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5 (金) | Edit |
後記:

  哈哈哈這篇睽違好久啦XDDDD(被踢飛)
  台詞幾乎都是動畫上的請不要懷疑XD(揍爛)
  我的工作就是負責把奇犽的心底OS寫出來(握拳)←揍
  台詞都沒改但卻可以引出腐味不是很萌嗎?!(放鞭炮)

  慶祝獵人重新連載啦!!!!(放鞭炮+歡呼)
  因為如此所以我又要回覆到發瘋狀態了XD
  (謎:哪裡滾來的瘋子別理他囧!)
  最近的文都太黑了(茶)
  來點溫馨歡樂的吧ˇˇˇ(揍)

  話說,家教文又惱殘了Orz(炸飛)

  感謝閱讀ˇ
 
 






  今天我們有回家吃飯,並開始著手小傑要找爸爸的工作。
  小傑的家很平凡、很安靜,讓人感到很舒服。相較於我那高大冰冷的家,這個地方令人感到安心,就像小傑一樣……從前的我,一直都被關在牢籠裡,一個看似寬敞,但卻不見天日的牢籠。
  隔天,我們起床到屋頂裝設網路用的天線。

  「只要全部都裝好的話,我們就可以收發電腦裡的資料了。」
  「嗯……」
  「小傑!」樓下傳來米特阿姨的聲音。
  「什麼事?」小傑自屋頂探頭,我也跟著過去。
  「我現在要出去一下,麻煩你們看一下店!」
  「嗯!OK!」
  「那就交給你們了!」說完,給了我們個微笑就出門了。
  「米特阿姨慢走!」我和小傑一同說。
  「……嘿嘿……」我頭還沒轉回來,就聽見小傑難得的賊笑聲。
  「嗄?」

  「算了,隨便他吧……」下一刻,我就接獲老婆大人的命令到樓下看店去了。耶?!老、老婆?!不不不我我我我在想什麼!我、我果然……你要克制點!奇犽˙揍敵客!
  環顧四周:「雜貨店還兼開酒吧呀……」我好奇的望著這陳列著各式物品的小屋子。
  頭一轉,瞥見放在身後的照片……「這是小傑的老爸呀……」那雙眼底寫滿了自信,果然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雖然這麼想很可笑,但我竟然忌妒起那素未謀面的岳父--……不不!什麼東西!我到底在想什麼!咳……是忌妒起小傑的老爸:「他一直想找的老爸……」如果有一天,我也離開了,小傑會不會來找我呢?

  答案是,絕對會。
  他不是把自己從那沒有冰冷的家中救出來了嗎?
  思及此,奇犽眼神溫和的笑了笑……

  不過看店真的是很無聊的工作,加上又沒有小傑陪我……一股睡意壟罩在我的頭頂上,一下就好……讓我趴一下……

  ……

  ……唔?!我睡著了?
  起身,發現自己並不是睡在櫃台,反而是小傑的房間……「真是奇怪……我怎麼會在這裡睡著了……」
  「啊,奇犽你醒啦!」小傑的聲音從窗外傳來:「你根本就沒有看店嘛!」開玩笑的說著,話中並沒有責備。
  「不要亂動!」他身後的米特阿姨輕斥,小傑便將頭轉了回去。
  「小傑,你在幹什麼呀?」我望著被一條大白布包起來的小傑,他的頭髮明顯的短了一些。
  「因為我的頭髮有點長了。」所以是在修頭髮囉?
  待小傑修剪完,米特阿姨轉向我:「奇犽要不要剪呢?」
  嗄?我嗎?其實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從來沒有人這樣問過自己。以往的理髮師,都是家裡請來的專業設計理髮師,根本不會想到這個問題。
  「奇犽的頭髮很軟呢。不像小傑的很硬,每次都剪的很辛苦。」米特阿姨溫柔的笑著,我聽到斷斷續續的剪髮聲。
  『這裡的味道……聞起來真舒服……』闔眼,享受這初次體驗的幸福。

