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04 (日) | Edit |
後記:

首先,請先讓我吐槽綱吉(?)
你的日記也簡寫太多東西了吧XDDDDDDDDDDDDD(爆笑)
這樣好嗎!!!變成不實的日記了!!!
重點都沒有寫出來啊!!!(什麼重點啦#)
綱吉一定是怕自己的日記落入誰的手中吧(笑翻)
(據推測可能是怕被「房東」看到)

然後是要吐槽我自己(?)
亂七八糟XDDDDDDD!!!!!寫這種東西出來紓壓嗎!!!!!(被巴)
老實說在寫的時候我自己都發笑了XDDDDDD
我好煩噢我XDDDDDDD(被圍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七月三日,星期六,天氣晴。

  搬進來已經五天了,我還是不太了解我的房東。
  簡單形容他的話,講漫畫人物還不足以表達他的奇特,他簡直比漫畫或小說裡的人物還要神秘、奇怪,而且看起來是個外國人,輪廓深而明顯,但日語講的很好。
  他的嘴角總是掛著恰到好處的微笑,讓人猜不出他的心裡在想什麼,可是又隱隱約約感覺的到他散發出一股疏離感,警告別人不要隨便接近他。
  ……那他到底為什麼肯讓我住進來呢?還是直接住到他家裡去,感覺不像他的行事風格。
  講是這麼講,其實我根本不了解他,也許有他自己的一套原則吧?
  雖然他奇怪的地方有很多,不過最讓我驚嚇的果然還是三餐的部份。
  我是個窮人,所以在來到都市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每天都要吃便利商店的心理準備,沒想到第一天早晨,就看見滿滿的早餐擺滿了餐桌,吐司、麵包、煎蛋、煎餅、牛奶、鬆餅……等等的東西,能想的到的早餐幾乎都有,香味四溢,感覺可口到我的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當然,我有自知之明,這是「房東的早餐」,我不能吃也不能碰,只能眼睛看一看、鼻子聞一聞來過過乾癮。
  可是當我要逃(感覺用這個動詞比較正確)出去買早餐時,房東卻剛好從裡面走了出來,他把我叫住,問我要去哪裡,雖然覺得他有點多管閒事,不過我還是禮貌性的回頭──這一回頭,我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因為房東上半身啥都沒穿,下半身也只穿一件高級內褲,就這樣大辣辣的走到我的面前,似乎還對我失調的顏面神經感到有點困惑。
  ……聽說上流社會的人士都喜歡裸睡,原來是真的嗎?
  我不是沒看過其他男人的裸體,去澡堂的時候不想看都得看,不過在家裡就看見裸男在平民家中是不可能發生的吧?
  過了幾秒鐘之後,他打破了這陣寂靜,毫不留情的恥笑並捏了捏我呆滯的嘴臉,而且還……呃,這段不重要就不記錄了,跳過、跳過。接著,他走到餐桌旁邊自顧自的開始用餐,還叫我一起過去吃,說他一個人吃不完,甚至叫我晚餐也回來陪他吃。
  ……之後的五天,每天都有同樣的情景上演,已經看到有點習慣的我也開始轉而打量他的身材……嗯,同樣身為男人,為了保護我的自尊心,我絕對不會在他面前做出裸體這種不自量力的舉動,這種心情實在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
  「挫敗」啊!!!!!
  這幾天最嚇人的大概就這件事情了吧,完畢!



