讓人想多餘的事情,因為時間太多,思考的時間也就跟著加長。
  「……骸。」
  「嗯?」
  原來他還沒睡著。
  抿了抿唇瓣,雖然已經相處了將近十年,要問這麼奇怪的問題還是讓綱吉猶豫了很久。「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
  靠在肩膀上的呼吸聲停止了一瞬,讓綱吉顯得有點緊張……果然不該問出口嗎?
  「……對青梅竹馬多照顧一點很奇怪嗎?」
  「呃,也、也不是啦……只是……很多人跟我說,你總是對我特別通融、妥協,像今天,其實你根本不必留下來的……」
  事實是,他們不同班。更正確的說法是,他們不同屆。
  三年級的骸每天放學都會到二年級的教室找綱吉,如果輪到綱吉擔任值日生的工作,他就會眉也不皺的留下來幫忙,完成之後再跟綱吉一起回家,因為他們從小就是非常要好的鄰居,兩家關係十分融洽。
  而當骸的父母因意外離開之後,他更是經常到綱吉家作客,家光和奈奈也將他當成親生兒子般對待。
  因此一開始綱吉並不以為意,對彼此都是獨生子的他們而言,骸對他而言就像哥哥一樣親,除此之外,他想不到還能有其他的關係。
  但直到他親眼看見骸拒絕女孩子告白的場面,他才真正開始正視自己內心那塊疑惑的部份。

  『我、我喜歡你……』
  『謝謝,不過我很抱歉。』
  幾乎是女孩話聲落下的瞬間就予以回答,俊臉彷彿掛著一張冰冷的面具,嘴上雖然說著謝謝,說出口的話語卻不帶一絲感情,瞬間打碎了懷抱著夢想和希望的少女心。
  『現在無法接受我沒關係,請問……可以至少當個朋友嗎?』
  『呵呵,請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因為妳一點希望都沒有唷。另外,我從不隨便交朋友。』看似溫文有禮,事實上卻尖銳的嚇人,彷彿在剛被打出一個洞的少女心上灑滿新鮮的鹽巴。
  『求、求求你……只要……只要成為澤田綱吉那種程度的朋友就行了,我、我不會隨便越矩的!』
  聽見綱吉的名字,骸的目光才正視到這女孩的臉上,目光與其說是不友善,用厭惡來形容更為貼切。
  『綱吉?妳把自己看的太高了,以後請不要出現在我面前,真是令人作嘔。』
  然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留下呆住、在幾秒後低聲哽咽的女孩。