  「那米特阿姨,我們去森林玩囉!」
  「嗯!要不要帶便當?」
  「不用了,我們在森林裡找東西吃!」

  我和小傑到森林裡探險,玩了一整天。
  傍晚,我們分頭找食物,在森林的水邊燃起營火,躺在地上觀望滿天的星斗。

  「欸,小傑……」思索了下,喚著身旁的人兒。
  「嗯?」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嗯……八月份就先留在家裡收集一些情報,九月到友克鑫城之後再正式開始找我爸的下落好了。」
  「喔,是這樣啊……那我該怎麼辦呢?」我看著天空,眼底一點目標都沒有。
  「呃?奇犽,你就跟我一起去友克鑫市嘛!」或許是擔心我不跟他去,小傑的語調有些提高。
  「啊?呃……我不是不跟你去。」起身,轉頭望向身旁的小傑:「我那句話的意思是……你真的很了不起。」
  「嗯?」可愛的面龐不解的回望我。
  別開眼,我轉而看向天空……「我一直都找不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不過說起不想做的事,我倒是有一大堆,比方說,我不想一直待在那個家或是繼承家業。不過……要問我想做什麼的話……」我會回答不出來。「所以我真的很羨慕你,你有目標。」而且還帶著令人嚮往的光芒。
  「……奇犽。」稚嫩的聲音喚著我。
  「嗯?」
  「我覺得跟你在一起很開心。」
  一愣,我感到自己臉紅了:「什麼?你突然說這些……」這、這小子怎麼這麼厲害?一句話就讓我的心臟在體內瘋狂的亂竄。
  「這個島上大部分都是出海捕魚的漁夫,所以一直很少有小孩,讀書也是待在家裡用通訊的方式學習,所以……要說同年紀的朋友,奇犽你還是第一個呢!」雖然講到朋友時我有抽搐一下,但至少這小子很重視我……這樣就夠了。
  「其實……我還不是一樣,雖然平常有機會離開家到外面去,不過出去的目的,都是為了讓我磨練殺人的技術……小小年紀就得隨時想要保命。小傑,你也是我第一個朋友。」也是我的初戀,不過這不能講。
  「奇犽,你跟我在一起快樂嗎?」清澈的紅眸盯著我,讓我感到臉部發燙。
  「呃……唔……當然呀!」希望他別發現我的異狀。
  「那以後也要一直在一起喔!」說著,他的雙眼裡有著被營火襯托出來的光芒,帶著可人的笑容對我說。
  我的雙眼登時放大。
  「我們一起去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可愛的稚音繼續在我內心迴盪:「一起去見識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我要去找我爸,奇犽,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一定會很好玩的!」他那帶著光芒的盈盈大眼直盯著我,讓我沒有溫度的心房溫暖了起來。
  「……說的也是,這主意還不錯。」輕笑著,抬頭望向星空,我的心底第一次充滿了希望。
  「不錯吧!」給了我一個燦爛耀眼的笑容。
  雖然是早已決定的事情,但我就是不擅長表現得太直接:「好吧!在我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之前,我就幫你找你老爸好了!」我想做的事情……已經有些浮出檯面了,不過現在我還不太確定。
  講出來有點難為情……就是永遠守護著你。
  「嗯!」小傑笑的很開心。

  小傑果然很不可思議,輕而易舉的破解我內心的迷思。
  一想到他剛才講的話,我就覺得自己彷彿可以在空中遨翔……我喜歡,我真的好喜歡小傑……他知道了,會怎麼看我?
  ……我不敢想像。
  這個,就當我心中最隱私的秘密吧……

  磅!
  正當我們聊的開心時,一陣槍響劃破寧靜的夜空。
  小傑大驚失色的往森林裡跑。
  「小傑?」我趕緊跟了上去。
  「有盜獵者!這裡明明是不准狩獵的!而且,我聽見傑太的聲音!」在視野良好的樹上移動,很快的便找到了盜獵者的蹤跡。
  三兩下便解決了這群沒本事的盜獵者,但小狐熊似乎已經奄奄一息。
  我蹙眉……牠快死了,牠的心跳聲雜亂無章、呼吸十分急促……

  『殺了他,是幫他解脫。』
  腦中浮現幼時機械般的說話聲。

  但小傑卻將牠抱起,迅速的往家的方向移動……「小傑!那小傢伙已經沒救了!」我跟在他身後喊著。
  「不!我絕不能讓傑太的小孩死掉!絕對不行!」他的眼中寫滿了堅定,但我卻無法理解。牠已經快死了!沒有方法可以救牠的!

