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18 (月) | Edit |
※祝綱吉生日快樂!


後記:

不知道是我的甜度偵測系統故障還是怎樣
我被甜到起鳥肌了!!!!!(摸摸手臂)
好閃!!!我的眼睛!!!要被閃瞎啦!!!(被巴)
你們這對閃光夫妻!!!快賠我一副眼鏡!!!(爆)

好了不瞎扯了(喂)
祝親愛的綱吉生日快樂wwwww
今年寫了兩篇賀文TwT
好開心wwwww
而且也畫了賀圖QDQ
更開心了wwwww

萬聖節快到了!又有東西可以寫了www(你要考試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十月十四日,星期四,天氣晴。

  今天是我的生日,祝我生日快樂!
  因此,店長特別放我半天的假,並送我一個特製蛋糕當做生日禮物,叫我跟六道骸一起慶生。
  ……為什麼我要跟他一起慶生啦!
  一提到六道骸,我就會想到前幾天發生的事情,無論是莫名奇妙失去初吻還是心裡那份莫名奇妙的心情……總而言之,只要一扯到六道骸,就會連帶摻雜許多「莫名奇妙」的成分在裡面。
  其實原本店裡的女孩們有提議要替我開一場生日派對,還興高采烈的說可以邀請六道骸一同慶祝……嘛啊,我知道店裡的姐姐跟妹妹們都很喜歡他,也許趁這個機會找出他的目標到底是誰,並將他們送作堆,藉此解除他對我的騷擾來當我的生日禮物也不賴。
  ……奇怪,為什麼心裡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不過上述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店長一臉嚴肅的打斷眾她們的討論,說當天晚上沒有時間讓他們舉辦派對,這個提議尚未說成就被店長打消,把她們全趕回工作崗位上。
  ……這是我的日記,如果連這裡都不肯坦白的話,我真不知道還能對誰坦白。
  我得承認,在派對取消的那一刻,我的心裡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為什麼呢?
  我也想問呢,到底為什麼……

  拎著蛋糕回家,我的心裡居然有點期待……期待什麼?不,我絕對不會承認,我在期待六道骸對我說生日快樂!
  老實說,這個期待是完全沒有意義的,因為我根本沒跟他提過我的生日(相信他也不會想知道),他大概只會在看見蛋糕時客套的說一句吧。
  我也不會期待他給我生日禮物,雖然有點想跟他坳一個月的免租金來當禮物,可是仔細想想這樣臉皮好像有點厚,畢竟他根本沒有義務要送我禮物。
  沒想到,我才剛開家裡的大門,就有好幾聲拉炮聲迎接我,幾條彩帶掉到我頭上,骸那寬敞的家被裝飾的可愛又溫馨,一點都不像他平常的風格。
  糟糕,我有點感動……之後,骸真的有跟我說生日快樂,然後鄭重的對前幾天的無禮道歉,並強調他絕對不是抱著好玩的心態做那件事情的。
  ……
  怎麼辦,我居然覺得……很高興。
  我已經對自己完全摸不著頭緒了……

