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3 (土) | Edit |

※祝大家新年快樂!恭喜發財!紅包拿來!(被丟雞蛋)

後記:

新年快樂!!!
今天是除夕XDDDDDD結果被我寫了這個一看就覺得還有續集的故事(被打)
新年賀文系列到初三唷QWQ
希望我可以持續更新下去bbb

今天去看我的大學了WWW
好漂亮喔QW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錯愕的瞪著擺在小茶几上的好幾個禮盒,然後再轉過去瞪著正在泡茶的里包恩,綱吉蹲下身悄悄把其中一盒稍稍打開,卻被里包恩用夾茶葉的夾子用力打手,他慘叫一聲之後退到床邊,小手背紅了一片。
  「……里包恩,這些是什麼?」
  「是年糕。」喝下一口茶,舒服的呼了一口氣。
  「年糕?」難道是給他吃的嗎?里包恩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好心了?
  「今天是中國新年的除夕。」
  「欸?」所以呢?他沒記錯的話,自己應該是日本人不是嗎?
  「想要成為專業的黑手黨首領,各國的文化都要像聖經一樣深深印在你心裡。」
  「所以說我不想要當嘛!」
  像沒聽見似的將一份名單遞給綱吉,後者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拿起那張名單。「這是什麼?」
  「你要去送的名單。」
  綱吉低頭瞪著那張名單,除了守護者以外,另外還有瓦利亞、加百羅涅家族、波維諾家族──……以及其他零零落落的朋友名字全都在上面,綱吉的下巴差點掉到地上,瞪著那張落落長的名單好半天說不出話來……要他一個人送完這全部?
  他還是被打昏比較痛快吧!
  「里包恩!這有點太多──」
  「噢,還有,除了比較殘暴的那一群人以外,其餘的人今晚都會撥空來家裡吃除夕晚飯。」
  「你到底把我家當成什麼了!」
  「其他人也就罷了,可是有一組團體是絕對不能有人缺席的。」
  「聽我說話好不好!」
  「守護者……你,拿著這一盒,去叫六道骸過來吃年夜飯。」
  ……
  綱吉手上端著那盒包裝華麗的年糕,小嘴變成O字型合不起來,彷彿完全聽不懂剛才里包恩說的話。
  難道那是義大利文嗎?但他怎麼好像聽見「六道骸」還有「年夜飯」?在義大利文裡,「六道骸」跟「年夜飯」擺在一起是合理的嗎?
  「……里包恩,可不可以──」請庫洛姆來就好了?
  「不行。」連話都還沒聽完就斷然拒絕,里包恩塞了一張卡片在盒子的緞帶上。「一定要交給六道骸本人。」
  「欸?可、可是骸不是還在義大利嗎?」
  雖然自從他們順利回到現代之後,他們就立刻想盡辦法把六道骸從復仇者監獄裡弄出來,不過因為泡水的時間也有點長了,骸的體力尚未恢復,綱吉沒膽子、也沒立場向人在日本的犬和千種打聽他的狀況,庫洛姆也總是被他們兩個盯的緊緊的,自己根本找不到機會找她詢問。
  「他前幾天抵達日本了。」
  「咦?可、可是他不是還很虛弱嗎?為什麼要……」
  「這你自己去問他,現在就出門,快點。」語畢,里包恩就像趕孩子上課一般的把綱吉踢出房門,後者被踢的頭昏腦脹,但里包恩卻絲毫不腿軟,下一腳很快的又迎面而來,綱吉噫了一聲便趕緊往旁邊翻身,整個人像人球一樣滾下樓梯,而里包恩也追殺下來,直到玄關。
  「痛痛痛……好、好啦!我、我去就是了!」抱著陪著自己一起滾了好幾圈的年糕盒,綱吉隨便套上一雙鞋子便落荒而逃,免得待會身體被那隻無影腳踢出一個洞。



  在黑曜樂園的門口徘徊,綱吉正在思考自己要以什麼方式出場……每次只要見到犬,他都會故意做出恐怖的表情把自己嚇的魂飛魄散,這次他一定要想辦法忍住那股恐懼,否則這趟出來就沒有意義了。
  不過話說回來……里包恩應該不可能不知道,光是要說服骸到自己家裡吃溫馨的年夜飯已經是難如登天的SS級任務了,那其他人的年糕盒怎麼辦?
  但既然他會一路把自己踢出家門來找骸,應該是代表這部分他會想辦法吧?
  無論如何,現在最棘手的還是怎麼進去拜訪那一幫恐怖的團體……啊!他可以偷偷叫庫洛姆出來,然後請她轉交這盒年糕──

  『一定要交給六道骸本人。』

  「……」垂頭喪氣的低頭,綱吉實在是不明白里包恩為什麼會這麼堅持,請別人轉交,跟自己親自交給他不是一樣嗎?
  算了,只好硬著頭皮拼一拼了,因為請庫洛姆轉交後就回家,里包恩絕對會知道自己沒有親手交給他,那麼又會被一路轟出家門了。