  「不行!我不能讓你這麼做!」執拗的擋在小狐熊面前,阻止我靠近牠。
  「你快讓開!這個小傢伙沒救了!」我暴躁的說著,一看到小狐熊那痛苦的模樣就讓我感到難以忍受:「聽牠的呼吸聲就知道了!所以別再讓牠痛苦,應該早點讓牠解脫!」
  「不行!我不能讓牠死!」眼前的人兒依然固執依舊。
  「牠真的沒有救了!」
  「不會的!我一定要救活牠!」
  有理說不通!我惱怒的咬著牙根:「不跟你說了!讓開!」直接向前走去。
  「奇犽!」
  「小傑你下不了手吧?那我就幫你早點讓牠解脫!」染上鮮血的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不行啦!」使盡全力的阻止我的雙手。
  「你放開我!」
  「不要!」

  要讓牠提早解脫,就是要狠的下心。
  小傑,你太仁慈了!這樣只是讓牠被折磨得更久、更痛苦!

  「你們兩個!不要再吵了!這個時候還在吵什麼!」端水盆進來的米特阿姨見狀,上前將抓住我的右手。
  「這個小傢伙快死了!我不想再看牠痛苦的樣子!我要早點幫他了斷!」說著,右手已經轉變為殺人武器。
  「呃!」第一次看見我那變形自如的手,米特阿姨驚呼了一聲。
  「這小傢伙就快完了!不管怎麼救都是白費工夫!我最清楚了!」那種虛弱到幾乎歸無的呼吸聲,是我以往在終結目標生命時常聽到的。
  「你不要隨便亂說!救一個生命怎麼會是白費工夫呢!」
  「就是這樣!奇犽!」小傑依然奮力的阻止我。
  「唔--……!放開我!」用力一揮,小傑和米特阿姨都被我揮開,米特阿姨的手上還留下了三條血痕。
  「再過一會兒,一切都結束了……」我慢慢逼近苟延殘喘的小狐熊,舉起沾著鮮血的殺人武器……「既然沒有未來,就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價值……所以……」
  「奇犽!!」小傑竭盡所能的大吼。
  這一刻,我感到自己的心又回到那冰冷的牢籠--……

  啪!

  我偏過頭,左臉頰上留著紅腫的掌痕。
  「生命……生命是不能用價值來衡量的……這隻小狐熊並沒有放棄自己的生命……牠正在很努力的為牠的生命奮鬥!你看的出來吧?」米特阿姨痛心的望著我:「有人就算是有求生意志,卻沒有辦法繼續活下來……怎麼能夠這麼輕易的就結束它呢?」一條淚水自頰上滑下:「沒有人……沒有人教過你每個生命都是很珍貴的嗎?」

  我感到心涼、愧疚。
  緩緩的,我走到牆邊坐下……「他們……唯一教過我的……」幼時殺人的經歷被強制翻出來,腳邊躺著目標的血腥記憶,赤裸裸的呈現在腦中:「就是怎麼殺人……」捏緊手臂,我全身都在顫抖。

  沒有人告訴過我,生命是很珍貴的。
  他們只告訴我,終結目標的生命。
  不要遲疑、不要猶豫,這就是殺手。

  「……對了,奇犽!有人教過我們呀!」
  沒有回應,只是消極的抬頭望著那充滿希望的笑臉。
  「就是念力!我們傳送念力給牠吧!」
  我失神的看著小傑,腦中繁亂的思緒開始統合。
  「雲古師傅不是說,每樣東西之中都有氣的存在嗎?」此時,小傑可愛的桑音猶如天籟之聲。
  「……對哦!」我轉頭望向氣虛如絲的小狐熊,原本絕望的內心瞬間充滿了希望。

  我和小傑合力傳送念力給牠,順利的拯救了這原本不可能救活的小生命。

  隔天早上,小傑的狐熊朋友傑太前來接牠的小孩。米特阿姨給我們兩一個溫柔的懷抱……這就是家的味道吧?至今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又一次……
  我感到自己的心得到了救贖……
  小傑,我還有辦法離開你的身邊嗎……?
  離開了你……我會變成什麼樣子?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