  六道骸頭一次看見這麼可愛的「人」。
  他的相貌明明普通,動作也很笨拙,對話起來也感覺的到他不聰明,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給自己一種很「可愛」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自己待的世界一直都是胭脂味濃厚的上流社會吧。
  出來見人的上層人士,無論是男人或女人,都會把自己裝扮成鳳凰,跟在家裡的模樣截然不同。大概只有像自己這種擁有天生資質的男人,才能正大光明的顯露出最真實的模樣吧。
  而且在談吐方面,這個世界的人各個都城府極深,每一句話都經過縝密的思考才敢送出口,甚至在不為人支的情況下就開始夾槍帶棍的揮出冷拳,複雜又骯髒,對六道骸而言,這種人他見多了,甚至偶爾到街上去蹓達看看普通人是什麼樣子,看到的情形也差不多,只是他們的情況沒有那麼嚴重、惹人厭。
  沒想到,這麼不可思議的「人」就在五天前闖進自己的住處,講一個根本不用考慮的數字說想住進這裡,姑且不論他對澤田綱吉這個人有什麼樣的看法,光是他有不要臉的勇氣上來找自己這一點,就讓骸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你要去哪裡?」
  隔天早上,骸一如往常的梳洗完走出房間,正巧看見綱吉準備要出門,之前聽他說打工的餐廳明明是十點才要抵達,但看了看擺在客廳的大鐘,現在明明八點不到,桌上的早餐也連動都沒動,他想去哪裡?
  綱吉沒有如他所願的回答,反而愣在那兒一個勁的盯著自己猛瞧,臉上的表情就像看見外星人登場般的錯愕,隱約還看的見些許的紅暈……低頭看了自己一眼,骸這才領悟到綱吉的表情怎麼會這麼奇怪,他忍住內心想大笑的衝動,刻意直接走向綱吉,後者一臉呆滯的任他靠近,兩顆眼珠子睜的比龍眼還大,雙頰在骸站定時抽搐了幾下,甚至有點困窘的後退了一步。
  難道綱吉沒看過其他男人的裸體嗎?
  真是意外,他以為綱吉應該去過所謂的平民式澡堂,男人的裸體他應該看都看膩了,怎麼還會有這麼有趣的反應呢?老實說,那表情真是……可愛。
  幾秒過後,骸瞄了眼時鐘,明白再拖下去就不用吃早餐了,因此他用力把綱吉從呆愣中捏醒,嘲諷的唸了幾句。
  「哦呀,你是沒看過這麼帥的男人嗎?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什……」
  聽罷,綱吉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臉上的紅雲也加深了一點,並忿忿不平的甩掉骸的手,一方面還緊張的摸摸自己的嘴角,確認是不是真的有口水流出來。
  忍住一肚子的笑意,骸泰然自若的走到餐桌旁就坐,開始旁若無人的吃起熱騰騰的早餐,並瞄了眼綱吉,在確認他又要轉向外面時,朝他招了招手。
  「過來一起吃吧,我一個人吃不完。」
  不出所料,綱吉露出有點受寵若驚的表情,爾後轉變為狐疑的猜忌,似乎正在判斷自己這句話的可信度高不高,讓骸直覺得好笑──事實上,他也不客氣的笑出來了──為了讓綱吉「放心」的過來吃,他「好心」的拉開椅子,朝他勾勾手指。
  綱吉在原地躊躇了好一會兒,見骸完全沒有要穿衣服的打算,還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叫自己去幫他吃早餐,實在是……除掉他不穿衣服的這一點,也太好康了吧?
  這樣一來,自己不但能吃自己平時不可能吃到的精緻早餐,還省了一頓早餐錢呢!不過話說回來,房東能獲得什麼利益呢?綱吉想了半天,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
  「快點過來,還是我必須親自替你把早餐弄好呢?」
  渾身一震,綱吉的小臉瞬間紅的像剝皮的番茄,他把手擱在自己的心口上深吸了兩口氣,而後僵硬的走向餐桌,在看清楚那滿桌的精緻早餐時,不自覺的嚥了口唾沫。
  坐下後,綱吉緊張的東看看、西瞧瞧,在確認骸完全沒在注意自己之後,便夾了幾片鬆餅跟幾塊麵包,開始弄起自己的早餐。