  鬼鬼祟祟的進入破舊的廢墟,綱吉憑著上次來這裡的記憶尋找大廳,最後終於找到那扇雙扇門,他小心翼翼的推開大門,探頭進去……
  「哦呀,我發現了一名小入侵者唷。」
  心臟瞬間漏跳一拍,綱吉嚇的轉過身去拔腿狂奔,但卻被骸牢牢抓住衣領,兩隻腳只能在地上滑呀滑的,最後整個人往後倒,躺在骸的手臂上。
  「噫呀!」
  「我才大病初癒,希望你別讓我費太多力氣了,綱吉。」
  猛然想起這件事,綱吉這才停止無謂的掙扎,趕緊從骸的懷裡爬起來,轉而扶住他的手臂。
  「對、對不起!我差點忘了……你還好吧?」
  「我沒事,不過你的東西好像掉了。」
  「咦?」
  愣了一秒才慘叫一聲,綱吉趕緊低頭望著被扔在地上的年糕盒,里包恩塞在緞帶裡的卡片掉了出來,恰好落在骸的腳邊。
  「呃……這、這是年糕!日本人的賀年食品之一,希望你們會喜歡……」
  「賀年?」
  「啊,聽說今天是中國的除夕,我、我是想來問你們……」不敢看骸的臉,綱吉的眼神四處亂飄,就是沒飄到骸臉上。「願、願不願意到我家來吃年夜飯?」
  骸沒有說話,但綱吉感覺的到他一直盯著自己猛瞧,雖然不知道是怎樣的視線,但他還是覺得非常的不自在。
  「呃──我、我扶你到沙發上坐好不好?」
  沒有回答,骸彎下腰去把掉在地上的卡片撿起來,綱吉原本以為他不需要自己的幫忙,但才剛想走開撿年糕盒,卻又發現骸把自己拉了回去,並靠在自己身上要自己跟他一起走到沙發那邊去。
  因此,綱吉只好先冷落可憐的年糕盒,扶著骸走向破舊的沙發椅。

  今天的骸給綱吉的感覺非常不一樣,該怎麼說呢……沒有以前那種恐怖的感覺了,而且反而有一點怪怪的,要他說是哪邊怪嘛……似乎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但好像從剛剛進門時就有一點不對勁。
  話說回來,庫洛姆他們呢?

  讓骸坐在沙發椅上之後,綱吉本來想立刻去把倒在地上的年糕盒撿起來,但才剛起身就被骸抓住手被,硬是要他坐下來陪他。
  「呃……骸,我去撿一下年糕盒,馬上就回來。」
  沒有理會綱吉的請求,抓住他的大手也沒有放鬆的跡象,慢條斯理的用一支手把信封打開,閱讀裡面的卡片。
  現在是怎樣?
  「骸,我等一下就回來──」
  「哦呀,你們日本人在新年都會送大禮給別人嗎?綱吉。」
  「嗄?」
  對骸的發言感到一頭霧水,綱吉一時之間也忘了要去撿年糕盒,滿臉困惑的望著笑容滿面的骸……他居然覺得這個笑容還有點春風滿面?不是他眼花了吧?
  「我願意去你家吃年夜飯。」
  「欸?」
  莫名其妙便完成里包恩交代的任務,骸說完之後便從沙發椅上起身,步伐平穩的走到門邊把年糕盒拿起來,看起來一點都不虛弱,反而健壯的很。
  那剛剛體虛到要靠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怎麼一回事?
  「……骸,你可以自己走過去嗎?」
  「當然可以囉,我在義大利修養完畢之後才到日本來的唷。」
  「……」
  那剛剛幹嘛靠在他身上!
  「走吧,綱吉,我等不及要見你的父母了。」
  正帶著困惑的臉龐朝門口走去的綱吉愣了一下,完全不懂骸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里包恩給他的卡片又寫了些什麼?到底送了他什麼大禮?
  「啊,不過父親大人我已經見過了,就是他親手把戒指交給我的。」
  又是一愣,綱吉只能呆呆的喔了一聲,但他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想一下,仔細想想看,澤田綱吉……從第一次見到骸之後,有哪裡是不對勁的呢?

  『哦呀,我發現了一名小入侵者唷。』
  嗯,這句還算正常,雖然加了一個「小」字讓人覺得有點疙瘩,但可以看成他小看自己矮小的身材,還說的過去。

  『我才大病初癒,希望你別讓我費太多力氣了,綱吉。』
  就是這句,好像哪裡怪怪的……第一段沒有問題,第二段也沒有問題,第三段──等等,他叫自己什麼?

  『啊,不過父親大人我已經見過了,就是他親手把戒指交給我的。』
  然後這句也有問題!「父親大人」是怎麼回事!?他是在叫誰!?

  「停!STOP!」
  「嗯?已經到囉,綱吉,現在才講停好像有點太晚了,有什麼東西忘在黑曜了嗎?」
  「你你你、你叫我什麼?」
  「哦呀,綱吉剛才沒在聽我說話嗎?我叫你綱吉唷。」
  「那那那、那你又叫我爸什麼?」
  「呵呵呵,綱吉聽了也很高興嗎?我叫他父親大──」
  「夠了!不要講出來!為什麼!」滿臉通紅的朝骸擺手,但在睜眼看見骸笑意盎然的俊臉之後,綱吉頓時覺得自己的腦袋燒到快要爆炸──不!他對骸怎麼可能有那種感覺!骸也不可能對自己有那種意思的!這是惡夢!是惡夢!誰快來一棒打醒他!
  「好了,我們進去吧,親愛的綱吉。」
  進化的還真快!立刻就變成「親愛的綱吉」了!
  「等等等、等一下!你先跟我解釋一下啊!骸!」

  當他們進門後,裡頭爆出了一陣不小的騷動,期間還不時會聽見綱吉的慘叫聲……里包恩寫給骸的卡片飄到了門口,寫在上頭的毛筆字還在閃閃發光。

  新年賀禮:綱吉一隻。請妥善愛護他。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