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30 (金) | Edit |
後記:

第二篇來了ˊˇˋ(毆)
因為以前有經驗(咦)所以寫得很順手
不過後面甜的可能又會卡(毆死)
不是我不讓他們甜而是自己經驗不足呀Orz(被踢飛)
另外,關於第三者是誰嘛……
那人不重要啦我沒打算給他名字=,_=(靠)
不可能是鳥王的請放心(我沒自虐傾向)←毆
至於罪戀……靈感大神您在哪呀Q口Q!!!
上次給我的鏟子壞掉啦!!!(啥鬼呀這個)
坑挖不下去啦Q口Q|||(噴淚)

其實是因為砂糖太多了我快被膩死……T口T
嗚嗚嗚卡住啦卡住啦(群毆)

感謝觀賞ˇ
 
 













  經過漫長的一天,夜幕低垂,澤田綱吉疲憊的靠在床邊牆上打盹。今天是他和骸的婚禮,有名無實的婚禮。骸的演技十分逼真,要不是會在獨處時看見他那冷漠的真面目,自己也不會從被愛的美夢中被打醒。
  說實在話,這比從前的單戀還要痛苦好幾倍。他必須裝出幸福的樣子,讓大家相信這門親事不是造假。但一想到骸那溫柔的表情和多情的待遇都是給他不認識的另外一個人……他快忘記暢快呼吸是什麼感覺了。

  「累嗎?」修長的人影進入房間,不同於公開場合上的柔情,此時的話語一點起伏都沒有,讓綱吉感到更加疲累。
  「嗯……」撐起身子倒臥在床上,企圖讓自己淹沒在夢境中……被他愛著的夢境。努力逼自己回想婚禮上他的溫柔、他的熱情……即便那些其實不是給他的,也沒關係。縮在寬廣的床角落,留出一大片位置示意給骸睡。
  「等你的時候,我發現房間裡有隱藏式攝影機……大概你父母擔心被逼婚的你冷落我吧。我睡相很好的……放心吧。」才怪,他的睡相才沒好到哪去,踢被子不打緊還會翻滾。但現在他睡不著,有信心能保持良好的睡相。
  「喔?你怎能肯定這大床沒有被裝呢?」輕笑著,澤田綱吉比他想的還要聰明。
  「我看過了……」除了檢查以外,他也相信骸的父母不會心機到連兒子的隱私都要窺視。

  感覺到骸躺在自己身邊,雖然還有一小段距離,但綱吉的心還是猛烈的跳動。他感到快窒息了,夜晚變得好漫長……不自覺的滴出眼淚,但盡量壓抑自己的哽咽聲。

  「明早,我和他有個約會。」淡淡的說著,和他有約會一定要知會綱吉,這是他和綱吉說好的。畢竟如果連綱吉都不清楚他在作什麼,父母遲早會起疑。
  嬌小的身子震了一下:「嗯……」這是他選擇的,他早明白自己會承擔這痛苦的一切……至少,澤田綱吉對六道骸而言不是沒價值;至少,他在他心中還能佔著一席之地--幫助骸戀情的夥伴。即便對自己而言是如此的殘酷。



  隔日一早,骸便出門了。徹夜未眠的綱吉揉了揉惺忪的雙眼,放開緊繃的精神……強迫自己忘掉骸出去找別人的事實,闔眼補眠。
  鈴--!鈴--!
  嘆了口氣,翻身到床頭接起電話:「喂……」
  「綱,昨夜過的好嗎?」一聽見奈奈的聲音,綱吉立刻像觸雷般的跳起。
  腦中思索著該如何形容,以至於話語有些結巴:「呃……我、我們……」一想到自己的幻想,綱吉的臉紅了起來。在不知道骸有情人之前的兩個禮拜,綱吉總是不停的想著骸會如何對待自己心愛的人,畢竟當時他以為骸喜歡自己……現在想起來還是有些鼻酸。
  「呵呵,知道啦不問了。」明白兒子羞怯的心情,奈奈笑著說。綱吉這困窘的結巴反而讓她認為是因為太怕羞而造成的:「剛才六道夫人打電話來,說骸一早就出門了?」
  眼瞳瞬地放大,但馬上恢復原狀:「嗯。」為了骸,也為了自己的奢望,他要盡力藏住這令人難過的事實……他出去找人了,找他真正愛的人:「他和朋友早就約好了,所以昨晚有知會我。」
  「嗯嗯,我想也是,六道夫人的語氣很奇怪,我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呢。既然沒事就好了,好好享受新婚唷,綱。」給了滿滿的祝福後便切了通訊。
  新婚,緊接著還有蜜月……綱吉感到頭皮發麻。蜜月怎麼辦?啊,骸好像有跟他說過……
  『至於蜜月,我要帶他一起去可以嗎?』
  他能說不行嗎?只能苦笑點頭……自己的蜜月要看老公和別人卿卿我我的玩樂,這感覺還真是說不出的可笑。放下話筒,躺回寬廣的大床……骸喜歡的人,會是怎樣的人呢?摀住面頰,壓抑已久的情緒還是不住的流露,淚水沾濕純白的床,躺在昨晚骸躺過的地方,眷戀著他的味道……他能擁有的就只剩這個了,陪在他身邊的假位置……