  的確,他似乎沒有看過骸主動跟其他人攀談,更沒看過他下課跑去找其他人。
  只有自己,澤田綱吉,他所謂的「朋友」似乎只有自己一個人。

  長嘆了一口氣,骸將身子坐直,大手用力攬住綱吉的肩膀,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大概從小就習慣這樣相處模式,所以綱吉也見怪不怪的往上看,只是困惑他怎麼會突然抱他,但對他抱他這一點卻沒有意見。
  「骸?」
  微微一笑,骸將俊臉靠在綱吉頭上,令綱吉看不見他的表情。
  「因為我喜歡的人很少,而你……是我喜歡的人。」
  呼吸停止了一瞬,但旋即想起這肯定不是那種喜歡,因此反而抓緊了骸的手,轉過身去一臉認真的望著他。
  「我也很喜歡你啊!這麼好的朋友兼哥哥打著燈籠都找不到了!可是這樣是不行的,骸也應該多交點朋友呀,幸運的話搞不好可以認識一些可愛的女孩子唷!像我呀,最近就──唉唷!」
  突然間,環住綱吉的手臂收緊了一瞬,用力到甚至讓他有點發麻,因此輕輕拍了骸的大腿一下,讓他回神。
  「……」
  「你怎麼了?喔喔!說什麼不想交朋友果然是騙人的吧!聽到我認識可愛的女孩子就羨慕了對吧!」
  「……我可以問是誰嗎?」
  「可以呀!就是……」明知道這時間學校裡不會有別人,綱吉還是神秘兮兮的左顧右盼。「是隔壁班的笹川京子,你一定也見過她,很可愛對吧?」
  默默的垂首望著自己的膝蓋,骸臉上的笑容早已褪去,雖然沒有面對那些女孩時的冷冽表情,卻也是看的出不太高興的撲克臉。
  「我一點都不覺得她可愛。」
  打了個哆嗦,綱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方才骸呼出了陣陣的寒風。
  「呃,是、是這樣嗎?不愧是骸,眼光果然很高……那學校裡的人大概都沒辦法達到你的標準了吧……」連號稱校園偶像的京子都不被他放在眼裡了,以骸的高水準而言,其他人更不用說了。
  「……這倒不是。」
  「咦?」驚訝的瞪大雙眸,綱吉抬頭望著骸帶點鬱悶的臉龐,興奮的抓著他搖。「意思是你有喜歡的人了嗎?是誰是誰?我認識的人嗎?」能讓骸看上的人,他還真想見識見識呢!
  「你冷靜點,綱吉……那個人你也認識。」抓住綱吉的手,要他冷靜下來。
  「欸?我真的認識嗎?可是……呃,大概你的眼光跟我不一樣吧。咳咳,所以……」大膽的湊近骸的臉龐,令他的心跳反常的漏跳了一拍。「是誰?」
  「……等時機成熟,你就會知道了。」撇過頭去掩飾自己急促的呼吸,骸有點無奈的苦笑著,明明不希望他察覺自己的心意,卻又期待綱吉能夠察覺自己的不對勁。
  「什麼意思?意思是等你追到她嗎?唉……我都告訴你了,你不能先告訴我嗎?」
  「只有這點,不行。」
  不開心的噘著嘴,但卻也沒繼續催促下去,因為從小到大最依他的人就是骸,連他老爸老媽都沒那麼疼他、順他。這還是骸第一次如此堅決的拒絕他,背後大概有什麼隱情吧?
  「好吧,你不想說就算了……啊!都這麼晚了!我們該回去了吧,骸。」
  「也對。」起身拎起自己的書包,也很自然的拎走綱吉的書包替他背。
  明白跟骸爭書包是沒有意義的,因此綱吉沒有出聲,但卻一個勁的盯著骸猛看,後者被盯的輕嘆了一口氣。
  「真的不說嗎?」
  「不、說。」
  「……呿。」
  回家的路上,綱吉還是不斷的出言試探,骸最後索性不要回答他,讓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改變緘口的決定。
  沒輒,綱吉只好放棄,反正等到骸想講的時候就會講了,而且以骸的條件來看,搞不好過個幾天就會追到他的心上人了,根本不必急。
  話雖如此,他還是有點擔心骸會因為有了情人而忘了朋友……雖然應該是不會啦,可是他還是有點不安,被別人忽視的感覺十分難受,尤其是被骸忽視。
  ……為什麼呢?
  大概因為他是自己最親近的朋友吧,突然轉向情人會讓他有種被拋棄的感覺。
  ……應該是這樣沒錯。
  「吶,骸。」
  「……」還是閉口不答。
  「就算有了情人,我們還是不可以背叛對方唷!啊,說是背叛好像嚴重了點啦……可是因為對方的女朋友而被無視是很難受的事情,其實用這個字好像也沒錯。」
  終於,骸有了些許回應──他的腳步停了下來。
  「絕對不會發生那種事情。」
  跟著骸一起停下腳步,綱吉望著他認真異常的表情,有點不自在的別開。
  「咳咳,我知道我們都不會啦……我只是想再表達一次我的心情。」抬頭,勇敢正視骸的雙眸,露出顯示百分百信任的笑靨。「你永遠都是我最信任、最親密的朋友唷。」
  夕陽照射在綱吉真摯的小臉上,讓整張小臉紅的發亮。

