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2 (日) | Edit |
後記:

再出030
打得很有感想今天搞不好可以出兩篇T口T(爆)
不過還沒開始完全甜呀030
虐還是有的(啥鬼)
畢竟傷口哪是這麼容易癒合的Q3Q(毆死)
老實說,拋棄第三者這種劇情我好像常寫……XD|||
之前奇傑的「錯過」也寫過-,_-(毆)
不過奇傑的最後面只是帶過而已(再寫下去不保證只是純愛||)←毆
獵人的這對小夫妻我已經鹹濕不起來啦……(爆掉)
所以把所有的糟糕心都灌注在家教裡ˊˇˋ(住手!)

罪戀坑想盡辦法在挖呀囧|||(痛哭)
再寫下去1827糟糕文也要浮現了(爆)
媽媽我跌入深淵爬不起來了=,_=||(被揍)

感謝觀賞ˇ
 
 















  一個禮拜很快就過去了,綱吉已經忘了自己是怎麼渡過的。今天就是待在澳洲的最後一天,綱吉頹然坐在黃金海岸的沙灘上……原本預定最後一天是在墨爾本,更改後變成在雪梨,但他還是跑到布里斯本來,這裡最能讓他感到平靜、不受干擾。
  事後他開始怨嘆自己不小心,飛機引擎聲這麼大骸不可能沒注意到……但隨後又想到,不管他是不是在場,對骸應該都無所謂才對。將臉埋入臂彎,當天的情景再度映入眼簾……他聽到那個人的嬌喘、呻吟,還有不斷向骸索求的聲音,每一條聲波都讓他的呼吸瞬間靜止、大腦停止運作。
  他忘不了,那些畫面不斷在腦中盤旋……振作點呀!澤田綱吉!這不是你自己選的嗎?混亂的甩甩頭、拍拍雙頰,要在回去之前恢復才行。反正原本就該接受這項事實,只是自己一直執迷不悟、繼續抱著無謂的期待而已。

  回去之前要讓小飛機歸位,否則蜜月的兩個人分別回家不是很奇怪嗎?嚥了口口水,綱吉鼓起勇氣按了骸的手機號碼。
  「喂,綱吉嗎?你在哪裡?」一接通就是骸語帶關心的問後,讓原本擔心氣氛尷尬的綱吉感到心頭一暖……輕笑,對於自己是骸的朋友感到高興。
  「我……在布里斯本,你們在哪?我要把小飛機開回去。」不確定骸知不知道自己看到他和別人的情愛場面,在骸提到之前綱吉打算裝作沒看到。
  一陣沉默,綱吉沒有聽見骸的回答,他以為是收訊不良:「喂?你有聽到嗎?骸。」
  「雪梨。」講完兩個字,熟悉的呵呵笑又出現在話筒裡:「快回來吧,綱吉,我等你。」講完後也沒掛電話,讓綱吉感到奇怪。
  以往都是等著骸掛電話,自己才捨得將通話切掉,然而今天卻僵持了大概三分鐘……「那個……骸?」
  「嗯?」意外的,骸竟然真的還沒掛電話,讓綱吉更加錯愕。
  「還有什麼事嗎?怎麼不掛電話?」如果說等別人掛是骸的習慣就算了,但問題是以前的通話都沒有這樣呀。
  「沒事,我在等你掛。」小嘴微張,不敢相信骸講了什麼。為什麼要等他掛?有什麼意義嗎?不解的皺著眉頭,但他卻很喜歡這種感覺。
  「呃……那……待會見……」因為骸的這種舉動而羞紅了小耳,讓綱吉覺得自己真是容易滿足,這一點事情也能讓自己高興成這樣。不過就是因為容易滿足,才有辦法接受這種假夫妻的苦差事。
  「待會見。」聽著骸的聲音,綱吉可以想像他的嘴角有著完美的幅度。他不懂骸為什麼這麼開心?是因為蜜月期間發生什麼好事嗎?不管是什麼原因,綱吉開始有點擔心待會又要看他兩你儂我儂了,現在的自己能不能承受還是個問題。

  到達雪梨的機場後,綱吉很快的就找到了骸的私人客機。將飛機開了進去,綱吉不斷的模擬著待會要怎麼和他們兩個說話。沒想到一下飛機,就被朝思暮想的男人抱進懷裡。
  「綱吉,我好想你……」
  被緊緊的摟住,讓綱吉看不見骸的眼睛,但他感覺到自己的臉紅得發燙,不只因為被骸抱住,還有就是骸講的話不同於之前的淡漠,而是和婚禮上演戲時一樣的真摯。但現在沒有攝影機、沒有他們的家人……應該不用繼續演呀:「骸……你怎麼了?」
  「呵呵呵……我很正常不是嗎?」輕吻綱吉的額頭,淡淡的髮香令骸感到無比的平靜……在幫小情人解決完那一次後,骸便看清了他,將他交給別人遣送回國。何況也不算真的作,只是用手替他紓解慾望,現在想起來骸直覺得噁心。



