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0 (火) | Edit |
後記:

這系列本來一直都是走歡樂神經病路線的(喂)
不過最近發生了一點事情,所以我實在是歡樂不起來,真是對不起OTZ

以下有粗口&口德零&風度零的情形出現,還請各位見諒。

前幾天的CWT,友人發現有本書的封面是這樣的。
http://images.plurk.com/5053311_f3e6bde47f7e129105f1460cd968f161.jpg
老實說看到照片的第一眼我笑了(?)
可是之後愈想愈生氣,我發現自己愈來愈無法忍受^q^###
因為這個腦殘不僅把一些作者(包括我)的文字打在封面上譏諷(我真心想向他徵收版權費)
內容也寫的不堪入目(雖然我沒看過,也不想看)
請問一下,我們到底是哪裡惹到他了呢?
如果說不喜歡我們寫文章的方式或設定,右上角的紅色XX跟左上角的上一頁非常好用不是嗎?
如此的自虐,怪我們嗎?明明手賤的是他自己呀
居然還特地花錢出版這種垃圾來販賣,好像有點太閒了呢?
我自認不是個脾氣很好的人,但還算有點風度跟口德,不過這次遇到這款人我實在是無法保持冷靜啊^q^######
聽說還有丟到掏寶上賣唷,這腦殘還真積極^q^###
經過我自己的情報網,我查到了這位仁兄到底是何許人也
公開他的資料似乎非常沒有道德,可是他出版這書也不是什麼值得獎勵的事情
真的非常抱歉,我的風度還沒高到那種境界,所以被公開也是他自找的唷^q^#####
http://hi.baidu.com/hibatsu/profile
這位大陸同胞真是沒事找事做呢
還說興師問罪時效已過,呵呵呵呵呵,小朋友你知道嗎?其他人我不曉得,但是我的心胸可沒寬大到那種地步,相反的還狹窄到這口氣不出不行唷。
回話回的如此低水準,敢問他自己的語言水平又好到哪裡去了呢?
啊,真是抱歉,我都忘了這封面的水準已經低到讓我看第一眼發笑、第二眼火大的地步了!

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老實說我真的氣到理智線斷裂、眼皮跳個不停的境界
講話酸溜溜的又粗口&口德零&風度零,造成大家困擾敬請見諒(土下坐)

當然,這個道歉不給遠方那位腦殘小姐唷!
請別自以為是的收下這道歉,我會十分困擾的^q^#

感謝大家的觀賞。










  『不知道撫摸長髮的滋味是什麼呢……』

  因為這句話,澤田綱吉決定請理髮師休一段長假。

  「喂!撞到人了啦!臭女人!走路小心一點──咦?對對對、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是您……」
  「……就算不是我,你也不能這樣對待家族裡的女性,明白嗎?」
  「是、是的……我會好好注意……您請慢走,首領。」
  話落,方才還在逞兇的男人瞬間縮的比螞蟻還要小,卑躬屈膝的緩緩退開,緩慢的腳步聲逐漸轉為逃命似的奔跑聲,令站在原地的褐髮青年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難道現在家族哩,還有這種蔑視女性成員的問題嗎?他真該找時間好好整頓整頓,不過……

  摸了摸自己垂肩的長髮,綱吉有點不好意思的把它們撥到後面去,這幾個月來他都戴著訂製的假髮,不讓大家發現日漸留長的褐髮。但今天一早,原本藏在保險箱裡的假髮卻不翼而飛,綱吉也沒時間在房間裡翻箱倒櫃,只好硬著頭皮出席月例行會議。
  沒想到在走廊上就被家族裡的成員誤認成女人,綱吉有點困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臉……不會吧?就算頭髮留長了,他的臉還是沒變呀,再者,散發出來的氣質應該也和平常一樣吧?怎麼會被誤認為女人──

  「小姐,這裡是幹部會議的會議室,閒雜人等不能進來唷──耶?原來是阿綱啊,嚇我一跳,你的頭髮什麼時候變這麼長了?」

  ……不是吧?連山本都認不出他了?

  「……早安,山本,那個……我看起來有差這麼多嗎?」
  「啊,臉沒有啦!只是我剛剛只看到你的背部嘛!真是不好意思,想說怎麼會有個陌生女孩站在門口呢!」

  女孩?

  「山、山本,你再說一次?」
  「嗯?什麼東西──」
  「喂!棒球笨蛋!你別堵在門口泡妞!待會十代首領怎麼進去?」

  泡、泡妞?