  ──我……根本不想只當你的朋友。

  「……當然,我永遠都不會背叛你對我的信賴。」

  ──正因如此,我不會說……我不敢說。

  「一言為定唷!」

  ──一旦我說出口,極有可能連這份關係都保不住。

  「……快回家吧。對了,今晚可以去你家吃飯嗎?」

  ──至少現在,我還能當你最信任、最喜歡的人。

  「當然可以呀!媽媽一定也很高興!」

  ──所以,我、不、能、說。
  ──我不敢說。



  初雪,通常都在十一月底或十二月初開始。
  然而今年,卻意外的在十一月中就出現綿綿的初雪。
  骸抬頭望向窗外,起身走到陽台上,一顆綿雪飄落在他的手掌心上,緩緩化成雪水……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才會感覺到自己也是個有血有感情的人類。
  自從父母離開之後,帶給他溫暖的人就只剩下綱吉。
  他也喜歡家光伯父跟奈奈伯母,但給予的感覺深淺不同……綱吉對他而言,是個極為特別的存在──無法取代的依靠。
  如果綱吉眼中只看的見他就好了──他時常有這種自私的想法,但卻都及時打住,因為善良的綱吉不可能為了他一個人而放棄其他人。
  現在,綱吉正在努力追求隔壁班的校花,並時常詢問自己的意見──大概是因為自己的異性緣特別好,讓他誤會自己對這方面很在行了吧。

  ──我根本一點都不在行……我連對最喜歡的人表達心意的勇氣都沒有。

  他六道骸什麼都敢做,要不是因為不想讓綱吉擔心,他早就不去那一點意義都沒有的學校,也不會繼續擺著好學生的假象……但只要一提到告白,就另當別論了。
  他知道,現在不管他怎麼抱綱吉、碰綱吉,都不會惹來他的反抗,但這是因為綱吉把他當成兄弟來看待……如果他告白了,這一切都會像潑出去的水一般,無法收回。
  因為綱吉跟他不一樣,他對自己沒有這種感情,而且喜歡女孩子。
  屆時,連這層親密關係都會隨之失去,綱吉甚至可能會開始疏遠他,那麼……他似乎,就沒有繼續待在這裡的必要了。

  望著手中的雪水輕嘆一口氣,抬眸望著天空……他有一種預感,說不上好或壞,可是他感覺的到,待會似乎會發生什麼事情。
  他的直覺一向不比綱吉準,因此也不是很肯定。

  「骸!」
  回神,定睛一看,才發現綱吉就站在自己家門外,對著自己招手。
  「初雪耶!我們一起去公園吧!」
  眼眸放大了一瞬,但沒有遲疑多久,應了聲好便拎起強上的羽絨大衣,快步走下樓。他了解綱吉的個性,沒事不會隨便找他出去,尤其在這種降下初雪的大冷天,所以……大概是有什麼重大的事情想跟他講吧。
  雖然骸覺得無論是什麼事情,對自己而言都不會是好消息。

  事實證明,他的臆測沒有錯誤。
  「鏘鏘!你看!」
  開心的秀出手上的可愛髮飾,邊邊上鑲著幾顆飽滿圓潤的小珍珠和小寶石,對於一個學生而言,絕對買不起這種價碼的東西。
  「這是……」
  「這是京子很想要的髮飾!前陣子我在路上看見她停在這家店的展示窗很久,偷偷去問過店員才知道她很喜歡這個。」
  「……」果然,他猜的八九不離十。
  「呼哈,不過這真的有點貴……我打工好久才存夠錢耶!嘻嘻,當然也有從老媽那裡偷要一點啦,不過她絕對想不到我是要拿來追女孩子用的!啊,你不可以跟我媽說唷!這件事我只告訴你一個人!」

  ──「有這句話就夠了」……我的腦中居然浮現這種想法。
  ──我真的……好喜歡你。

  「當然,我不可能背叛你的。」微笑,但夾雜著些微的苦悶,遲鈍的綱吉自然沒有注意到。
  「買了這個髮飾之後還剩一些錢,我們去吃點好吃的吧!聽說學校附近開了一間很好吃的蛋糕店,骸你很喜歡巧克力蛋糕吧?聽說那邊的獨特口味很不錯,以前都是你請客,這次換我請你!」
  聽罷,骸輕笑了一聲,上前搓揉綱吉的頭髮,拍拍他的背搭肩前進。
  「呵呵,你負擔的起我的食量嗎?」
  「……呃──只能請第一盤……」
  「噗。」
  「別、別笑啦!我、我好不容易有辦法請你!」
  「是是是,我開玩笑的。」

