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03 (火) | Edit |
後記:

遇到這種事情還沒想過要搬出去嗎?
綱吉,其實你也喜歡骸大人吧!(被巴)

這篇從七月二十二號就開始寫了居然寫到現在(艸)
我到底在拖些什麼QAQ
而且還寫出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土下座)

謝謝大家的支持唷THTTT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八月二日,星期一,天氣晴。

  總算輪休囉!
  自從搬到這個市區之後,一連串的災難讓我苦不堪言,今天總算輪到我放鬆啦!反正生活用品早在上個禮拜就已經準備齊全,今天我決定在家裡睡上一整天!

  「原本」的計畫是這樣啦……

  不過,我的睡懶覺計畫在一大清早就被櫻櫻美代子的房東破壞了,要不是我寄人籬下的房租價碼見不得人,我還真想叫這傢伙尊重一下房客的隱私!
  雖然有比平常晚一點,但他還是連門都沒敲就進我的房間,擅自替我拉開整面牆的窗簾(不用懷疑,像這種豪宅的房間就算有整片落地窗都不稀奇),幸好他還算有點教養,沒有接著掀開我的棉被。
  我臉色不是很好的爬起來……好啦,我承認,我平常是沒有起床氣的,就算我爹凌晨挖我起來陪他去捕魚,我也只會覺得他莫名奇妙,但不會發脾氣。
  可是面對骸嘛……不好意思,我的火光居然燒起來了,只因為他的一句:「怎麼沒上班?你被炒了嗎?」

  他才被炒了!

  回話的口氣差到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才正想說他會不會因為我的態度而不爽,待會就叫我包袱款款滾出去,他卻還是擺著那張笑臉(除了第一次見面有擺出冷漠的表情以外,之後他都保持和顏悅色的笑容),叫我起來吃飯,還問我為什麼不採用他的提議(裸睡的提議)。

  ……如果他沒有一大早就會闖進我房間的壞習慣,我搞不好會試試看。

  吃完早餐之後,我還是覺得眼睛有點乾澀,於是又想躺回房間裡睡覺……我說,世界上有沒有這麼可惡的房東,居然千方百計的阻止房客睡覺!
  而且還……(刪除線劃掉)
  ……拜他所賜,我今天比平常還要累!明天要是沒精神,全部都是他的錯!
  八月二日,完畢。



  今天,可愛的小綱吉沒有上班。
  現在已經超過九點,卻還是沒聽見鬧鐘聲,可見綱吉打算今天要睡到自然醒。嘖嘖,這可不行吶,這樣一來,早餐不就浪費掉了嗎?更重要的是,清新的早晨看不到綱吉,他會覺得寂寞吶。
  所以,骸一如既往的踏進綱吉的房間,興味濃厚的欣賞他恬靜的睡臉……仔細看,珍珠白的肌膚吹彈可破,白裡透紅的模樣彷彿鮮豔欲滴的草莓,漂亮的令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不過不行,要是真的趁他睡覺時偷襲,綱吉肯定跑的連鞋子都掉了,寧願露宿野外也不要繼續住在這裡,因為「誤會」房東是一條色狼。
  因此,骸放棄現在騷擾綱吉的計畫,改為拉開窗簾,果不其然,床上的人兒很快就被刺眼的陽光弄醒,他睡眼惺忪的揉了揉雙眼,有點渙散的望著站在窗邊的骸,小臉上帶著詢問的表情。

  「怎麼沒上班?你被炒了嗎?」
  一句話,就讓綱吉臉上的表情從困惑轉為臭到不行的臉面,彷彿有人欠他幾百萬不還似的,小手抓緊了身旁的枕頭,骸相信要不是他正努力提醒理智對方是房東,那顆枕頭現在一定會貼在自己臉上。
  「你才被炒了!今天我輪休!原本打算要睡到自然醒……叫我幹嘛?」
  哦呀,難得綱吉真的動怒了,講話的語氣居然如此直接又不拖泥帶水,和平常壓抑的模樣完全不同……真不愧是綱吉,總是能帶給他驚奇呀!
  「呵呵呵,抱歉、抱歉。」話雖如此,臉上卻一點歉意都沒有。「想說做好的早餐不能浪費嘛,既然你都醒了,就出來吃吧。話說回來,你怎麼不試試看裸睡呢?真的會比較舒服唷。」
  面無表情的望著骸笑容可掬的俊臉,綱吉右手擺到臉上抹了一次又一次,小嘴碎碎唸般的嘀咕個不停,老大不悅的下床準備梳洗。
  好好的休假日就這樣被打斷了,真是無妄之災。

