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6 (月) | Edit |
※悲文,慎入。


後記:

祝大家七夕快樂!
真不好意思,在七夕發了篇悲文……(抱頭)

目前正在做小小的出本問卷調查ˊˇˋ
基本上也可以算是初步的印量調查(欸)
感謝填寫的各位唷QwQ
出本問卷:http://spreadsheets.google.com/viewform?formkey=dFFlWGFlZU8wZlY0dU9YZHJERGZEQ1E6M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我該怎麼做,才能消除你對我的厭惡呢?』

  垂眸,即使早已知道答案,褐髮青年還是無法正視男人的紅藍異瞳,置於雙腿旁的小手握緊了雙拳,微微顫抖,彷彿正在等待法官做出的判決。
  那從容的笑痕永遠掛在那個男人的唇畔,寶石般的異瞳帶著笑意望向發問者,裡頭充滿了不友善的冷漠和惡意。

  『消失在我的世界。』

  銳利的話語如同利刃一般,深深插入他早已因緊張而快要衰竭的心臟中。

  『只要我不認識你,自然就不會產生厭惡感。』

  啊,是啊,就這麼簡單。
  只要他最礙眼的「東西」消失即可。
  溫暖的徐風吹亂了飄揚的褐色髮絲,卻帶不走充斥他眼中的淒涼。

  『……我明白了。』



  謝謝你,斬斷所有未知的可能性。



  「阿綱,這次我無法認同。」
  將一份剛擬好的報告書扔回綱吉桌上,里包恩臉色陰沉的瞪著仍在振筆疾書的首領,等他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
  「為什麼不行?」連頭都沒有抬起來,綱吉仍在現下的報告書上揮舞鋼筆。
  「這個任務的死亡率太高,身為首領的你沒有必要親自出馬。」
  「里包恩,你希望我變成一個只能完成簡單任務的沒用首領嗎?」
  「當然不是,一兩次還能接受,但這份任務已經是你這個月接的第五個高難度任務了,身為你的門外顧問,我要告訴你,沒有必要。」
  「因為高難度就把它丟給守護者,我這個首領也太沒面子了吧。」
  「……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伶牙俐齒了,阿綱。」
  從容的簽完最後一撇,綱吉將文件整齊的堆好,然後拿起方才被里包恩扔到桌上的報告書。
  「我只是陳述事實。而且我知道,我早就因為這柔弱的外表被其他家族看扁了,不展現一點實力給他們看,對家族的形象也不太好。」
  「哦?是誰告訴你的?」
  身子一僵,綱吉知道自己太多嘴了,連忙抱著報告書往大門移動,卻被里包恩搶先一步擋住,後者的眼神不帶一絲波動,冰冷的令綱吉直打哆嗦。
  「就、就是……」
  「讓我推理看看好了。」搶走綱吉手上的報告書,銳利的眸子始終盯在綱吉身上,不容許他脫逃。「獄寺跟山本不可能對你說這種話,了平跟藍波不太可能在乎這種事情,雲雀只要自己的領地沒有受到侵略,就不會採取任何行動,甚至發表任何言論,所以……」將任務書攤開,翻到成員表那一頁擺到綱吉面前,令後者倒抽了一口氣。「六道骸,是這傢伙對吧?」
  嚥了口唾沫,綱吉舔了舔乾澀的唇瓣,鼓起勇氣將報告書搶了回來,但還是不敢正視里包恩漆黑的眸畔。
  「對、對啦……是骸提醒我的,他說如果站在其他家族的立場,也覺得我的外貌給我的實力扣了不少分……」
  「只有這樣嗎?」
  心虛的抱緊懷中的報告書,綱吉頓時覺得喉頭乾澀到彷彿快要燃燒起來,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為什麼每次都讓他參與你親手執行的任務?這點無法用剛剛的理由來解釋吧。」
  垂首盯著自己的腳尖,猖狂的心跳在體內奔馳不已,綱吉一口又一口的吞下口中的唾液,一張小嘴都快被榨乾了。
  見綱吉垂首不語,里包恩也明白自己就算沒完全猜中,也已經講對七八成了,但他卻仍然不理解綱吉的目的,如果知道六道骸討厭他,那以綱吉的個性,應該會盡全力避開和骸相處的機會才對,因為他是個替其他人著想、以濫好人出名的大空……更何況,對方可是他心儀的骸,照理說,他更會盡力避免才是。
  「回答不出來嗎?阿綱。」
  「……」
  「雖然這件事情你應該早就知道了,但以你現在的表現,我還是要提醒你一次……六道骸很討厭你,你知道的吧?」
  出乎意料地,綱吉沒有露出受到嚴重傷害的表情,反而抬起毫無波動的褐眸,方才籠罩在他身上的壓力反而因此而解除,老實說,里包恩感到十分意外。