  在行走的期間,週遭的人群不知不覺愈來愈多、愈來愈擠,即便骸緊緊牽著綱吉的手,後者還是被幾個用力擠過人群的青少年給撞個正著,差點悽慘的摔個狗吃屎。
  「唉唷!」
  「綱吉!不要緊吧?」目光不善的瞪著那幾個沒禮貌的青少年的背影,日後被他遇到絕不會善罷甘休。
  「我沒事……呃,咦?咦咦?」
  「怎麼了?」
  「我、我的提包呢……啊!在那裡!」
  在方才的推擠中,綱吉的提包到地上去了,躺在人來人往的人行道中間。
  以最快的速度穿梭到那個提包的所在位置,拿起來背在自己身上。
  「還是我來背吧……嗯?那是什麼?」
  車水馬龍的馬路上,一個小東西正閃爍著耀眼的光芒──那是綱吉方才買到的髮飾,它正不偏不倚的躺在馬路正中央,再差個一釐米就會被高速行駛的車子壓個粉碎。
  「……我去幫你拿吧。」
  「咦?不、不用了啦,現在車子這麼多,很危險……」
  話雖如此,但骸看的出來,綱吉已經難過到快哭出來了,畢竟那是他辛苦這麼久才得到的東西,沒想到一眨眼就淪為泡影。

  ──請不要露出這種表情。

  「不要緊,我一定會替你拿到的。」
  「沒關係啦,都掉在地上了,這樣也不好意思送給別人了……」
  「它現在還是你的東西,只要它還是你的東西,我就不允許任何因素毀壞它。」
  他不想看見綱吉難過低落的表情。
  「欸?可、可是……啊!不、不要去!有一台貨車過來了!」
  轉頭,的確有一台載滿年貨的車子高速駛來,以它的寬度和重量一定會將髮飾輾的稀巴爛。

  ──不可以讓它壞掉。
  ──不可以讓綱吉的東西壞掉。
  ──他不允許!

  輕輕揮開綱吉拉住他的手,以最快的速度衝到馬路中央,抓起躺在中間的髮飾──
  「骸!不要!!!!!」
  下一秒,他只看見一道刺眼的白光佔滿了整個視野範圍──
  然後,一片黑幕降了下來,意識隨之消逝。



  ──好痛、好難受……原來這就是受傷。
  ──從小到大,他連運動時都沒被球類攻擊過,因為他的體能十分優異。
  ──對了,綱吉跟他相反,只要遇到體育課就是瘀青一堆,每次都是他親手替他揉到痊癒的。
  ──綱吉真的好脆弱、好嬌小……好需要他的保護。
  ──只有在面對綱吉的時候,他可以不用戴上那些累人的面具。
  ──對了,髮飾呢?
  ──啊,感覺到了,它還在我的手中,希望沒有被我捏壞,這可是綱吉現在最寶貝的東西……
  ──視線稍微清晰了,我看見綱吉的哭臉……請不要哭,我最不想看見你的哭臉。
  ──雖然哭泣的你依舊不失光采,但你比較適合開朗的笑顏。
  ──拿,這是你珍飾的髮飾,請別再弄掉了。
  ──糟糕,手好沉重,舉不太起來……
  ──嗯?怎麼又哭了?我還是第一次看你哭的這麼慘,整張臉都被淚水滑過了呢。
  ──這是為我流的淚水嗎?呵呵,雖然這種時候可能不該說這種話,可是我……很開心。
  ──愈來愈睏了……
  ──感覺上,這一覺後好像就起不來了……不過倘若有人欺負你,我也會從地獄回來找他們報復。
  ──現在,請容許我今生對你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任性……

  抓著髮飾的右手抖個不停,綱吉用力握緊它,雙眼的淚水就像沒關緊的水龍頭一般源源不絕,並難過的吸了吸鼻子,全神貫注的望著躺在床上的男人──他乾裂的唇瓣正在嘗試開合,似乎想要說話。
  湊近骸的臉龐,綱吉努力想在不拿下氧氣罩的情況下聽到他在說什麼。無奈他的聲音太微弱,只能看見他的唇型。

