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0 (火) | Edit |
後記:

寫到最後出現那句話我超震驚的Q口Q(被巴飛)
嗄啊啊這不就是公式書裡骸的告白嗎?!?!?!?!(被揍)
發現套用進去超適合的啦!!!(被毆爛)
H寫到詞彙用盡……看來要多學點單字=3=(啥鬼呀你囧)
咳……沒節操這個我已經不想多說了(掩面)
反正老早就沒了別再提醒我=,_=(毆死)
請期待下一篇吧(爆)
小雞一直要我打雲綱呀……
在這個劇情裡雲綱也只能暫時是砂糖系列(被拐飛)

感謝閱讀ˇ吐血別找我ˇ(喂)
 
 











  「雲、雲雀學長?」下意識推開靠在自己耳邊的骸,動作後才想到自己好像不該這麼作,為難的抱住頭低吟。
  「參觀校園,我是新來的老師,記得嗎?」對於綱吉的反應不以為然,擺在綱吉纖腰的手摟的更緊。
  「參觀校園需要靠這麼近嗎?」瞇眼,壓根不相信六道骸的胡說八道。見到那沒用的草食動物窩在六道骸的懷裡,竟然會讓自己一肚子火。
  「這和你沒關係吧?風紀委員長。」諷刺的喊出最後五個字,摟住綱吉的手依然沒有放開的意思。

  兩人之間在空中交錯出一道閃電。

  「……我現在就想咬死你。」心底濃濃的不悅感讓雲雀感到煩悶透頂,閃耀著光芒的金屬拐子已備妥在雙手上,未知的情緒讓他對眼前的六道骸感到厭惡至極。他不知道那種情緒是什麼,不過那不重要,重點是他想要徹底解決眼前的男人,讓他不再抱著草食動物。
  ……不再抱著草食動物?這什麼奇怪的理由……皺起眉,雲雀第一次對自己的思緒感到疑惑。
  「噢?你想跟老師大打出手嗎?」話雖這麼說,但還是亮出自己最擅長的三叉截武器,臉上的笑容依然深不可測:「綱吉,好好看著吧。」放開懷中的綱吉,微笑道。
  「囉嗦。」不耐煩的向前攻擊,方才六道骸對澤田綱吉的親密舉動更增添了他的怒火。
  他不想讓六道骸碰他!碰澤田綱吉!
  雙拐擦過骸的衣角,純白的大衣尾端就這麼多出了一個缺陷。輕笑了聲,不甘示弱的以三叉截回擊,劃破了黑色外衣的袖子。一旁的綱吉看得一愣一愣,不太明白雲雀學長生氣的理由。照理說,能和骸再度對打,對雲雀學長而言應該是求之不得的。

  眼前的局勢,因為雲雀的心煩意亂而有敗退的跡象。
  「看來你今天狀況不太好嘛……」明明知道原因依然恥笑著節節敗退的對手,接著一個重踢將對方踢到牆壁上,撞擊的碎裂聲讓綱吉不自覺的慘叫。
  「住手!別打了!拜託你們!」受不了的往雲雀那奔去,令骸的瞳眸放大了一瞬……但隨即又恢復原狀,帶點淡淡的失望。捶眸,他明白要在短時間內徹底改變綱吉的心意是不可能的,但心中還是有一股失落感。
  「雲、雲雀學長……」驚恐的看著嘴角淌血的雲雀,長期累積的恐懼感還是讓他不敢直接碰觸眼前的雲雀……他無法承受那冷漠的眼神。
  斜眼瞄向身邊的綱吉,雲雀對自己內心奇妙的變化感到急躁難耐,憤恨的咬住染血的下唇,撫著重傷的部位勉強站起,不發一語的離開戰場。他是敗了,但不是輸在實力,而是栽在那該死的奇怪心態!

  「學長……」對於雲雀戰敗離開但卻不失王者風範的背影,綱吉難掩擔心的凝視著,完全沒注意到身後逐漸接近自己的負面能量。
  「心疼嗎?」聽來在笑,但事實上參雜著冰冷的語氣,讓綱吉的寒毛豎了起來:「還是這麼喜歡他嗎?綱吉。」自身後擁住了綱吉,語調輕佻而不失邪氣的說著。
  「呃……我……」無法否認,別過頭不看那隻映著六字的眼瞳。
  凝望懷中人兒好一會兒,嘴角勾起一抹詭譎的微笑……「忌妒真是可怕呀……綱吉……」猛然說出和前面的話搭不上關係的詞語,隔著制服布料搓揉綱吉胸前的紅點。
  「唔……!骸、骸……?」強烈的惡寒淹沒了顫抖的心靈,嫩白的小臉因為剛才的挑逗染上了誘人的緋紅色。
  橫身將些微無力的綱吉抱起來,走回教職員室拿東西。刺骨的寒氣不斷從抱著自己的男人身上發出,令綱吉不敢輕易發言,只能任他抱著。

