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8 (木) | Edit |
後記:

我還以為今天就要破功了XDDDDDD(被打)
因為腦子裡很亂OTZ
感覺好像寫不出什麼東西T_T

現在又有很多東西可以寫了XDDDDDD(欸)
敬請期待唷!!!(被打)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下課鐘聲響起,宣告著一天課業活動的結束,死氣沉沉的學生們一聽見鈴聲便迫不及待拿起書包衝出教室門,最後一堂課的老師只能搖搖頭、嘆口氣,只好將交代的作業抄在黑板上,希望那群沒聽見作業的學生能利用明天課堂前的時間把它們完成。
  綱吉自然是仍然待在教室的學生之一,他認真的把作業抄了下來,並把作業需要的課本跟習題本都塞進書包。
  「澤田,明天見囉!」
  「嗯,再見。」
  將書包背起來,綱吉現在覺得好幸福、好快樂,他開始有種自己不是廢柴的感覺,班上的同學也從瞧不起他、害怕他轉變為喜歡他,雖然他知道同學們還是因為六道老師的關係跟自己保持距離,但他不怪他們,因為骸的思維跟做法的確非常極端,綱吉也不希望同學們因為自己的關係而受到嚴厲的懲罰。

  拉開教職員辦公室的門,綱吉左顧右盼的走了進去,今天骸有會議,所以要他在辦公室等他。綱吉很討厭進辦公室,因為大部分的老師都有欺負過他的紀錄,他很害怕會在這裡遇到那些老師,雖然他們現在應該不太敢對自己下手,但他相信他們的眼神一樣會讓自己感到不舒服。
  幸好,今天跟上個禮拜一樣,沒有什麼老師留下來,綱吉漫步走到骸的位置,沒想到才剛過轉角,就看見兩位老師在骸的辦公桌隔壁談笑甚歡,令綱吉屏住了氣息,躲在轉角後面不敢前進。
  其中一位似乎是新來沒多久的男老師,另一位就是喜歡骸的女老師。
  他們兩人交談的十分熱絡,男老師不時還會觸碰女老師的肩膀跟手臂,就連遲鈍的綱吉都看的出來,他希望和美麗的女老師有進一步的關係。
  而後者也沒有做出多餘的反抗動作,但也沒有確實表明自己的意思,但從她的表情看來,對於這些追求的表態感到非常滿意、開心。
  奇怪,她不是喜歡骸嗎?為什麼被其他男人搭訕也會開心呢?
  大概自己還是個孩子,不懂大人的心態吧?
  對了,既然她有新目標了,應該就不會繼續糾纏骸了吧?自己也是正大光明來這邊等骸的,根本不需要躲躲藏藏的呀!
  因此,綱吉深吸了一口氣,大步朝骸的辦公桌走去,一屁股在骸的位子上坐下,假裝沒看見那兩位老師錯愕又震驚的表情。當他坐上骸的辦公椅時,每個老師都是這種表情,無一例外,因此綱吉早就習慣了,無視是最好的做法。
  瞬間,美眸爆出熊熊的忌妒之火,差點氣著直接上前把綱吉給掐死……這不要臉的傢伙!居然就這樣大辣辣的坐在六道老師的位置上,而且連招呼也不打一聲,實在是太沒禮貌了!
  「澤田!你當我們是隱形人嗎?」略帶慍怒的柔聲指責,顯然女老師想在其他異性面前保持高貴溫柔的形象。
  一驚,綱吉這才想到自己沒有跟他們打招呼……雖然其實是因為不敢才沒有出聲,但這樣似乎太沒禮貌了,因此他趕緊跳下辦公椅,向兩位老師鞠躬賠不是。
  「對、對不起……兩位老師好。」
  「哼!六道老師實在是白寵你了,在外面給他丟人現眼!」
  頭垂的更低,綱吉在心底痛罵自己的愚蠢,居然害老師被自己連累……他果然還是很沒用。
  奇怪的是,站在女老師旁邊的男老師始終沒有吭過一句話,也沒有認同女老師的話,只是一個勁的緊盯著綱吉不放,彷彿被施咒一般的緊緊盯住,盯到綱吉感到渾身一股惡寒,有點害怕的抬起頭來。
  這一抬頭,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男老師已經單膝下跪在綱吉面前,握住了他的纖手,眼底佈滿了柔情,令綱吉和女老師都驚愕的瞪著他怪異的舉動,女老師滔滔不絕的責罵聲這才停止,她不敢相信的看了看那位男老師,再看了看澤田綱吉。
  這是怎麼回事?
  「太可愛了……想不到這所學校還有這樣的珍寶存在,你我會在辦公室邂逅也是命運的安排,不介意今晚賞個臉吃飯吧?」
  綱吉眨了好幾下眼睛,低頭看了看自己被抓住的小手,轉頭望著同樣愣在原地的女老師,最後看向正在猛對自己送出秋波的男老師,臉上滑下了罕見的三條黑線。
  「呃,您牽錯人了……」說著,還不停地使力,想將小手抽出來,可惜只是徒勞。
