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5 (月) | Edit |

※新年快樂!

後記:

新年快樂!!!!!
大家有沒有賭博試試手氣呢XDDDDDD
我也好想賭博噢!!!!!把衰運都賭掉!!!!!(欸)

好熱噢我都快被熱熟了OTZ(躺平)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渡過悲慘的大年初一,大年初二一早,綱吉總算如願以償的換回自己常穿的休閒服,並淚流滿面的對著癱在床上、溼透了的漂亮和服揮手說再見……一思及昨晚,綱吉就沮喪到開心不起來,他作夢也沒想到自己的第一次不是可愛的女孩子,而是這個恐怖的男人。
  「早安,親愛的綱吉,昨晚你好熱情呢。」
  夠了!住口!
  綱吉捂住自己的雙耳,不想聽見骸的聲音……對,他對沒有覺得噁心或厭惡的自己感到困擾!他正常的人生持續了十四年,從來都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未來──噢!誰會想到呢!誰會想到自己會跟一個恐怖的義大利人在一起!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骸怎麼看都不像是會追求自己的人啊!話說回來,他不是交過女朋友嗎?
  覷了骸一眼,但才瞄一眼綱吉就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住,因為那個男人只用一條毛巾包住下半身,上半身該死的一點贅肉都沒有,身材好到讓旁人羨慕不已……小臉一紅,那副裸體讓綱吉想起昨晚也有看見同樣的景象──「你把衣服穿上好不好!」
  「嗯?」低頭看了看自己,再抬頭看了看滿臉通紅的綱吉。「哦呀……綱吉在害羞了嗎?」說著,便將方才用來擦臉的毛巾放一邊去,爬上床逼近綱吉,後者嚇的節節後退,直到無路可退為止。「真可愛。」
  「你、你不要靠過來!」
  「唉唉,綱吉這樣不行吶,你再繼續可愛下去,我們就別想回娘家了。」
  是他的錯嗎?嗄?
  臉色鐵青的抽搐了一下,便鼓起勇氣把骸推開,接著趕緊跳下床。
  「我已經好了!你也快點準備!」話落,綱吉便開始整理床鋪,並替骸將乾淨的換洗衣物遞過去,同時也去浴室收拾昨晚換下來的髒衣服,然後把房間裡的物品歸位。
  全部完成之後,綱吉呼了一口氣,轉過頭來看骸──還是一樣,穿衣服的速度慢的跟什麼一樣,綱吉翻了個白眼,嘆了一口氣上前去幫他穿。
  穿待完畢之後,骸笑咪咪的抓住綱吉要縮回去的小手,在上頭落下一吻,令綱吉的小腦袋又噗咻一聲紅到發亮。
  「綱吉真像個可愛的小妻子呢。」
  「別、別胡說!我可是個男孩子!」
  「但還是可愛的小妻子呀。」
  「不要再說了!」
  決定不給骸再有胡說八道的機會,綱吉只得把和服摺一摺跟髒衣服一起塞進旅行袋裡,急性子的挽住骸的手臂,匆匆忙忙的走出旅館……現在是一大清早,他要趁早離開才行,他才不想讓那麼多人看見自己從旅館理走出來,丟死人了!

  踏出旅館的第一步,綱吉就像想起什麼似的止住了腳步,而骸也對綱吉的靜止感到困惑,大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並順手接過綱吉拿在手上的旅行袋。
  「……骸,你有跟我爸媽說,昨晚不回去嗎?」
  「當然有囉。」
  鬆了一口氣,幸好他有事先知會爸媽……慢著!這是不是代表,他昨天原本就打算把自己帶到旅管理吃乾抹淨?他居然就這樣呆呆的中計了!
  「骸!你這可惡的──」
  「人愈來愈多了呢,我們還站在旅館前面唷,綱吉。」
  「欸?對、對!我們得快點離開這裡……」
  就像到一般旅館幹壞事的年輕人一樣,和骸的老神在在相比,綱吉倒是顯的作賊心虛,路上的行人看起來彷彿都像熟人,好像隨便一個人都會散播他們昨晚在旅館開房間的丟臉事情。



  「綱,你們昨晚去哪一家旅館啊?」
  「阿綱!真有你的耶!大年初一開房間,太厲害了!難怪你要穿的那麼可愛!」
  「不愧是十代首領,想出來的點子就是不一樣!」
  「澤田!你真是極限的了不起!我甘拜下風!」
  「我兒子還真是了不得,連這麼大膽的事情都做的出來。」
  所以說……為什麼大家都知道了!!!!!
  綱吉現在真想咬舌自盡!
  「欸,骸,我兒子怎麼樣?他的體育成績這麼差,不知道有沒有影響到?」
  「父親大人請放心,綱吉他在床上非常的熱──」
  「噫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大聲慘叫打斷骸那下流無恥的發言,綱吉欲哭無淚的抱住骸的手臂摩蹭,希望他不要繼續講下去了。
  這一招非常有用,骸只低頭看了綱吉一眼便將嘴巴閉上,接下來的目光全都鎖在綱吉身上,沒有再發表任何意見。
  雖然被直盯的有點困擾,但綱吉還是鬆了一口氣,他寧可這樣被骸盯一整天,也不要他拿那些令人臉紅心跳的話題來當大家嚼舌根的配菜。
  「吃飯、吃飯!藍波大人肚子餓了!」
  突如其來的童稚音令綱吉差點感動到痛哭流涕,想不到他也會有被五歲藍波拯救的一天。
  「對對對!媽媽菜都煮好了吧?不快去吃會冷掉的!」怎樣都好,別再繼續討論他們的話題即可。
  「噢,也對,大家先來吃飯吧!」
  好不容易脫身的綱吉謝天謝地的呼了一大口氣,並拉著骸一起加入餐桌。



