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3 (火) | Edit |
※應該算悲?

後記:

回來後才發現掃瞄器不見了(翻箱倒櫃)
插圖都要用電腦畫嗎?(咳血)
我不要啦這麼小的螢幕很難畫耶(抹臉痛哭)

這篇有點亂七八糟……因為只是想寫出那種感覺OTZ
……到頭來好像只有寫作的我有那種感覺,沒辦法傳給讀者的感覺T_T(遜)
對不起OTZZZ

在想要提早把預定關掉(欸)
應該沒有人要再預訂了吧XD?(雜碎作者)
封面近期上傳!請不要太期待T_T(被推到角落圍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那天,他第一次握到了他的手。

  『好意外,我以為這次還是會被你無視呢。』
  『……心血來潮罷了。』
  聽罷,暖褐色短髮的青年露出了溫柔淘氣的表情。
  『那……下次可以改成擁抱你嗎?』
  『……請別得寸進尺。』
  『哈哈,知道啦,開玩笑的……謝謝你,骸,我突然覺得今天會是個幸運的好日子!』
  『這種話請等到順利完成任務再說吧,澤田綱吉。』
  『好啦好啦,那我出發囉!』
  『請不必向我報備。』



  驚醒。
  涔涔的冷汗掛在額上,大手撫上慘白的臉龐,不似常人的俊臉毫無血色,和右眼鮮紅的眼珠形成強烈對比。
  呼吸因方才的夢境而紊亂不已,思緒就如同雜亂無章的棉絮一般無法統一,那道溫暖纖細的背影在腦中揮散不去。
  但是,他最後對自己露出的笑容卻模糊不清。

  著好衣裝,修長的身影步離寬敞舒適的房間。現在才凌晨五點,走廊上杳無人煙,除了幾個輪班巡邏的保全以外,整條長廊靜的連門外的風聲都聽的一清二楚。
  悄悄的,他來到了不屬於自己的辦公室。
  但他是這間辦公室的常客,因為該室的主人經常邀請他過來。
  即便他總是展現不情願和厭煩的表情給對方看。

  進門,面向落地窗的太師椅背向自己,就跟以前一樣。

  『你來了啊,骸。』一聽見自己的腳步聲,太師椅就會立刻轉回來,暖褐色短髮的青年穿著整齊的黑色西裝,以黑手黨而言,少了些氣魄和狠勁。但最重要的是……
  為什麼呢?他還是記不起來,褐髮青年的表情。他明明每天都會見到啊……
  『找我又有什麼事情?不會又是喝茶聊天吧?彭哥列的首領還真閒呢。』
  『欸?哈哈……別這麼說嘛,我也是把工作做完才會找你的呀!』
  『真敢說呢,那萬一我的工作沒做完呢?』
  『怎麼可能嘛!你可是骸耶!』
  『……所以有何貴幹?澤田綱吉。』
  『我很快就要出遠門執行任務了,想問你有沒有話想對我說。』
  『……』
  『沒有嗎?』離座,綱吉走到骸的面前,淘氣的在他面前左看右看。『真的沒有?』
  『我看你是日子過的太無聊了,澤田綱吉,這種事情請找嵐守,那隻忠犬大概有很多話想對你說吧。』說完,轉身就要離開,卻被綱吉一把拉住。
  『唉,好啦好啦……本來就不期望你會說什麼,就當開玩笑吧。其實──』
  談話倏忽中止,因為骸用力甩開被拉住的手臂。
  『請不要隨便碰我,我跟你還沒有熟到這種地步。』
  呼吸停止了一瞬,些許受傷的表情稍縱即逝,但旋即又露出好脾氣的淺笑。『對不起,我太得寸進尺了……不過我真的有正事要說,請你聽我說完好嗎?』
  『呵呵……你以為騙的過我的眼睛嗎?你剛才那番話根本就不是開玩笑,你是真的想聽我在得知你會長期離開後會有什麼反應。』
  輕而易舉的被戳破謊言,綱吉的小臉一陣青一陣紫,尷尬的從桌上拿起一份報告單。
  『這是這次的報告……』
  『這個報告才是藉口吧?』毫不留情的嘲諷冷笑,讓綱吉的頭垂得更低了。
  『咳咳……那、那麼,謝謝你的前來……』
  『下次請不要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我對你的看法,你最清楚不過了不是嗎?』冷笑著,並無視綱吉────的表情,舉步離去……表情?對,表情,綱吉當時……是什麼表情呢?
  他還是記不起來。

  現在,太師椅沒有轉過來,即便自己已經走到辦公桌旁,卻連應該坐在上頭的人兒都沒瞧見。
  平滑無皺摺的椅部告訴他,這張椅子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使用過,要不是有人會定期進來打掃,上頭早就積了一層塵灰。
  大手摸過高級太師椅的椅背,俊秀的眉宇因無法憶起而微皺。
  到底是什麼表情呢?為什麼,他的表情總是如此的模糊?

