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7 (水) | Edit |
後記:

又差點破功了(枯萎)
為什麼剛好在我極限的打文期間有這麼多人敲我啦XDDDDD(焦躁)
別這樣!!!!!(欸)

大家都要開學了ˊDˋ
課業加油~~~(搖旗)

感謝觀賞ˇˇˇˇˇ
 
 















  『謝謝,我明白了。』
  當時的六道老師對自己極其友善,甚至主動伸手要和自己握手,這種待遇是其他人望塵莫及的,而自己也因為當時這種待遇感到沾沾自喜,最合適的丈夫人選似乎就在她的面前。
  沒想到,一切都因為澤田綱吉的出現而消逝了!
  她不懂,那個平凡又沒用的男學生到底是哪一點吸引了六道老師,第一次的疑點就是六道老師在聽見某個老師喃喃唸著澤田綱吉的名字時,立刻激動的上前去詢問詳細情形。
  難道他們以前見過面嗎?但怎麼可能!澤田綱吉不但學科術科都表現的很差勁,連家世也非常不光彩,聽說連他家裡的人都不想接納他這個多餘的孩子,六道老師怎麼會看上這種人呢?
  應該說,他們怎麼會有交集呢?
  一開始,她認為六道老師只是因為新鮮,剛好澤田綱吉的家人都不太插手管他的事情,等玩弄完之後要脫手會比較容易,所以才會選擇那個平凡又可悲的男學生。
  但日子一久,她漸漸覺得事情沒有這麼單純,因為六道老師對澤田綱吉的態度與其說是愛戀,倒不如說是溺愛更妥當,只要是和澤田綱吉有關的事情,不管對錯,六道老師都會一面倒的幫助澤田,例如他上次不小心跌倒,把熱茶潑到剛好到教師辦公室找六道老師的校長身上,六道老師非但沒有處罰他,反而希望校長不要介意,竭盡所能的替澤田綱吉脫罪,而校長也看在六道老師的份上不追究這個過失。
  再有一次,澤田綱吉不小心撞倒了某老師帶到辦公室的寶貝兒子,該兒子嚎啕大哭,所有老師正待對澤田綱吉破口大罵──在那之前,六道老師就擋在澤田面前,笑容滿面的把那個還在大哭的孩子扶起來,不知道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原本還在哭的小孩瞬間閉上小嘴,連半聲都不敢吭,然後他就跟在場的老師說錯的人不只是綱吉,這個孩子亂跑也是父母的責任,還說他根本就是在假哭,純粹是想博取大人們的同情。
  總而言之,只要跟澤田綱吉有關,六道老師就有能力把他無罪的真相找出來,有時候甚至變成別人的錯,澤田綱吉反而變成了受害者。
  這已經有點過頭了吧!如果只是想玩一玩,有必要這麼呵護他嗎?
  再加上上次的鑰匙卡事件……她沒有想到,六道老師真的會把鑰匙卡交給澤田綱吉,到底為什麼呢?還為了澤田綱吉,鄭重的威脅了她……不甘心!她好不甘心啊!
  垂首掏出澤田綱吉的英文成績單,雖然他沒有一科在自己手上,但她是英文科的科長,所有人的成績還是要送到她這邊來統計學期成績,因此要檢視綱吉的成績單絕非難事。
  ……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在剛開學時還是吊車尾的澤田綱吉,居然能在短時間內進步這麼多,這已經超越了神速的境界,雖然不知道六道老師到底用了什麼方法,但顯然非常成功。
  因此,她放棄在學業這一方面逼澤田綱吉離開這所學校,她打算去學務處弄到他的出席紀錄表,只要操行不及格,他也同樣會被逼迫轉學。
  為什麼要做到這麼絕呢?因為她生平第一次遭受到這種屈辱!而澤田綱吉那副畏畏縮縮、絲毫沒有因此而竊喜的模樣反而令她倍感受辱,因為那就好像是他在跟她炫燿「我就算不求六道老師,老師還是會替我擺平妳」似的。
  她絕對要把他趕出這所學校!
  蓋上厚重的資料夾,起身前往學務處……



  「澤田!中午要一起吃飯嗎?」
  自從骸接管這個班級之後,所有人都對綱吉改觀了,他們總算看見綱吉心底善良的一面,也都能理解骸老師為什麼會這麼喜歡他。
  聽見同學的邀約,綱吉開心到有幾朵紅雲浮上雙頰,但他還是靦腆的搖搖頭,臉上寫滿了抱歉。
  「謝謝你們,可是我待會要跟骸一起吃飯,先走囉!」
  一聽,所有人都沒有異議,平時喜歡瞎起鬨說不加入的人不合群的男同學們也都乖乖閉嘴不語,並向綱吉揮手道別。
  既然知道他是要跟六道老師一起吃飯,誰還敢攔他,否則搞不好明天就收到轉學通知書,莫名其妙的被轉到另一所學校去都不知道。
  不過話說回來,澤田綱吉還真是了不起啊……這所學校裡敢直呼六道老師名諱的人,大概只有澤田綱吉了吧!



