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7 (金) | Edit |
後記:

更新間隔破紀錄了真是對不起!(土下坐)
我的拖延技能等級持續UP……T_T
謝謝大家的支持……OTZ(被揍)

感謝大家填寫問卷www
決定要出小說本了QDQ
漫畫本只好等以後有錢又有閒的時候再偷偷(?)企劃QQ(蛤)
謝謝支持的大家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八月二十七日,星期五,天氣晴。

  最近店長怪怪的。

  她是個不錯的店長,雖說是為了答謝我才破例僱用,但在僱用後也沒有刻意刁難我,反而處處關照我,在我心中,她已經變成我在市區的另一個母親,聽說前陣子有空時,她也有到鄉下拜訪我的親生父母,現在已經是我正式的乾媽。
  但自從骸光顧店裡一次之後,她就變的有點怪怪的。

  她常常問我那位先生什麼時候會來,我老實跟她講我不曉得,還附註說他是個大忙人,不太可能每天都有時間光臨此地,但不知道是巧合還是算計好,骸總是在我否認之後就踏進店門,手上還抱著筆記型電腦,笑咪咪的直接走到他的固定座位,充滿自信的等著我主動去找他點餐。

  真是個囂張的奧客,要不是我認得他(而且他還是我房東),我一定會代替店裡的女孩們趕走這個臭男人!
  ……雖然她們似乎完全不覺得他是奧客,反而爭先恐後的想去替他點餐。
  這樣也好,既然想做的人滿坑滿谷,那讓想做的人去做不就好了?

  但骸好像不整到我不甘心,除非是我去替他點餐,否則他就什麼都不點,三言兩語就打發掉帶著少女心去找他的女孩們,繼續專注在他的筆電上,不時還會抬眸看我好幾眼,擺明了非我不點的決心。

  哼,是非我不「整」吧?可惡!

  回到正題,為什麼我會說老闆娘怪怪的呢?
  因為第三天開始,每當骸到店裡報到時,老闆娘總是會不顧我的意願,把我正在做的工作搶去做,然後像骸第一次來店裡時一樣,一腳把我踹到他的桌子旁邊,並警告其他人不准搶我的工作,必要的話還要替我分擔工作,好讓我有時間去服務骸。

  ……店長是在發什麼瘋?
  想替他點餐的人多如牛毛,但不包括我啊!為什麼要叫唯一不想服務他的人去服務他呢!

  為了讓這位「奧客」討厭讓我服務他,我總是擺著一張臭臉給他看,點餐的對話甚至一直暗示他趕快回去,但不知道他是聾子還是瞎子,完全不把我的惡意當成一回事,每天都在店裡待到我下班為止。
  原本我完全猜不透他到底想要做什麼,但今天我不小心做的太過火,店長一個不爽就叫我到辦公室報告,真是天罰我也啊……
  不過其實她沒有處罰我,反而作了一段跟我沒什麼關係的分析給我聽,她說:像骸這種又高又帥又有錢的男人,是現代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鑽石單身漢,幾乎每一個女孩都在觀察他喜歡的事物跟類型,似乎都把他列為狩獵的目標。
  經她這麼一說明,我好像有了一點頭緒……原來是來泡妞的嗎?我也不是個記仇的人,就算房東的品行很差勁,我也不會因此詛咒他交不到女朋友。
  不過我說店長……這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
  想交情人還一直跑來騷擾我,這樣對嗎?您真該去對六道骸說教才對!
  唉,今天真的好累……日記晚安囉。