  他以為,綱吉會因為這句話又受一次傷。

  「我知道,知道的很清楚。」
  「……是嗎。」
  即使知道,還是因為自己對他的依戀而強迫他跟自己執行同一個任務嗎?
  里包恩嘆口氣,往旁邊退開一步,讓綱吉得以走出大門。
  好吧,人本來就有自私的那一塊,雖然這不太像綱吉平時的作風,但有誰能保證在面對自己的戀情時,還能保持公正不痾的作風和態度呢?
  向里包恩點了點頭,綱吉抱著任務書走出門外,嘴邊還喫著感謝的微笑,漫步離去。
  將帽簷壓低,反正六道骸不會因為這一點小委屈就背叛家族,應該暫時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是……
  回想起綱吉漾在唇畔的微笑,里包恩難得皺起了眉頭。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接過綱吉親自遞來的任務書,骸意料之中的沒有給好臉色,那張俊臉雖然仍在微笑,卻絲毫感覺不到應有的善意,反而透露出滿滿的譏諷。
  「又要我跟您一起出任務了嗎?澤田綱吉。」
  「是的,又要麻煩你了。」
  「您到底在白費什麼心機呢?我對您的感覺不可能會變的,現在已經感到有點厭煩了唷。」
  早就習慣骸的冷言冷語,綱吉好脾氣的笑了笑,沒有因此而做出悲傷的表情。
  「真是不好意思,就當作是我的任性吧。」
  「您的任性真令人困擾呢。」沒好氣的說道,骸漫不經心的檢視手中的報告內容,看的出來他的心情很糟。

  臉上的笑容始終沒有改變,綱吉站在骸的辦公桌前耐心的等他讀完整份報告。
  曾經有人問過,為什麼他不先在會客椅上就坐,貴為首領的他,為什麼願意就這樣一動也不動的站上幾十分鐘、甚至一小時呢?
  綱吉沒有回答那些人,只是用微笑帶過。他知道,討厭一個人,就不可能喜歡那個人觸碰自己的東西,更何況,骸對自己的厭惡已經達到一定的境界,搞不好連要在辦公室接待自己都令他感到很難受。
  所以,只要骸沒說話,他就不會擅自就坐。

  良久,報告書啪沙一聲扔到綱吉面前。
  「我讀完了,您請回吧。不用擔心,時間一到我就會出現。」
  「嗯,這次又要麻煩你了。」
  如此冷漠無禮的對待,綱吉早就習以為常,因此除了這句話以外沒有多說一個字,便盡快走出這間辦公室。