  用完餐後,綱吉雖然說要幫奈奈收拾,但奈奈卻笑容滿面的推綱吉到客廳,要他好好陪大家玩。
  聳了聳肩,綱吉只好走到客廳去找個空位坐下,卻在即將坐到椅子的那一剎那被拉走,噫了一聲後便一屁股坐到骸的腿上,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坐這裡吧,綱吉,這可是你的寶座唷。」
  見鬼的寶座!他寧可坐沙發!
  但在場沒一個人願意幫助他,他爸爸根本是站在六道骸那邊的,而獄寺跟山本則露出愛莫能助的表情,其他小鬼也沒有幫忙的意思,三個人在旁邊玩的不亦樂乎,根本沒朝這邊多看一眼,碧洋琪的目光一直留在里包恩身上,顯然她的想法跟後者一樣,覺得他們這樣是理所當然的。
  拜託!連這個家都沒人肯幫助他了嗎!?

  一群人在客廳有說有笑,從頭到尾只有綱吉一個人的臉色是鐵青的,直到奈奈端水果出來之後,他們的話匣子才暫時止住,開始解決那一盤盤新鮮甜美的水果。
  「對了!聽說中國那邊都會小賭一下試試手氣,我們也來玩吧!」
  聽見老爸的提議,綱吉的心底立刻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他不安的扭動手指,這種場合說不玩好像又太掃興了,但他總覺得賭輸會有非常悲慘的下場……不行,為了讓自己別這麼膽戰心驚,待會一定要第一個舉手說不玩。
  「那有人要退出嗎?」
  「我──」
  尾音都還沒拉完,骸的大手就捂住綱吉的小嘴,並制住他的雙手,讓他連舉手的自由都沒有,只能驚恐的瞪大雙眸,希望在場有人能夠注意到他的異狀。
  豈料,沒有半個人發現他的臉色有異,每個人都興致高昂的捲起袖子,準備試試今年的手氣……來個人看他一眼啊!一眼就好了!快看出他的不甘願啊!
  「好,大家都要玩嘛?很好、很好。」滿意的開始洗撲克牌,家光把兒子的嗚咽聲當成耳邊風,聽若未聞。
  好個頭!一點都不好!
  直到家光開始發牌,綱吉發現只有發出四份而已,這麼一來自己就可以不必參加,他便鬆了一口氣,沒想到身後的男人卻輕輕的含住自己的耳垂,激的他渾身一陣漣漪。
  「唔……」不敢發出聲音,綱吉只得一忍二忍三忍,便暗自祈禱後面那個男人不會太過分。
  「呵呵呵……綱吉以為你沒玩就會沒事了嗎?想的太美了唷,假如我贏的話,現場的人手上還有多少牌,你就要陪我玩多少『處罰遊戲』唷。」
  這番話就像一盆冰水一般灌進綱吉的喉嚨,令他整個人僵在原地動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瞪著骸可惡又可恨的笑臉……好想打下去!可惡!
  「你、你就試試看啊!別看我爸那樣,他可不是省油的燈!」好歹也是彭哥列的九代顧問,牌技應該不差吧?山本和獄寺也很有兩把刷子,他就不信骸有多行,能不能贏都是個問題……吧?
  慘了,他心底居然沒有一份紮實的安全感啊!
  大概是骸給自己的印象太強大了,根本無法想像他輸給其他三個人的模樣!
  不可以這樣,澤田綱吉!你要相信自己的老爸跟夥伴!



  「外頭很冷,衣服記得穿好再出門唷!今晚綱就拜託你照顧了。」
  「沒問題,照顧綱吉是理所當然的。」
  「綱能跟你在一起實在是太幸福了呢,骸!不過因為綱的堅持,只能讓他去你那邊注一晚,真的是很抱歉吶。」
  「這沒什麼,只要綱吉高興就好了。」
  「你真是善解人意,那麼路上小心唷!」
  「奈奈~還有沒有酒啊?我還要──嗝!」
  「哎呀,他還真是的,連模擬中國的過年都這麼沒分寸……那就拜託你了,其實綱可以住到初五也沒關係──」
  「媽媽!」到此,剛才一直悶不吭聲的綱吉總算大叫一聲,他看起來快哭了。
  「哎呀,骸你別介意,我們家的綱就是這麼害羞。」
  「呵呵呵,這我知道。」
  「那就再見囉!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母親大人。」
  語畢,骸便牽著垂頭喪氣的綱吉走出家門,後者的臉色黑到不行,彷彿剛才的賭局害他輸掉幾千幾百萬似的。

  一路上,他們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街道上異常的安靜,偶爾會聽見某幾家傳來的歡鬧聲,但隨著路段的變化,很快又會恢復寂靜。
  直到快抵達黑曜中心時,骸終於開口了。
  「快到了唷,綱吉。」笑的合不攏嘴,和一旁的綱吉形成強烈對比。
  「……」臉色更加慘白,綱吉的腳步開始有拖在地上不想前進的跡象,但這絲毫影響不了骸的行進速度。
  「待會有六十九個『處罰遊戲』等著你唷。」
  「……」
  老爸!您實在是遜斃了!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