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6 (金) | Edit |
後記:

看我的砂糖連環灑!!(被踢飛)

決定將這坑挖下去了(爆飛)
這篇沒H哇哈哈(被踢爛)
不過下篇可能有……(毆死)

這篇有打算讓雲雀開始注意綱吉XP
其實雲雀原本會不理綱吉
純粹是因為沒有第三者介入
委員長嘛……嗯……對戀愛我相信沒啥感應(被踢)
所以沒人跟自己搶就不會發現自己心底的情愫XD(被拐飛)

最近感冒嚴重……聲音像鬼一樣呀囧(這是題外話)

感謝觀賞ˇ
 
 








  這是一堂詭異至極的課。

  新來的老師噙著不可思議的迷人笑容,讓班上的女學生們一顆心在體內奔馳,但那熾熱的視線從頭到尾只落在一位額際上佈滿冷汗的褐髮人兒身上。
  一旁的灰髮少年緊抓著手中的炸彈,一有機會隨時都可能把彈藥扔向講台上用眼神騷擾首領的老師。褐髮人兒身後的黑髮少年也一反常態的將平時放在櫃子裡的竹劍握在手上,臉上原本可說是爽朗的笑容此刻看起來活像死神的微笑。
  下課鐘聲解救了教室內心驚膽戰的學生,男同學們抱著籃球飛也似的往球場奔去,大部分的女同學都抱著既害羞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到講台上和新來的老師寒暄問候。
  瞥見正要尾隨灰髮少年的褐髮人影,迅速的將女學生們打發掉,筆直的朝正要逃離教室的綱吉走去:「想逃去哪呀?我可愛的小綱吉。」攔腰抱住纖細的身驅,懷中的人兒不禁一抖。
  「我……我只是想去廁所……」顫抖顫抖再顫抖,先前不堪的記憶歷歷在目……獄寺、山本!快發現他並沒有順利跟上呀!「老師……可以請您放開我嗎?」他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不是身體,而是心理。
  「嗯……我剛到這所學校,需要有人帶我認識校園……而上課方面也需要『熱心』的學生來幫忙拿教具……」意圖明顯的笑著,無視身後女學生們此起彼落的「熱心」目光,並在綱吉驚恐的想拒絕之前,輕輕附在他耳邊低喃:「你會接下來對吧?小綱吉?」
  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悄悄的游移不安分的大手,眼看它就要探進自己的長褲--……「我我我、我自願!」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喊著,先不論未來會有多慘,現下自尊和不完整的貞操最重要。
  「首領?!」因為沒看到人所以趕回來的獄寺正巧撞見這一幕。
  「喔?小綱吉答應要當我的助手了,你也有聽到。」帶著勝利的笑,那表情讓人想一拳毆下去。
  獄寺氣得掏出懷裡的彈藥:「混帳!想也知道是你逼迫首領--……」
  「獄寺!不要這樣!是我自願的!」

  看了看綱充滿懇求的盈盈大眼,獄寺心不甘情不願的將炸彈收起來:「……嘖!」然後再狠狠的送新老師一個狠瞪,撇過頭拉著綱走向廁所。

  想擺脫我嗎?綱吉……不會讓你如願的喔……呵呵呵呵……



  「老、老師……上課十分鐘了……」少年羞紅了脖子,難堪的閃躲著眼前男人的熱情擁吻,可惜都只是徒勞。
  「不用擔心那個。」空無一人的教職室,正好成為男人為所欲為的最佳場所:「吶,綱吉……下午帶我逛校園可以嗎?」又在脖子上落下一吻。
  渾身都在發抖,但卻沒膽拒絕,只得默默點頭,盈盈的大眼看來快要掉下透明的淚珠。
  看著怕得要命的綱吉,骸輕輕嘆了口氣……無所謂,他會改變這種形式的,總有一天,他一定會讓綱吉心甘情願待在他身邊!
  「嗯……說上課的是你,但卻待著不走嗎?還是你要我直接在這--……」惡意的舔了舔少年白裡透紅的臉頰,不懷好意的笑著。即使心中並沒有就地直接上那個打算,但綱吉那可愛的模樣總是讓骸想欺負他。
  「呃?不、不不……」雞皮疙瘩瞬間佈滿全身,觸雷似的跳離骸的懷中,抱起教科書、跌跌撞撞的跑向走廊。
  「嗯……這堂課只需要一本書的……」對於綱吉將書全部抱走感到想笑,起身往走廊前進。

