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2 (月) | Edit |
後記:

讓大家久等囉QDQ(也太久##)
不知不覺已經天亮了啊……得在出門前快點睡一覺OTZZZ

最近開始追黑執事2QDQ
原本連1都沒看啦,因為聽說結局很讓人傷心……
結果被2的第一集萌到XDDDDDD跑去下了一的全部(欸)
好萌啊啊啊(掩面)
怎麼可以萌成這樣啦犯規囉Q艸Q!!!!!

世足告一段落啦Q口Q
四年後再見囉!!!(對球隊們揮手)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送走庫洛姆跟雲雀之後,骸關上了病房的大門,但卻沒有立刻轉向綱吉,讓剛躺下的綱吉有點驚訝的望著他的背影,遲遲不敢出聲。
  原本,他想等骸走過來後請他再出去把水瓶裝滿,但隨著時間的過去,遲遲待在門邊的他帶給綱吉一種無法言喻的不安,水汪汪的褐色大眼不知所措的眨了眨,試探性了喚了他幾聲。
  「呃……骸?」
  還是沒有回音。
  見狀,綱吉只好自己試著下床,拿起床頭櫃上的水瓶,扶著床朝門口蟹行過去……但下一刻他就被推回床上,原本站在門邊的骸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自己身邊,他接過水瓶,溫柔的輕撫綱吉柔軟的髮絲。
  「我去裝就好了。」
  「……骸,你有心事嗎?」
  寶石般的異瞳沒有躲開綱吉詢問的目光,反而直勾勾的望入綱吉眼底,彷彿做了一個糾結許久的決定,那道視線令綱吉感到有點無所適從。
  「呃──」
  「如果照片真的被公開了,我可以毀了那些人嗎?」
  一愣,綱吉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驚的半句話都說不出來,帶點紅潤的小臉瞬間刷白,彷彿到剛才為止都忘了這項問題似的,平靜的呼吸聲逐漸轉為急促,綱吉有點難受的揪住胸前的衣物。
  「人、人數一定很多……所、所以──」
  「所以,答案是不行嗎?」
  緊張的吸了幾下鼻子,綱吉的小手開始顫抖,擔憂的望向骸,眼底帶著詢問。
  「入江正一是個聰明又難纏的對手,現在的他已經失勢,反而很難鎖定他的出沒地,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照片非常危險。」握住綱吉的手,示意現在不是心軟的時候。
  這下,連綱吉都陷入了沉思,骸靜靜的等他回應,以他對綱吉的了解,後者的回答有百分之九十九是不行,而那百分之一也不會是可以,只可能是「沒有其他方法嗎」之類的回答。
  良久,綱吉總算將小臉抬起來,對上骸始終沒有移開的瞳眸,清澈的褐眸映照出骸凝重的臉龐,出乎骸的意料,他以為綱吉應該會被這個難題纏住,眸畔裡應該注入悲傷和躊躇,沒想到會這麼平靜,在那見底的褐眸中,看不見一絲一毫的波動。
  「我……真的很喜歡骸,不,說是愛可能比較恰當。」
  雙眸放大了一瞬,骸被突如其來的告白嚇住,一臉詫異的盯著應該正在擔心其他人的綱吉。
  「所以,如果照片真的被公開了,」停頓了下,綱吉反手回握骸的大手,露出溫和卻歉疚的微笑。「請你捨棄我。」

  偌大的病房陷入一片死寂,方才緊張的呼吸聲全都消失的一乾二淨,瞪大的雙眸震驚的盯著綱吉,後者的笑容沒有變,雙眸也沒有別開,和過去常因畏懼而別開的他不同,這次他選擇勇敢的正視。

  「我知道骸也很愛我,可是……如果我的存在會毀了你的名節,消失對你而言才是最好的……得到訊息的人們也是無辜的,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會得到那些訊息,就這樣平白無故的受到波及,實在是太可憐了……」
  感覺的到骸的手在顫抖,綱吉握緊了它。
  「對不起,我真的很自私……明知道會傷害到你,卻還是做出這種決定,但這是最少犧牲的方法,對你而言也是最好的……」
  寶石般的異瞳連眨都沒眨一下,一瞬也不瞬的盯著綱吉褐色的瞳仁,那眼神懾人的令綱吉有點退縮,但他決定這次要勇敢面對,因此仍然沒有將目光別開。
  「所以,骸……答應我好嗎?」
  「不。」
  幾乎是綱吉話聲落下的瞬間,低沉悅耳的聲線就出聲拒絕了他的請求。
  雖然被骸的回答之快嚇了一跳,但他早就料到骸不會輕易答應這種要求,所以準備再次開口勸說,沒想到骸卻不讓他開口,他將水瓶放在地上,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捂住綱吉的嘴,讓他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哦呀,綱吉的記性實在是不夠好呢……你這麼希望這個世界毀滅嗎?」
  聽罷,想扳開大手的小手才停下動作,瞳眸中注入了困惑。
  「我說過唷,少了你的世界,沒有存在的必要……所以如果綱吉消失了,那麼就不需要這個世界了。」拿開捂住綱吉小嘴的手,俊秀的臉龐湊近緊張到屏住氣息的小臉,性感的嗓音如同麻藥一般,迅速蔓延綱吉的全身,令他酥麻的無法動彈。「到時候,不只這些人,所有人都不存在囉。」

