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8 (水) | Edit |
※劇情架空

後記:

來吧巴我吧(被巴飛)
又挖坑了Q3Q……第一篇家教架空文ˊˇˋ(毆爛)
其實原本這個劇情是設定在奇傑的(咦)
不過想到最後……小傑沒這麼弱氣呀=口=!(爆)
傑寶貝是陽光的不適合黑暗!!(握拳)←被踢飛
至於小綱吉嘛……鳳梨的世界太黑了要辛苦你一點ˊ,_ˋ(告非)

另外,別以為這是純愛,以後應該會有HQ3Q(被揍)
手養想寫(這個人崩壞啦媽媽=口=)

感謝閱讀ˇ









  在看見他眼底那嘲諷的笑意時,原本滿懷期待的內心被狠狠的絞緊……他感到自己無法呼吸,只因對方的異瞳中看不見一絲愛意。相反的,倒是有濃濃的鄙視意味,令澤田綱吉感到痛苦至極。

  「綱,高興嗎?骸喜歡你呢!」美麗溫柔的母親帶著和藹的笑容為兒子感到高興。在這開放的時代,同性之間結為連理早已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眨了眨水亮的大眼,綱吉目不轉睛的盯著對面笑容滿面的六道骸,企圖從他臉上、表情、眼中找到一絲睥睨以外的情緒。明明是對方來提親的,為什麼他會有一種是自己死纏著人家不放、導致骸不得不選自己的感覺呢?

  他喜歡骸,從小就一直喜歡著他……但骸從來沒看過他一眼。要不是今天六道家的人來提親,他敢打包票,骸一定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上星期聽見骸喜歡自己時,他開心的睡不著覺,甚至擔心這只是個真實的美夢,因為骸的眼神從來沒和他對上過。 
  怪不了別人,誰叫自己除了眼睛大以外沒有其他特別之處,加上生性膽小消極,在團體中一向都是被忽略的弱小族群。也因為這樣,優秀醒目的六道骸更是他遙不可及的對象。不過因為自己來自頗具名望的家族,工作生意上都和六道家有一定的交流,因此他從小就見過六道骸好幾次,並深深的被他吸引著。

  但此時,綱吉心中滿腹的幸福被六道骸一個眼色就打的煙消雲散……他嚴重的懷疑,為什麼會找自己?很明顯的,六道骸並不喜歡自己。應該說,他壓根不把自己放在眼裡。明明是面對面坐著,他卻從來不正視自己。如果他喜歡自己,真的還會這樣嗎?淒涼的失望掃過綱吉的內心。

  「呃……嗯……」含糊的說著,低下頭不去看對面的男人。光看眼神就讓綱吉覺得他在對自己冷笑,從頭到尾都感覺不出六道骸對自己的一絲好感。他覺得好難受,纖瘦的身子不住的顫抖。
  「澤田夫人,我們到外面討論下次合作的事情吧。」對面一樣笑吟吟的六道夫人起身,似乎有意要讓兩個年輕人獨處。
  「噢,也對。」領會出話中含意,澤田奈奈溫柔的輕撫綱吉的臉頰:「不要緊張,像平常一樣就好。」她知道綱吉從小就愛慕著六道骸,但因為害羞而從來沒有主動找他攀談過。現在六道骸主動找上綱吉,她自然為兒子感到無比的喜悅。
  綱吉不敢看奈奈,只是一直低著頭……他不知道該不該和她說六道骸看起來一點都不喜歡自己。他知道奈奈相信六道骸喜歡他才會這麼說,因為喜歡一個人代表喜歡他平常的一切。但綱吉一點都沒有自己是被愛著的感覺,反倒像明明不該坐這卻又厚著臉皮出現的人。