  但綱吉並不知道,骸正在用餘光觀察他,甚至在他不小心把奶油跟蛋黃醬弄混的時候喫笑了一聲,而這一聲也讓綱吉的整張臉紅的發亮,頭垂的更低,慢慢啃著他的麵包。
  「我吃飽了。」
  「嗯?吃這麼少?難怪你的手臂這麼細。」
  下一秒,綱吉真後悔沒有立刻逃離這個奇怪的房東,因為他大刺刺的抓起自己的左手,從手腕開始慢慢往手肘輕捏,那陌生的觸感令綱吉的雞皮疙瘩從頭頂長到了腳尖,要不是對方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住處的房東,他一定立刻甩開那雙手!
  ……不過,也許真的是自己太瘦弱了,感覺好像就算用力甩了也甩不開。
  「要、要你管!我要去工作了!請放開我!」
  斜眼瞄了大鐘一眼……嗯,時間明明還很充裕,看來這小兔子很受不了這種觸摸是吧?勾起惡作劇的微笑,令綱吉一陣心驚,有點後悔這麼早就起床做準備。
  用力一拉,綱吉整個人重心不穩的跌在骸身上,後者不慌不忙的接好他,然後細細打量他……嗯,雖然整個人壓了上來,卻沒什麼衝擊力呢,體重果然很輕,而且……哦呀,一個四處打工的男人不是應該壯一點嗎?他居然瘦到有這麼細的腰,皮膚也很白,細皮嫩肉的模樣怎麼看都不像在外頭奔波的打工生。
  感覺的到自己的皮膚貼在骸赤裸的身上,綱吉的小臉一陣瞬息萬變,就像霓虹燈一樣千變萬化,最後停在快要紅透的豬肝色,他奮力的往後想離開對方的體溫,但卻似乎怎麼推都是徒勞。
  「請、請放開我!」
  「哎呀……你的臉好紅呢,體溫也在升高,連白皙的肌膚都開始泛紅了。」
  「房、房東先生!」
  「房東?別用那麼平民化的方式叫我行不行?叫我的名字就行了,還是說你已經忘記我的名字呢?那也沒關係,以你智商的水平,我會原諒你的。」
  ……這傢伙真是他X的討人厭!
  「我、我當然記得!」
  「哦?是這樣嗎?那我叫什麼?」
  「……六、六道……先生……」
  他明白自己有幾兩重,能住在這種大樓頂樓的「房東」來頭一定不小吧?他澤田綱吉還這麼年輕,不想英年早逝,他知道有些人的名字是不能亂喊的,現在對方只是問自己知不知道他的名字,並沒有說他可以唸出他的名字。
  上述的規則聽起來雖然非常不講理,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誰比較有權勢誰就是正確的,這是他在外頭奔走這麼久得到的結論。
  「哦呀,你只叫出了我的姓,這樣就叫知道了嗎?看來我果然沒有錯估你的智商呢。」
  「……骸啦!你叫骸!放開我!」
  惱怒的吼出來,綱吉的小臉更紅了,不過是氣到發紅。
  「呵呵,就當你知道吧。那麼,綱吉,今天以後都要陪我吃早餐跟晚餐,這樣行嗎?」
  「什……我、我才不要!我為什麼要陪你!」
  「午餐可以不用,因為你會在工作的地方解決,但晚餐一定要趕回來唷。我這可是為你好耶,可以省下三餐的開銷不是很好嗎?」
  恍如沒聽見綱吉的抗議,骸低沉的聲線靠在綱吉耳邊迴盪,在他腦中激起一陣漣漪,一股酥麻感貫穿他的全身,瘦小的身軀不住地顫抖。
  節省開銷?維持自尊?綱吉認真的思索著,但想了十分鐘之後,他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其實根本沒有選擇權?
  「……如果我說不要呢?」
  「那我就不放開你囉。」
  就知道會這樣!
  「知、知道了啦!請你放開我!」
  在得到允諾之後,骸很乾脆的放開了他,讓用力掙扎的綱吉差點往前一跌摔個狗吃屎,幸好他抓住椅子穩住,否則待會可能要在鼻子上貼紗布去上班了。
  碎碎念了幾句之後,綱吉就滿臉通紅的衝出門了,而骸終於忍不住滿腹的笑意,笑著走進房間裡更衣。

  之後的五天,骸每天都會像這樣戲弄綱吉,而後者每次的反應都很有趣,最後甚至會看了看骸赤裸的上半身,再看了看自己,憂憂的嘆了口氣,讓骸嘴邊的笑意更深,腦中的鬼點子愈來愈多。
  哦呀,他果然沒看錯人,果然是一個有趣的人吶,澤田綱吉。



<續>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