  PS:因為出了點突發事故,所以十四日的日記其實是在十五日的早晨寫好的。



  「欸欸,綱吉!你有打算要辦生日派對嗎?」
  休息時間,一群甜美可人的女孩們湊到綱吉身邊詢問,眼裡閃爍著期待的光芒,令綱吉感到有點不知所措。
  「呃……我、我沒有想過……」畢竟家人都在鄉下,今年他本來就有自己獨自慶生的心理準備。
  「那我們今天下班之後開個派對怎麼樣?問問看六道先生能不能去你們家辦派對!」說話的同時,一旁的女孩們也興奮的點頭如搗蒜,擺明了慶生是次要,主要目的其實是想造訪六道骸的處所。
  「唔……那不是我們的家,是『他』的家啦……我不過是個房客而已,能自由使用的地方只有我的房間,其他地區是不能隨便擅闖的……」雖然他沒問過,也沒擅自進入六道骸的領域過,但他相信不會有人喜歡一個幾近陌生人的傢伙闖進他的領地,畢竟自己才成為他的房客幾個月,也沒怎麼聊天,嚴格說起來只能算是點頭之交。
  「放心啦!六道先生這麼疼你,他一定不會拒絕的!」
  「疼」他?幾條黑線自綱吉額際滑下,他認真的想糾正這位姐姐的用詞,但還來不及開口,左方的妹妹就先搶著說話。
  「六道先生的心上人不是在我們店裡嗎?我們店裡沒有什麼每天都來的女常客,就代表他喜歡的人有可能在我們之中囉?綱吉綱吉,趁這個機會弄清楚不是很好嗎?你也不用這麼困擾了。」
  「對呀對呀!你就問問看嘛!綱吉!」
  眾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慫恿綱吉打電話回家問,但綱吉始終僵硬的微笑著,不敢點頭答應……或者該說,「不想」點頭答應?
  「他、他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啦,我沒有跟他講過……」
  「那也沒關係呀!反正問問看就是了嘛!」
  眼看平時溫柔的姐姐和妹妹們頓時都成了覬覦牛排的大野狼,綱吉嚥了口唾沫,對女性的恐懼感不覺油然而生……恐怖!
  雖然她們講的也沒錯,替六道骸圓滿戀情之後,飽受欺凌的自己也能就此脫身,以後不必再應付那個男人的無禮挑撥、忍受他三不五時的騷擾,幸運的話還能跟他喜歡的女孩子套好交情,畢竟都是店裡的員工,一起工作這麼久了,該熟的也都熟透了,打好關係的話六道骸搞不好也會因為要討好他的情人,對自己好一點。
  意外地,綱吉有點不滿的噘著嘴……他發現自己很討厭這種想法跟結果。
  不希望骸跟喜歡的人有結果,也不希望看到他跟其他人在一起。

  ……自己是在發什麼神經?

  「休息時間不好好休息,妳們全擠在這做什麼?」
  抱著一個精美的盒子走進後台,發現一堆女孩圍在綱吉身邊嘰嘰喳喳,中間的綱吉又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店長就差不多猜到了七八成,她一改和氣的表情,對著已經快逼綱吉拿出手機的女孩們板起臉孔。
  「六道先生不喜歡這麼多人進入他的領域,妳們就別作夢了,乖乖回去工作吧。」
  「咦──?可是店長妳自己也說過,六道先生喜歡的人在我們店裡呀!如果我們之中有他的心上人,那他就不會排斥了嘛!」
  聽罷,店長露出了有點輕蔑的笑容,讓氣勢高昂的女孩們錯愕的退縮了下,因為店長從來沒有露出這種表情過……這種發自內心冷笑的鄙夷神情,她們還是第一次看見。
  「小女生就是小女生,總是喜歡做不切實際的美夢。好吧,那我放寬一點,妳們之中只要有人成功替六道先生點過餐,對這件事我就不會再多說一個字。」
  話落,所有人都像耗子碰上貓一樣沉默不語,原本磅礡的氣勢頓時被澆的只剩下幾履輕煙在飄,因為答案非常簡單,沒有半個人成功替六道骸點過餐。他雖然幾乎每天都會來店裡作客,卻從來沒有讓綱吉以外的人替他點餐,而且最明顯的事實是,只要綱吉休假他就不會出現。
  也難怪店長會露出如此輕蔑的笑容,人家都表現的這麼明顯了,卻還想自己貼上去沾點希望,根本就是自不量力、自取其辱。
  而主角綱吉則忐忑不安的看了看店長,再看了看啞口無言的女孩們,雖然他也很排斥開一個生日派對,但總覺得對她們有點過意不去,畢竟六道骸喜歡的人真的有可能在她們之中。
  「呃,店長,其實她們說的也有道理──」
  「生日快樂!綱吉,這個蛋糕是特地為你準備的,帶回家跟六道先生一起吃吧!」
  求情的話語硬生生的被打斷,令綱吉顯得有點錯愕,但他可沒停頓太久,立刻努力的想把話題拉回來。
  「謝、謝謝妳……不過我還是得說,店長,妳這麼說對她們有點不公平,因為搞不好骸會很歡迎她們──」
  「我知道的是,在場除了你以外,沒有其他人替他點過餐。好了別想太多,快點回家去吧!今天特地放你半天假唷,好好享受生日吧!」
  擺明不想聽他講話,店長七推八推的把他推出店外,笑容滿面的跟他道別,但綱吉可以從即將關閉的門縫中看見,在她轉回去時笑容倏失,店裡頭的女孩們也紛紛瑟縮了下……然後,門就關上了。
  站在店門外沉默了好一會兒,綱吉的內心五味雜陳,而且他不知道現在自己確切的心情到底為何,只知道──他真的很感激店長。
  至於為什麼會感激,連他自己也搞不懂。

