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8 (日) | Edit |
後記:

綱吉,這個給你(遞武器(欸
骸大人有夠討厭XDDDDDDD(爆笑)
你是小學生嗎!!!!!(被丟進地獄)
……好吧,因為從來都不懂愛,第一次明白愛是什麼難免會做出如此幼稚的舉動(被輪迴掉)

讓大家久等了QDQ(太久了#)
很高興大家還在等我的創作www
話說回來同人就是要玩的開心嘛。
為了錢那還是別玩同人的好唷☆(在說誰)
嘛嘛,知道的人就知道囉~不知道問了我也不會明講唷☆(欸你#)
大家心知肚明囉>wO(靠)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七月十八日,星期日,天氣晴。

  原本以為只有工作會讓我的生活增添忙碌,晚上應該還有精力和時間寫日記,沒想到現在居然還得應付奇怪的房東,讓我的日記更新進度大大落後。
  ……算了,推卸責任也不是辦法,雖然房東真的奇怪到讓我懷疑他是不是外星人。
  還是說,外國人都這麼奇怪呢?
  每天早上他都會幫我準備早餐,有時候甚至還會在我賴床的時候進來擔任叫醒我的角色,自從星期三被嚇醒之後我就鄭重的警告他,以後沒穿衣服不准進我的房間!
  雖然這麼要求可能有點不要臉(畢竟這是他的房子,而且我是厚著臉皮住進來的人),可是我也是個男人,經不起這種一再打擊我男人自尊的可惡行為!(我就是弱雞嘛!他一定要提醒我嗎!)
  不過下一秒我就兇不下去了,畢竟我只是寄人籬下的小老百姓,無論氣勢或自信都沒他那麼充足,這種要求想當然爾,他連甩都不甩我,反而跟我講裸睡的好處,甚至叫我也試試看。
  ……吵架吵不贏他,我不說話總行了吧?
  最慘的是,我本來想說到了工作的咖啡店就能暫時擺脫他鬆口氣,下午他居然就以客人的身分走進店門點餐,我手中的奶油慕斯差點擠到他的臉上去,雖然那種感覺可能會很痛快,不過我可不想因此而失去我的工作……好險我的理智戰勝了驚嚇,沒有做出什麼失禮的事情。
  然後……
  ……
  那不重要,總而言之,希望他別再增加我的生活壓力了,完畢!



  當骸看見綱吉臉上那副吃驚的嘴臉時,一股說不出的好心情便自肺腑中湧出……啊,真好,綱吉果然很神奇,能讓自己的心情瞬間變的奇好無比,連大衛魔術都沒那麼厲害。
  「呵呵呵,你想用手上的奶油慕斯噴我嗎?我會毫不留情的叫你舔乾淨唷。」
  話落,綱吉這才從呆滯中回過神來,因自己的窘態而羞紅了小臉,將快要爆發的奶油慕斯放到一旁,僵硬的繼續他的工作。
  「呃……這位先生,請問你要點什麼?」
  目光沒有從綱吉身上移開,骸一瞬也不瞬的盯著綱吉看了好一會兒,意興闌珊的聳了聳肩,半句話都沒說就逕自離開櫃台,走到窗邊的空位子上就坐,綱吉錯愕的瞪著他的身影,看不出他的葫蘆裡到底賣了什麼藥。
  他到底是來幹嘛的?
  「我要點……呃,先生?」
  「咦?啊!不好意思!請問你要點什麼?」
  下一組客人輕聲一喚,總算把綱吉的注意力拉回工作上,但餘光還是忍不住會往骸那邊飄,心中的困惑愈滾愈大,不斷增強的好奇心幾乎就要把他吞噬,幸好交班時間快到了,待會他就可以從重要的櫃台上退下來,轉而擔任服務生的職務。

