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8 (土) | Edit |
後記:

  大家好ˇ(揍)
  不用懷疑ˇ這是新的坑(毆毆毆)
  家教文卡住啦!!(歡呼)←歡呼個屁!

  此篇主要是設定在小傑找到他老爸之後
  因此所有人物都會比較成熟ˇˇ
  有沒有ALL傑的感覺XD(被巴飛)
  不過請不要懷疑ˇ這篇是奇傑沒有錯ˇˇ(炸)
  哇哈哈奇犽你很難過對吧ˇˇ親手幹掉傑寶貝呀ˇˇˇ(被奇犽秒)
  咳……好啦其實也沒有殺掉(擦血)

  謝謝觀賞ˇ
 
 









  他把光明帶給了我。

  「奇犽,你是認真的嗎?」

  而我……

  「我一直都很認真。」

  親手終結這道光……



  「奇犽……」沒有閃躲、沒有哀嚎,深紅色的眸子帶著濃烈的悲傷,微低頭望著貫穿自己心臟的右手……
  「我不想恨你……小傑,但……」深黑色的眸子散發出冷冽和冰寒:「有你在,我就得不到幸福。」
  吐出一口鮮血,灑在奇犽的右手上:「是嗎……」
  微微別過頭……『快去吧!別讓我看你掙扎的樣子!』他的心感到雨點般的連續刺痛。
  「奇……奇犽……」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失去心臟的軀體開始顫抖,用盡最後的力氣喚著奇犽。

  罵我、詛咒我都可以……拜託你快走吧!

  泛白的小手撫上奇犽佈滿冷汗的雙頰。
  「你……要好好……享受……這份幸福……」

  雙眸瞪大,錯愕的轉望小傑……他正虛弱的微笑、眼底有著毫不矯揉造作的祝福……闔眼,頭無力的垂在肩膀上,眼角一顆淚珠順著毫無血色的臉龐滑下……

  他走了。
  他親手送走了他。
  心好痛……一點都沒有即將獲得幸福的喜悅……

  當然,因為我……已經親手葬送可貴的幸福……



  半年後的聚會,充滿了一種詭譎的氣氛……原本擔任溫暖大家的角色已經被某人在半年前送走了。
  「結果最後,你還是沒和那個女人在一起,你是在搞笑嗎?」冷冷的說著,酷拉皮卡的藍眸不知何時已轉變為鮮紅色,冷冽的瞪視著坐在沙發上喝香檳的某人。
  「……突然間沒那個心情了。」一口氣將半杯香檳飲乾,奇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會場有股強烈的殺氣指向自己。就跟當時一樣。



  『混帳!你做了什麼!』一群人氣急敗壞的跑過來,在傷口上運氣,並將奇犽的手拿了出來。
  『……』凝視著自己沾滿鮮血的雙手,深色的綠眸更顯的黯淡……
  小傑最後的祝福,在他腦中盤旋不去……那小子真的一點都不恨他,不恨他因為自己的幸福而犧牲掉他……不恨他拋掉多年來的情誼……在他清澈的紅眸,他看到的只有悲傷和祝福,沒有恨。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鮮豔的血紅色眸畔直盯著自己,彷彿快要噴出火來了。
  『……我殺了小傑。』當說到小傑的名字時,奇犽的心重重的被絞緊……
  『你殺了大家的光!』憤怒的吼著,酷拉皮卡氣的差點將鎖鏈往奇犽臉上砸去:『這幾年來的戰鬥大家都是靠他才熬的過去!你難道不知道嗎!』
  『……』他無法回答,因為……他是為了自己的幸福而殺掉小傑的。
  『現在你可以去找那個該死的女人了,是吧?』手上抓著染血的手巾,雷歐力的臉色十分難看:『你還真是殘忍,真的一點都沒手下留情!你忘了自己也是因為小傑才有辦法站在這的嗎!』
  『……我……』頓時,奇犽感到喉嚨乾燥的難以出聲,別過頭不去看大家那憤怒又悲傷的表情:『小傑……他要我享受我的幸福……』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塘塞。
  沒有人說話,但每個人都拋以強烈的憎恨以及厭惡。

