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0 (土) | Edit |
後記:

我覺得好像八點檔XDDDDDDDDDDDDDDD(被巴)
好八點檔!!!!!(被痛毆)
不知道現在北目心怎樣了(你不要再北目心了!!!)
之前看到單季V當選、哩穩農跑路之後就不想看了XDDDDDDD
這種劇情的波折太大了啊(揉臉)

女老師跟男老師戲份雖然不少(尤其是女老師)
可是都沒有取名字(靠喔##)
……不重要的角色為何要有名字呢?(被巴)

今天的CWT感覺好恐怖XDDDDDDD
突然有點慶幸我沒去(?)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明亮的晨光照進高級旅館的地毯上,散落各處的衣物種類多到令人眼花撩亂,美酒幾乎灑落在所有濕透的性感內衣上,可見在這間房內過夜的兩人昨夜玩的有多盡興、瘋狂。
  男人從床上起身,點起一根菸深吸一口,而後吐氣,聽起來就像是滿足的嘆息。
  「我必須承認,妳的確是可以把男人迷的暈頭轉向的女人。」
  床上仍穿著一件透明蕾絲睡衣的女人早已清醒,她一聲不吭的下床稍稍梳理凌亂的長髮,連一聲早安都沒說就逕自走進浴室,顯然對這種場面非常習慣。
  將一根菸吸完,男人自討沒趣的聳了聳肩,將餘菸扔進垃圾桶內,抓起地上的長褲套上,並將襯衫甩一甩穿上。
  從浴室中出來,女人早就換好乾淨的衣物,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可見她並沒有跟他一樣那麼享受昨晚的放蕩。
  「記得遵守你答應的事情。」
  「當然沒問題,不過妳的態度真是冷淡,跟昨晚的熱情完全不同。」可惜的搖了搖頭,男人在發現討好跟奉承對女人沒有多大作用之後,便改變了他想留住她的心意。「我不得不承認妳對這方面實在是很在行,有沒有讓六道骸嚐過?啊,還是他根本連理都不想理妳呢?看來論魅力,還是綱吉略勝妳一籌呢。」
  她不想理他,甚至擺張臭臉給他看,他可不是聖人,禮來我不往,非禮也。
  「你……」這個挑釁的效果十足,女老師氣的整張臉都紅透了,美眸充滿了憤怒和受辱的情緒,狠狠瞪視著方才羞辱自己的男人。「廢話不用那麼多!今天是英文科複習考的發卷日,我會利用這一點把澤田綱吉叫到辦公室,六道老師那邊由我去支開他,剩下來就看你了。」
  「支開他?妳行嗎?就我前天的觀察,他對妳似乎興趣缺缺呢──噢,不對,他是連看都沒看妳一眼。」
  「夠了!」氣呼呼的打斷男老師汙辱她的話語,將教職員室旁的教具倉庫鑰匙丟給他。「這個倉庫已經沒在放教具了,現在被我拿來放戲劇社的道具,不會有其他人進去。」
  「考慮的還真周到呢,真不錯,難怪妳會這麼有自信。」讚許的點了點頭,並將鑰匙收進口袋。「話說回來……妳要怎麼支開六道骸呢?」
  「這很簡單,你們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冷冷的嘲諷回去,似乎在報復男老師剛才對她的羞辱。
  「妳要怎麼做?妳不可能在學校穿成昨晚那些樣子吧?」
  「這你不用管,我有我的方法。」拎起擱在沙發上的包包,頭也不回的走向房門。「對了,這間房間就讓你買單吧,這是禮貌。」
  「這點道理我懂。」揮了揮手,對那傲慢的窈窕身影毫無留戀。



  考卷發了,綱吉整張臉都綠了。
  在接受骸的教導之後,他的成績就像搭電梯一樣扶搖直上,好到讓他開始對自己有一點自信……不幸的是,這張考卷是在學期初考的,當時的他還沒有受到骸賜予的恩惠,因此這張考卷就跟一開始的那幾張一樣是漂亮的滿江紅,連選擇題都沒猜對幾題,右上角的分數更是令人絕望的想哭。
  而且,考卷右邊還用紅筆寫上了幾個大字:放學後到辦公室找我。
  這個場景怎麼好像有點眼熟?
  噢,對了……他第一次去辦公室見骸時就是這種情形,只不過這次的對象不是骸,而是那個討厭他討厭的牙癢癢的女老師……老實說,綱吉也不喜歡她,所以他們可以算是彼此彼此了吧。
  將考卷對摺塞進抽屜,綱吉大大嘆了一口氣,決定去找她一趟,然後承諾下次一定會考岀理想的好成績,以前的他大概不敢掛這種保證,但現在他有信心可以達到這個目標。