  客廳的門關上,寬廣的大廳內一片寂靜。嚥了口口水,綱吉感到口乾舌燥。他想逃,逃離這幾乎令他窒息的空間。

  「吶……你的表情變的真快。」聽見六道骸第一次和自己講的話,綱吉身子一震。那話中飽含諷刺和譏笑。
  「……什、什麼意思……」細小的聲音微微顫抖,對面的男人別說愛意了,連友善的感覺都沒有。
  「一開始進來時,你的臉上還帶點紅暈,表情看來很興奮、開心……現在怎麼一點血色都沒有呢?還一副我會吃了你的樣子……」呵呵呵的笑著,帶著嘲笑的語氣不留情的將綱吉的心往下打。
  「……你……你為什麼會找我……」即使害怕聽見答案,心底的一絲期盼還是讓自己問出口。
  「嗯?剛才不是說過因為我喜歡你嗎?」又是一陣呵呵笑,讓綱吉的心又往下沉……他聽的出來,連六道骸自己都對這個原因感到可笑至極。綱吉頓時覺得上星期因為這件事高興得睡不著的自己是個白痴。
  「看你的樣子,很喜歡我是嗎?」起身走到綱吉身邊,修長的手指勾起他的下巴:「這門親事對你我的家族事業都有很大的幫助,你應該很清楚吧?」
  四周的空氣瞬間凝結,綱吉感到面額發冷、無法呼吸。難怪六道骸的雙瞳中滿是不屑的冷笑,冰冷而刺骨。
  見澤田綱吉呆愣在原地,六道骸坐回柔軟的沙發:「我父母是沒得說了,但你應該有辦法拒絕吧?令堂看起來很疼你。」無視綱吉愈顯蒼白的面龐,逕自說下去:「在你做決定前,先知會一下……我已經有情人了。」
  小嘴微張,深褐色的水漾大眼受傷的望著六道骸,恍如他摑了自己一巴掌。
  所以,自己對他而言不僅不是愛人,反而是個礙眼的存在?全身的細胞都像被刀砍一般淌著血、心臟彷彿快被壓碎……

  「不過……」深沉的說著,六道骸那嘲諷的臉上浮出了嚴肅:「這次的合作對我們家真的很重要……如果真的被你拒絕了,老實說我也會很傷腦筋。」無奈的說著,綱吉愣愣的望著眼前的男人……他想消失,消失在那雙一點感情都沒有的異瞳前。
  「……所以,如果我答應,對你而言也是最好的囉?」沒有抬頭,甚至沒有張開眼睛。他怕自己的淚水會掉出來。
  「嗯……也是,不過可能只是名義上的夫妻,這樣你也可以嗎?」聳了聳肩,正經的面龐又恢復愉快的笑臉,直盯著澤田綱吉。從澤田綱吉的態度看來,他真的很喜歡自己,但可惜自己早已心有所屬。
  落寞的抬眸,深深凝望著骸……他喜歡他,從小就一直看著他……到今天為止,他渡過了幸福的兩個禮拜。夜深人靜時他開心得睡不著覺、摀著通紅的臉龐傻笑,幻想著心上人的溫柔呵護和熱情對待……果真只是夢,綱吉強迫自己從夢中醒來。

  「我答應。」平靜的道出答案,無論自己的心是否被石塊壓得喘不過氣。不管他愛不愛自己,只要自己能陪在他身邊就好……反正和他相愛,原本就是自己不敢奢求的。
  對於綱吉出奇的鎮定,骸感到格外的新鮮和詫異……他以為這看起來柔弱的小兔子會在自己面前掉淚,然後奔出客廳找母親哭著取消這門親事。沒想到是如此的平靜,彷彿早料到結果似的……寶石般的瞳仁泛著笑意,興趣濃厚的打量著眼前的澤田綱吉,仔細看,他很美,大大的眼瞳彷彿要滴出水來,水嫩的粉唇呈現漂亮的粉紅色,此刻帶點憂鬱的表情更是令他讚嘆不已。
  「呵呵……今後請多指教,綱吉?」為表達自己的誠意,骸親暱的喚著綱吉的名字,讓雪白的小臉一紅。



  夜晚,盤腿坐在寬廣的大床上,仰頭接受月光的洗禮……他的腦、他的心都好亂,他不知道自己的作法該不該、對不對。他只知道……自己想被骸愛、被骸疼,即使只是假象也沒關係。
  疲憊的闔眼,不管未來會有多少未知的變數,他都會承受……因為這是他的自私、他的奢求。假的也好、一瞬也好……他希望自己的身影能出現在骸那奇特的異瞳裡。蜷曲著纖細的身軀,沉沉睡去。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