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3 (月) | Edit |
後記:

六道媽媽我愛您Q口Q!!!(毆)
其實您是故意的對吧噗呼呼(爆)
不愧是鳳梨的媽媽果然有一套XDDDDDD(炸)
不行我一直笑……XDDDDDDD(被巴飛)
打這種劇情真是太歡樂了(毆爛)
糟糕一點都不虐了XD(茶)
雖然字裡行間還是讓人有些感傷(啥)
昨天一邊看銀魂一邊打傷心文……媽呀我打不下去XDDDDD(爆)
銀魂果然是好物呀!!(拇指)
看了之後會很歡樂(被踢飛)

有想到一篇很糟糕的虐悲文……(毆)
而且不是6927……(掩面)
至於是什麼文就看我生不生的出來XD|||
……會不會被檢舉呀?(汗)

感謝閱讀ˇ
 
 












  「你們蜜月開心嗎?」
  「有沒有去大堡礁看看?」
  「雪梨的市集都逛過了嗎?」
  一回家面對的就是長輩們轟炸似的詢問,讓綱吉微笑的臉龐不斷的抽動。他是有去蜜月,不過算是「跟」去的;他有去看大堡礁,不過是自己一個人;他有逛過雪梨很多市集,但沒有人陪在他身邊。冒著冷汗,綱吉十分害怕自己說錯話而導致秘密洩漏。
  求救的眼神拋向身邊的骸,沒想到他竟然一臉無所謂的笑著:「我們玩得很開心,不過相機泡水了,我們都沒拍到照片。」扯謊扯的十分自然,讓綱吉聽的一愣一愣,同時也鬆了口氣……自己真的不懂怎麼說謊呀,這裡只好交給骸了。

  好不容易應付完長輩,一回到房間綱吉就癱在床上:「呼……好累……」看見那些長輩們眼中真摯的祝福,就讓綱吉有種很想鑽到地底去的感覺。他明白自己才是第三者,但卻待在這個位子上接受各方祝福……說老實話,他也很難過,因為這份幸福並不屬於自己。
  將窗簾拉上,骸坐到床邊,大手輕撫柔軟的褐色髮絲:「綱吉,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語氣不同於以往的淡漠,但疲憊的綱吉沒有餘力注意。
  「好消息?」無力的重複,他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麼事情對自己會是好消息。
  「家裡的隱藏式攝影機都被拆掉了。」話才剛說出口,床上纖瘦的人兒就震了一下。
  繼續將臉埋在床單裡……這是什麼好消息?對他來講再糟糕不過了!這代表以後骸不可能再繼續「演戲」,讓自己堅持住的動力又少掉一項。啊,不過對骸來說這的確是好消息……畢竟親暱的摟著、親吻不喜歡的人是很難受的。
  靜靜的凝視不肯抬頭的人兒,而後起身替他蓋上被子,走出房間。待骸關門後,纖細的肩膀開始顫抖,壓抑已久的啜泣聲自緊咬下唇的口中流出,清澈的大眼掉下晶瑩的淚水。你怎麼變得這麼愛哭,澤田綱吉?

  隔日一早,空蕩蕩的房間讓綱吉又嘆了一口氣……糟糕,自己怎麼又嘆氣了。盡力不去想跑去找別人的骸,拖著沉重的身驅走向餐廳。
  鈴--!鈴--!
  走到一半聽見電話鈴聲,綱吉如大夢初醒般的奔回房間:「喂、喂!」不管是骸或家人的電話他都不想、也不該錯過。
  「喂?綱吉嗎?」高貴優雅的聲音聽的出是六道夫人的,讓綱吉的心一縮。
  「呃……是的……」謹慎的過濾腦中要送出口的話,只要他一個不留意就可能讓骸的秘密流露出來,而且還是流露給他的母親:「媽媽有什麼事嗎?」對於叫骸的母親媽媽讓綱吉感到脖子紅了……不久後,這樣的稱呼就不屬於他了吧?只要骸終於有能耐完全拖離父母、掌握自己的人生……思及此,白淨的面龐不免顯得落寞。
  「呵呵,你不用緊張,我只是打來慰問一下的。」對於綱吉這個媳婦,骸的母親可是打從心底滿意,也因此她第一次不管兒子的意願而擅自訂下這門婚事,除了工作上的需求以外,綱吉本身也是個重點。
  「咦?謝、謝謝……」鬆了口氣,綱吉不斷在腦中提醒自己要冷靜下來。
  「講出來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是想了解一下兒子的近況……」似乎有點疑惑自己該不該談論這種問題,話筒另一端的六道夫人語氣有些尷尬。
  「嗯?媽媽有問題的話就問吧。」只要他能回答,綱吉默默在心中補上這一句。他相信比起他,骸的小情人應該比他理解骸更多。
  「嗯……我兒子在『那方面』應該沒什麼問題吧?有沒有讓你受委屈?」
  這瞬間,綱吉的腦袋爆炸了。
  「那、那方面?」拜託不要是他想的「那方面」!
  「就是夫妻理所當然要作的事情呀。骸這孩子從以前就和其他青少年不太一樣,很少接觸這些事物,之前有交情人我們才鬆了一口氣……啊,不過那個情人不重要。」很明顯的,骸的家人都知道那名小情人的存在,只是不知道骸結婚後還有繼續跟他交往。
  呆愣的綱吉抓著話筒說不出話,乾澀的喉嚨嚥下一口口水:「骸他……那方面呀……」他該怎麼說?他該怎麼形容?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呀!不要說那檔事了,連接吻都沒有過!婚禮上的吻只是輕輕擦過一下裝動作,那算什麼接吻!
  「綱吉?啊,我有客人……這問題很難為情對吧?呵呵呵……整理一下思緒下次跟我說吧,再見。」語畢,電話另一頭傳來的嘟嘟聲讓綱吉腦袋一片空白。

