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6 (日) | Edit |
後記:

大家好我回來了(被用力踢)
破紀錄了喔喔喔喔好傷心TATTT(被巴)

這篇看起來雖然很歡樂(哪裡)
可是其實寫到中間我覺得有點心痛……(欸?)
不知道各位讀者有沒有發現呢?

感謝大家的預訂唷QwQ/////
我會努力把本子做好的Q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九月二十五日,星期六,天氣雨。

  將近一個月沒有寫日記了,除了因為工作量增加而有點忙錄以外,就是因為今天才找回這本日記。
  昨天我買東西回家後,它就不見了!因為我的行李不多,所以房間很快就被我翻遍了,但就是找不到這本日記本……
  當下從腦中閃過的第一個人就是骸。
  但下一秒我就覺得自己好差勁,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
  就算骸再怎麼喜歡整我、利用我,也沒必要拿走我的日記呀!
  啊,該不會是想看我有沒有偷寫他的壞話吧?幸好,我的日記雖然有寫他是怪人,可是沒寫他的不是。
  ……不對,要是看到那種內容,不管是誰都會覺得是在罵他吧?
  不過真要我說,他本來就欠罵!我是不知道外國人怎麼樣,但他下午時也太過份了!這可是我的初吻!初吻耶!可惡!!!!!
  為什麼我的初吻不是可愛的女孩子,而是他啦!
  親完之後還若無其事的笑我的大驚小怪,氣死我了!!!!!!!!
  六道骸這個王八蛋!!!!!!!!!!!!!
  害我今天一整天都呈現低氣壓,連上班時都有點恍神,被店長叫去辦公室問清楚時我也只好硬著頭皮把日記本不見的事情拿出來當理由,正擔心店長會責備我因這種小事而怠忽職守很不應該時,她卻……

  『改天它就會突然出現了吧,現在你只要好好工作,不用想其他的事情唷。』

  ……難道店長還在作夢的年紀嗎?還有居然不責備我,難道是店長拿走的嗎?也不對,店長又沒來過我家,怎麼可能拿我的日記,而且拿我的日記要幹嘛?
  不管怎麼想都想不通啊……
  很神奇的,還真的被店長說中了!今天一回家就看見日記掉在書桌後面的夾縫裡,當下立刻衝上前把它拿出來,一方面又覺得很困惑……奇怪,我之前也曾經把桌子搬開過,可是沒看到東西呀!
  晚餐時,我雖然照樣連看都不看骸一眼,但還是有用餘光偷偷觀察骸的表情和行為,想找出和平常不一樣的地方,也許就能推論出是不是他拿走我的日記。
  可是他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只有因為我冷漠的態度而多看了我幾眼,如果演戲能演的如此自然,那他不當演員實在是太可惜了。
  睡覺前,骸叫住我向我道歉……太好了,因為我也不知道這冰冷的面具能掛多久,幸好他還有一點自知之明。
  唉,想這麼多也沒用,反正骸沒有氣到要把我趕出去,應該不是他拿的吧?
  久違的日記,晚安。



  骸沒有想到,綱吉居然這麼在意他。

  頗富興味的翻閱著綱吉的日記本,雖然目前才寫了五篇,但篇篇都有提到他。這麼說似乎還有點不太貼切,因為不只是提到,綱吉的五篇日記幾乎都是以自己為主撰寫的,實在是讓他受寵若驚呀。
  心滿意足的將日記本闔起來,骸真慶幸有聽店長給予的建議,「借」了一下綱吉的日記本。
  不料,正要把日記放回去時,出門買東西的綱吉就回家了!
  情急之下,骸只好把日記本放進抽屜裡上鎖,否則就算綱吉再怎麼寬容大量,遇到這種隱私被侵犯的問題恐怕也不會輕易妥協,二話不說就收一收行李搬出去,這對自己可是一大損失。

  「骸,這是你要的巧克力蛋糕。」
  「謝謝你,我們去客廳吃吧。」
  「欸?另一份是我的嗎?」他還以為骸今天有客人,才會特地叫他出門買蛋糕呢。
  「是呀,這家店的蛋糕非常有名,平常不預約是買不到的唷。」
  「噢噢……光看招牌就知道它很貴,也有很多人排隊。」
  「好了出去吧,麻煩你去泡一壺紅茶好嗎?」
  「啊,好。」

  望著綱吉轉身欲走下樓的背影,骸鬆了口氣,以最快的速度衝到床頭櫃將日記本拿出來,打算趁綱吉在廚房時還回去──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原本應該走下樓的綱吉不知為何掉頭走向自己的房間,骸正要踏出去的步伐在看見綱吉突然出現的背影後迅速收回,有點狼狽的躲在門後,額上流下一顆汗水。
  ……真糟糕,想不到他六道骸也會有今天。