  「我沒認錯,你實在是太可愛了,雖然旁邊這位女老師也非常有魅力,但跟你一比就顯的黯淡無光了。」嘆息的搖了搖頭,綱吉可以感覺的到身旁的女老師正散發出不可小覷的陰氣,刺人的破壞死光正一波波的往自己這邊發射,嚇的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沒想到,除了骸以外,居然還會有其他人看上他……不過他也很困惑,為什麼看上他的人都是男人呢?他明明是道地的男兒身啊!
  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用,綱吉只想把自己的手抽回來,被其他人硬是抓住的感覺非常難受,明白對方的意圖之後,他甚至覺得有點噁心。
  「請、請您放手!您一定是牽錯人了!」靦腆的拉沒有用,綱吉到最後根本是用力的甩,但手還是被握個死緊,連半點鬆開的跡象都沒有。
  「你驚慌的樣子還真可愛,啊,你還不認識我吧?我叫──」
  「不必麻煩了,綱吉不想知道,也不會想知道。」
  瞬間,辦公室的溫度彷彿降了十幾度一般,就差沒有飄下片片雪花,冷到足以將心臟凍結的嗓音出現在男老師身後,後者被寒氣凍的動彈不得,也不敢轉頭……因為就算不轉頭,他也能想像到一個惡魔站在自己身後,並拿武器抵著自己的喉嚨。
  六道骸似乎在會議尚未結束就回到辦公室了,對綱吉和女老師而言,這個行為模式並不陌生,但對這位新的男老師而言,可就是一項意料之外的災難了。
  他好歹也是個老師,從綱吉大膽坐上六道骸的位置還有女老師對他表現的敵意就可以猜出,綱吉是六道骸所珍視的人,但這樣少見的可愛少年卻正好對中了他的胃口,沒有經過大腦思考就逕自對他做出求愛表現,又剛好被六道骸抓個正著……不管是誰來看,自己這個行為簡直就是活膩味兒了。
  輕蔑的哼了一聲,骸不慌不忙的走到綱吉身邊,用力握住男老師的手腕,綱吉似乎聽見喀啦一下的清脆斷裂聲。
  男老師應聲慘叫,並鬆開了緊抓住綱吉不放的手,而綱吉趕緊把手藏了起來,並躲到骸身後,害怕的望著這名陌生的老師。
  「我知道你,你就是那個男女通吃,連學生都不放過的男老師對吧?你在教育界非常有名呢,可惜我一向不記路人的名字,但我記得你的事蹟。」冷冷的望著他癱在地上扭曲的臉,骸攬住了躲在自己身後的綱吉,有意無意的瞥了女老師一眼。「不過就眼光而言,你算是非常識貨的人,立刻就能看出綱吉獨特的魅力,實在是不簡單吶……可惜,我最討厭你這種人了,在我踩斷你的大腿之前快滾吧。」笑容滿面的說出這一段話,在男老師慘叫一聲落荒而逃之後,無視於女老師因受到嚴重污辱而鐵青的臉色,自顧自的拿出手帕擦拭綱吉方才被握到出汗的小手。
  「……可惡!我明天就要他走人!」
  「咦?」一聽見骸因為自己而想把人趕走,綱吉的善良開關又啟動了,他抓住骸的手帕,苦苦哀求他。「不、不要這樣!他一定是一時昏頭了啦!我剛剛進來時,他還想追求那位女老師呢!」
  抑鬱的望著綱吉替其他男人求情的小臉,骸的神情非常可怕,連綱吉都瑟縮了一下。「哦呀……你要我放過在我面前吃你豆腐的男人?萬一他不肯放棄,又繼續對你性騷擾怎麼辦?我可吞不下這口氣唷,親愛的小綱吉。」
  「也沒有吃豆腐呀……不過是握個手──」
  「我的標準是就連一片指甲都不准其他人碰到,明白嗎?綱吉。」
  冷汗涔涔的望著臉色全黑的骸,綱吉嚥了口唾沫,仍然不放棄的替他求情。
  「不、不會有下次了啦!你看他那麼怕你,他怎麼可能還靠近我!對不對?」
  臉色陰沉的看向旁邊,骸選擇保持沉默。
  咬住下唇,綱吉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裝可愛對骸有沒有用,但他還是決定姑且一試……他抱住骸的手臂,並用小臉上下摩蹭著,在骸望向自己時抿緊小嘴,並用最無辜、最誠懇的褐色大眼望著骸,還發出討好的撒嬌聲:「求求你……」

  內心的骸,倒地不起。

  「……這次就算了,不過你不准再跟他見面。」
  見骸願意吃他這一套,綱吉開心的抱緊他的手臂,像隻小貓咪似的蹭來蹭去,讓骸忍不住擁住他親吻,然後抱著他走出辦公室,前往停車場。

  辦公室內,只剩下被遺忘已久,自尊和自信都被踐踏到無法東山再起的女老師……美眸中積滿了仇恨,她氣的胸脯不斷上下起伏,腦子差點就要氣暈了,她撫著額頭,咬牙切齒的在心中發誓……她絕對不會放過澤田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