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9 (金) | Edit |
後記:

……(把臉抹平(欸
在此先預告有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
請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心臟練強一點(?????)
我也要作準備了(給自己打強心針(欸

我剛剛才發現明天是CWT24耶XDDDDDD(遲鈍)
祝大家玩的開心唷!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翌日中午,女老師迅速用完自己的午餐,將餐具交還給廚房之後,便踏著優雅的腳步,走向餐廳最陰暗、最偏僻的角落……昨天那位才剛來就踢中螞蟻窩的男老師可憐兮兮的窩在那裡吃飯,因為沒有老師願意跟他同桌,甚至不願意讓他坐在他們隔壁,因為六道老師不會善待跟他扯上關係的任何人,因此大家還是秉持著不知者無罪的精神,只要他們繼續不知情、繼續不跟這個男老師有任何接觸,他們就不會有麻煩。
  但女老師卻走到他的桌子前,甚至在他對面坐下。
  昨天原本想追求的美女就坐在自己眼前,但男老師卻一點開心的樣子都沒有,他陰沉的抬頭看了她一眼,而後又低下頭去吃他的飯。
  「昨天很難堪,是吧?」
  豈只是難堪,簡直窩囊到不行了。
  昨天握住綱吉小手的右手纏上了白色的繃帶,手腕的骨折導致他暫時無法握筆寫字,現在只好用口頭講課,並印講義給學生,黑板上暫時不會出現他的筆跡。
  才到這所學校的第一天就發生這種慘劇,男老師覺得自己是不是香燒的不夠多,老天爺才會給他這種懲罰?不過是調戲一名男學生而已,下場居然是手腕被折斷,實在是有點可悲。
  「妳是來嘲笑我的嗎?」冷然的回了一句話,連看都沒看女老師一眼。
  「不要這麼冷淡,我是來安慰你的。」甜甜的一笑,這溫柔的聲線果然打動了男老師,後者抬起頭來,在看見那美麗的甜笑之後,也跟著牽動了嘴角,這讓女老師更加確信她的計畫可以成功。「其實昨天那件事情,我也有錯呢……要是我早點答應跟你一起去吃飯的話,就不會遇見澤田綱吉了,你也就不會跟六道老師對上。」
  話題到此,男老師的臉色又黯淡下來,垂首吃他的中餐,昨天那件事情似乎對他的自尊還有自信都造成了嚴重的打擊。
  「咦?想不到你還是這麼在意啊?六道老師本來就是身分特殊的男人,在他面前敗下陣來應該勉強可以接受吧?」
  「……妳們女人根本不懂,這是男人的恥辱。我喜歡的東西搶輸他,自尊還被他踩在腳底下蹂躪,他甚至只要大聲喊一聲就可以叫我立刻滾蛋,這種羞辱是無法忘懷的。」苦笑了下,顯示他雖然對現況極為不滿,卻也無能為力。
  美眸眨了幾下,女老師翹起她引以為傲的二郎腿。「我是不懂,不懂你們男人會為了面子而拋棄可能可以得到的事物。」
  聽罷,男老師再次抬頭,這回臉上寫滿了困惑。
  「不只是六道老師聽過你,我也聽說過你……吶,那個澤田綱吉真的那麼有魅力嗎?」音調稍稍抬高,女老師有點不服氣的斜眼望著男老師,豔麗的電眼讓後者看的目不轉睛。
  「這個嘛,我的確就如同傳聞一樣風流,但我要聲明一點,大部分跟我發生關係的人都是自願的,除了少數已經名花或名草有主的人以外……綱吉的話嘛,我一眼就看的出來,他在床上絕對會是讓人口水直流的尤物,可惜他的靠山我實在是動不得。」可惜的搖了搖頭,而女老師的臉上迅速閃過一絲厭惡,但下一秒又恢復原狀。
  真是個齷齪又自大的男人,不過想不到澤田綱吉在他眼裡評價會這麼高……她相信,他見過的俊男美女一定可以排到長城去,卻還是給予澤田綱吉這麼高的評價,真是搞不懂這兩個男人的眼光跟口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這裡有個計策,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參與。」在幾個月前,她絕對想不到,自己居然會淪落成使用這種下三濫手段的人之一。
  瞇眼,男老師不屑的笑了笑。「不管是什麼計策,動手最多的人一定是我,到最後被抓到時最慘的也會是我,謝謝,我心領了。」
  「就算這個計策可以上到澤田綱吉也不要?」
  這個鼓吹十分有效,但男老師並沒有因此而滿足,他色瞇瞇的雙眸在女老師的美腿上巡視了一番,咧開不懷好意的笑容。「只上到他一個還不夠,對象可是六道骸,風險太大了。」
  臉色一沉,女老師沒料到這個男人下流到這種地步,居然連她都想拖下水……怎麼辦?她要為了報復澤田綱吉而犧牲自己的身體嗎?雖然自己早已不是仍然保有貞潔的女人,但一想到要任由這種噁心的男人擺佈,就讓她感到躊躇不已。
  但如果不這麼做,就沒辦法給澤田綱吉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咬了咬粉唇,女老師嘆了口氣,給予一個完美的假笑。「我知道了,今晚要約在哪裡由你決定,不過記得……既然接受了,就要實行這個計策,否則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當然沒問題,小美人,今天放學後就到校門口等吧,我會開耀眼的名牌跑車出現在妳面前的。」得寸進尺的親了女老師的臉頰一下,然後瀟灑的把吃完的午餐拿回廚房,而女老師臉色抑鬱的沉默了好一會兒,爾後也起身步離餐廳。