  如果綱吉要迎接死亡,那麼所有人都得跟著陪葬。

  驚嚇的倒抽了一口氣,綱吉剎那間記起了骸的冷酷與無情……他完全忘了,自己是唯一可以牽制住骸的人,雖然他很想繼續說服自己,說骸就算失去了自己也不會真的將現在所說的付諸行動,但他那著魔的眼神令他無法繼續相信這可笑的說法。
  「這、這太荒謬了……就算你是骸,也不可能……」
  「呵呵呵……真是諷刺,現在我居然反而感謝起你父親的殘忍呢,綱吉。」
  「咦?」
  「這隻眼睛能夠幫助我達到這個目的唷,聽說它原本埋藏在地底下,挖出來時周圍包覆著散發詭譎紫光的膜,到人類手上才變為眼珠的模樣,它擁有強大的能量,但大部分植入他的人都無法倖免的步向死亡……除了我以外。」讓綱吉的手撫上自己的右眼,詭異的紅光透過指間的縫隙照射出來,看來更加駭人。「你見識過它的部分能力了,它還有更厲害、更沒人道的使用方法,我知道你一定會為了慘遭它毒手的人感到悲傷,所以才盡量不使用它……如果你離開了,那麼我就沒有需要顧忌的地方了。」
  霎時,綱吉的心涼了一半,他原以為是最好的方法此刻卻成了世界毀滅的導火線,盯著那筆鮮血還要紅豔的右眼,裡頭的六字給自己一種無形的壓迫感,似乎在逼迫自己放棄那愚蠢的想法。

  骸肯定會下手,在自己沉睡的那一瞬間,他就會讓這個世界一起下葬。

  「骸、骸……」
  「啊,我想到了,這次的行動不算是為了綱吉殺人,是為了我自己而殺……這麼一來,綱吉就不用多慮了。」靈光一閃似的露出微笑,那笑容看在綱吉眼裡,恐怖至極。
  「什……等、等一下──」
  「我先去幫你裝水囉,躺上床吧,綱吉,你的身體還很虛弱呢。」
  話落,骸拿起地上的水瓶,準備走向微啟的大門。
  「骸!不要──」
  「好好睡一覺吧,綱吉。」
  說完,與綱吉直視的右眼數字轉變成一,原本還因驚恐而清醒的綱吉感到一股突如其來的睏意,腦中的思考能力完全被剝奪,昏昏沉沉的躺回床上,最後只看見骸溫柔笑著的臉龐,愈來愈暗、愈來愈模糊……



  劈哩!
  桌上的馬克杯毫無預警的多了一道裂痕,令正在和新聞社談判的入江著實一愣,捏住文件的手不自覺的抖了一抖。
  「怎麼了嗎?入江先生。」
  「……沒什麼,我們繼續談正事吧,剛剛談到哪了?」將杯子移開,不讓它進入自己的視線範圍。
  「談到這些照片的真偽,入江先生,如果它們是假的,以澤田財團雄厚的實力,我們這些報社全都不用混了,你必須保證這些都是貨真價實,沒有經過修改的。」
  「已經看過局部電子檔了還是很不安嗎?不用擔心,連沒對好焦的都一起賣給你,而且澤田綱吉身上一定會有相同的傷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真是假。」
  「話是這麼說……不過六道先生那邊怎麼辦?聽說他對澤田總裁深深著迷,萬一我們做出這種新聞……」
  「這點你們不用擔心,以六道骸追求完美的性格,不可能會繼續要這種骯髒的東西,你們都是資深媒體人,先前也都報過他曾經因為一點小瑕疵就要求廠商全數退貨並拒絕往來的新聞,他的性格就是不管對什麼事物都要求到完美極致,那這樣的澤田綱吉簡直就是玷汙他的原則。」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你確定嗎?六道先生可是第一次這個迷戀一個人,你確定他……會因為這樣就嫌棄澤田總裁嗎?」
  冷酷的目光從鏡片後方射向所有總編,嚇的他們出了一身冷汗,對方不愧是曾在首相兒子身邊任職過的高層人物,平時看起來雖然不怎麼起眼,但氣勢果然不同凡響。
  「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絕對的愛』。難不成在世界上活好幾十年的各位總編們還相信這種可笑的東西嗎?就算他是六道骸,充其量也不過是個男人,一個平凡的人類……他怎麼可能為了區區一個澤田綱吉捨棄其他東西?拋開那些感性的猜測,想想理論吧,各位總編。」
  總編們紛紛緊張的聚在一起討論,吱吱喳喳的聲響在入江看來根本沒必要,因為他覺得六道骸固然可怕,但畢竟只是一個人,能造成多大的影響呢?

  況且,世界上怎麼可能有人會癡情到這種地步。
  假設六道骸真的非常癡情好了,如果澤田綱吉真的被逼瘋了、離開人世,他又能怎麼辦呢?
  如果只是跟隨澤田綱吉,倒也省了自己繼續提心吊膽的力氣;或者殺掉這些總編或自己,那他在下手時一定會被準備周全的自己抓住把柄,屆時就算自己死了,這個世界也不會有他的容身之處。

  ──除此之外,六道骸還能夠做什麼呢?

  討論結束之後,其中一位總編擔任代表,將好幾張支票遞到入江面前。
  「我們決定買下這些照片,入江先生,這是談好的價格。」
  收下那些寫有驚人金額的支票,入江滿腦子都是要重振白蘭先生的名聲,因為他的死亡成謎,坊間已經有很多不太好聽的傳聞在流傳,他必須至少振作原為白蘭先生旗下的企業,因此金錢是絕不可少的。
  「這些是你們的了。」

  ──難不成是毀滅世界嗎?

  自覺可笑的搖了搖頭,將支票塞進西裝內袋,揚長而去。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期待續集~ :)
2012/03/07(Wed) 23:34 | URL  | ★筱涵★ #-[ 編輯]
RE:★筱涵★
哇這篇……(艸)(跑走(喂!!!!!!!!!!!
2012/03/13(Tue) 20:07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