  在家門口站定,寬敞的走廊安靜的連腳步聲都十分響亮,綱吉深吸了口氣,望著眼前的高級大門……現在,他聽的見自己的心跳聲,清晰又分明,而且正在加速──一切的一切,都顯示著他正為了要踏進自己的家門而感到緊張。
  啊,更正,是要踏進「骸的」家門而感到緊張。
  事實上,綱吉也覺得自己是不是腦袋有問題,才會在房東對自己做這做那之後還沒打算要搬走,雖然心裡有點不愉快,但卻沒有想像中的討厭。
  用力將氣吐了出來,有點猶疑的把手放在門把上……進去之後,跟骸的第一句話要說什麼呢?他會不會問自己手上的蛋糕是做什麼用的?如果跟他講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他會對自己說生日快樂嗎?
  思及此,綱吉猛然驚覺,趕緊搖了搖頭,滿臉通紅……他居然像個戀愛少女一樣想東想西,真是丟死人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綱吉抓了門把就往裡面推,這才發現自己還沒開鎖,差點一頭撞上堅硬的大門,爾後面紅耳赤的從包包裡掏出鑰匙,狼狽的把大門打開……啊啊,幸好這麼高的樓層平常沒有人來,否則他就會丟臉到想鑽個洞住到地底去了。
  碰碰!
  爆炸性的聲響震的綱吉錯愕的抖了抖,雙眸因驚嚇而發直,睜的右大又圓,手中的蛋糕差點掉到地上祭祀土地公,幸好他沒有嚇到鬆手,但心跳被嚇快了好幾下倒是真的。
  「生日快樂!綱吉。」
  眨巴著眼,綱吉壓根沒想到骸會在玄關等著拉炮,他抿了抿小嘴,一股陌生但卻溫暖的情緒在胸口醞釀著,讓他覺得……好開心。
  「謝、謝謝……你、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此話一出,骸的笑容瞬間僵住,他有點擔心說出他早就暗中調查了綱吉所有資料的話,會被後者當成變態。
  「呃,咳咳……是、是你們店長告訴我的。」
  「哦,原來是店長啊,難怪她叫我跟你一起吃蛋糕。話說回來,這些裝飾……都是你弄的嗎?」受寵若驚的脫鞋走進屋內,綱吉有點不敢正視骸的雙眸,只好看似心不在焉的發問,其實心跳聲早就敲的好比鼓聲一般響亮。
  「嗯,因為我知道你喜歡有家的感覺,獨自一個人生活在外面真的很不容易,今天是你的生日,當然得好好裝飾一下囉。」
  聽完,綱吉總算抬眸正視骸,後者很高興的在他眼中看見外星人以外的評價──他看的出來,綱吉非常感動。
  「謝、謝謝你……」將眼神別開,綱吉覺得自己的臉一定紅的不像話,眼眶裡一定也有不爭氣的淚水,看起來真是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想到這,他便抽了張面紙擤了擤鼻子。

  現在,綱吉覺得自己好差勁。

  骸真的對自己非常好,但自己呢?不但在日記裡把他寫成那樣,前幾天甚至為了一個小吻──雖然對他而言很嚴重──而跟他冷戰,現在又為了自己莫名到有點自私的心情,而不希望他跟心上人在一起。
  開門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回來時,想必骸其實很失望吧?