  交班之後,綱吉鬆了口氣拿起托盤,並開始在咖啡廳裡搜尋骸的蹤影,希望他已經向其他服務生點好餐點,或者因為等的不耐煩而先行回家……很不幸的,他仍然坐在那個位子上,面前除了一杯水以外空無一物,顯然雖然服務生已經服務過他,可是他卻尚未點餐。
  ……擺明就是來找他的麻煩嗎?
  左顧右盼了下,綱吉確定四周沒有其他客人需要服務之後,幽幽的嘆了口氣,心不甘、情不願的往骸的方向走去,後者面無表情的面容在看見綱吉之後勾起了嘴角,興味盎然的望著他走來。
  而就在骸露出笑容的那一刻,四周的女孩子們明顯騷動了一下,可見他的存在的確十分耀眼……也是啦,就算以帥氣的外國人來看,他也屬於最高層的頂級貨色,斯文又俊美,姑且不論個性,倘若只看外表的話,他要站在頂端絕對無可厚非。
  可惜自己住在他家,知道他總是喜歡找自己麻煩,所以現在可一點都不覺得骸的笑容很迷人,看起來反而有點老奸。
  「……這位客人──」
  「之前聽你說在咖啡店打工,這間店一開始就被我排除在搜索名單外,因為他的店長一向只僱請女店員……今天來碰碰運氣,沒想到真的遇到你了呢。」
  「……」
  話還沒說完就被硬生生打斷,綱吉的小臉一陣青一陣紅……他知道這間店以可愛的女孩子為賣點,所以一直以來都只僱請女店員,要不是自己在便利商店打工時幸運的幫了這名店長一把,他也不會破例僱用自己。
  當然,對店長而言這也不算壞,自己雖然是弱雞身材,但怎麼說都是男生,能做的事情還是比一般女孩子多很多,這也是店長比較不會辭退他的理由之一。只是可能要對被自己服務到的客人說聲抱歉,他們抽到了下下籤,被店裡唯一的男服務生負責到。
  「咳咳……請問你要點什麼?」
  「嗯……你們店裡推薦什麼?」
  「今天的特製甜點是黑森林……」
  話語倏忽中止,綱吉僵硬的站在原地,擺在菜單上的筆因手的震動而把最上面的單子畫的一團糟,小臉上滑下幾顆冷汗,雙頰染上粉色的紅暈。
  「嗯?怎麼不繼續說呢?」
  「請先把你的手移開,骸。」
  「哦呀,你肯叫我的名字了,對嘛,這樣感覺多好,是不是?」
  「但是我的感覺一點都不好!請你把手移開,大家都在看。」
  「哎呀……所以如果沒有別人在看就可以囉?真是意料之外的告白呢,綱吉。」
  話到此,綱吉手上的筆差點刺穿點餐板,要不是現在有好幾十對眼珠子瞪在他們身上,綱吉真想就地下跪請求骸放他一馬,至少先把他那無禮的手縮回去……沒錯,骸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手搭在自己的腰上,再下去一點就是臀部,不知情的人看到這種情形,還會以為這兩個人有一腿呢!
  殊不知,他只是個被吃飽太閒的房東惡整的可憐房客啊……
  深吸了口氣,綱吉決定無視那條手臂,只要點完餐即可走人,但正當他要開口唸特餐時,骸卻毫無預警的用力一拉,嚇的他倒抽了一口氣,整個人跌到骸的座位上、趴在他的身上……跟第一天吃早餐時差不多,只是周遭多了好幾十對眼睛在觀賞。
  「吶,你一項一項解說吧,我喜歡清清楚楚,不喜歡一知半解唷。」
  親暱的圈住目瞪口呆的綱吉,大手搭在他的肩上,溫熱的鼻息噴灑在綱吉紅潤的臉上,褐色的頭頂彷彿冒出了陣陣白煙,又圓又大的眸子彷彿變成了代表昏迷的圓圈圈符號,手上的點餐板雖然還沒被刺破,但上面的一疊菜單紙已經全被戳出一個洞了。
  轉頭望向櫃檯的店長向她求救,沒想到店長眉開眼笑的彷彿家裡辦了喜事一般,兩隻手不負責任的朝綱吉揮了一揮,要他好好招待客人。
  ……喂,這裡是咖啡店,不是酒店吧!
  沒有辦法,綱吉只好硬著頭皮介紹特製餐點,一方面努力無視身邊傳來的淡淡古龍水香味,平常只要不到一分鐘就能全部介紹完的特製菜單,此刻對綱吉而言卻像一小時那麼久,好不容易把菜單介紹完、餐點也點好之後,綱吉才釋如負重的從骸的懷裡起身,後者也在綱吉完成工作後乾脆的放手,臉上的笑容更加耀眼,不知道是不是綱吉的錯覺,他總覺得骸正在努力的憋笑。
  果然是以欺負他為樂!

