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1 (日) | Edit |

家教十御題
御題08˙不說
CP:骸綱

H有慎入

 
 










  「別再說了!」
  一句狠話讓澤田綱吉在接下來的日子感到後悔莫及。

  以往不管是上刀山還是下油鍋,永遠都擺著笑臉、用言語騷擾自己的六道骸,令人跌破眼鏡的順了綱的意,徹底噤聲。原本從早到晚親親綱吉喊不膩的骸從那天起一句話也沒講,對綱而言這原本應該是得以讓耳根子清靜的好消息。

  ……

  澤田家的夜晚,小型的家用餐桌在幾天前就多了一位最近很常來的不速之客。
  「哎呀,骸你又來啦……不過今晚還是一樣沒多的位子呢……」對於這位不速之客,奈奈一點都沒有不開心的意思,反倒是一臉頭痛的看著被佔滿的餐桌。
  一反常態,骸今晚什麼都沒說,只是一直微笑,揮揮手表示沒關係,然後非常自動的往綱那邊走去……

  「骸……這樣我不能吃飯……」吃力的拿著筷子和碗,綱整個人被抱在骸的懷裡,後者雙手緊緊擁住綱,讓他的手移動得非常困難。
  沒有回答,但也沒有放手,繼續正大光明的摟著綱,在看不到的桌面下還不時游移雙手吃豆腐。
  哀怨的眼神拋向身旁的里包恩……「再一碗味增湯。」對於求救的眼神視若無睹,逕自將碗遞到碧洋琪面前。
  沒用,那……看向奈奈:「怎麼了?綱,你今天吃好少呢!」媽媽您沒看到嗎?您的兒子正被另一個男人摟在懷裡呀!
  「我……不能吃飯……」拿著筷子的右手在顫抖,卡在腋下的手臂摟的死緊。
  聽見綱的話,骸讓綱轉個方向側坐在自己腿上,拿走他手上的筷子,夾了口菜就要送入綱口中,就差沒寵溺的說「來,老婆張開嘴巴」。
  整張臉紅透了,耳邊又傳來奈奈高興的笑聲:「你真幸福呢!綱!」雙手合十表達自己的開心,彷彿嫁了女兒般的吟吟笑著。
  別過自己的臉不肯吃,不管骸將菜夾到哪邊綱就立刻轉頭。持續了六、七次之後,骸拍拍綱的大腿……一股惡寒從剛剛被觸摸的地方擁上心頭。緩緩偏頭看向手上夾著菜的男人,雖然沒說話但眼底卻清楚的寫著:「吃?不吃?還是要我用其他方式餵你?」
  全身的寒毛都警戒的豎起,僵硬的移動下巴,乖乖吃掉筷子上的菜……誰知道下一個被夾起的章魚燒就這樣被乳牛裝的小孩一口吞入,吃完後還滿足的大笑:「哈哈哈哈藍波大人要吃光所有章魚燒--……」語尾音還沒拉完,眼前的惡鬼--……不,厲鬼便伸出左手掐住藍波的脖子,渾身散發出比厲鬼更恐怖的氣息。
  「嗄啊啊啊!住、住手呀!」嚇的拉住骸的手,使盡全力將藍波抱下來。
  原本鐵青的臉色立刻恢復笑臉,並揮揮手代表只是玩笑。
  「哈哈--雖然是玩笑但嚇到我了呢!」撫著胸口,奈奈鬆了口氣說。
  「……」除了奈奈以外,餐桌的其他人都不覺得意外。那隻蠢牛活該!竟然和綱間接接吻!
  要不是他有阻止,未必不會殺了藍波呀!綱一臉恐懼的望向骸,後者依然氣定神閒的夾菜遞到自己嘴邊,身邊隱約散發出的凌厲氣息讓他不敢反抗的張開小嘴乖乖吃飯。