  「那個……原本店裡的女孩子們也想過來替我慶生的,可是店長說她們工作還沒做完,不放人。」既然害骸失望了,就該給他個交代。
  「嗯?那不是很好嗎?沒人來吵我們了,來,我們進餐廳裡吃飯吧,綱吉。」
  ……欸?
  不解的望著牽起自己小手的骸,綱吉乖乖的跟著他走,甚至沒抗議他又擅自碰自己的身體。在骸準備好的椅子上就坐後,琳瑯滿目的菜餚頓時令綱吉大開眼界,雖然平時吃的就很豐盛了,但如此下功夫的料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這、這些都是你做的嗎?」
  「呵呵,是的,我都做你喜歡吃的東西唷──」話落,骸趕緊閉上嘴,免得待會綱吉又問自己怎麼會知道他喜歡吃什麼。
  幸好,這次綱吉沒有發問,僅是靜靜的盯著滿桌的菜色不放,他的小嘴又抿了起來,小臉上多了些許紅暈,彷彿正在忍著不要哭出來。
  除了家人以外,第一次有人對他這麼好……更正確的說法是,就連家人都沒這麼細心、面面俱到。
  見綱吉沒有要開始動筷子的跡象,骸便到他對面坐下,語氣柔和的說道。
  「待會還要吃蛋糕,這麼多菜可能吃不完,吃不下就不要吃了,不用擔心剩下來。」
  仍舊沒有動靜,幸好綱吉在幾秒後拿起筷子,否則骸聰明一世,還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因為沉默的意思有很多種,有喜歡也有討厭,雖然他已經盡量照著綱吉的喜好作了,但還是擔心有漏網之魚是他沒捕到的。
  「我會吃完的,全部吃光……吃不下也要吃完!」說著,他開始用極快的速度消耗這些飯菜,並要骸別顧著發呆,否則菜都要被他吃光了。
  對於綱吉的回答,骸顯得有點錯愕,因為他知道綱吉的食量,這麼多菜是不可能吃完的,更何況飯後還有蛋糕要消,這個食物量對綱吉而言似乎有點,不,是非常勉強。
  「綱吉,不用硬逼自己吃完沒關係──」
  「真的很謝謝你,骸……」狼吞虎嚥到一半,綱吉停下來喝了口水後緩緩道,眼神左飄右飄,就是飄不到骸臉上去。「還有對不起,我居然一直以為你只是個無聊的怪人……以後你不用以欺負我為藉口了,有必要的話我會全面協助你。如果你願意告訴我你的目標是誰的話,我會盡力幫你的。」講完,便又繼續消滅碗裡的食物,而對面的骸則是啼笑皆非。
  綱吉居然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他。
  難道一定要直接對他告白,他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嗎?
  ……可惜,他六道骸膽大包天、無所不作,任何其他人可能打死不敢做的事情他都做的出來,但唯獨這麼簡單的告白──抱歉,他真的說不出口。
  一想到綱吉在聽見告白後有可能逃離自己,他就怎麼樣都說不出口。

  晚餐過後,綱吉很努力的拖著快被撐爆的肚皮走到客廳,要不是有骸扶著他,恐怕他會直接趴在地上爬到客廳去。
  在努力吃下一小片蛋糕之後,綱吉就宣告陣亡,他癱在沙發上動也不動,臉上甚至寫著「難受」兩個字,骸只好坐到他身邊讓他靠著,免得他連癱都攤的東倒西歪。
  「唉,都跟你說不用全部吃完了,看,現在脹的連動都不能動,不覺得很滑稽嗎?」
  小小聲的打了個飽嗝,綱吉滿臉通紅的鼓起了腮幫子,決定直接跳過骸的調侃,做出難得的要求。
  「我想看電影。」
  「哦?可以呀,想看什麼電影呢?」
  「……隨便什麼都可以,你想看的就行了。」
  「哦呀?」正在挑片子的骸有點意外的看向綱吉,而後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雖然心裡知道不可能,卻還是想逗一下綱吉。「意思是想跟我一起看電影嗎?好意外呢,綱吉。」
  沒想到,綱吉居然沒有否認,他將臉別了過去,連耳朵都紅到彷彿快要滴血。
  見狀,骸止住了玩笑的語氣,深深的凝視著綱吉別過去的小臉,並隨手拿了一片光碟放進播放器裡,坐回綱吉身邊。
  當機器正在讀取時,骸便試著將手繞到綱吉背後,最後悄悄環住他,在確定他沒有掙扎或反抗之後,嘴角彎起了一抹滿足的微笑。
  「吶,綱吉。」
  「嗯……」因吃的太飽,骸的體溫又讓他覺得很舒服,綱吉覺得有點昏昏欲睡。
  「前幾天的吻,真的很抱歉……不過,我絕對不是抱著玩笑的心態親你的唷。」
  「嗯……是嗎……」腦袋一片爛糊,骸的聲音變的忽遠忽近,朦朧的彷彿隔了一層薄紗。
  「對,我可是很認真的唷。」
  「……」
  「綱吉?」
  可惜,回應骸的,是一陣陣有規律的酣睡聲──綱吉睡著了,毫無防備的睡在他的懷裡。
  輕嘆了口氣,骸便繼續摟著睡著的綱吉,準備看完方才播放的電影。

  綱吉難得的要求,可不能因為他睡著而打斷吶。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