  幾秒鐘過後,門口出現了庫洛姆的身影。
  「骸大人,首領又拿新任務給您了嗎?」
  「嗯……老是喜歡叫我做不情願的事情,真受不了黑手黨。」
  默默整理好的情報放到骸的工作處理箱,庫洛姆偷覷了骸和桌上的任務書一眼,再看看似乎沒人坐過的待客沙發。
  「這份任務看起來很危險,內容這麼多……」
  「嗯,是挺危險的,不過他交給我的前幾個任務也一樣危險。」
  「……您讀這份報告,應該需要一小時的時間吧?」
  「差不多吧……怎麼這麼問呢?庫洛姆。」
  「……首領他,就這樣在這裡站了一個小時嗎?」
  一動也不動比持續活動還要難受,就是如此,罰站才會被當成處罰項目,因為它帶來的痛苦足以折磨人的耐力和心智。
  「也許吧。」毫不在乎的走到櫃子旁拿茶具,按下燒熱水的按鈕。「先坐著吧,庫洛姆,早上的工作辛苦妳了。」
  望著骸冷漠的背影,庫洛姆想起方才在走廊上遇見首領時,他絲毫沒有改變的溫柔笑靨,和有點不自然的走動方式……「骸大人,您怎麼都沒想過要請首領坐下呢?」
  話落,倒茶聲停止了,而庫洛姆也驚覺自己將心裡的話說了出來,趕緊捂住自己的嘴。
  「哦呀……妳知道的,庫洛姆,我很討厭他吶……比其他黑手黨還要討厭數倍。」
  「為什麼呢?首領他……他明明……這麼溫柔……」無法抑制的再次回話,庫洛姆無法掩飾內心的激動……她不明白,骸大人對其他同是黑手黨的人都沒這麼過份,為什麼惟獨對最溫柔的首領……
  「怎麼?剛剛走廊上遇見他時,他向妳訴苦嗎?」
  「不是的!首領不是那種人!」
  「那就奇怪了。」將泡好的茶連同茶具整組拿到待客桌上,逕自就坐。「很少見呢,庫洛姆……妳居然會因為其他人而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抿了抿嘴,庫洛姆走到骸的對面就坐。「因為……首領他……」
  「對妳來講,他大概很溫柔吧。但對我而言……那是虛偽。」
  「咦……?」
  「黑手黨就該有黑手黨的樣子,他既接下黑手黨首領的位置,卻又假惺惺的做出這些善良的想法和舉動,看在我眼裡,實在是令人反胃的想吐。」
  「骸大人……」
  「所以我討厭他,討厭到了極點……啊,不過很諷刺的,他很喜歡我呢,曾經很努力的想改變我對他的看法,可惜,他愈是想討好我,我就愈看他不順眼。尤其最近,他又逼我跟他一起執行了好幾個任務,難道不知道這樣只會有反效果嗎?」
  垂眸盯著自己在茶水面映出的影像,庫洛姆對於骸給綱吉的評價感到很難過。
  「可是……我覺得首領不是那種人……」
  首領應該是那種,知道自己會造成其他人困擾時會自動退開的人,不是這種為了滿足自己私慾而帶給別人痛苦的人。
  「不管妳對他的評價是什麼,他現在的行為就是如此。明知道我討厭他,還硬是要我跟他一起執行任務,甚至親自送來我這邊增長相處時間……吶,他天真的外表還真看不出有這麼重的心機呢。」
  「骸大人……請您不要再說了!」
  「呵呵呵,知道了,庫洛姆真是個善良的女孩,這麼輕易就被他的假好心給收服了。」
  「為什麼呢?骸大人,您對其他黑手黨並沒有如此苛刻的偏見啊!為什麼只有對首領……」
  沒有立刻回答,骸默然喝下一口熱茶,並看了看手上的錶。
  「因為這裡。」說話的同時,大拇指指著自己的心口,令庫洛姆一時之間無法體會。「只有面對他時,這裡會產生莫大的厭惡感。」
  瞪大水亮的紫眸,庫洛姆瞠目結舌,結結巴巴的想說出自己的想法,但骸卻已經起身,似乎不打算聽她把話說完。
  「骸、骸大人!那個……」
  「有事等我回來再說吧,任務的時間已經到了。」
  說罷,修長的身影就消失在辦公室門口,庫洛姆連追上的機會都沒有。