  值得嗎?奇犽在心中問著自己。



  「沒那個心情?那小傑是活該被你--」
  「酷拉皮卡。」按住酷拉皮卡的肩頭,雷歐力一臉嚴肅的搖搖頭:「我們不是說好不再提的嗎?小傑他……一定也不希望我們這樣。」話雖這麼說,但看著奇犽的眼神也是一點都不友善。
  「我知道你們很恨我。」淡淡的說,奇犽看似毫不在乎:「要不是因為尊重小傑,你們早就讓我死無葬身之地了,對吧?」
  「你自己知道就好!」平息自己的怒火,酷拉皮卡轉身離去,不再搭理奇犽。
  帶酷拉皮卡離去,雷歐力面色凝重的看向奇犽:「我們原本當你是夥伴的。」
  「……」
  「但從那天起,你什麼都不是了。」語畢,掉頭就走。

  這種結果,他早該料到了。

  如果小傑還在,這個聚會就會充滿溫暖和歡笑,也難怪大家會恨他……他,奇犽˙揍敵客,親手除掉這道光……



  『若你想和那女人在一起,就得接受交換條件。』惡名昭彰的殺手家族同坐一張圓桌,最年長的桀諾語重心長的開口。
  『……什麼條件?』為了愛,他只得認命。
  『除掉小傑˙富力士。』坐在席巴左手邊的伊耳謎面無表情的說著。
  『不可能。』冷笑,似乎對伊耳謎的要求不感詫異。
  『奇犽……我們同意伊耳謎的提案。』
  愣了下,奇犽瞇起綠眸,故坐鎮定:『為什麼?』
  『他很危險。』伊耳謎再度發言:『如果放著不管,將來他會變成一個很大的威脅……啊,不對。』空洞的眼直勾勾的望向奇犽:『他已經變成一個很大的威脅了。』
  冷汗自奇犽額上滑下,輕咬泛白的下唇。
  的確,自從小傑找到父親之後,便致力於他的獵人職責。其中,他更是大力推動「反殺手計畫」,不是消滅殺手,而是感化殺手,尤其連那殺人不眨眼的幻影旅團都表明願意歸順獵人協會,更是震驚且打擊整個殺手業界。
  小傑就是這麼不可思議,他有種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無論是誰都會產生想支持他、保護他的想法。
  自己其實也不例外,沒有小傑就沒有現在的他。
  『我……辦不到……』雙手揪緊大腿上的褲管。
  『再過不久,小傑會連我們家族都併掉。』始終沉默的席巴開始說話:『奇犽,我們知道他是你很重要的朋友,但……我們的家族事業也很重要。』
  『小傑不會的!他一定會給這個加令一個出入!』
  『倘若他變了呢?』
  冷淡、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彷彿弩箭一般扎進奇犽的心底:『什麼?』
  『他變了。』毫不在乎的再給一擊:『他不再像從前那樣天真善良,必要時他一定會犧牲我們這些難以改變的殺手。而且……』無神的眼眸看的奇犽心口發寒:『根據我蒐集的情報,你和他已經半年沒有交流了,所以不曉得他變這麼多。』
  身子僵了一會兒……『但他……他不會……』不會變成你們說的那種人!雖然想這麼說,但想起許久不曾相處的小傑……這句話硬生生的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也吞不進。
  『再跟你講一個情報吧。』無視奇犽幾近崩潰的情緒:『他和他的其他朋友在這半年來都有聯繫。』
  定住……『胡說!』那怎麼可能沒有找自己!
  『是真的,否則那些活動他怎麼可能自己一手包辦。』

  潰堤。

  『你把他看得這麼重要……其實他早就拋棄你了。』冷酷的嗓音不留情的直衝奇犽的腦門。
  『閉嘴!』這不是真的!一定是有什麼原因!
  『少欺騙自己了,你早就被他捨棄了。』
  『住口!』憤怒的拍打桌子,超合金特製圓桌就這樣多出了一個補不回來的凹洞。
  『伊耳謎,別說了。』制止伊耳謎,桀諾嘆了口氣,望向奇犽:『奇犽,這是伊耳謎帶回來的情報……再加上……他真的沒有與你聯繫……』嚴肅的面龐更加凜然:『他很有可能毀了我們。』

  心,重重的摔到了谷底。
  原本就在納悶小傑為什麼都沒和自己聯絡,自己多方面的想和他聯繫也有一堆問題。
  也許他真的很忙的在做別的事情吧?
  也正因為沒和小傑在一起,他才會交一個女朋友。如果和小傑在一起,他恐怕永遠不會有想交女朋友的打算。
  永遠保護小傑、支持小傑。
  一切都是自己一箱情願嗎?
  小傑他……

  昔日天真可愛的笑靨在奇犽腦中浮現……

  真的變了……而且不需要我了?