  「我才沒有咧!獄寺,這個人就是──」
  「咳……其實是我堵住門口的,真是不好意思,獄寺……」
  「咦?這是十代首領的聲音──嚇!十、十代首領!剛剛沒看見您真是萬分抱歉!」
  不只沒看見他,還把他誤認成女人。
  「我……真的有那麼像……唉,算了、算了,先進去再說吧……」
  七推八推的把山本和獄寺推進會議室裡,否則再來第三個人叫「她」別堵在這,他可能會想一頭把自己撞暈。

  今天,霧之守護者恰好缺席,由庫洛姆代理出席會議。綱吉雖然暗自鬆了口氣,但同時也升起了一股小小的失望感……其實他有點期待骸的反應呢,會是驚訝還是高興呢?
  ……還是跟大家一樣,一時之間認不出他呢?
  突如其來的疑惑止住了綱吉的所有思考,正在檢閱文件的手停了下來,彷彿時間靜止了一般……不過,靜止的只有綱吉,在沒聽見預期中的統整之後,守護者們紛紛抬起頭來,滿臉困惑的望向綱吉。
  「十代首領?」
  還是沒有反應,綱吉就像靈魂出竅一般的定在原地,小臉甚至有點鐵青,露出躊躇不安的神情,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轉回綱吉身上,卻仍然看不出個所以然,直到里包恩讓手槍發出清脆的上膛聲,綱吉這才從思考的那一端回過神來。
  「六道骸不在,你就忘了該做的事情嗎?」
  槍口抵在綱吉的太陽穴上,後者嚥了口唾沫,試著露出抱歉的苦笑,並趕緊整了整手上的文件。
  「沒、沒有啦……只是突然想到其他事情……」
  「哦?不會剛好跟六道骸有關係吧?」
  「沒……沒有……」
  笨拙的謊言連三歲小孩都能拆穿,更何況是彭哥列內首屈一指的殺手里包恩,眼看壓著扳機手指就快要壓過底線、轟掉自家首領的腦袋,綱吉只好慌張的開口承認。
  「好、好啦!我、我是在想他……因、因為他很少缺席……」
  豈止是很少,自他上任以來,這是骸第一次缺席由他主持的會議。
  得到答案之後,里包恩便將愛槍收了回來,在場的守護者除了雲守外都鬆了口氣,山本甚至拍了拍綱吉的肩膀,要他振作起來。

  會議結束之後,綱吉的思緒仍然停在骸缺席的理由上。不是他自戀,但骸的重心很明顯懸在自己身上,要說他心裡滿滿的都是自己也不為過,絕對不是誇大其辭,不過……那是幾個禮拜前的骸。
  說實話,就算千種等人已經鄭重向他保證過,骸大人的心裡除了他以外裝不下其他人,而幾個月前那位向骸告白的千金也證實了這一點,但是……思及此,綱吉將桌上的文件收一收,步伐緩慢的朝門口移動。

  「首領……」
  「嗯?啊,是庫洛姆啊,怎麼了?不回去工作嗎?」
  對庫洛姆露出和善的微笑,但綱吉相信自己的笑容一定難看到了極點,因為一股莫大的不安在心底盤旋著,現下的他根本就笑不出來。
  「首領,骸大人很久沒去找您了對不對?」
  話落,綱吉手上的文件宛如自由落體一般摔到地上,但下一秒就回過神,趕緊蹲下身去撿齊文件,而庫洛姆也在驚嚇一秒後,俯身幫綱吉的忙。
  「呃,是啊……大概他太忙了吧……」
  「骸大人他……最近有點奇怪。」
  「……是嗎……」起身,將部分文件敲在桌上弄齊。
  「嗯……以前總是把首領掛在嘴邊,而且無時無刻都保持著完美的微笑,但最近卻連話都不常說了,甚至很少做出表情……」將手上的部份文件交給綱吉,庫洛姆的憂心全寫在臉上。
  然而,綱吉卻只能選擇沉默,因為他也不知道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搞不好庫洛姆等人反而比他還要能夠掌握骸目前的狀況,因為正如庫洛姆所說,骸這個月都沒有來找自己,一次都沒有。
  一開始,他還有點慶幸,因為就寢前他一定會把假髮拿掉,屆時就會被他發現自己為了他而留長頭髮的舉動……雖然說是為了戀人,但還是很難為情。
  但一個禮拜過去之後,他就開始不安了……果然,骸還是無法滿足於他吧,像自己這麼乏味的人能吸引他這麼久,也許能夠列入世界奇蹟之一呢。
  ……糟糕,那他得找個時間找理髮師回來,趕快把這頭長髮剪掉,否則到時丟臉是其次,對他失去興趣的骸給予的反應一定會帶來莫大的傷害。
  「謝謝妳,庫洛姆,妳回到工作崗位吧。」
  「首領……您的頭髮,是為了骸大人嗎?」
  默然,綱吉有點沮喪的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回答,他對自己本來就沒什麼信心,先前因為骸過度表達的愛而拋開這一層疑慮,沒想到現在毫無預警的發生了,讓他有種自己是天字第一號大白痴的錯覺。

  是誰說先愛上的人就輸了?
  應該是愛到最後的人才是輸家吧……

  「這不重要,庫洛姆,都不重要了。」
  「首領……」
  「謝謝妳,不過我沒事唷。」
  幸好不是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他受到的衝擊力比想像中的還要小一點,但如果不在見到骸前找到假髮或把長髮剪掉,他就沒自信能承受那恐怖的衝擊了。