  『啊啊……快、快進來呀……像平常那樣……』淫媚的嬌聲不斷的喚著,但眼前的男人卻不同以往的冷眼看著他。
  『你早知道綱吉回來了,是嗎?』眼前小情人的淫聲媚態一點都無法勾起他的興致,反而讓他感到污穢作噁,原本因為擔憂而動作的手也停了下來。
  『骸……?就、就給他看……有什麼關係……』理所當然的說著。的確,如果今天骸沒有遇到綱吉,那骸根本不會在乎這種問題。
  但問題是,骸遇到了,和澤田綱吉相遇了。
  他那看似懦弱但卻堅定的性情讓骸一開始感到新鮮有趣,但當那清澈的眸子被自己染上濃烈的悲傷、無盡的委屈……原本,自己對愛人以外的人應該都是冷酷無情的,但他竟然會在乎澤田綱吉的感受?而現下,眼前的小情人更是解開了自己動搖的疑惑。
  他比不上澤田綱吉,無論是外貌還是心靈。而自己愛的,也是一開始純真無邪的他。
  『我會派人送你回去。』起身,無視小情人在床上難受扭動的身驅。
  『骸?不……你不能這麼作……你不能拋棄我!』奮力撐起身子抱住骸的腰,大聲哭嚎。他並非家世不好,只是因為他的家族和骸的家族曾經鬧過不愉快,而導致雙方父母看互相看不順眼。一開始,對於骸的示愛他也是不知所措、嬌柔羞怯……但不知何時開始,他認為骸給他的愛都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
  他變了嗎?也許是……但誰不會變?憤恨的流出眼淚,死命的抱住眼前的男人:『因為我變了,所以不喜歡我了嗎?那我告訴你!澤田綱吉以後也會變!沒有人是不會變的!他也不例外!』不甘心自己的幸福就這樣被奪走,氣憤的大喊。
  靜默了一會,骸轉過身將小情人推回床上。原以為骸改變心意的小情人正待破啼為笑,沒想到骸竟然用棉被將他綑住:『骸?你怎麼--』
  『讓我來告訴你,他和你哪點不同。』冷酷的抬起小情人的下巴說著,讓他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他第一次看見如此骸如此無情的對待自己,全身的細胞彷彿都停止運作。

  『他認為我的愛是種奢望,而你認為我的愛是天經地義。』異色的瞳眸冷笑著,讓眼前的人兒想哭、但卻哭不出來。



  「我們回去吧,綱吉。」執起白皙的纖手,骸苦笑的看著沒戴戒指的它:「怎麼沒戴戒指?」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對於骸突如其來的猛烈呵護和溫柔,綱吉感到腦袋一片空白,而且從剛才開始就沒看見他那嬌柔的小情人:「戒、戒指被我收起來了。骸、骸……他人呢?」急切的將話題轉到重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綱吉混亂的想著。
  「我將他送回去了。」早料到綱吉會提到他,但骸不在意。那傢伙回去之後會不會跟他父母爆出一切他是不知道,但因為綱吉的包容,那對他不構成影響。
  「咦?為什麼?」抬頭望向身後的男人,水亮的眼瞳寫滿錯愕和疑惑。
  深深凝視著眼前的綱吉……「他說他累了。」他知道,如果向綱吉說出實話,這可愛的人兒一定又會怪罪自己、認為自己是造成這種局面的元凶。綱吉會這麼不相信自己的愛,說實在話也怪不得別人,骸自嘲著。
  「這樣呀……」總覺得有說不出的怪異感,但綱吉沒有追問。
  「走吧。」搭住綱吉的肩走上客機,骸感覺的到身邊的人兒因為自己的舉動抖了一下。
  輕笑著,既然言語會有反效果,那就用行動表示吧……他會給綱吉他原本就該擁有的愛。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咦咦咦咦咦??綱吉怎麼變成"它"了?
2012/07/05(Thu) 16:46 | URL  | 水母 #yDRS8fbg[ 編輯]
RE:水母
那個「它」是在說綱吉的無名指……
2012/07/06(Fri) 17:56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