  『所以……除掉他,你就可以和自己的愛人在一起,也可以解決我們家族的危機。』別過臉,桀諾不忍看見奇犽那崩潰的神情。
  沉寂了一晌……

  『我明白了。』

  心冷。
  他除掉小傑的確是為了自己的幸福……但跟那女人沒關係。
  純粹只是……被背叛的恨。



  手上拿著小傑托付在自己身上的獵人執照……這張執照是在小傑開始積極參與活動之前交給他的。
  「如果我們把它搶走,你會跟我們拼命吧?」身穿黑色西裝,幻影旅團的團長庫洛洛喫著微笑發問。
  「……你為什麼要歸順獵人協會?」行蹤不定的蜘蛛,一向不給任何人面子,殺戮就是他們的興趣。
  「這是團員一致的決定。」輕啜著手上的香檳。
  「為什麼?」冷冷的發問。
  「你很清楚不是嗎?」將香檳飲盡:「跟你預告一下,兩年半後,幻影旅團又要重出江湖。」
  瞪大眼:「什麼?」
  「這樣講很明白了對吧?我們是因為小傑才願意退一步給協會的。」嘴角一直保持完美的幅度:「現在小傑不在了,鎖鏈殺手對我們的忍耐度也愈來愈低。」
  「……」
  「換我發問。」興趣濃厚的望著奇犽,但渾身還是散發出強烈的殺氣:「為什麼要殺了小傑?」
  「……為了我的幸福。」
  「現在你得到幸福了?」笑容更深。
  「……沒有。」他親手毀了自己的幸福。

  事後,他才發現小傑有積極的和他聯繫,但受到伊耳謎強烈的干擾,揍敵客家族自從小傑開始推行「反殺手計畫」後,便對外封閉,只讓伊耳謎一人進出並蒐集情報。
  況且……
  在他走之前,那祝福的微笑……
  他沒有變,小傑一直都沒有變。
  他還是保持天真善良的心,寬厚的包容我那無理的自私……

  「你會出現在這次聚會也讓我很驚訝。」意圖不明的凝視奇犽手上的獵人執照:「很多人想殺你,你應該知道吧?」
  「我知道。」將執照卡收起來,神情沒落:「我不奢望大家會原諒我。」

  我也永遠無法原諒自己。

  鏗鏘!
  清脆的玻璃破碎聲響起,引起眾人的注目。
  酷拉皮卡呆愣的望著會場的大門。

  「小……傑……?」嚥了口口水,酷拉皮卡啞聲說。
  所有眼睛立刻轉向大門……那可愛的臉蛋和陽光的表情一點都沒變,真的是小傑!
  「我回來了!各位!」給大家一個大大的微笑,有點不好意思的抓抓臉:「對不起……是我要雷歐力跟大家保密的……經過半年的調養,我已經好了。」語畢,一鞠躬:「讓大家擔心了!」

  原本死寂的會場頓時爆出一陣歡呼聲,大門瞬間被擠得水洩不通。
  最錯愕的人莫過於奇犽。

  「唷……這下子旅團復出不成了。」話雖這麼說,庫洛洛臉上也寫著說不出的喜悅,原本懾人的殺氣早已煙消雲散。
  「小傑……」那次他沒有死嗎?太好了……順著牆角滑下,奇犽的大手摀住自己的臉……他最痛苦的,並不是大家恨他、鄙視他,而是自己親手殺了小傑的殘忍事實……

  「那個……奇犽有來嗎?」
  一聽見小傑口中的名字,會場一片肅靜,所有人都瞥向牆角的奇犽。
  奇犽帶著苦笑,別過頭,不願和小傑四目交接……他無法承受那悲傷和失望的目光。

  我會再一次崩潰,而且永遠爬不起來……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