  當綱吉和骸抵達目標地時,幾十個武鬥派家族早就已經聚集在建築物的外圍,殺氣騰騰的模樣彷彿隨時都有可能開戰。或許是多年累積的經驗和膽量,綱吉完全沒有露出害怕和驚慌的表情,大步領著骸走向深處。
  「想不到您真的會親自出馬啊,彭哥列首領,我以為這場小紛爭無法勞駕您出動呢。」
  「幾十個家族的火拼不算是小紛爭了,戴恩首領。」
  「不過就彭哥列的戰力而言,只要請幾名守護者來調解就行了吧?您還特地動身,實在是有點不尋常呢。」左方的首領討人厭的喀喀笑道。
  「其實只要我一個人即可……帶守護者來只是以防萬一,不然,現在我就請他到樓上去,來確保我真的什麼都不會做。」
  眾首領紛紛對看,最後由中間的戴恩首領朝綱吉點了點頭。
  「骸,請上去吧……這不是命令,是我的請求。」
  瞟了綱吉一眼,骸不敢相信會有這麼笨的首領,居然叫守護者到樓上去,想隻身調解黑手黨之間的紛爭……這份任務就危險在這裡,一旦調解失敗,可不是吃幾顆子彈就能了事。
  待骸上樓後,他便習慣性的找了個藏身處,畢竟是對方的陣營,大方露出自己的所在地是愚笨的行為,他可不像澤田綱吉一樣天真。
  「該說您明理嗎?彭哥列首領,不只對守護者使用敬語,甚至答應我們這種不太合理的要求。」右方的首領令人不舒服的詭笑著,用力絞緊的雙手露出明顯的青筋。
  「我們就直接切入正題吧,你們的紛爭是對於彼此的勢力範圍有所爭議,是嗎?」
  「是的、是的,有些家族勢力特別龐大,有些家族則反之,實在是令人感到非常不平衡呢。」左前方的首領發出厚重的低音,濃眉下的雙眼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例如彭哥列──唉唉,別擔心,彭哥列首領,我只是打個比方──彭哥列握有的權力大到沒有人膽敢反抗你們,如此懸殊的差距有時候真會讓人心存芥蒂呢。」
  瞇眼,綱吉望著剛才發言的首領,步伐稍稍站大。
  「年輕的彭哥列首領吶,您的膽量比前幾代都還要來的大,能在這種場面叫守護者離開自己身邊,和您斯文的外表還真有點不搭呢。」
  到此,藏身在暗處的骸也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他聚精會神的盯著樓下的狀況,在場的首領們似乎都釋放出非比尋常的殺氣,而他們的動作也愈來愈不自然。
  沒想到,綱吉在這種情況反而露出早已知曉的微笑。
  「原來如此……難怪在我進來之後,你們的殺氣反而更重了。」
  聞言,眾首領稍稍一愣,但下一秒便紛紛起身,掏出各自點燃的武器,所有的目標都設定在中間的靶子──澤田綱吉身上。
  「明知道是陷阱還敢大膽前來嗎?你這小子還真了不起……但也愚蠢的要命!」
  語畢,綱吉站的地方發出了響亮的爆炸聲,而後此起彼落的武器攻擊聲佈滿了整個現場,骸下意識的想離開藏身處,肩膀卻傳來溫暖的火燄,阻止他出手──那是綱吉,他的額上和嘴角都流下了鮮血,看來一次對付這麼多人對他而言十分吃力。
  「不要出去,骸……我一個人可以應付。」
  「哦呀,雖然您很厲害,但我不認為您可以一次對付這麼多人,螞蟻集合起來的威力也是十分驚人的,太過輕敵對您而言沒有好處。」
  「我會盡力清掉敵人,等到我倒地再出來就好了。」
  「……又是這樣嗎?上個任務也是,上上個任務也是……你到底在想什麼?澤田綱吉。」