  「對了,骸今晚要住下來嗎?」
  聽見這句話,綱剛喝進的濃湯眼看就要噴出來,在出口的那一刻被某個男人一滴不剩的接進口裡……眼前的放大版六道骸讓綱腦子一片空白。他他他、他做了什麼!竟然在媽媽面前!綱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呵呵,骸真體貼呢。那要不要呢?」那笑容彷彿天使一般,但此時卻將綱狠狠的打入地獄。
  媽媽您有沒有問題呀!就算您再想要女兒我也還是個男人呀!看到這種情景為什麼一點反應也沒有?!
  不用想也知道,身邊的男人立刻點頭答應,笑的一臉無害。

  「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為什麼要這樣懲罰我……嗚嗚嗚……」歇斯底里的在床上抱頭打滾,爾後一臉哀怨的看向坐在床邊的男人:「那個……明明有客房的……為什麼要來這……?」話才講到這裡,就瞥見里包恩要走出房門:「等等!里包恩!不是該睡覺了嗎?」
  「我要去客房。」輕描淡寫,把綱的腦袋砸的腦眼昏花。
  「為為為、為什麼?」他快哭出來了。
  「記得首領的職責。」丟下這句話,無情的關上房門。

  就算已經和自己獨處了,他還是一個字都不說,只是一直用詭異的視線打量自己。

  「……你不介意的話,就睡我的床吧……我可以睡地上……」怎麼說自己都是主人,要客人睡地板過意不去。
  起身,骸走到床邊壓了壓床、看了看床的長度、摸摸床單的材質……這、這人在幹嘛?難道他還挑床睡的嗎?
  「欸,骸--……」話還沒說完,眼前的男人就一把將自己抱起,扔到床上:「噫!你、你幹嘛啦!就說床讓給你--……」打斷少年的話,笑容不變的壓上去。

  深褐色的眼眸瞪大,和笑得詭譎的異眸大眼瞪小眼。

  「你你你、你想幹嘛!走、走開!」察覺到不對勁的綱死命想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骸,但下一刻雙手就被牽制在上頭。
  輕輕舔弄敏感的小耳垂,身下的人兒繼續大叫:「不要!走開!救命呀!」拼命扭動自己的身體,使出生平最大的力氣喊著。
  此時,聽見骸那已經能當招牌的經典笑聲……微瞇的眼眸和笑容依舊的神情彷彿說著:「沒用的喔,不管叫多大聲都不會有人聽到,你知道我的能力不是嗎?」沒有開口,光是表情就傳達了這一句。

  封住可口的唇,拿起皮帶將綱的兩手捆起來,原本就閒著的大手探進綱的睡褲握住裡頭的細嫩。
  「唔……!」被堵住的小嘴發出嗚咽聲,不安分的扭動身子,白皙的小臉染上一層誘人的緋紅。
  放開被吻的紅腫的紅唇,沿著嘴角流出的銀絲往下親吻……「唔嗯……停、停下來……」不住的喘息著,綱感到自己下身的睡褲被人緩緩扯下。
  「啊啊……別、別這樣呀……」胸前紅嫩尖挺的果實被男人含入口中,不時的輕咬讓少年發出舒服的呻吟,因雙手被綁在上頭,讓綱無法阻止那羞人的嚶嚀。
  以往,骸總是會用言語讓綱羞的恨不得鑽個地洞進去,像這樣強迫行動倒還是第一次,讓綱有種不知所措的恐懼感。
  「骸、骸……拜託你住手……」身下的灼熱感讓他講得非常困難,男人力道適中的手勁讓少年不斷低喘呻吟:「啊啊……不、不要呀……」難受和舒服交錯享受著,少年受不了的弓起身體,但下身的男人還是不放過他。

