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08 (水) | Edit |
後記:

(開頭就先來個土下坐)
真的破懶惰紀錄了耶OTZZZ
真不想破這種紀錄阿T_T(被打)

最近台灣的颱風真多QHQ
請大家嚴防豪雨唷!
出門請一定要帶傘!

最近好想買一隻懶熊娃娃OTZ
不知道台灣有沒有賣比較便宜THTTT(澳洲超貴意味)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好喜歡你……』

  在風雨交加的颱風夜裡,臥病在床的綱吉被窗外的落雨聲給吵醒,半睡半醒的意識令他搞不清這是現實還是夢境,雙眼疲憊的連睜開的力量都沒有,隱約感覺的到有人正在替自己換上冰涼的毛巾,無法言喻的舒服及安心感席捲而來,令他沉浸其中。

  就在此刻,這句話清晰的傳入他的耳道,溫柔而沙啞。
  不是爸爸,也不是媽媽,更不可能是里包恩……是誰?
  能在颱風天得知自己高燒不退的人除了他們三位,還有其他人嗎?

  『安心睡吧,在你睡著以前,我不會離開的。』

  好舒服、好放鬆……這聲線溫柔的好熟悉,但卻又想不起到底是誰,可見這個人平常對自己沒有這麼溫柔吧。
  答案似乎就在眼前的光點裡,但尚未觸及,眼前的白光就漸漸擴大,最後籠罩了整個視線,朦朧的意識漸行漸遠……



  窗戶被暴雨撞擊的聲響將綱吉從夢中喚醒,腦中仍迴盪著記憶中的悅耳嗓音、冰冷的大手撫摸自己褐髮的溫柔觸感、低沉的搖籃曲若有似無的在自己耳邊演奏……
  驚醒。
  霎時從床上跳了起來,綱吉焦急的環顧四周,但卻見不到半個人影。

  ──那是夢嗎?



  「啊,你終於醒了,綱,感覺有沒有好一點?」
  思緒尚未整理完畢,奈奈就抱著一盆乾淨的水走進房門,坐到綱吉身邊撫上他的額頭,細柔的觸感和昨晚的略為粗糙不同,令綱吉更加確定那個人不是母親。
  「燒好像退了,太好了。」
  暖陽般的笑容出現在奈奈臉上,她鬆了口氣,並拾起掉在綱吉面前的毛巾清洗、擰乾。
  「……媽,昨天有人進我房間嗎?」
  「嗯?沒有呀,爸爸跟里包恩都去義大利處理事情囉,家裡只剩下我們,記得嗎?」

  啊,對喲,他完全忘記老爸跟里包恩都暫時不在家……既然如此,除了媽媽,還有誰能在颱風天得知自己生病的消息呢?
  轉頭望向窗外,瘋狂的暴風雨依舊,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這種情況下,就算是獄寺跟山本也不可能冒險前來吧。

  「雖然燒退了,但還是會頭暈吧?媽媽先下去忙囉,有事情再叫我唷!」
  疲憊的點了點頭,奈奈便帶著安心的微笑走出房間,細心的關上房門。



  默默的坐在床上發呆,疾病帶來的寂靜反而增進了綱吉平時缺乏的注意力和分析力,思考的時間一旦變長,很容易就能替許多事情下結論。
  垂眸,綱吉注意到一根掉在床邊的藍色髮絲,還有幾滴不明顯的水漬……雙頰浮上淡淡的紅暈,但卻連綱吉自己都沒有察覺。
  應該說,他覺得這一陣耳熱是因為發燒的緣故,沒有其他意思。

  「骸,你在這裡嗎?」
  週遭的空氣稍稍波動了下,雖然不明顯,但對現在因沒有活動而集中精神的綱吉而言,一清二楚。
  過了好一會兒,房裡卻再也沒有其他動靜。
  見骸沒有現身的意願,綱吉有點無奈的搔了搔頭,轉身躺回尚有餘溫的床上。

  窗邊的風鈴因窗框的震動而輕輕搖晃著,發出悅耳動聽的叮鈴聲響,稍顯不規則的旋律反而成了最動人的樂音,令綱吉舒服的闔上了雙眼,舒服的酣睡聲悄悄自鼻息間傳出,和狂風肆虐的窗外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