  轉頭,意外看見通往首領辦公室的房門。精緻美麗的花雕和週遭的牆壁毫無二致,要不是有人指點迷津,根本不會發現那裡有一扇門。
  而自己會輕而易舉就發現,是因為綱吉曾經親口告訴自己。

  碰觸,門上立刻出現一個光型螢幕,似乎需要指紋檢測……糟糕,要是不輸入,待會警鈴就會響起,畢竟這是首領辦公室,警備肯定非同小可,而自己也找不到擅自進入首領辦公室的理由。當然,輸入錯誤的指紋也是同樣的道理,更加肯定有首領以外的人想侵入他房間。
  但現在也別無他法,橫豎都是被抓,有做總比沒做還要好。
  垂眸望著自己的五指,在倒數結束前幾秒輕輕印了上去……嗶!檢測通過。
  眼前的房門應聲打開,而骸則是不敢相信的愣在原地。

  『骸,你看,那裡就是通往我房間的門唷。』
  『……哦呀,為什麼要告訴我?你不怕我趁夜入侵殺了你嗎?』
  聽罷,綱吉露出了────的──,不好意思的抓抓臉……為什麼想不起來?綱吉到底露出了什麼表情?想不起來,好模糊……
  『如果你願意來的話,我也會努力抵抗囉。』
  當時,骸僅是冷笑一聲,嗤之以鼻。誰不知道首領辦公室的警備措施嚴密萬分,連隻螞蟻都不可能跨越警戒線,就算是他,也還尚未找出突破首領辦公室警報的方法,連進去都困難重重,更枉論要入內暗殺他。

  沒想到,他真的輕而易舉就能進入綱吉的房間。
  他的指紋……居然被綱吉設定在准許進入的範圍內。
  照理說,守護者根本不該有這種權利。

  入內,床鋪整齊的彷彿沒人住在這兒,華麗高聳的天花板垂下一盞不及大廳但仍十分華美的水晶燈,佈滿整片牆的落地窗透著微弱的晨曦,美麗的景象令人目不轉睛……如果床上躺著它的主人,是否會增添它的光彩呢?
  高級皮鞋踏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有素的訓練讓他的腳步聲變的微乎其微,緩步走進偌大的浴室,檢視洗手台……上頭擺著兩支牙刷,其中一支在漱口杯內,另一支看起來是全新的,放在牙刷架子上。
  他看見,漱口杯內的牙刷貼著綱吉的姓名貼紙……呵呵,真是不可思議的黑手黨首領呢,居然會使用如此孩子氣的東西。
  然而,就在他目光轉移到架上的牙刷時,周圍的空氣瞬間凝結了。
  那支牙刷上,貼著印有「骸」的姓名貼紙。
  趕緊將目光別開,轉而凝視眼前乾淨的鏡面……他看見自己露出了不同於以往的表情。
  那是震驚和困惑。
  垂眸思考了一晌,爾後拿走架上的牙刷,離開首領的寢室。

  走進會議室,所有人都已經就座,但坐在主位的人卻不是他們的大空。
  「你遲到了,六道骸。以你而言,這倒挺稀奇的。」
  「……順道去了其他地方。」
  「是嗎?進阿綱的房間看過了嗎?」
  就座的動作僵在原地,異色瞳眸內注入了些許驚訝。但當他回過神來,發現其他守護者也在看自己,每人的臉上都寫著不意外的表情,連冷漠的雲之守護者都不例外。
  露出淺笑,但該做的正事還是得做,里包恩用文件敲了敲桌面,將大家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開始會議吧,今天要討論的,就是阿綱的葬禮事宜。」

  這一剎那,骸似乎被拉回了現實。

  啊,是的,你離開了。
  但我卻不想接受。
  我試圖到你的房間尋找蛛絲馬跡,證明你還活著,只是暫時離開。
  總有一天,會回到有我的這個地方來。
  ……我怎麼都沒發現呢?
  原來,我這麼在乎你。
  原來,我這麼想念你。

  啊,我想起來了。
  當時被我無視的,是你受傷低落的表情;當我說要入侵殺了你時的,是你靦腆溫暖的微笑。

  『我很快就要出遠門執行任務了,想問你有沒有話想對我說。』

  有,但你已經聽不見了。

  葬禮的樂聲隨風遠去,骸在一張紙上點上一把火,置於首領的墓碑前,垂首親吻墓碑上的照片,露出一抹令人摸不透的微笑,爾後揚長而去。
  燒成焦黑卻尚未碎裂的紙上,看的出原本書寫的內容。
  「請早點回來」
  末端,加了一句簡短的附註。
  「我想,我是喜歡上你了」



<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這真的哭死ㄚQHQQQ
2010/11/24(Wed) 11:08 | URL  | 喬子 #-[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 這真的哭死ㄚQHQQQ

不哭不哭唷(遞面紙)
2010/11/30(Tue) 23:43 | URL  | 橋˙靈路亞/天羽橋(Amaha Hashi)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