  不出所料,綱吉回到房間後沒多久就傳出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音,大概是發現他放在床頭櫃抽屜的日記本不見了。
  十分鐘過後,綱吉帶著一臉憂心走了出來,表情顯得有點茫然。
  沒輒,骸只能默默將日記本所回抽屜裡,等待適當的時機再拿出來偷偷放回去。
  狀似若無其事的走出房門,演戲對自己而言根本是小菜一碟,雖然看見綱吉露出像小動物一般垂頭喪氣的模樣時有想抱住他的衝動,但聰明如他,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讓自己漏風。

  「怎麼了?綱吉,不是請你去泡紅茶嗎?」
  抬頭盯著骸好一會兒,那眼神骸並不陌生,是懷疑。
  哦呀,這也不能怪綱吉,誰叫自己平時就常對他毛手毛腳,今天要不是綱吉休假,自己又會到他任職的地方報到,當眾放閃光給其他客人觀賞。
  「那個……骸,你今天有進我房間嗎?」
  「沒有啊,怎麼了?」雖然講的是謊話,卻連眼皮都沒抖上一下。
  「……沒、沒事,我們下去吃蛋糕吧!」
  看見綱吉被自己的演技唬過去之後露出的愧疚表情,骸強忍心裡的一股笑意,同時也默默的向綱吉道了聲歉。
  抱歉,其實你沒有錯,做的懷疑也是很正確的,因為的確是我潛入你房間把日記本拿來看。
  平時他沒這麼不道德,相反的,其他人的隱私干他什麼事,可是如果對象換作是綱吉嘛……對不起,他得承認,他非常非常非常的好奇。
  綱吉眼中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看完日記之後,骸似乎得到了一個結論。
  ……外星人?
  為什麼他是外星人?難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有這麼怪異嗎?

  困惑的搔著腦袋走下樓,綱吉已經將泡好的紅茶放在餐桌上,並替骸倒好一杯。
  就坐後,骸仍然想不透自己到底哪裡奇怪,心不在焉的切著蛋糕,以致於沒注意到綱吉正認真的瞪著他自己眼前的蛋糕。

  偷偷覷了骸一眼,綱吉的內心正在天人交戰。
  他不想白白吃了這塊蛋糕,但這塊昂貴的蛋糕將會扣除他不少的生活費,以過去的經驗來看,骸應該是會叫自己不要在意這麼多,吃下即可……不、行!
  他沒有任何理由接受骸這麼多的好意,骸已經讓自己用低廉的價錢租房間、吃免費的早餐,甚至他光顧店裡的舉動也替自己增加了不少業績,坦白說,他覺得自己欠骸欠太多了,以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而言。
  就算是朋友好了,他們相處也不過幾個月,骸有必要對自己好到這種地步嗎?
  骸似乎是個資本家,既然如此,他應該也知道自己對他而言的投資報酬率有多低吧?
  深吸了一口氣、吐出,綱吉決定要替這個蛋糕付錢,否則他是一口都不會吃的!