  『綱……吉……』

  ──能夠愛你,我覺得很幸福。

  『我……愛……你……』

  話落,氣若游絲的鼻息彷彿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握在綱吉手中的手也不再顫抖,靜靜的躺在綱吉手裡,充滿霧氣的氧氣罩內露出了一絲淺淺的笑容──是的,他做到了,他成功告白了呢。
  至少,他對此沒有遺憾了。

  「骸?骸!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準備電擊器!」
  「奇怪,剛剛情況不是有稍微好轉嗎……難道是迴光返照嗎?」
  「小弟弟!請你先離開!」
  「請你們……請一定要救他!拜託你們!求求你們!」
  「快把他推進手術室!」

  傍晚,初雪停了。



  十年後──

  「終於抓到你了!」
  「呀啊!」
  爾後,綱吉氣喘吁吁的將一個鼻子上貼著OK蹦、噘著嘴的小男孩拎到客廳,塞進京子懷裡。
  「京子,我沒有怪妳的意思,可是……這小子的教育真的得加強,他已經三度跑到我房間去尋寶了……」
  「真是不好意思……有什麼東西被弄壞嗎?」
  「這倒是沒有──啊!那東西不能這樣扳!」
  「壞孩子!不能這樣!」
  「京子……」
  「我知道了,回去後會跟他爸爸商量一下他的處罰事項。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阿綱。」
  「沒關係,只要他別亂碰──」話聲剛落,他就看見這調皮的小男孩已經又爬到櫃子上去,小手勾呀勾的把一個保存良好的盒子給勾了下來,綱吉趕緊滑壘過去接住,這盒子才沒摔到地上。
  「小彥!」京子怒斥,這小男孩只好吐吐舌頭,乖乖爬了下來。
  沒想到一下來,他就被綱吉憤怒的臉龐給嚇呆了。他從來沒看過綱吉生氣,以往不管他如何惡作劇,甚至有一次讓好幾顆蛋砸到他頭上,這位叔叔始終沒有真正發過火,頂多是鬱悶的把他丟還給他爸或他媽,無奈的訓斥幾聲罷了。
  但這次,他第一次看見綱吉氣到頭頂冒煙,彷彿恨不得現在就掐死這個死小鬼。
  平常好脾氣的人一旦發起火來……好恐怖!
  一溜煙躲到自己母親身後,不敢再多看綱吉一眼。
  深吸了好幾口氣,綱吉努力忍住這份怒火,將那盒子打開,確認裡面的東西沒有損傷之後,才又小心翼翼的抱回懷裡。
  「你可以整我、鬧我,甚至弄壞我其他東西,可是唯讀這個,你、不、准、碰!」
  話落,嚇傻的小男孩立刻點頭如搗蒜,深怕綱吉待會會噴火把他給燒死。
  「阿綱,這難道是……」
  「對,就是,所以……很抱歉,京子,我忍不住對他大吼大叫了。」
  「不,沒關係……這是理所當然的。你這孩子,下次看你還敢不敢亂來。」
  「啊,媽媽好像忙完了,你先生也到了。你們慢慢聊吧,我先上去一個人靜一靜。」
  「……你還好嗎?阿綱。」
  微微一哂,綱吉垂眸望著盒子,眼神格外柔和。「我很好。」



  房內,綱吉將盒子打開,謹慎的將裡頭的東西拿了出來……那是當年那個髮飾,小珍珠因十年的歲月而失去了十年前的那種光采,但卻增添了另一種朦朧美;小寶石更是被擦拭的光采耀人,看的出每天都會被拿出來保養一次。
  「對不起,骸,今天京子突然帶著孩子過來,我怕她的孩子又溜到我房裡探險,所以把它放在客廳的高處,沒想到還是差點被弄壞了……」
  拿著清潔布輕輕擦拭發亮的寶石,寶石面平滑的足以成為一面鏡子。
  「這是你拼命替我保護的東西,我一定會好好愛惜它……」
  緊抿的唇瓣抖個不停,眼眶中的淚水仍是不爭氣的流出。
  「我好想念你,骸……」
  抬臂抹掉滑下的淚珠,但淚液卻止不住的掉落,就像那天一樣。
  「好……愛你……骸……」

  傍晚,初雪降臨了。



<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