  良久,一尾人影悄悄現身在綱吉的床邊,靜靜的凝視著他。
  穿在身上的土綠色制服因濕透而呈現深綠色,在確認綱吉規律的呼吸聲後,他無聲無息的蹲下,柔和的紅藍異瞳和平時相差甚遠,裡頭不摻一絲往日會有的武裝,反而帶著滿滿的溺愛以及柔情。
  又過了好一陣子,他忍不住伸手觸摸綱吉白裡透紅的嫩頰……

  「好冰……你待的水牢也和你的手一樣冷嗎?」
  剎那間,骸反射性的想將手縮回,但卻被綱吉牢牢抓住,不讓他逃開。
  雖然面對病弱的綱吉,要將他甩開並不是難事,但骸知道如果自己這麼做,綱吉接著一定會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下床抓住自己,屆時他仍舊逃不掉,而且綱吉的病情反而會加重。
  「……哦呀,想不到你也有狡猾的時候呢,澤田綱吉。」
  「因、因為不這麼做就抓不到你啊……我有好多事情想要問你……」
  握住自己的小手輕輕顫抖著,明明筋疲力盡卻還是不敢放開,深怕下一秒自己就會消失在他眼前……露出一抹淺笑,骸只得乖乖坐到床邊的地板上,讓他安心。
  「有什麼事情就快問吧,反正現在風雨這麼大,我也回不去。」
  感覺到骸的外套飽含水分,綱吉眨了眨大眼,方才的睏意霎時全失。
  「你、你是冒著大雨來的嗎?快點把外套脫掉!這樣會感冒的──咳咳……」
  「呵呵,與其擔心我,不如先擔心你自己吧……不過這樣的確有點不舒服,我就先脫掉好了。」
  「咳……啊!等、等一下!我、我幫你脫吧。」
  「咦?」
  接著,綱吉就撐著搖搖晃晃的身子坐起來,握住骸的手不敢放開,另一隻手摸呀摸的在骸身上拍來拍去,看來他的腦袋還是有點暈眩,以至於無法正確找到衣領的位置。

  ──為什麼,你總是如此呢?

  抓住綱吉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的小手,骸啼笑皆非的起身要鬆開他,綱吉緊張的抓的更緊,彷彿只要一放手,骸就會立刻消失一般。
  「不用擔心,我不會消失的,照你那種脫法大概要脫個幾百年,還是我自己來吧。」
  面紅耳赤的扁了扁小嘴,爾後有點猶疑的放開骸被握到發熱的手,而就在骸將外套脫下來之後的一秒,綱吉又趕緊抓住它,令骸覺得好笑又……窩心。
  「裡面的衣服呢?應該也濕了吧?要不要換穿我的衣服,雖然可能有點小……」

  ──總是這樣呢,明明對方是曾經想對你不利的敵人,卻絲毫沒有該有的戒心。

  「不用了,反正待會就會完全乾了。」
  「不、不行啦!你現在把外套脫掉了,不是會更冷嗎?還是把它換掉吧。」
  「……真的不用。」
  「算我拜託你,換一下好不好?」
  「……我不想穿黑手黨的衣服。」
  「我、我還沒就任啦!而且是我的便服,又不是西裝!」
  「……」
  嘆了口氣,骸知道綱吉在這種時候尤其固執,還是說些話讓他退縮好了。
  「好,如果換好之後我可以坐到床上抱著你,我就換。」
  話落,綱吉不出所料的著實一愣,骸輕笑了聲便準備在地板就坐,因為他知道綱吉就算再怎麼固執,遇到這種莫名奇妙的要求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機率會拒絕,搞不好還會抱怨自己真是討人厭,不接受他的好意就算了,還開出這麼奇怪的條件。
  然而,就在坐下之後,綱吉又拉了拉自己的袖子。
  「我的衣服在衣櫥那邊,隨便去挑一件吧,有幾件比較寬鬆,你穿應該會剛剛好。」
  「……你沒聽見我剛剛說的話嗎?澤田綱吉。」
  「我聽見了呀!你快點換好就可以上來了。啊,褲子也順便換一下好了,我記得媽媽有買幾件尺寸比較大的褲子,說什麼等我長高後就可以穿……你怎麼了?快去啊。」
  說真的,這大大的超出了骸的預想範圍……不,是他根本想都沒想過,綱吉居然會答應這種要求。
  「……你的腦子沒燒壞嗎?」
  「欸?提出這個要求的人不是你嗎?啊,還是你不想碰我的衣櫥,我知道了,我去幫你拿──」
  「不必了,你給我躺回去。」起身阻止綱吉掀開被單,骸只能依約走向綱吉的衣櫥。

  ──原來百分之一發生的機率有這麼高嗎?