  薑果然還是老的辣,就在骸第三次踏入店門時,他就知道老闆娘已經明白他每天準時報到的「目的」了,並盡她所能的全力協助自己。

  啊,是的,他好喜歡綱吉吶。

  反正自己只要用電腦就能操作遠方的企業情報,優異的能力讓他能省去前往公司的時間,除非有重大的突發事故,否則他很少在公司裡露面,或許就是人生過的太過順遂,才會讓他缺乏一股生存的熱情吧。
  幸好,他遇見了綱吉。
  後者雖然看起來不怎麼起眼,但其實出乎意料的引人注目,至少對骸而言,綱吉的一舉一動、性格偏好都深深的吸引著他,嚴重程度日以劇增,現在甚至達到了限制級的地步──他居然對綱吉產生了從來沒想過的幻想。
對於一個身心健全的男人而言,這實在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但對骸而言,性向問題原本就不屬於他在意的範圍,因此在了解的當下便接受了這個事實,絲毫沒有遲疑。
  不就愛上的人剛好是同性而已,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問題嗎?
  自小和父母分隔兩地、自力更生,在雙親貴為業界龍頭的壓力下,他不知耍了多少手段和智慧才能爬到今天這個地位,這份情感對他而言是陌生的、溫暖的……不可思議的。
  為了生存下來,下流骯髒的五四三他全都做過,萬杖高樓平地起,他不否認今天的高位是靠踩著其他人的失敗爬上來的,但這就是社會的常態,弱肉強食,當雙方激烈鬥爭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失敗者只能怨嘆自己能力不足,乖乖居於下風處等待時機,亦或是無法幸運存活而離開人世。
他就是這種自我中心的男人,只要自己能夠活下來,其他人的死活或感受一點都不重要。
  要是有人能夠改變他,那一定是一位寬容、不可思議的人。

  現在,這個寬容又不可思議的人正頂著一張臭臉站在骸旁邊,手上明明拿著菜單,卻完全沒有詢問點菜的意思,就這樣和骸大眼瞪著小眼,褐色的眸子裡甚至摻雜了些許不耐煩。
  那眼神彷彿在說「要泡妞去別的地方,別故意來泡給我看」。

  「綱吉,你不覺得我跟初次見面時不太一樣嗎?」
  「嗯,你變了,變成外星人了。」
  「哦呀?綱吉真幽默,這是什麼新式笑話嗎?」
  「不,我覺得我的推論很合理。」
  「呵呵呵,那就讓我告訴你,你完全錯囉,我跟你一樣是地球人唷!」
  「好吧,那麼請地球人快點告訴我,你還要在這裡待多久?」不是詢問點餐,而是問他還要賴多久,這是綱吉這幾天下來學到的教訓,多問無益,要問就挑最重點的問題即可。
  「嘖嘖,都已經持續這麼久了還不知道嗎?給我一份特製黑森林吧,我要待到你下班為止唷。」
  「……店長,這位客人根本不想點餐,請問我可以趕他出去嗎?」

  在一旁偷笑的店長被突如其來的點名嚇到,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她咳了幾聲掩飾方才的失態,狀似嚴肅的走到他們兩個身旁。

  「咳……綱吉,我們的店是顧客至上主義,你怎麼可以把客人趕出去呢?」
  講是這麼講,嘴角卻一直在抽搐。
  「可是店長,他根本不想點餐,沒有點餐就不是客人,所以我是趕『他』出去,不是趕『客人』出去。」

  抬眉,骸不得不讚嘆起綱吉的學習反擊能力,想必他對自己的容忍度已經快要見底了,否則不會直接在他面前說出如此失禮的話來,這也不能怪綱吉,畢竟自己除了非他不點以外,還會三不五時摸摸他犒賞自己。
  真糟糕,連他都覺得自己有點像變態了。

  「綱吉真健忘,我剛剛才點了特製黑森林,記得嗎?」
  「……可是你後面那句──」
  「夠了!綱吉,客人都已經點餐了,你還愣在這裡幹嘛!快端出來給客人!」
  「欸?可、可是這傢伙──」
  「怎麼可以稱呼客人為這傢伙呢!上餐之後給我到辦公室來,我有話跟你說!」

  愕然望著店長離去的背影,綱吉的小嘴合不起來,錯愕的看了看店長的背影,再看了看身旁正在輕笑的男人。
  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好吧,他承認,自己對骸的確非常不禮貌,但這能怪他嗎?偶爾從他身旁走過就要被摸上幾下、吃幾口豆腐,點餐時他也會意味不明的握緊自己的手,用奇怪的眼神跟曖昧不明的問答浪費自己的時間,現在他總算能夠體會那些被怪叔叔們纏住的女孩子們到底是什麼心情了。
  雖然纏住自己的不是什麼怪叔叔,似乎反而是女孩們的夢中情人,但對他而言也好不到哪去,因為他是個正統的男孩子,在純樸又純粹的鄉下長大的健康男孩。不是他對同性戀有什麼意見,而是對方要看也不該看上自己這種貨色。
  活了二十幾年,他連個女朋友都追不到耶!
  不是他不夠積極,而是女孩子嫌他不夠帥、不夠可靠,現在好不容易出現一個無論是帥氣或可靠度都破表的男人,卻說他不要可愛的女孩子,挑他這個沒什麼本錢的男孩子,誰會相信!又不是在看小說!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他喜歡女孩子!
  雖然沒有正式跟女孩子談過戀愛,不過他應該是喜歡女孩子沒錯。
  ……應該是吧?