  「骸……」
  「嗯?」漫不經心的回話著,思緒仍在遙遠的那一端。
  「這給你。」
  「欸?」思緒被拉了回來,一臉不解的望著綱吉放到自己面前的鈔票。「這是……?」
  「蛋糕的錢,多出的幾十塊就不用找了,我想你應該也不會有那麼多零錢。」
  抬眉,骸很快就分析出綱吉的想法,嘴角彎出一抹了然於心的微笑,將鈔票推了回去。
  「不需要,這蛋糕就當作是我請你的。」
  「不可以啦!我、我已經欠你夠多了……如、如果你不收下的話,我是不會吃的!」
  嘆了口氣,骸知道綱吉在這方面尤其固執,但他又不能坦白說自己一點都不吃虧,反而因常吃他豆腐而佔了不少便宜。
  好一點的狀況是綱吉罵他變態之後就算了,最糟糕的狀況就是綱吉打算搬出去住。
  「但我一個人吃不下兩個。」
  「可以先放冰箱,晚一點再吃呀!不然你就收下嘛。」
  「你真的不吃?」
  「你收下我就吃!」
  你來我往的太極拳打了幾十分鐘,骸的耐性逐漸被消磨殆盡,但綱吉仍然沒有任何軟化的跡象,甚至已經把叉子放到一邊,打定主意不吃了。
  盯著綱吉堅決的小臉,骸決定用有點強硬的作法。
  「吶,綱吉,你有接過吻嗎?」
  話落,綱吉又露出一臉看見外星人的表情,皺著眉搖頭。
  「你知道嗎?接吻對外國人而言,是打招呼的方式唷!平時也會親一下代表雙方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唷。」瞎掰講的跟真的一樣,骸的說謊技巧令人望塵莫及、嘆為觀止。
  「……所以呢?」半信半疑的望著骸,不明白話題為什麼突然跳到這個地方。
  「我們是朋友對吧?」
  到此,就算綱吉再遲鈍,也明白骸話中的意思,他有點驚嚇的瞪大雙眸,趕緊擺手澄清。
  「我我我、我可是日本人!而、而且這裡是日本!不吃外國人那一套!」
  「哎呀,先說是不是嘛。」
  有點猶豫的瞅著骸,綱吉仔細想了一想,不甚確定的點了點頭。
  「好吧。」
  語畢,骸便將綱吉面前的盤子拖到自己面前,挖了一大口準備放進嘴裡。
  綱吉有點可惜的盯著他吃,因為雖然有點貴,但畢竟是名店製作的限量蛋糕,一生只吃一次應該也不會遭天譴,偏偏骸打定主意不收下蛋糕錢,他只好等待下一次機會了。
  叉子離開唇邊之後,骸朝綱吉勾了勾手,後者困惑的眨了眨眼,呆呆的湊了過去……下一秒,他就感覺到蛋糕的甜味在自己嘴裡擴散開來,新鮮的奶油在口中融化,和柔軟香甜的蛋糕合為一體,其獨特風味不愧為高級名店才有的優雅口感,也難怪有這麼多人爭相購買。
  不過……現在是什麼狀況?
  在蛋糕嚥下去之後,骸非但沒有停止的打算,反而將舌頭探進綱吉甜味猶存的小嘴裡,津津有味的品嘗裡頭的嫩肉一番後,才滿足的放過他,並意猶未盡的舔掉自己唇邊的奶油。
  而綱吉的腦袋則是呈現一片空白,思考不能。
  「現在你吃下第一口了,這塊蛋糕就是你的囉,錢就收回去吧,我不會收下的。」
  呆滯一分鐘後,綱吉的小臉迅速脹紅,不敢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小嘴,一根食指指著骸的鼻子抖呀抖著,臉紅到說不出話來。
  「你、你……你這……」
  「怎麼了,不過是親一下而已,跟我住在一起,你要習慣唷。」
  誰習慣的了!
  「這、這怎麼可能是打招呼!」他連舌頭都伸進來了耶!外國人都這麼開放嗎?!
  「不然你覺得這是什麼?」
  問題一出,綱吉語塞了,心中也湧出一股莫名的不快……的確,除了朋友間的打招呼以外,他想不出骸做出這件事情的其他理由。
  「……我、我吃就是了啦!下次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
  這回,愣住的人換成骸,他沒想到綱吉的脾氣好到這麼快就釋懷了。
  「那這錢也收回──」
  「知道了啦。」
  沒好氣的打斷骸說的話,綱吉有點粗魯的把鈔票抓過來,垂首吃著自己的蛋糕,頭頂上彷彿冒出了陣陣白煙,讓骸驚覺有點不妙。
  之後他就明白綱吉這不是釋懷,而是冷戰、生悶氣,因為他直到睡覺前也不肯看自己一眼,道晚安的聲音也比平常還要冷上幾十度。

  隔天,骸趁綱吉去上班時將日記本歸位,然後有點猶豫該不該照慣例到綱吉工作的地方報到,因為綱吉似乎真的很生氣……哦呀,這豆腐好像吃的太過了一點?
  但待在家裡他又覺得很無聊,看不到綱吉他也不想工作,因此還是抱著筆記型電腦,照常前往那家店。
  但直到回家,甚至吃晚飯之後,綱吉仍然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讓骸開始有點後悔自己的輕浮了。
  熄燈前,骸在心裡稍微擬了下草稿,有點忐忑的叫住綱吉。
  幸好,綱吉還沒有氣到連理都不理他,在進門前停下了腳步。
  「真的很抱歉,我下次不會這樣了。」道歉不是他的長才,「抱歉」已經是他的底限,「對不起」三個字實在是說不出口,感覺只要說出口就不是六道骸了。
  話落,骸清楚的聽見綱吉發出一聲長嘆,轉過來正眼看向自己。
  「我說你啊……有喜歡的人就投直球,不要拿我來當測試對象,親下去的時候都不會覺得難過嗎?好啦我知道,你會覺得就算親我吃虧的也是你,我抱怨個什麼對不對?拜託一下,雖然你覺得親嘴沒什麼,但對我來說可是意義重大,你放過我好不好?」
  一段話打的骸有點茫然,天資聰穎的他頭一次覺得腦袋裡的東西完全無法統整,而綱吉見他沒有半點反應,又嘆了一口氣,轉身走進房間裡。
  呆在原地愣了半晌,骸若有所思的想著綱吉方才的那段話……

  是他的錯覺,還是綱吉其實不討厭這個吻?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