  瞅著綱吉一臉剛被吃過豆腐的女高中生表情,骸差點沒形象的捧腹大笑,幸好他的理智線非常堅強,才沒有在大庭廣眾下笑出來──雖然有嗤笑一下,看在綱吉眼裡可能以為他在嘲笑他。
  話說回來,綱吉真的非常厲害,才搬進來不到一個月,就讓自己的思緒完全繞著他打轉,除了原本濃厚的興趣以外,他發現自己非常喜歡跟綱吉相處、觀察綱吉的反應,甚至不在乎其他人怎麼看待自己跟綱吉的關係,總而言之,他知道自己非常、非常喜歡綱吉。
  嘖嘖,綱吉可能不知道吧,他可是第一個讓自己這麼喜歡的人唷。

  解決掉甜點之後,骸招了招手要綱吉過來,正在替別桌點餐的綱吉決定當作沒看到,讓其他女服務生去招呼他,沒想到手上的點餐表卻被店長搶了過去,然後一腳把他踢到骸的那桌去,令他錯愕的瞪向店長,後者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笑容滿面的替那桌客人服務。
  沒輒,綱吉只好頂著一副臭臉走到骸的身邊,嘴噘了半天高,露出一臉「你還想幹嘛」的表情。
  「綱吉,你幾點下班?」
  「……待會就下班了。」
  「哦?太好了,那我就待到你下班為止吧,我們可以一起回家。」
  是的,這傢伙在這裡從早上待到了下午,桌上有好幾個空盤子疊在一起,飲料也空了好幾杯,要不是綱吉早就習慣他驚人的食量,還真的會被嚇一大跳呢!不過,現在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
  他居然在等自己下班?
  「……骸,你都沒有工作嗎?」
  這個問題綱吉八百年前就想問了,可是一想到骸不喜歡別人問他問題,自己只好就此打住,但事到如今,骸已經閒到整個下午都來騷擾自己的地步,從他擁有的房子和身上穿的名牌看來,又不像是個遊手好閒的失業男子,難道是小開嗎?也不對,聽說小開什麼不多,就社交聚會跟應酬最多,但骸不僅沒有出去應酬,就連社交聚會都沒參加,甚至要自己每晚都回去陪他吃飯,感覺實在是不像那種吃家裡的有錢小開。
  瞇眼注視綱吉好一會兒,後者想到是不是自己問了不該問的問題,連忙回說不回答就算了,豈料骸卻抓住了他的手臂,將他的手背貼在自己的唇上,令綱吉的雞皮疙瘩立刻掉了滿地,反射性的想將手縮回來,卻跟第一天早餐時一樣,被抓個死緊。
  「當然有囉,不過我的工作是在家裡做唷,改天有機會的話,讓你見識見識也無妨。」
  說就說,幹嘛親他的手啦!
  「這、這樣啊……」
  抖掉全身上下的雞皮疙瘩,綱吉正要把受害的手縮回來,沒想到骸非但不放手,還變本加厲的舔吮綱吉的手指頭,嚇的他差點慘叫出聲,幸好另一隻手趕緊捂住自己的小嘴,否則店裡所有人的目光都會跑到他們這邊來──雖然,店裡的人早就悄悄的把目光鎖在他們身上了,只是綱吉不知道而已。
  「綱吉真是笨手笨腳,手指上都是做飲料會沾到的奶油慕斯跟巧克力粉呢。」
  「你!你做什──」
  「哦呀,第一天我就說過了吧?」
  「嗄?」
  「我說過,問我問題可以,可是要完成我指定的事情來當做交換唷。不過是舔一下手指而已,沒必要像小女生一樣大吼大叫的吧?我還沒叫你舔我的呢。」
  面紅耳赤的瞪視著微笑依舊的骸,綱吉知道自己永遠都吵不贏他,只好把默默的把手抽回來,放棄討回公道的想法。
  「那還真是謝、謝、你,沒叫我舔你的手吶。」
  臉頰抽搐的加重了語氣,綱吉這輩子從來沒這麼糗過,他可以感受到店裡每一道複雜的目光攻擊,下定決心以後盡量不要給骸臉色看,否則他一定會用諸如此類的方式來報復自己,就像現在一樣。
  「快回去工作吧,我等你下班唷。」
  垂頭喪氣的走回後台,而骸仍然悠然自得的笑著,並托著臉望著綱吉的背影……

  哦呀,真的好可愛呢。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