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4 (日) | Edit |

※新年快樂!
※情人節快樂!

後記:

祝大家新年快樂!
搶頭香的現況真的好恐怖啊XDDDDDD|||
希望撞到香爐的那位仁兄沒事才好bbb

然後也有看到花田舉辦的接吻活動WWW

日本的過年跟我們的過年沒有同步實在是有點難辦啊(揉臉(欸
只好讓里包恩用這種擺明就是要甜到骸的態度拖綱吉下海囉(綱吉淚目!!!)

明天就是回娘家了XDDDDDD(?)
新的一年要過的開心唷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臉色抑鬱的低垂著頭躲在角落,綱吉盡量能躲多少就躲多少,他希望自己能在神社旁待到人潮退去,唯一令他慶幸的是今天並不是日本的大年初一,而是發神經的里包恩特地提醒他的中國大年初一,所以神社的人沒有那麼多……天曉得他們為什麼要陪中國再過一次年啦!
  而且,他們這一群人還在昨天的除夕夜把自己給「送」出去了!
  害他現在要六道骸「玩弄」成這副德性──……
  「十代首領,您不出來祈願嗎?」
  渾身一震,綱吉躲在暗處不敢走出去,僅是對獄寺做出擺手的動作,要他別靠過來。
  「反、反正日本的初一已經祈過願了,這次就不用了……」
  嗚嗚嗚!他也想出去祈願啦!出去許願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
  「這樣嗎?那好吧……我們先去囉!」
  「嗯嗯!好……」
  待獄寺離開之後,綱吉才悄悄從黑暗中走出來偷看聚集在神社面前的大家……嗚嗚,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要這樣躲躲藏藏的呢?
  「哦呀,綱吉怎麼不一起去祈願呢?」
  某個臭男人從綱吉身後抱住他,而綱吉也沒有多做無謂的掙扎,因為他早就料到這個男人會「襲擊」自己。
  「……你是故意的嗎?」臉臭到不行,綱吉現在根本就笑不出來。
  「呵呵呵,綱吉怎麼這麼說呢?昨天我們受到很多人的祝福呢!」
  ……是啦,大家都像吃錯藥一樣祝福他和六道骸在一起,連最難搞的獄寺和小春都哭著警告六道骸要好好對待自己,整個年夜飯從一開始的大混戰轉變為和樂融融的團圓飯,令綱吉錯愕到想把自己關到房間裡閉門思。
  「而且……今天的綱吉這麼可愛,不出去讓大家看看嗎?」
  「不要!這種模樣給你看就夠了!」無奈的抱住頭,綱吉真希望自己能就地蒸發。
  「哦呀,綱吉居然只肯讓我一個人看呢,好意外唷。」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瞄了綱吉一眼,他這才驚覺自己不該這樣對骸大吼,在看見他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之後,綱吉嚇的趕緊向骸道歉。
  「對、對不起!我我我、我不該對你大吼!我──噫!」
  果不其然,下一秒綱吉就被骸拉出陰暗的角落,前者還緊緊拉住後者纖柔的小手,笑容滿面的向大家道早……而大家的反應,就如同綱吉的預料一般,所有人的下巴都直接掉到地板上吃沙子,連女孩子都沒形象的張大嘴盯著綱吉。
  一朵漂亮的福桑花擺在暖褐色的短髮上,不用懷疑,綱吉身上穿的是女孩子穿的華麗和服,鮮豔的大花大紅印在美麗的和服上,令綱吉看起來比現場的任何一位女性都還要耀眼奪目。
  「十、十代首領……」難怪剛才十代首領說什麼都不想出來。
  山本被嚇到半句話都說不出來,連平常掛在臉上的爽朗表情都不復存在。
  「澤田!你看起來真的是極限的漂亮耶!」了平這句話成功打醒還在發愣的人,而綱吉也沒形象的噴了一口氣出來,好幾條黑線掛滿了可愛的小臉。
  「我、我沒有這種癖好!是骸他──」
  「有什麼關係呢?你今天好漂亮唷,阿綱!」不給綱吉解釋的機會,京子露出燦爛刺眼的笑容稱讚綱吉,卻讓綱吉感覺到五味雜陳的奇妙滋味……拜託!他可是個男孩!有哪個男孩喜歡別人說自己漂亮啦!
  「好囉,我們去許願吧,可愛的綱吉。」說著,便大辣辣的摟住綱吉的腰,走向神社去祈福……一路上,有不少人往這邊看過來,綱吉可以感覺的到還聽見一些比較無禮的男生發出讚嘆的聲音,令他真想就地自我了結!



