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0 (水) | Edit |
後記:

原本想寫悲文,可是又反悔了(喂)
這篇也挺痛的呀……(嗯?)
結果變成虐綱吉。(被巴)
綱吉!!!來姐姐這裡吧!!!!!(被輪迴掉)

讓大家久等了對不起QDQ
感謝繼續支持我的大家Q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十一月十日,星期三,天氣晴轉陰。

  最近,有個女孩子跟我告白了。
  她叫做笹川京子,是常來我們店裡光顧的可愛女孩子,可愛程度就連店裡的姐姐妹妹們都要讓她三分,聽說她以前曾經當過校花,現在也是任職的公司中搶手的辦公室之花,笑起來就跟蜜糖一樣甜美,不難想像有多少男人願意為她捶心肝、流熱淚。
  我對她的印象很好,因為她是店裡少數沒有圍著六道骸打轉的女孩子,而且講話總是客客氣氣的,跟她相處讓人覺得很舒服。
  話雖如此……我想都沒想過,她居然會向我告白啊!
  人見人愛的美女居然向我告白!?老天!這是不是一場美夢!?二十四年來異性緣總是負分的我居然被告白了!而且還是如此出色的美女!
  當下實在是太震驚了,所以我保留回答……天吶!我真是不知好歹!居然還得寸進尺的保留回答!我──
  ……
  我拿什麼條件跟人家在一起?
  要錢,我沒有;要外表,我也沒有;要風趣,我好像也沒有……天啊,我到底有什麼優點可以讓人看上?
  京子是不是找錯人了?
  煩惱了老半天還是想不到該怎麼回答……所以我跑去問我那桃花旺到不行的房東。原本以為他會跟以前一樣願意幫助我,沒想到……呃,不知道他是不是吃了炸藥,一聽到我講這件事情語氣就差到不行,講出來的話也不是很好聽,一點都不友善。
  ……該不會,骸喜歡的人就是她吧?
  這麼一想真的有可能耶!京子常常光顧我們的店,人長的可愛又甜美,聽庫洛姆說,骸的眼光比天還高,能入的了他眼睛的人屈指可數……不會吧?
  怎麼這麼倒楣,第一個跟我告白的人就是房東的心上人……我會不會因為這樣而被趕出去?
  其實也不用啦……我的條件跟骸根本就不用比,只要他坦白一點主動出擊,我相信我很快就會被踢到一邊去。
  ……
  還是請京子多想想好了……希望說清楚之後,骸對我的態度可以變回跟以前一樣。
  況且其實對京子也沒有那種感覺啦,只是第一次被可愛的女孩子告白,感覺很開心而已……這樣骸就不會生氣了吧?
  ……聽說最近有出新口味的巧克力,買一盒回來給他好了。
  …………
  奇怪,我覺得好難過喔……



  骸沒有想到,這一天這麼快就來臨了──有女孩子發現綱吉的魅力了!
  這女孩還不容小覷,長相甜美可人不說,待人也很溫柔和善,怎麼看都是現代難得一見的完美女孩,綱吉他……對她好溫柔!可惡!綱吉從來沒對他露出這種笑容過!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骸、骸!」
  猛然回神,骸在綱吉奮力大吼之下總算將神智拉回來。方才一聽綱吉說那女孩向他告白,自己就瞬間失去所有思考能力,腦中充斥著今天在店裡看到的景象。那女孩霸佔了一點自己騷擾──呃不是,是跟綱吉相處的時間,跟綱吉談笑甚歡,而綱吉看起來也很開心……忌妒!他好忌妒啊!
  滿臉疑問的瞅著骸有點凝重的表情,綱吉困惑的蹙眉。
  「你覺得我該怎麼回答?我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告白,好緊張……」
  面無表情的望著綱吉臉紅的模樣──如果這是為自己臉紅該有多好──骸別過眼光,現下的他無法保持和顏悅色的表情跟綱吉說話,因為他的內心已經快被忌妒給吞噬了。
  也或許早就被吞沒了。
  「當然是拒絕,這種事情還用說嗎?」
  甫始一愣,這語氣差到連遲鈍的綱吉都感覺的出骸的不悅,褐色的大眼眨呀眨的,涔涔的冷汗自頰邊滑下。
  「呃?可、可是……」
  「你喜歡那女孩嗎?你根本不認識她吧?如果是抱著因為她對你告白就交往看看的半吊子心情,還是算了吧。」語氣止不住的嚴厲,骸滿腦子都在思考要怎麼建議綱吉拒絕那女孩。
  鮮少聽見骸這種不友善的語氣,綱吉有點瑟縮的收了收脖子,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踩到哪顆大地雷。
  「呃……這、這麼說也是啦……可是輪的到我拒絕她嗎?感覺好像天鵝主動跑來找癩蛤蟆,我卻還不識相的拒絕人家……」
  「什麼?這是什麼爛比喻。」
  綱吉居然將自己比作癩蛤蟆?開什麼玩笑!實在是刺耳到了極點!
  世界上哪有這麼可愛的癩蛤蟆!
  「欸?對、對不起……我、我連比喻都不會想……」偷偷覷了骸一眼,發現他居然不用正眼看自己,一張俊臉掛上了冷冰冰的面具,殺氣騰騰。「……呃,骸?」
  「幹嘛?」
  好兇!
  又縮了一寸,綱吉現在確定自己一定踩到了某顆要命的地雷,才會被炸的滿頭灰卻不自知。「呃,最、最近聽說有販售新口味的巧克力,已經造成新話題了唷。」
  聽見綱吉把話題轉開之後,骸的心情才稍微好一些,但還是很不爽──當然不可能是在不爽綱吉,而是在不爽笹川京子,她居然可以看見綱吉露出連自己都沒看過的笑容,實在是讓人忌妒的要命!