  享用完早餐之後,綱吉的臉色總算好看一點,畢竟這頓豐盛的早餐是出自骸之手,而且美味的沒話說……他的職業該不會是知名廚師吧?也不對,知名廚師怎麼可能這麼閒。
  想歸想,綱吉並不打算發問,從前幾天在咖啡廳發生的事情來看,他還真的每提一個問題就得答應骸一件事情。
  開什麼玩笑!
  反正好奇心在他體內沒有那麼猖獗,想知道歸想知道,必不必要才是他行動的重點,知道了跟不知道對他都沒有影響,所以他還是乖乖做自己的猜測,別做出無謂的提問。
  因為到最後,吃虧的總是他自己。
  「我吃飽了,謝謝你的早餐。」
  雙手合十向骸道謝,雖然這男人的腦袋八成是外星人構造,但如此照顧自己是不爭的事實,該有的禮貌他都會做到,至少鄉下的爹娘是這樣教導他的。
  「你喜歡就好。嗯?你想去哪裡?」
  準備離去的腳步中止,綱吉有點猶疑的轉頭望向骸,下一刻還是決定據實以告,反正放假睡覺又不是犯罪。
  「其實我還是很睏,所以要回去睡覺。」
  「哦呀,這樣不好唷,年輕人就是要多多活動筋骨嘛,今天天氣這麼好,睡什麼覺呢?」
  「上個禮拜幾乎每晚都會熬夜背飲料比例,所以沒有睡好……」
  「不行、不行,這樣睡覺只會更累,一點效果都沒有唷。」
  「可是我現在真的很睏……」
  「這樣的話,我來教你如何提神怎麼樣?」
  他問夠了沒啊?
  有點不耐煩的皺起眉頭,綱吉臉上的笑容有點掛不住了,上眼皮不斷地想跟下眼皮相親相愛,要不是理智線告訴自己不能失掉該有的禮儀,就算旁邊是地板,他也會直接倒頭就睡。
  「不必了……請讓我去睡覺,骸。」
  曾幾何時,綱吉已經習慣稱呼外星人的名字了,理由無他,因為如果他叫他房東,就算拿大聲公在骸耳邊放送,他也不會有任何反應,換言之,綱吉也可以算是被「逼」的,畢竟對他而言骸仍然算是個陌生人……一個思考邏輯很像外星人的陌生人。
  瞇眼望著綱吉笑容漸失的臉龐,骸突然露出一抹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微笑,起身走到綱吉身邊。
  「好吧,那作為交換條件,試試看裸睡好不好?」
  ……欸?
  「呃?什麼交換條件?」他有欠他什麼嗎?
  「我希望你醒著陪我你不肯,現在讓你睡覺,至少實行一下我給的提議吧?」
  這是什麼外星人邏輯?
  綱吉用看見奇珍異獸的表情瞪著骸,彷彿正在考慮要不要偷偷打電話給精神病院,詢問他們那邊有沒有逃院的病人。
  ……算了,逃院的病人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大的房子,又怎麼可能在其他方面這麼理智呢?
  「好啦,裸睡就裸睡……」怎樣都好,只要讓他躺上床睡覺即可。但腳才踏進房門一步,綱吉就頓時止住前進的動作,有點僵硬的轉頭,望著笑容滿面、尾隨在自己身後的骸。「……你要做什麼?」
  「嗯?當然是進你房間囉。」
  「這我看的出來,不過……你進我房間做什麼?」
  「呵呵呵,綱吉真愛問無謂的問題呢,當然是要看你裸睡──」
  下一秒,綱吉想也不想就衝進自己房間,精緻的房門就這樣摔在房東臉上,門邊的好幾道大鎖都被他用力銬上,連防盜鎖都掛起來,然後跌坐到地上揮去額上的汗水。
  這個房東一定有問題!有哪個正常的男人會想看另一個男人裸睡的模樣?如果自己是個妙齡女子那還說得過去,偏偏他不過是個乏善可陳的平凡青年,身材也不像雜誌上的模特兒一樣有看頭,就算他對同性有興趣好了,也不該看上自己吧?
  搖了搖頭,綱吉決定躺上床睡上一覺,把骸剛才那句莫名奇妙的話語丟到九霄雲外去,舒舒服服的補個眠。豈料,才正要倒在柔軟的床鋪上,那個應該被鎖在外面的男人卻用健壯的手臂把自己攔住,嚇的綱吉一顆心差點從嘴裡蹦出來。
  「*@#@&@#$……!!!!!」
  「綱吉,你忘了要先脫衣服才能上床唷。」
  「你你你、你為什麼進的來!」
  「哦呀,這裡可是我家呢,事實上到處都有聲控裝置唷,只要我講幾句話就可以解開所有的鎖,通行無阻唷。」
  見鬼!原來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隱私!
  「這種事你一開始怎麼沒告訴我!」
  「嗯?你沒問不是嗎?」一臉無辜的笑著,彷彿在說綱吉錯怪他了。
  誰會想到他家裡會裝這麼高科技的東西!
  一忍二忍三忍,綱吉咬牙切齒的聲音清晰的迴盪在空氣中,要是再不冷靜下來,待會可能會有一整排的牙齒掉到地板上。
  「好!只要你別再闖進我的房間,這什麼裝置的我可以不介意──不要脫我衣服!」
  「哦?你不是要睡覺了嗎?」
  這傢伙有在聽他說話嗎?
  抓住骸正在拉扯自己衣服的大手,使盡吃奶的力氣阻止他得逞,而骸也很識相的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往上拉。
  「我說……你都這樣侵犯房客的隱私權嗎?」
  「當然不是,我對其他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話落,臉氣到脹紅的綱吉這才卸下憤怒的面容,換上一臉問號。
  「你的意思是……你對我有興趣?」
  「哎呀……」毫無預警的湊近綱吉的小臉,後者嚇的倒抽了一口氣,屏住氣習不敢呼吸。「綱吉想這麼解釋也可以唷,因為我不會、也不想這樣對待其他人,譬如現在……」說話的同時,骸一把將綱吉的上衣扯了下來,突然接觸到空氣的肌膚寒毛瞬起、臉色鐵青。
  「你、你想做什麼!」
  沒想到,方才扒光自己的男人已經進入夢鄉,脫俗的俊臉放大躺在自己面前,被摟住的瘦小身軀抖呀抖的,骸卻連根頭髮都沒動過一下。
  綱吉鐵青著臉望著正前方的骸,一張小臉比苦瓜還要苦上幾十倍,剛才籠罩自己的睡意早已全失,猖狂急促的心跳聲取而代之,他緊張的轉動骨碌碌的眼珠子,久久無法入眠。
  痛苦的折騰持續到了下午,拜骸所賜,綱吉的雙眼連闔都沒闔過,一對疲憊的熊貓眼哀怨的瞪著神清氣爽的骸,默默的在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明天上班的休息時間,一定要去精神病院確認病患名單。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