  「綱吉,你們家沒人對吧?」從當天這麼容易入侵看來,想必兇狠的家庭教師正好外出。
  纖瘦的身子一震,當天恐怖的回憶再度被喚醒……「嗯……」除此之外,身邊男人那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淺笑也讓他的雞皮疙瘩久久不退。
  「那今天住我家,應該沒關係對吧?」直盯著抖擻的人兒,嘴裡問著有肯定答案的問句。
  只能呆愣在原地,不敢拒絕。見狀,骸執起綱吉的手落下一吻,那詭異的笑容讓綱吉全身顫抖。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咬緊下唇,抖個不停的綱吉下意識往後退。
  「吶……我們回家吧。」大掌一拉便將綱吉拉回自己懷裡,那恐怖的笑讓綱吉不敢正視。



  『忌妒真是可怕呀……綱吉……』

  「嗚……」雙股間夾著男人的兩指,透明的淫水自穴口流出,少年緊咬下唇,晶瑩的淚珠佈滿通紅的小臉。
  「放輕鬆……否則會更難受的。」不斷在少年的白皙胴體上留下記號,沾有藥水的手指輕觸少年的內壁,令它敏感的張合。
  「骸……求求你……」哭得雙目紅腫,被手指撫過的部位都違背真心的發燙,體內流竄的快感和欲望令綱吉在嫩唇上留下一圈血痕。
  「求我什麼?」無辜的問著,那表情除了狡詐以外還帶點哀傷。將一顆藥丸含入口中,一口送入綱吉的小嘴,留戀的霸佔著可口櫻唇。
  「唔……嗚嗯……」他不知道骸餵他吃什麼,不過猜想的到……是和塗抹在下體的東西屬於一樣性質吧……「呼……呼嗯……」男人依依不捨離開後,少年強烈的喘著氣,身體給予的生理反應讓綱吉緋紅的身軀抖個不停。
  不給少年太多喘息的時間,大手輕輕握住少年微腫的嫩根,挑逗他的前端:「哈啊……啊啊……住、住手……」這句話講得很吃力,體內的每個細胞都在抑制少年自身的意識。
  勾起淺笑,將手指退出少年的甜穴、放開少年的欲望……「唔嗯……」少了東西填塞的菊穴張合得更加強烈,肉壁殘留的灼熱感讓他痛苦的呻吟:「嗚嗚……好、好難受……」剛吞下的藥丸開始發揮作用,少年頓時感到身處火堆中的燒燙感,顫抖的弓起身子。
  「真的要我停手嗎?綱吉。」坐在自己眼前,手撐著頭觀賞自己羞人的媚樣,骸再度搬出那令人頭皮發麻的笑容。
  「……嗚……」殘存的意識不斷被需求感推離腦中,他注意到,男人自己的欲望也因自己的淫聲媚態而腫脹的厲害。
  「呵呵呵,你也看到了吧……其實我也不好受呢……」將少年的頭推向自己的下身,腫脹的尖挺讓少年看得從耳根子紅到後腦勺。
  「骸、骸……」想叫他住手,但體內翻騰的渴望卻頻頻阻止他:「這次放過我……拜託……」好不容易擠出的話,讓骸笑得眼都瞇了。
  「放過你?」重覆一次少年的話,男人不住的喀喀輕笑:「幫我做,就放過你。」

  腦袋沒有留多餘的思考空間給綱吉,不論是永遠放過還是只放過這次,他還是認命的含住男人碩大的欲望。過大的尺寸讓少年感到嘴角發麻,男人還壞心眼的向前一頂,前端抵到了少年的喉間,令他想吐。
  不安分的手再度輕捏被冷落的玉芽,讓少年又是一震顫抖:「唔……!」不一會兒,口中和下身的欲望一齊解放,小嘴中溢滿的愛液令少年想立刻放開男人的前端,但男人的手卻壓著自己不放。
  「真厲害呀,小綱吉……為了獎勵你,我就讓你解脫吧……」笑裂了嘴,抽離留在綱吉口中,並讓綱吉轉了個身,漂亮的穴口依然猛烈的張合,彷彿在邀請骸入內摧殘。
  「不……你、你明明說……」會放過自己的!最後一句話還沒出口,就讓綱吉愣了下……就眼前的狀況,停止才是對他無盡的折磨。他恨死自己那淫穢的欲望反應!
  再度腫脹的尖挺緩緩推進美麗的花穴,讓少年媚叫了聲:「啊啊……」綱吉恨透自己覺得舒服的想法,白嫩雙丘本能的扭動,將男人整個包覆。
  「很舒服對吧……嗯?」舔弄紅透的小耳廓,少年舒服的淫叫聲讓男人笑得開心。
  「啊啊……啊嗯……」腰桿不斷的擺動著,被摩擦的火熱讓愛液衝進少年體內,多餘的液體伴隨著少年體內的淫水溢出,一同滋潤了緊緊吸住男人的蜜穴。
  抽離、挺進、抽離、挺進……激烈的碰撞讓身前的人兒連連叫喚:「啊啊!啊嗯……!啊啊啊!」指甲深陷掌中,激情的歡愉擊潰了綱吉的自尊及意識。
  這時,骸握住了綱吉的手、與之交握……

  「總有一天你會歸我所有……」

  這夜,不得安寧。



<續,更新於11/20>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