  但看在綱吉眼裡,骸是在不爽他。

  「……我、我明天會去跟京子講啦,我也知道一定是哪裡出錯了,她才會找上我……」綱吉小心翼翼的說著,接著帶點苦笑調侃自己,希望骸的心情好一點。「相信響追她的人一定多到數不清,更何況店裡還有很多好男人常光顧呢。」不用說,這個「好男人」指的就是骸。
  但聰明一世,糊塗一時,氣頭上的骸居然沒聽出綱吉的絃外之音,八成是憤怒燒斷了他的理智線,連思考迴路都一起燒光了。
  「沒錯,想追她的人多的是,為什麼偏偏找你?」對象有這麼多,幹嘛偏偏跟他搶綱吉!
  聽罷,綱吉沉默了。
  骸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方才那些冷言冷語有多傷人,帶給綱吉多大的刺激……有點洩氣的垂下肩膀,綱吉好像突然明白,骸為什麼要對自己這麼特別、以及一直開自己玩笑了。
  大概是想展現他的溫柔體貼給京子看吧,又因為不想讓她誤會他的性向有問題,才會做出過份到讓人聯想到開玩笑的行為。
  這種情形和綱吉一開始料想的差不多,但他卻沒有海闊天空的開心感,反而覺得有點胸悶、鬱悶……一想到上個月生日的情景也只是他的計畫之一,綱吉覺得內心彷彿有一部分被挖空了。

  好難受。

  「的、的確,找上我真的很奇怪……我明天會跟她說清楚啦,先去洗澡了……」說完,不等骸反應就趕緊落荒而逃,眼一眨就自客廳消失的無影無蹤。
  過了好幾十秒,骸才反應過來,怒氣稍退的他現在才意識到剛才的語氣實在是太不友善了……噢不,說不友善還太輕描淡寫,他簡直是兇到不行,好像綱吉欠他好幾百萬似的。
  他果然是天字第一號大白痴!

  在浴室前來回踱步,骸不斷的在腦中編織如何解釋自己剛才的說話方式──聽在綱吉耳裡,自己方才的態度肯定無禮到了極點。
  片刻後,浴室的門開了,綱吉拿著毛巾擦拭自己的頭髮,因為沒料到骸會等在浴室門口,他一個不注意就直接撞到骸身上去,而骸也因重心不穩而往後倒,兩人就這樣在浴室門口摔成一團,吃痛的哀哀叫。
  「哎唷喂呀……咦?啊!對對對、對不起!你不要緊吧?骸。」
  一見到骸被自己壓在下面,綱吉驚慌失措的爬起來站一邊去,免得待會骸又對他翻臉。
  綱吉知道,一旦自己成為他心上人喜歡的傢伙就失去了示好的價值,今後對自己的態度大概也不會太友善……希望不會討厭他討厭到把他趕出去。
  而骸這方面,綱吉趴在他身上對他而言大概就像作夢一樣美好,再加上方才有撞到後腦杓,現下的他呈現呆滯狀態,戀愛的小精靈在他腦中奔跑灑小花,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但看在綱吉眼裡可不是如此。

  見骸愣在原地沒有動作,清秀的俊臉沒有任何表情,綱吉的內心頓時警鈴大作,心臟跳的七上八下,就怕待會骸的一句「滾出去」就讓他今晚得在公園過夜。
  噢不,不只是「今晚」,而是「今後」。
  「真、真的很抱歉……你沒事嗎?」
  終於,骸在看見綱吉面帶憂慮的臉龐後回過神來,趕緊咳了幾聲以掩飾自己的失態。
  「咳……我沒事,只是想跟你說……剛剛我口氣太差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嗯?啊,我不會介意啦……我也覺得你講的都對,還是不要妄想高攀的好……」見骸沒有大發雷霆,綱吉鬆了一口氣。撿起掉在地上的毛巾,綱吉在原地猶豫了幾秒鐘,爾後便抬眸望著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骸。「如果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請儘管說……啊,明天也許可以幫你要到她的電話,呃,雖然我覺得你自己也要的到啦,可是你好像有點害羞……需要我幫你要嗎?」
  此話一出,骸陶醉的神態完全褪去,換上一臉問號。
  綱吉在說什麼?要誰的電話?
  看見骸的表情又消失了,綱吉顯得有點慌張,心裡頭直打鼓。
  「你、你不要誤會,我沒有要諷刺你的意思,我知道你自己去要也要的到,搞不好連人都直接約到了,區區的電話號碼算什麼嘛……我、我只是……想替你做些什麼……」愈說愈低落、愈說愈無力,綱吉覺得自己只會愈描愈黑,但他就是無法克制自己想解釋的衝動。

  他不希望骸討厭他。

  正當骸要開口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時,綱吉就率先難過的捂住嘴,倉卒的向骸道了聲晚安,然後以生平最快的速度離開現場,逃回自己房間裡──前後大概只花了五秒鐘,骸在反應過來後只看見綱吉留下的餘煙,腦袋就像當機一般轉不回來。
  剛才的反應和說法,綱吉該不會以為自己喜歡笹川京子吧?
  ……
  這一剎那,骸突然明白想撞豆腐吊麵條的人是什麼樣的心情了。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