  因此,綱吉迅速的把今天的工作文件作完,好挪出時間在總部裡尋找假髮……堂堂的彭哥列首領居然要偷偷摸摸的在自家總部裡找一頂假髮,綱吉雖然覺得這實在是很蠢,但在這種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撞見骸的情況下,他沒時間等下一頂假髮過來,理髮師也不可能隨call隨到,還是乖乖把假髮找出來才是明智之舉,反正現在是辦公時間,走廊上只會有少數的成員活動。
  但找了半小時之後,綱吉才覺得愈想愈不對勁……假髮明明就被他鎖在房間裡的保險櫃呀!自己又不可能在房間以外的地方把它拿下來,但他剛剛也回房間找過了,每一個櫃子、抽屜全都翻遍,就差沒把整個房間掀起來看,浴室跟儲藏室也都看不見假髮的蹤影。
  這裡可是首領的房間,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擅自闖入?
  姑且不論是誰吃了那熊心豹子膽,能夠自由進入他房間的人也是少之又少……不對,是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自己,另一個是骸。
  但後者應該已經對自己失去興趣了,不可能涉案。
  於是又回到原點了。

  落寞的坐到打理台前面,綱吉抬頭望著鏡中的自己,又嘆了一口氣……這種毫無魅力的人之前到底是哪一點吸引骸啊,恐怕是第一次交戰時重擊了他的頭部,讓他產生像「情人眼裡出西施」這種錯誤幻覺吧。
  真是天大的錯誤,一錯就錯了幾十年,還把原本不知情的自己給拉了進去。
  不過自己可沒撞到頭,也不是因為他的熱情而被他牽著鼻子走──一開始也許是,但之後卻慢慢成為他真正的心情。
  拿出抽屜裡的辦公用剪刀,垂眸盯著它好一會兒,又將目光轉回鏡面上。
  原本自己也是抱著半信半疑的狀態,但聽庫洛姆這麼一說……還是不要自取其辱,默默接受事實才是上策。
  深吸了一口氣,雖然頭髮可能會被自己剪的很難看,但也無所謂了。

  「你想做什麼?綱吉。」
  握住剪刀的手被一把抓住,熟悉的嗓音言猶在耳,綱吉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好、好久不見了,骸。」
  「哦呀,是好久不見了呢,你很想我嗎?綱吉。」
  「……」糟糕,他無法否認。
  見綱吉難得默認,骸笑的更開心了,綱吉有點困惑的望著他的俊臉,總覺得跟庫洛姆形容的狀況有點出入。
  「這是為了我留長的頭髮吧,不愧是綱吉,真的很美唷。」
  略為粗糙的手指夾著些許髮絲,滑過綱吉的面頰,引起他的一陣哆嗦。
  「不、不要說一個大男人美……」
  「有什麼關係呢?美的形容並不侷限於女性,任何讓人感覺到美好的人事物都可以使用這個形容詞,」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取代了綱吉坐著的位置,並將他緊緊的摟在懷中,溫熱的鼻息噴灑在白皙的後頸上,替它染上一層紅霞。「現在的你對我而言真的很美唷,不管是長髮的模樣,還是這份心意。」
  小臉紅的彷彿剝皮的番茄,綱吉對這肉麻兮兮的話語感到不知所措,然而比起錯愕,充斥心中的卻是滿滿的不解……怎麼回事?
  「唔……骸,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為了防止你做傻事呀。」
  「嗄?」
  微微一笑,並將綱吉手上的剪刀接了過來,放回抽屜裡。
  「庫洛姆跟我說你的表情怪怪的,可能會做什麼傻事,我只好放下工作來找你囉。」
  講是講傻事,他也不過是想剪個頭髮而已。
  「欸……也、也沒有啦,只是我找不到一樣東西……」
  「這個嗎?」
  說罷,一頂假髮出現在骸的大手中,令綱吉的眼珠子差點整個瞪出來,目瞪口呆的望著那頂軟趴趴的假髮。
  「怎、怎麼會在你那裡!不對,應該說……你怎麼知道我有這頂假髮!」
  「哦呀哦呀,你真是太小看我了呢,綱吉。」
  「哈?」這跟小不小看又有什麼關係?
  「從你開始把頭髮留長的那個時候我就注意到囉,明明才剛過理髮日,你的頭髮卻沒有剪短的跡象,隔個幾天卻又突然變短,我就知道你有什麼打算了。」
  「不、不會吧!你連那一點差別都看的出來嗎?」
  「所以說囉,你真是太小看我了,綱吉。」
  「……」
  的確,光就這點而言他的確太小看骸了,不過這也不能怪他,一般人怎麼可能觀察的這麼入微。
  「那你是故意的囉?故意這個月都不來找我……」
  「當然囉,綱吉難得要給我驚喜,晚上來找你的話不就破功了嗎?」

  原來,一切都只是他想太多了。
  他太不信任骸了。

  「吶,我忍的很辛苦唷,有沒有什麼獎勵呢?」
  笑容依舊,綱吉突然覺得它不如以往的狡詐了……轉身面向骸,深吸一口氣輕啜他的唇瓣,而骸也沒有強制進入深吻模式,喫著笑容享受綱吉笨拙的淺吻。

  今天的夏風,好溫暖。



<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