  最後一個離開教室,綱吉把教室門鎖上之後便走向教職員室,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唉唉,平常是要去找骸,這次卻要找那個女老師,感覺實在是很討厭。不過至少骸也會在辦公室哩,他應該比較不會那麼緊張了。
  拉開教職員辦公室的門,裡頭出乎綱吉意料的沒有半個人,甚至連骸都沒在自己的位子上,沒有擺著公事包的辦公椅也顯出骸已經離開辦公室了,更是令綱吉感到一頭霧水。
  今天怎麼這麼早走呢?他記得今天並不是開會的日子呀。
  突然,碰的一聲關門聲嚇的綱吉整個人跳了起來,他拍拍胸脯轉向門口,發現是前天那個被骸修理到有點窩囊的男老師……綱吉鬆了口氣,反正只要不是是誰,都比女老師還要好的多。
  「嗯?這不是綱吉嗎?怎麼會到辦公室來呢?」
  露出看似好心的假笑,插在口袋裡的手擺弄著倉庫的鑰匙。
  「啊,我來找英文老師的……請問您知道她在哪裡嗎?」
  「我不清楚耶,剛剛好像看見她跟六道老師一起離開,至於去哪我就不知道了。」
  這番話令綱吉明顯的抖了一下,而男老師也從綱吉沒有火冒三丈這一點看出──他很自卑,最近好不容易因為六道骸的關係產生了一點自信,但是非常不穩定,自己只要隨便編幾句謊言就可以擊碎它。
  「這、這樣啊……那、那我出去找他們好了……」
  揪住發悶的心口,綱吉試著不讓自己失落的情感流露出來,他努力的在心底告訴自己要相信骸,但握住書包帶子小手卻不爭氣的顫抖,讓人對他的不安一目了然。
  露出一抹得逞的微笑,男老師用一隻手臂擋住了想走出門的綱吉。「在那之前,綱吉,可以請你幫我一個忙嗎?」
  「咦?」
  「不是什麼麻煩的事情,我想把明天第一堂課的教具放在桌上,不過那東西的體積有點大,需要另一個人幫我拿另一頭才行。」
  這個要求聽起來有點奇怪,但綱吉想不出男老師欺騙自己能得到什麼好處──雖然骸說這個男老師很危險,但自己根本不滿足讓危險燈亮起的條件呀!反正只是拿個教具,應該沒關係吧?
  「噢,好的……那待會可以請老師跟我講他們走哪個方向嗎?」
  「當然可以。」
  掏出在口袋裡準備許久的鑰匙,領著綱吉走向辦公室旁的教具倉庫……



  雙手還抱在胸前,骸的眼神失去了平時有的光采,冷冷的盯著突然說有東西忘在教室的女老師……後者在等骸開門確認之後,就迫不及待的衝進教室,然後開始解開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性感撩人的薄紗睡衣,將美好的窈窕曲線完全呈現在骸的面前,一般男人看到這種景象大概會噴鼻血,並感謝上蒼如此厚待自己。
  可惜,骸不但沒有噴鼻血,甚至連喘都沒喘上一下,在盯著她看了幾秒之後,還很不識趣的打了個大喝欠,接著轉頭就要離開教室。
  「慢、慢著!」
  在見到這種無禮的反應之後,女老師倍受汙辱的大喊出聲,而骸不耐煩的轉過頭來,臉上總算出現了一種表情……那是嘲諷、譏笑的神情。
  「妳真的很自以為是,居然以為自己這種身體能夠誘惑的了我,根本是自取其辱。」
  一咬牙,女老師滿臉通紅的抱緊了自己的身體,憤怒和羞恥令她抖的差點說不出話來。
  「我、我這種不行,難道澤田綱吉就可以嗎?」
  「綱吉?」瞄了女老師一眼,骸隨即哈哈大笑,令她錯愕的一愣一愣的。「妳居然拿自己跟綱吉相比?我是不知道其他人怎麼看,但對我來講,妳跟他根本不在同一個等級上,根本沒有比較的資格。」
  原來,她連比較的資格都沒有。
  最羞辱人的想法莫過於此。
  氣的渾身顫抖,女老師咬牙咬的牙齒都快掉下來了,但不過幾秒鐘,哈哈大笑的人變成了她,而這突如其來的狂笑令骸抬起一邊眉毛。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嗎?我真搞不懂你們男人在想什麼呢!就像那個齷齪噁心的男人,他明明能滿足於女人,也對我的身體很有興趣,但卻還是對那個澤田綱吉念念不忘!我實在是搞不懂你們!」
  聽到此,骸的雙眼頓時睜大,不一會兒便掐住了女老師的頸子,力道大到差點扭斷她的喉嚨。
  「妳做了什麼?把綱吉騙去哪裡了?」
  「他現在大概被那隻餓狼拐進倉庫了吧……你那位可愛的天使就要被其他男人踐踏了……順便告訴你,那個男人精力可是很旺盛的,澤田綱吉大概會被玩的很慘吧……哈哈哈哈……」
  用力甩開歇斯底里大笑的女老師,以最快的速度朝教職員辦公室前進……

  別出事、求求你別出事啊!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