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22 (土) | Edit |
後記:

  我特意不打出名字(炸)
  請各位幻想成各自喜愛的CPˇˇ(毆爛)
  整個劇情是架空出來的ˇ(揍)
  對不起是個悲劇(重踢)
  不過也算兩情相悅啦……(被巴爛)
  對不起請原諒我(抱頭)←被踹飛

  感謝閱讀ˇ
 
 








  曾經,我愛過你。
  好愛你,真的好愛你……
  愛到連自己都感到可悲的地步……

  第一次見到你,是在一般的普通班級上。和你相處一段時間之後,我就像情竇初開般的愛上你。
  但當我發現自己的戀情時,你已愛上別的女孩。

  你們成雙成對、日夜通電,放學時總看見你們形影不離,休息時間總見到你們談笑愉悅。

  我好愛你,但我說不出口。
  一說出口,連這份友情都會被抹滅。

  當你和她分手,我頓時間明白……機會降臨了!
  這是上天給我的機會,但我卻沒有信心它能成功。
  看見你痛苦的樣子,我好想跟你講……「來我這!跟我在一起吧!我不會讓你感到這麼痛苦……」
  我有什麼根據?什麼都沒有。
  因此遲遲沒有開口。

  轉眼,你又多了一個甜美可愛的小情人,我默然,只能扯著笑臉恭喜你恢復昔日的光彩。
  天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當朋友這麼多年,我明白你所有的性子、脾氣。
  這天,你跑來找我,在我面前猛灌酒。
  我立刻明白,你和你愛的她分手了。
  這是我的第二次機會,況且這次,你毫不猶豫的跑來找我了。

  那我在猶豫什麼?我為什麼不告白?我為什麼不主動?

  ……

  只因為我和你都是男人。

  他為什麼會肯跑來找我訴苦?
  因為我也同樣是男人,身為朋友的立場,他這是理所當然的決定。
  漸漸長大成人,兒時認為喜歡同性也無所謂的想法已經漸漸淡然。

  看著你崩潰的雙眼,我好想緊緊擁住你、安慰你。
  但……如果你用帶著嫌惡和噁心的眼神盯著我,我一定會潰堤。
  與其那樣,我寧願繼續做你的朋友……

  即便只有一秒,一秒也好……
  我渴望你能用對待她那樣深情的眼神望著我。
  一秒也行……多麼希望你的眼中只有我!

  但我明白,我永遠只是你的朋友。
  只能拍拍你的肩膀,不能給你擁抱。
  只能用衛生紙擦掉你的淚,不能用舌舔拭你那佈滿淚痕的臉。
  你哭泣,我的心也在淌血。



  雪白的會場,凍結我那自認能夠承受任何考驗的心……
  你和你心愛的另一半訂定終身,且邀請我擔任你的伴郎。
  我喜,高興你如此的重視我;我悲,竟然要在最接近你的地方看著你和別人結合。

  這是當朋友的特權,但事後的痛苦卻無止境的襲擊過來……

  你每次都要你的她對你說她愛你,她總是羞怯的笑笑然後低聲細語。
  我心中有著千百的愛你,卻一個字也無法吐出。

  婚後,你還是會跑來找我,對我抱怨你的她。
  她不能包容你的些許小習慣。
  當我聽你不停的抱怨,其實我好想告訴你……「既然如此,那跟我在一起吧!」
  ……不,我辦不到。
  只能安慰他、提供他解決辦法。

  我以為這樣的關係會一直持續到頭髮斑白、老而遺憾……

  他來找我的次數增加了,八成是婚姻到了倦怠期。
  講實在話,我很開心。
  不管他是否只當我是朋友,我還是很開心在他難過時第一個想到的是我。
  至少我在他心中,除了家人和情人外,朋友中是第一位的。



  同樣的白色場景,這次我的心滿目瘡痍……
  一台該死的卡車不長眼的直接讓你像鳥兒般的劃過染上血色的天空……
  你靜靜的躺在木造的棺材裡,一臉安詳。
  若是平常,我一定捨不得吵醒你。
  但今次,我好想用力晃著你、竭盡所能的叫醒你……
  醒來!跟我說這是個玩笑!
  一個不好笑的玩笑!

  「你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吧……」你的母親梨花帶淚的摀著臉,手帕早已染濕。你一直都是個乖孩子,父母都以你為傲。
  「是……」我穩住崩潰的情緒,努力表現出最正常的一面。
  「這是……他在意外前一天寫的……看封面似乎是要給你……感謝你照顧我兒子這麼久……」哽咽,最後她終於受不了的窩在丈夫懷裡大哭。
  接過信封,我餘光瞄到了站在牆角、悶不吭聲的她。你所愛的她。

  「你和他的其他朋友熟嗎?」她淡淡的詢問。
  「當然,他的交際圈和我差不多廣。」我誠實以對。
  「那……你可知他有其他女朋友?」她的話令我驚愕。
  「並沒有……或許那只是誤會……」他的人品讓我相信他不會出軌。
  「是嗎……我也愛他,但我明白,他心中最愛的人不是我……抱歉讓你困擾了,告辭。」她的眸中帶著哀傷,踏著輕盈的步伐離去。

  我錯愕。
  現在他不在了,也不可能問他了……

  回到冰冷的家中,原本這時間他應該會跑來這裡找自己談天……
  一切都結束了。
  攤在沙發上,努力的想忘掉躺在木箱中的身影……
  到最後,我還是沒勇氣和你示愛。
  或許這樣才是最好的吧?

  望向前方,目光落在桌上的純白信封。
  上頭的確寫著我的名字。
  起身,顫抖的雙手緩慢的拿出裡頭的信紙……



  我的腦中一片空白。

  『和你當朋友這麼多年了,』

  囤積已久的情緒終於壓抑不住……

  『我也習慣有事沒事就去找你,』

  充滿悲傷的哀鳴迴盪在空蕩蕩的家中……

  『也許聽起來很奇怪……』

  淚水灑落在信紙上的最後一句……

  『但,我想我愛上你了。』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