  為了不讓店長對他增加不好的印象,綱吉只好捨棄把骸趕回家的計畫,決定用對一般顧客的態度對待他。
  「你的蛋糕來了,請慢用。」
  然後,不讓骸有說話的時間,綱吉生平第一次用這麼快的速度消失在現場,一溜煙的跑進後台,讓骸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後者似乎也早就猜到綱吉會這麼做,只得苦笑著嘆了口氣,將目光轉回電腦螢幕上繼續作業。



  一踏入店長的辦公室,綱吉就被店長抓著用力摔到牆邊的椅子上,嚇的他倒抽了一口氣,雖然之前就聽過店長從前是女中豪傑的傳聞,但親身體驗還是頭一遭,更重要的是他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遭受到這種待遇。
  「店長──」
  「綱吉,你知道外面那位是誰嗎?」
  「呃?您是說六道骸嗎──」
  「對,六道骸,由於他比較喜歡擔任待在幕後掌控一切的角色,所以認識他的人不多,但有許多世界級的事蹟全都是他的傑作,聽說他不喜歡出門,所以就連我也是第一次看見他的真面目。」
  「……店長,您到底是什麼身份──」
  「這不重要,重點是,你應該知道像他這種大人物為什麼甘願每天來這種小店光顧吧?」
  話語又被打斷,綱吉有點猶豫自己是該說話還是不該說話……現在是店長提問,他應該可以說話吧?
  「欸……因為他喜歡吃蛋糕?」明知道這個答案蠢到不行,綱吉還是姑且一試的回答,畢竟他不想說出另一個看起來可能但他覺得絕對不可能的答案。
  「吼!你父母白生腦袋給你了!他當然是為了我們店裡的某個人特地撥空前來囉!連新來的高中小女生都看的出來,你這個大哥哥居然看不出來!虧你跟他一樣是男人!一點都不了解他的心思嘛!」
  當然囉,骸是外星人,身為一個地球人的他怎麼可能了解呢?
  「為誰?」
  話一出,綱吉就有點後悔,因為店長把雙眸瞪的比燈泡還大,保養良好的雙手猙獰的在自己面前抖呀抖的,似乎正在壓抑自己不要因為一時衝動而把眼前的大笨蛋掐死。
  有點猶豫的望著店長隨時有可能掐過來的雙手,綱吉嚥了口唾沫,決定挑另一個比較含糊的答案。
  「呃……是為了他喜歡的人嗎?」
  「對!就是這樣!原本還在想要不要敲一敲你的腦袋才能打醒你,沒想到這麼快就理解了,孺子可教也!」
  「謝謝店長,不過……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店長想請我幫忙找出那個人,幫助骸跟她在一起嗎?」
  接著,是一段冗長的靜默,原本喜上眉梢的店長瞬間就像被潑了一整桶冷水,盯向綱吉的目光甚至變的有點死透,令綱吉不自覺的一縮。
  他說錯了什麼嗎?

  礙於臉上有妝,店長不好拿手抹在臉上,但如果可以的話,她還真想把自己的臉給抹平,以示她不敢相信有人居然遲鈍到這種地步的心情。
  「綱吉,你被他騷擾了這麼多天,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欸?噢,原來您在說這個。別想太多了啦,店長,他只是利用找我碴這一點來吸引其他人注意,可能他喜歡的女孩子是比較見義勇為的類型吧。」
  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六道骸的出現就是個焦點了,哪還需要什麼手段來吸引目光?
  「可是他只挑你一個人──」
  「因為店裡只有我一個男生呀!他喜歡的人再怎麼豪邁,應該也不會喜歡一個愛找女孩子碴的混蛋吧?何況我還欠他好大一筆人情債,會忍氣吞聲這一點他應該也算到了吧。」
  「……」居然還有那麼點道理,搞不好真的是這樣……是這樣嗎?
  「店長,您認識六道骸嗎?那下次找機會跟他聊聊吧,像他條件這麼好的男人要開口應該不成問題,您還是建議他投直球比較好。嗯?都已經這麼晚了,現在輪到我去顧收銀台了,我先出去囉,店長,骸的事情就麻煩您了。」
  說完,綱吉便拿起托盤走出辦公室,留下因腦袋混亂而呈現呆滯的店長。

  ……看來,的確該找個時間跟六道骸本人溝通一下了。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