  慌忙的逃出教職員室,不巧和走廊上的人影撞個正著,手上的教科書散落一地。
  「啊……對、對不起……」抬眸,在看清眼前的人之後,深褐色眸中的瞳仁瞬間縮小,瘦小的身軀彷彿凍結般動彈不得。
  那雙漂亮的鳳眼依舊沒有正視自己,眼中的情緒是比厭惡更不如的冷漠:「讓開。」見眼前的人兒呆愣在原地,不耐煩的開口。
  這冰冷的一喚,才讓綱吉趕緊回神,發現自己正壓在雲雀學長身上,匆忙的爬起來,羞的耳根子都紅了:「對對對、對不起!我、我馬上離開……」蹲下身撿拾散落的書籍。
  「上課很久了。」冷冷的瞥著眼前的少年。
  「唔……我、我是來找老師的……」支支吾吾的說著,心底暗自期望裡頭的骸別在這節骨眼出來--……
  「綱吉,你書拿太多了。」教職員室的門被打開,雲雀瞪大眼望著站在門口的男人。
  真是悲哀,連老天爺都不理自己……綱吉自暴自棄的想著。
  「六道骸!」二話不說便讓拐子上手,直接衝向眼前笑容滿面的男人。
  「哎呀……已經上課了不是?你想害我遲到更久嗎?」輕鬆的迴避著攻擊,並找機會將一旁嚇呆的綱吉抱了起來。
  「你……老師?」被抱在懷裡的綱吉清楚的看見,那鮮少波動的眼中出現了一絲錯愕,而從來沒正視過自己的眼瞳,第一次映照出自己的影子。
  「是的,所以請你讓開好嗎?我和可愛的小綱吉要去上課了。」大膽的宣示著所有權,面對綱吉目前喜歡的人,骸散發出一種強烈的敵意。

  這是他第一次正視眼前的草食動物,永遠都待在遠方看著自己的他……那雙清澈的大眼依然寫著恐懼和怯弱,和以往不同的是,現在的他正被自己仇視的人抱在懷裡。
  ……這種不悅的感覺是什麼?
  「……放學。」他快被煩透了!拋下這句話便轉頭就走,臨走前看著綱吉的眼神十分奇特,不過他自己也沒發現。

  「老、老師……我們該去上課了……」對於雲雀因為骸才看見自己的反應感到想哭,但他安慰自己……至少以前是連看都不看自己的。
  低頭望著綱吉,輕輕將他放下。也許雲雀恭彌自己沒注意到,遲鈍的綱吉也沒注意到,但那一瞬的奇異眼神可沒逃過他的眼睛……休想!豈能讓後來才開跑的他奪走綱吉!

  放學的鐘聲一響,那個男人在二年A班門口霎時出現:「綱吉,過來吧。」
  被點名的綱吉震了一下,並在眾人的目光中提起書包往門口走去……「慢著!十代首領!」獄寺著急的想追上去,卻被山本一把拉住。忿忿的轉頭瞪著拉住自己的人,而那人只是搖搖頭。
  待骸將綱帶走後……「為什麼要阻止我!」惡狠狠的開口砲轟,口中叼著的煙快被咬成兩半。
  「綱是自願的……我們也沒辦法呀。」就算衝上去也阻止不了,還不如別去:「反正我相信,六道骸不會傷害綱的。」否則今天早就看不到綱了。
  「唔……可惡!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氣憤的揍向牆壁,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美其名是參觀校園,實則老師吃學生豆腐。
  「骸……參觀校園一定要搭著肩膀嗎?」小聲的詢問,四周飄來的目光讓綱吉渾身不對勁。
  「噢?那好吧。」似乎早料到綱吉會這麼說,笑容不變的將手往下移,摟住綱吉的細腰:「肩膀不行就腰囉。」無視綱吉錯愕的面龐,骸笑的十分開心,先擺肩膀彷彿是早就計畫好的。
  困窘的小臉紅的發亮,結結巴巴的介紹著校園:「這、這裡是學生事務處……老師……這樣我會養……」身邊的男人將面頰貼在綱吉額上磨蹭。
  「嗯?可是綱吉的身體好香……」一臉無辜的說著,讓綱吉想笑又不知道該不該笑:「都放學了,叫我名字吧。」眼角瞥到樹叢後面的人影。
  「噢……骸……為什麼你……」雖然曾經強迫過自己,但骸對他的好是無法忽視的……他這種人值得骸這樣對待嗎?自己拒絕了他,卻還能得到這種待遇,應該嗎?
  「不管你怎麼想,綱吉。」從綱吉黯淡的眸中讀出了他的心事,俯身在他敏感的小耳旁細語:「我愛你,一直都會愛著你……縱使你現在還不願意。」最後一句顯示出了骸霸道的佔有慾,也宣示了會讓綱吉喜歡自己的決心。
  白淨的小耳瞬間變的紅燙,不知所措的別過頭,不敢看那寫滿情意的異瞳。

  「你們在做什麼?」緩緩從草叢走出來,冷眼望著眼前幾乎貼在一起的兩人。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