  沒錯,上個任務也是這樣,上上個任務也是如此,綱吉總是叫骸不要出手,要他待在安全的地方待命,等自己不支倒地之後再出來收拾殘局。但綱吉每次都能自己一個人將敵人全數打倒,雖然那是因為先前的任務敵人數目和這次完全不能相比。

  沒有回答骸的問題,綱吉就回到戰場和敵人廝殺,但就如同骸所說,即使都是一群戰鬥力不及他的小兵,結合起來也會令他無法招架。
  終於打倒了四分之三的敵人,骸握緊的拳頭總算稍微放鬆,他望著在敵陣裡穿梭的瘦小身影,內心的焦躁和激動又開始倍增,令他煩躁的按了按心口。

  討厭、果然很討厭吶,澤田綱吉……光是看著你,就會讓我感到無比的厭惡。

  一次又一次的X-BURNER之後,綱吉的動作愈來愈遲鈍,喘氣的次數也愈來愈頻繁,在一次攻擊之後,他稍微靠在牆上喘了幾秒,但敵人可沒放過這個空檔,幾十個人同時舉起各自的武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綱吉發出融合攻擊,在白光攻擊到自己的前一秒,綱吉閉上了雙眼……

  這一刻終於來了呢,骸。



  「澤田綱吉!!!!!」



  ──我該怎麼做,才能消除你對我的厭惡呢?
  『消失在我的世界。』



  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
  如果我的消失能帶給你歡愉和幸福,我願意坦然接受死亡。
  為了大家,我會努力活下去,但當這一刻來臨時,我不會為了生存而繼續掙扎……



  染血的三叉戟鏗鏘落在地上,骸屈膝跪在綱吉身邊,抱起奄奄一息的人兒……為什麼呢?他明明很討厭、很討厭澤田綱吉,卻又在看見他受到攻擊時失去了理智,待他回過神,眼前的景象就是一片屍海,而自己的身上也沾滿了令人作嘔的血漬。
  為什麼……究竟為什麼?

  凝視著雙眼下方都出現黑眼圈的綱吉,微弱的呼吸聲令骸內心的機動達到了最高點……「醒來!澤田綱吉!不准睡著!」
  渙散的雙眸好不容易稍稍對焦,恍惚的尋找聲音的來源,眼前的光點猶如繁星一般多而閃爍,讓他完全搞不清方向。
  「骸……嗎……」
  「別說話!撐一下,馬上就能到附近的醫院了!」
  「不……需要……」顫抖的手握住骸的領帶,用盡最後的力氣往下拉。
  「什──」
  「我……愛……你……」
  氣若游絲的嗓音,卻宛如尖銳的茅一般刺穿了骸的耳膜,他拍了拍綱吉慘白的小臉,內心產生了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情緒……害怕,他正在害怕,害怕澤田綱吉的氣息消失!
  「就快到了!綱吉!」
  褐眸睜大了一瞬,骸感覺的到懷中的綱吉呼吸平順了許多,眼神也沒有方才那麼渙散了。
  「你……叫我……綱吉……」
  沒有回話,骸正盡全力朝醫院衝去,卻也因怕動到綱吉而稍微放慢速度。



  我知道你討厭我,甚至恨我。
  所以,當你的願望即將成真之時──



  「骸……」
  染血的手撫上骸蒼白的臉龐,鮮紅的溫血被襯托的更加醒目,乾裂的唇微弱的開合著,眼角流出了不捨的淚水。



  ──請你接受我的祝福。



  「恭喜……你……擺脫……我……」

  冰冷的小手伴隨著話語一同滑下,無力的垂下擺盪,原本稍稍恢復平穩的呼吸頓時消失,清澈美麗的褐眸完全被眼皮遮蓋,發黑的下眼皮令綱吉看起來憔悴無比。
  奔馳的腳步沒有停歇,骸仍用最快的速度抵達附近的醫院……救活他!救活他!以現在的技術一定可以救活他!救活綱吉!

  救活他!