  「哈、哈啾!」
  罕見的打了個大噴嚏,綱吉被這個噴嚏震的頭昏眼花,一條長長的鼻涕掛在鼻頭前面,小臉因為這個大震動而紅了一片。
  原本正摟著綱吉躺在沙發上看書的骸被這突然一震嚇了一大跳,在看見綱吉昏昏沉沉的小臉時便又露出溺愛的微笑,抽了幾張面紙將他臉上的鼻涕擦乾淨。
  「哦呀,居然打了個這麼大的噴嚏,會冷嗎?暖氣開的不夠強嗎?」若有所斯的拿起暖氣遙控器,但卻被綱吉的小手制止。
  「不、不是啦……只是鼻子突然好癢,沒想到會打出這麼大的一個噴嚏。」不好意思的搔搔頭,並替骸將遙控器放回桌上。
  「這樣啊……我還以為是因為綱吉穿太少了,才會因為暖氣開得不夠強而著涼呢。」壞心眼的撩起綱吉身上僅有的一件過大襯衫,後者滿臉通紅的鼓起了腮幫子,並打掉骸打算越線的鹹豬手。
  「還、還不是你要我穿這樣的!」要不是為了要回報骸對他的恩情,打死他都不要穿成這種丟人的模樣。
  哎呀哎呀,他可愛的小綱吉終於學會反抗自己了,真是可愛呢!這樣比以前好多了,要是以前的綱吉,可能會害怕的讓自己盡情的掀他的衣服,然後自卑的叫他去掀美女的衣物才會有感覺。
  雖然那樣也非常可愛,但卻令他十分困擾。
  「好啦好啦,別生氣囉,會冷要說,別忍在心底不說唷……綱吉最喜歡硬撐了,讓我很擔心呢。」
  羞澀的依偎在骸的懷裡,綱吉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這麼幸福的一天,舒服的在骸溫暖的懷抱中打盹兒……然而,一股莫名的惡寒竄過綱吉的脊髓,嚇的他整個人跳了起來,並二度嚇到了再次把書拿起來閱讀的骸。
  「怎麼了?綱吉,果然著涼了嗎?」
  「不、不是的……」心有餘悸的抓了抓自己的雙臂,綱吉不自主的打了個哆嗦,方才埋在心頭的陰影始終揮散不去,令綱吉的心情平靜不下來。「骸……我可以問今天那個男老師的事情嗎?」
  霎時,骸臉上的微笑消失的無影無蹤,嚇的綱吉想從他懷裡跳開,但卻被抱的死緊,在稍稍撫平被嚇到的心靈之後,綱吉就沒有繼續掙扎了,乖乖待在原地等骸解答。
  良久,骸端起了桌上的咖啡小啜一口,咖啡的香味似乎讓他冷靜了一點,將杯子放回桌上,大手開始輕撫綱吉柔軟的髮叢。「你也看見了,雖然還是差我一截,但對這個世界而言,以他的外貌和能力而言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所以他在教育界風流成性,專挑美麗或可愛的對象下手,凡是被他看上的獵物沒有一次失手,獵捕的範圍不分男女,有一次甚至因為對國中女生下手差點慘遭控訴,但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手段,最後那位少女的家人撤消了告訴。」
  聽完這一段話,綱吉的小嘴張的老開,想不到那個看起來一表人才的男老師居然是這種禽獸。又圓又大的眼珠子轉了一圈,綱吉就像想到什麼似的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又安心的吐出,令骸有點不解的望著他,但不過一秒,骸就知道綱吉想到什麼了。
  「那就不用擔心──」
  「我就知道你會有這麼天真的想法。」冷冷的打斷綱吉的話,大手責備似的捏了捏柔嫩的小臉,令綱吉不住呻吟了幾聲。「你忘了他下午才追求過你嗎?他一看見你,連那個學校裡公認的美女老師都會被他晾在旁邊,你還想說他不會對你有興趣?」
  摸了摸被捏紅的小臉,綱吉一臉無辜的瞅著骸,意料之外的給骸打了一記重槍──這種可愛的模樣一直都是令骸招架不住的絕招之一。
  「可是他的目標是美麗或可愛的人呀!我根本不符合條件嘛!」
  就知道他會這樣想!
  「但他已經追求過你了唷,綱吉,他、已、經、追、求、過、你、了、唷。」一字一字慢慢送進綱吉耳內,要他仔仔細細的聽清楚。「我知道不管我說再多都沒有用,但不管你覺得自己可不可愛,我親愛的綱吉,他已經追求過你了,代表你已經通過他的標準,懂嗎?」
  「……可、可是──」
  「沒有可是!」強制終止這麼話題,骸知道綱吉什麼都會依他,就是這方面出奇的頑固,腦袋裡的空固力怎麼打都打不破,因此他只好在這裡退一步,不要繼續討論,就不用繼續爭論了吧?「現在我想上床了,綱吉快去把你的屁股洗乾淨!」
  原本還想繼續爭的綱吉瞬間被堵的半句話都說不出來,小臉紅到彷彿快要滴出血來,慌慌張張的爬上樓進浴室,不敢再多吭一聲。
  見狀,骸這才滿意的鬆了口氣,但隨即又換上了謎樣的微笑,昂首闊步的上樓,準備享用他那可愛的「晚餐」。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