  「再見囉!阿綱。」
  京子笑咪咪的向綱吉他們道別,並將仍在嚎啕大哭的小春硬是拉走,待會想必會在甜點店會看見她們。
  「有句話我一定要說,十代首領……」上前緊緊抓住綱吉的小手,嚇了綱吉一大跳,而骸的眼底也烏雲密佈,雖然他的臉上仍然掛著微笑。「您不愧是我甘心追隨一輩子的首領!連穿和服都如此的美麗!我太感動了!」
  白皙的小臉瞬間轉青,綱吉不知道他該高興還是悲傷。
  「呃,獄、獄寺……」
  「雖然不甘心,但只有六道骸能讓您願意做出這種犧牲吧?這樣,我就能肯定您對六道骸的心意了……」彷彿接受什麼很難相信的事實一般,獄寺給綱吉一個安慰似的微笑。「不用擔心,我對您的尊敬依然沒變,祝您新年快樂!十代首領。」
  然後,便抹著淚一溜煙的逃走了,讓綱吉連反白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他留下來的餘煙。
  「哈哈哈,雖然一開始的確很震驚,不過還不賴唷!阿綱。」
  怎麼連山本都這麼說!
  綱吉簡直都快哭了。
  「我爸要我結束後回去幫忙店裡,那我就先走囉!」
  疲憊的揮揮手,綱吉連解釋都嫌懶了,反正不管他講什麼都會愈描愈黑,他還是閉嘴的好。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向綱吉道別,最後只剩下綱吉和骸兩個人,而綱吉有點氣呼呼的瞅了骸一眼,旋即想轉頭離開這個男人身邊,回到自己家裡……沒想到才走沒幾步,他就不慎踩到自己的和服裙擺,差一點就往前摔個狗吃屎──幸好,骸還在他的身邊,健壯的手臂穩穩的接住他,並發出想笑又忍住不笑的聲音。
  「……想、想笑就笑吧!反正我今天穿這樣,本身就是個笑話!」
  「呵呵,怎麼這麼說呢?綱吉是真的很可愛唷。」親吻綱吉的額頭,嚇的他趕緊往後想遠離骸,但無奈卻被抱的死緊。「對了,我剛剛救了綱吉一次,可以陪我去個地方當作謝禮嗎?」
  「你你你、你瘋了嗎!這裡可是大街上!你不怕其他人覺得我們奇怪嗎!」
  「哦呀?哪裡奇怪了?他們又不認識綱吉,只會認為綱吉真是個可愛的『女孩子』而已唷。」
  ……算了,他無法反駁他。
  落寞的揉臉嘆氣,如果這真的是新年,綱吉覺得這真是他最悲慘的一個新年了!
  「……你想去哪,就去哪吧……」反正就算他說不要,這個男人也會硬把他拖過去,結果是一樣的。



  綱吉發誓,如果還有機會讓他做一次選擇,他絕對打死都不跟著六道骸走!
  美麗的花田裡穿插著一對對的情人,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們全部都在接吻……請問一下,這個男人在打什麼主意?
  「……」綱吉假裝什麼都沒聯想到,不斷欣賞著四周爭奇鬥豔的鮮花。
  「綱吉,這裡很美對不對?」
  「是呀。」
  「有好多戀人呢。」
  「嗯,對。」
  「他們都在接吻耶。」
  「好像是。」
  「那我們也──」
  「想都別想!」
  在綱吉的即答之後,骸的俊臉露出失望的表情,看起來和平常那不可一世的模樣完全不同,令綱吉感到有點吃驚,但沒過幾秒便又搖了搖頭,提醒自己這次絕對不能心軟!
  昨晚除夕夜的帳還沒跟他算呢!
  「今天是情人節呢,綱吉……」
  「欸?是、是噢……」反正情人節跟他也沒關係,他連拿巧克力的奢想都不敢有了,這個節日對他而言可以說是一點意義都沒有,會忘掉也是正常的。
  見綱吉沒有軟化的跡象,那抹失落的神情便像面具一樣從骸的臉上換掉,令綱吉錯愕的瞪大雙眸,嚥了口唾沫,開始考慮要不要把腳上的木屐脫掉、把裙擺抓起來拔腿狂奔。
  「話說,綱吉知道我是怎樣的男人嗎?」
  不慎確定的抖了抖臉頰跟眉宇,綱吉的回答比蚊子還要小。「大、大概知道吧……」
  「哦?那你一定知道我是吃軟不吃硬的囉?」
  「……呃,好、好像是……」冷汗開始分泌。
  「那剛才我打的軟性悲情牌好像沒用,綱吉猜的到我下一步想做什麼嗎?」
  聽完這句,綱吉想都不想,立刻把腳上的木屐踢掉,想用最快的速度逃離骸的身邊──可惜,骸早就料到綱吉的反應,一隻手牢牢的把他圈在自己身邊,並用令一隻手捧住他的小臉,用力的封住想放聲大叫的小嘴,激烈到甚至發出滋滋的水聲,一條銀絲自綱吉的嘴角緩緩滑下,瘦小的身軀不住的顫抖,骸伸手摟住被布包裹住的細腰,在短暫的換氣之後又再次霸佔可口的嫩唇。
  直到綱吉已經缺氧到滿臉通紅、分不清東西之後,骸才滿足的舔了舔唇,並讓綱吉整個人癱在自己身上,俊臉上顯露出滿足的光彩。
  「吶,綱吉,情人節還有一個現象你知道嗎?」
  「……」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反正一定不會是多好的現象。
  「聽說情人節時,汽車旅館通常都會大爆滿唷。」
  猛然一驚,綱吉又開始了沒力的掙扎,對骸自然是一點影響都沒有。
  「你、你休想!我不要!我才不要!」
  「哦呀,綱吉你怎麼這麼快就忘了?我是吃、軟、不、吃、硬的唷。」
  頓時一僵,綱吉登時陷入不知是該繼續掙扎,還是乖乖讓他吃乾抹淨?
  待他回過神,骸已經扶著他走到了附近的旅館,嚇的綱吉的小臉瞬間慘白,臉上掛著苦澀的乾笑,眼眶中泛滿了淚光。
  「……骸、骸,商量一下好不好……」
  「我們進去吧,親愛的綱吉。」

  救命!拜託來個人救救他吧!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