  叩叩。
  只兩聲,骸就從記憶的遠端被拉了回來,在看見庫洛姆之後對她露出溫和的微笑,並招呼她入座。
  「要喝茶嗎?」
  「好的,謝謝您。」
  有點緊張的就坐,因為現在的骸大人感覺跟以往不太一樣,現在的他不像昔日那樣散發出危險、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反而有些和首領一樣溫暖的感覺……目光一轉,庫洛姆注意到桌上早已擺了兩杯茶杯,其中一杯已經被骸大人喝乾,但另一杯卻完好無缺的放在它的隔壁,上頭的熱氣已然消散,可見已經放置了一段時間。
  「呃,骸大人……?」
  「嗯?」
  走回座位上,將剛泡好的熱茶推到庫洛姆面前。
  「謝謝……那個,那一杯茶是……?」
  「哦,那是要給綱吉的。」
  聽罷,庫洛姆的左眼注入了哀傷,垂首望著自己手中的茶水,迷人的香氣現下更顯的悲傷……這是首領生前最喜歡的茶葉,記得以前,骸大人總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不喝這種茶呢。
  「骸大人,您現在……還很討厭首領嗎?」
  嘴角彎出完美的弧度,彷彿早就料到庫洛姆會問這個問題。
  「這麼說好了,庫洛姆……我從來沒有討厭過綱吉。」
  「……咦?」
  正在輕啜香茶的庫洛姆不解的抬起頭來,紫眸中寫滿了困惑。
  「當我面對一個人會焦躁、心跳、激動時,代表什麼呢?啊,不管是喜歡還是討厭,似乎都會有這些反應呢……只是反應給予的感覺不一樣。」
  將茶杯放到桌上,庫洛姆的淚水盈滿了眼眶。
  「骸大人……」
  「那些反應跟討厭實在是太相似了,結果我完全搞錯了吶。」
  揪緊膝上的窄裙,庫洛姆抬臂將快掉下來的眼淚逝去。
  「骸大人,您果然……」
  仍舊微笑著,骸拿起剛倒好熱茶的茶杯,湊到嘴邊。
  「非常喜歡首領,對吧?」



  那種強烈的感情原來並不是討厭,而是喜歡吶。



  「是啊……」



  『我該怎麼做,才能消除你對我的厭惡呢?』



  送庫洛姆離開之後,骸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凝望著一望無際的湛藍天空。



  ──用你的雙拳,親手打醒我吧。



<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天羽大!(舉手
請問這篇文章我可以引用到我的部落格嗎?
會附上這篇文章的連結的,不用擔心說~!!
http://tw.myblog.yahoo.com/devil-baby/
這是網址~可以隨時監督(燦
只是問問看~ 不行的話請堅決的拒絕吧˙˙!!
2011/08/24(Wed) 11:05 | URL  | 筱咘 #-[ 編輯]
RE:筱咘
如果有附上原網址和原作的話,可以唷^^
感謝閣下喜歡我的文章/////
2011/09/01(Thu) 00:19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請加油XD
我想...能體會天羽大的辛苦了吧...
雖然說可以轉載~ 但是完全沒有開右鍵 ←昨天才發現
嗯,是說,昨天從七點多打到十點多!!!!~
所以說網址在這邊:)
http://tw.myblog.yahoo.com/devil-baby/article?mid=5965&prev=5956&next=5949
沒有打後記可以嗎~? 因為不知道這個網站是什麼...所以打了追逐天使。
那麼~ 期待天羽大的守護精靈喲:))
2011/09/02(Fri) 16:51 | URL  | 筱咘 #-[ 編輯]
RE:筱咘
阿真是抱歉OTZZZ
我忘記我有鎖右鍵了OTZZZ(愧疚)
下次請麻煩直接寄信給我詢問TwT|||||
讓閣下打的這麼辛苦真是抱歉OTZ
至於網站名稱的確是「追逐天使。」沒錯XDDDD
左上角的自介有寫唷:)
感謝支持/////
2011/09/02(Fri) 23:08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