  得到澤田綱吉的出席紀錄表之後,女老師一邊思考一邊走向餐廳……要用什麼方法逼澤田綱吉轉學呢?她不是他的老師,而且他背後有六道骸在撐腰,說實在的,要把他趕出去實在是不容易,除非捏造一項重大的事故逼迫他承擔……思及此,餐廳到了。
  甫一進門,就看見澤田綱吉坐在六道老師的腿上用餐,而且要不是她眼花的話,現在他們居然互相餵對方吃飯,感情好到彷彿新婚夫妻一般的甜蜜,對旁人完全視若無睹,這個景象簡直讓她差點氣歪了漂亮的容顏,用力走到他們旁邊的餐桌,高跟鞋發出響亮的腳步聲。
  這聲音顯然引起了澤田綱吉的注意,後者對女老師眨了眨眼,似乎有點不明白為什麼這位美女老師會氣成這樣,而對骸則是完全不當一回事,笑容滿面的舀起一口飯說:「來,綱吉,啊。」
  「呃……骸,她來了耶……為什麼她看起來這麼生氣?你不是說你們沒有任何關係嗎?」最後一句講的特別小聲,綱吉不希望隔壁的女老師以為自己是故意說給她聽的,但可惜的是,女老師早就全神貫注的在竊聽他們在說什麼,耳朵拉的比誰都長,想不聽到都很難。
  「哦呀?我也不懂她在氣什麼,反正不干我的事,現在綱吉最好乖乖吃飯,不然待會我就用另一種方式餵你了唷。」
  小臉瞬間紅透,綱吉搖了搖頭後便乖乖張開嘴巴吃飯,而坐在隔壁的女老師更是氣到腦袋冒煙,無論是澤田綱吉的那番話,還是六道老師的無視態度,都讓她感到無法忍受!
  雖然乖乖的繼續吃飯了,但綱吉還是沒辦法放下那名氣的七竅生煙的女老師,他不時用餘光看她是不是還在生氣,同時也在思考著她到底為什麼要生氣……不管怎麼想,答案都只有一個,她喜歡骸,可是骸卻只把目光鎖在自己身上,連理都不理、看都不看她一眼,要是骸這樣對自己,自己也一定會很難過的──呃,雖然這個女老師表現出來的情緒不是難過,而是生氣,好像自己搶了她老公似的……不會真的是吧?
  嚥下最後一口,綱吉思索了下,便拉了拉骸的衣袖。
  「骸,我們去廁所好不好?」
  聽見這句話,骸和女老師都愣住了,但一秒後卻又轉變為其他表情……前者是開心,後者是抓狂。
  「呵呵呵,綱吉真可愛,連上廁所都要我陪呢。」
  「咦?呃……我、我不是……」綱吉很想老實說只是想到女老師聽不見的地方問他問題,但如果現在說出來的話,不就沒有意義了嗎?因此,他只好把頸子縮了進去,默認骸所說的話。
  而女老師更是氣的在心底大罵綱吉的不要臉,光天化日之下就邀六道老師一起去廁所──他想幹嘛?是想故意在自己面前示威嗎?太骯髒、太下流了!一想到自己輸給這種不要臉的男學生,她就氣的一肚子火!

  進到廁所之後,骸在綱吉開口前就迫不及待的親吻他的小嘴,因為綱吉的要求,剛剛在公眾場合他才會忍著沒對他下手,天知道他忍的有多辛苦,可愛的綱吉就坐在自己腿上,卻只能看不能吃,所以一聽見綱吉邀請他到廁所去,他雖然很驚訝,但卻也有說不出的高興。
  沒料到一進廁所就被襲擊的綱吉錯愕的瞪大雙眸,但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推的開骸,只好暫時讓他親到滿意為止。
  幾分鐘過後,骸總算滿足的舔的舔唇,並又在紅通通的小臉上落下一吻。
  「好了,綱吉想問什麼就問吧。」
  咦?
  驚訝的抬頭望著骸……原來骸早就看出他是有想問的問題才會邀他來廁所,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
  「呃……因為,那位老師的態度看起來非常生氣,好像我搶了她很重要的東西似的……」
  「呵呵呵,綱吉太善良了,這點你根本不必擔心,我對她連示好都沒做過,頂多就是剛開始對她比較友善一點而已,她要誤會我也沒辦法。」
  「咦?」驚訝的咦了一聲,因為綱吉第一次聽見骸對其他人友善,一股不安在他心底叢生,想當然爾,骸從他開始閃爍的褐眸看出了些許端倪。
  「那是因為她有跟你一樣的髮色和瞳色,那個時候我還沒找到你,所以心裡的思念讓我對她比較友善,就是這樣而已。」
  「……可是她好漂亮,又比我聰明……還是個女人,可以幫你生孩子……」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綱吉已經學會不對骸使用敬語了,這個轉變讓骸非常開心,再次在他臉上啵了一聲。
  「哦呀,現在科技這麼發達,同性做出一個孩子也是有可能的唷,綱吉根本不必擔心那些問題,說實話,我現在非常討厭她。」
  「欸?為什麼?」
  「這不是很明顯嗎?她對你抱持著敵意,憑什麼?這不就代表她以我情人的身分自居嗎?真不知道她是哪來的自信,不過是比一般女人還出色一點而已,壓根比不上綱吉的一根小指。」
  「嗄?那、那是對你吧……其他人才不會這麼想呢……」對於骸老愛誇大其詞的習慣,綱吉總是覺得很想笑。
  「只要有我就夠了,我可不希望有莫名其妙的甲乙丙丁蹦出來跟我搶你。」話落,又親吻了綱吉的小臉,溫柔的彷彿像在對待珍寶,捨不得在上頭留下一絲一毫的傷痕。
  「骸……謝謝你……」
  微微一笑,骸用額頭靠上綱吉的,悅耳低沉的柔聲像電流一般通過綱吉的耳道,令他感動的想哭。
  「該道謝的人是我唷,親愛的綱吉……沒有你,就沒有今天的我。」
  沒有遇見綱吉,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想疼惜的對象,無趣的走完這一生。
  緊緊抱住綱吉,舒服的吁了一口氣,而綱吉也沒有做多餘的反抗,伸手反抱住這溫暖的歸屬。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