  片刻後,骸已經換上了乾淨的衣物、抱著綱吉坐在他的床上,並將被子拉了起來防止他著涼。
  作夢也沒想過自己能夠這樣觸碰綱吉,骸開始慶幸綱吉背對著自己,否則臉上的狼狽姿態就會盡收他的眼底。

  ──願意為了一個守護者做到這種地步,綱吉總是能讓他大開眼界……不過,就代表他也會允許其他人這樣對他吧?

  臉色暗了下來,手臂不自覺的收緊,而綱吉意料之外的沒有出聲抗議,反而小小的噫了一聲,但這聲就足以將骸的思緒拉回來,他有點不好意思的放鬆,在心底痛罵差點失態的自己。
  殊不知,待在他懷裡的綱吉早就已經頭冒金星、臉紅到彷彿快要滴出血來。心跳就像失序一般在綱吉心口裡奔騰,綱吉沒想到骸的懷抱居然讓他感到如此舒服、依戀……是因為發燒嗎?難道他的燒還沒退嗎?對、對,一定是這樣……才怪,連京子到自己房間時都沒這種感覺,他還想騙自己到什麼時候?

  「呃……好、好溫暖喔,謝謝你,骸……凌晨照顧我的人也是你對吧?」
  講出來的話語在顫抖,呼吸也變的有點急促,骸感覺的到綱吉全身都在發抖,脖子後頭也紅了一整片,有點無奈的笑嘆了一口氣。

  ──明明就很害怕,卻還是答應這種要求呢。

  「好了,我已經換上了,剛剛的要求只是想讓你打消念頭才開的玩笑,沒想到你會真的答應,現在我就放過你吧,你躺下吧,我這就下床。」

  ──雖然便宜還是被我撿到了呢,抱著綱吉的感覺……好舒服。

  「咦?等、等一下,骸……」
  「我答應你,絕對不會突然消失,放心吧。」
  「我……我……」
  欲言又止的待在原地不動,絲毫沒有要躺床的意思。
  不明白綱吉到底在猶豫什麼,骸有點按耐不住的呼了口氣,在這樣下去,他不能保證不會做出會嚇到綱吉的事情。
  只好出言挑撥一下了。
  「哦呀……難道你喜歡讓我抱著嗎?」
  縱使綱吉因發燒的關係而不太正常,也不可能會承認這種事情吧。

  豈料,綱吉非但沒有否認,反而將頭垂的更低,小臉紅到彷彿下一秒失去意識都不奇怪,紅暈甚至渲染至耳根子後頭,小手揪住骸的手臂。
  異瞳倏地睜大,骸因綱吉的沉默而陷入一陣空白……嚥了口唾沫,骸反常的僵在原地,屏息等待綱吉的回答。

  「因為是骸,所、所以……喜歡……」

  室內頓時陷入一片寂靜,綱吉緊張的舔了舔乾裂的唇瓣,想轉頭看骸的表情卻又鼓不起勇氣,只能緊張的賴在骸的懷裡不起來,深怕只要自己一離開,他就會立刻逃離自己的房間。

  終於,骸出聲打破了這沉悶的靜謐。
  「……激……」
  「咦?」
  大手由擱置轉為緊摟,溫暖的體溫瞬間傳到綱吉身上,令他的頭頂冒出了陣陣白煙、嘶嘶作響。
  「骸、骸……」
  「感激這場颱風……」
  沙啞富有磁性的聲線清晰的傳入綱吉耳內,骸不停地重覆著這句話語,摟住綱吉的手完全沒有放鬆的意思,就像得到好不容易拾獲的寶物一般,捨不得放手。

  『好喜歡你……』

  放鬆將臉靠在骸身上,綱吉腦中閃過了睡夢中聽見的這句話。

  原來,那不是夢呢。
  好開心、好幸福……我也很喜歡你唷,骸。



<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