  『要我別再說了?那就是允許我直接動手對吧?』
  伴隨著月光,這句話清晰的從骸那充滿慾望的神情上傳達給身下的綱。

  「你、你這……啊啊嗯……!」還沒罵出口,徘徊許久的手指沾著蜜液緩緩推入少年的幽穴中,初經人事的穴口敏感的張合,緊緊吸附著男人的手指。
  露出滿意的笑容,在綱又要開始講話之前吻上他抱怨的小嘴:「唔嗯……唔……」感到身下的手指又多進了一根,少年受不了的擺動腰桿,無意間將男人的手指吸得更緊。
  下身前的欲望因刺激而洩了出去,不偏不倚全在男人身上:「呼、呼……放、放過我……」他知道錯了!下次不能再對六道骸說出那種話!他知道錯了啦!
  看著綱那被淚滴襯托得水樣的盈盈大眼,骸著迷的親上少年嫣紅的雙頰,但還是給一個看似抱歉但實質狡詐的微笑,抽出自己的手指,並用欲望抵住少年的花穴,讓綱原本要放下的心又被狠狠的提了起來。
  「啊啊……我知道錯了……拜託放過我吧……」一句狠話造成他今晚難以忘懷的失身,少年掙扎的擺動臀部,不料卻摩擦到男人的尖端,讓炙熱更加腫大。綱難以相信的瞪大雙眼……他這算不算自掘墳墓?
  嘴角彎起完美的笑容,手臂夾住少年白皙的雙腿將自己送了進去……「嗄啊啊啊!好、好痛!出去、拜託你出去!」眼眶裡的淚水盈出,雖然經過滋潤但那裡畢竟不是做這種事的地方,少年依舊感到撕裂般的疼痛。
  但男人的碩大只進了一半,接下來他耐心地、慢慢地往前推入……「唔嗯……啊嗯……」逐漸適應異物的身體隨著男人的節奏擺動,豈料男人竟在快要全部推入之前停止動作。
  通紅的臉蛋看向眼前笑的奸詐的男人……他額上也有著些許汗珠,但表情依然態若自如。不夠、還不夠……心底的聲音不斷撞擊綱的腦袋:「骸、骸……」
  依舊不肯開口,只是笑一笑表示他在聽,手指也沒閒著上前搓揉少年胸前的柔嫩,更加增添少年對慾望的渴求:「啊啊……再來……拜託……」拋棄無謂的羞恥和思考,綱哀求似的喚著。
  舔拭少年的腿,就是不肯將最後的那一點空間塞滿,笑容依舊的盯著少年難耐的臉龐。
  「唔嗯……我、我愛你!骸!拜託你!以後你要說什麼做什麼都可以!拜託你呀!」意識不清的說出心底話,男人這才露出得逞的狡猾笑容。
  「早該這樣了……我的小綱吉……」往前一頂,讓少年的粉穴將自己的欲望完全吞沒,令少年發出舒服解脫的淫喚,而後激烈的撞擊更是讓少年不斷從口中發出羞人不已的誘人呻吟。



  「親愛的小綱吉,餵我。」無賴的要求著,骸容光煥發的坐在澤田家的餐桌旁,口中喚著的小綱吉自然是坐自己腿上。
  「……」無法拒絕,誰叫自己昨晚被慾望沖昏了頭。認命的拿起飯碗,將菜一口口送入骸口中。
  「呵呵,你們還真像新婚夫妻呢!」奈奈摀著嘴笑著,繼續幫藍波添上另一碗……說到藍波,今天他好像特別安靜喔?
  「夫妻就該住在一起對吧?」昨天閉口不語的骸講出爆炸性的言論,里包恩等人像沒事人的繼續吃飯,反倒是綱的臉全綠了。

  住在一起?饒了他吧!



<完>

---------------
後記:

其實我邊打邊笑……XD(毆爛)

耶耶御題終於生出來了ˊ∀ˋ(歡呼)←毆
這是一篇有H的御題(爆死)
反正一開始就沒說御題是純潔版(你滾!)
所以說人不可以亂說話不然怎麼失身的都不知道(胡扯!)
糟糕一整個沒節操這樣Orz
(謎:沒差反正很久了)←爆

住在一起=每天努力耕耘(爆)
小綱吉會受不了的吧ˊ∀ˋ(毆死)

是不是有甜到QQ?有的話我好感動呀~
媽媽我終於會寫甜文了!(誤)

感謝觀賞ˇ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