  傍晚,骸回來了。
  拿著湯勺走到玄關,對於骸沒有錯過晚餐感到很開心:「你回來啦,骸--」語尾音還沒拉完,眼前的男人就一把抱住自己,讓綱吉嚇了一大跳。
  「我很想你呢,綱吉,晚餐吃什麼?」親暱的輕吻綱吉白嫩的臉頰,讓白皙的面迅速竄紅。
  「骸、骸……」滿臉通紅的輕拍骸的背部,他的心臟被搞的在體內到處亂竄。但當綱吉看見骸的異色雙眸……他明白,都是演戲,在攝影機被拆掉前都會有這樣的舉動。那他是不是反而該感謝骸的父母?綱吉在心底自嘲著。
  「你穿圍裙真好看。」這句話不是嘲諷,是真心話。眼前的人兒雖然是個男人,但那水漾的大眼比女人還美、纖細的身軀比女性還要誘人。他不否認自己的心在注意到澤田綱吉的美時有過一絲波動,但那還是無法動搖他對自己情人的愛。
  「謝謝……」聽的出話中沒有譏諷,綱吉羞的連脖子都紅了,掙開骸的懷抱直奔廚房,他擔心自己會陷在虛假的幸福中太深,讓他忘了自己該作的事情。他該作的就是扮演好枕邊人的角色,並幫骸隱瞞他那禁忌的地下情人……想到這,剛才的幸福感成功的被轟掉了一半,讓綱吉嘴邊的笑容幅度瞬間減小。
  就是要這樣……不能陷太深,否則自己幫不了骸。闔眼,將紊亂的心情整理一下,繼續廚房的作業:「待會就好了。」倘若自己的愛戀成為骸的負擔,對綱吉而言才是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他喜歡骸,也希望骸幸福,就算能給骸幸福的人不是他。

  將飯菜擺好,綱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緊張兮兮的覷著骸,期待但又害怕的等著他的評價。瞥見綱吉認真的面孔,骸忍不住噗哧一笑:「別擔心,很好吃的。」澤田綱吉並不像他一開始想的那樣,讓他對綱吉的態度轉好。
  一開始,他對於素未謀面的澤田綱吉感到極度的厭惡,也因此,才會在第一次見面就給予極不友善的鄙夷態度。但相處過後,他發現澤田綱吉並不是他想的那種不識相花癡,而是個體諒別人的好人。雖然對於要辜負他有些過意不去,但自己的戀情也很重要。捶眸,明白自己的自私,但他也沒逼迫綱吉,全讓他自己選擇,而綱吉也如了他的意。
  但這是什麼感覺呢?一向不在乎別人看法的六道骸竟然會有這種感到抱歉的想法?看著眼前的澤田綱吉,粉紅色的面頰還是遮蓋不了他的落寞。第一次見面時,那單純幸福的面容在當天就被自己徹底封殺,此後再也沒出現過。
  ……真糟糕,自己竟然還想再看一次那帶著真心幸福的笑。微晃著頭,謹慎的不讓對面的綱吉看見自己的異狀。

  知道骸不再厭惡自己,對綱吉而言已經是很大的安慰。溫和的笑著……這就夠了,他不該再奢望太多,這樣就夠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