  「我回來了。」傍晚,骸終於步入玄關。
  「你、你回來啦……」這一整天,綱吉都在揣摩要怎麼問骸這種問題,就算只是陳述,要骸跟他講自己跟別人作那檔事的過程還是很難以啟齒,還有就是他有可能聽著聽著就崩潰了。
  「綱吉,你有什麼事要問我嗎?」輕易讀出綱吉的思緒,讓綱吉又縮了一下。
  「就是……那個……」汗如雨下,不停的搓著自己的兩隻小手,小臉紅的好比夕陽:「要不要先吃飯?」他逃避了,先爭取一點思考時間再說。
  疑惑的望著綱吉,但也沒逼迫綱吉講下去:「那就先吃飯吧。」摟住綱吉往餐廳走去,對於骸的親密舉動綱吉又是一陣臉紅。

  吃飽飯後,綱吉顫抖的收著碗盤……還是要問,否則下次媽媽打來可沒這麼好混!將碗盤全部處理好後,深吸了幾口氣,綱吉一臉正經的走向坐在沙發上的骸。
  看著一臉嚴肅的綱吉,骸還是保持著輕鬆的微笑:「坐吧綱吉。」拍拍自己身旁的位置。
  僵硬的坐在骸身邊,他可以感到自己的心跳快要爆表了。
  「有什麼問題說吧。」是什麼問題可以讓可愛的小綱吉緊張成這樣?對於這點,骸可說是充滿了好奇心。
  「……那個……你可不可以……跟我敘、敘述……」講出來!講出來呀!澤田綱吉!不問的話下次就沒辦法混過去了!「敘述……那個……」敘述敘述講了半天,還是講不出個所以然。
  「敘述什麼?」是什麼事情這麼難以開口?湊近綱吉的小紅臉,造成他的臉更加紅潤。
  「就是……你、你和他是怎麼作、作那……那檔事的……」說、說出來了!綱吉忍住自己想拔腿狂奔回房間的衝動。
  一愣,沒料到綱吉會問這種問題……嘴角勾起迷人的微笑:「哦?綱吉怎麼會突然想知道?」親了親紅透的臉頰,讓綱吉覺得自己的頭快燒起來了。
  「因、因為……今天媽媽打電話來……她問我這些事……我、我都不知道……我很擔心下次混不過去……啊,講、講個大概就好了……我也不想知道的太詳細……」一半是害羞,一半是失落。有誰會想聽自己的老公和別人作愛的過程?
  笑容更深,六道骸突然非常尊敬自己的母親。當時讓他和綱吉在一起的也是她,雖然當時的自己一點都不情願。現在又替他推了一把,嗯……真是個好母親呀。
  「嗯……這種事情很難說耶。」輕吻臉龐的唇往下移,細細舔吻綱吉白皙的頸子。
  「唔?那、那怎麼辦?」因為慌張而沒注意到男人的動作,腦中想的都是要如何混過下一次。
  「與其用說的,親身體驗不是比較快?」笑瞇了眼,大手不安分的摸向綱吉的大腿。
  聞言,綱吉臉上充滿了落寞、寫滿了委屈:「你、你是要我看你跟他的現場實況嗎?」抖著聲音說,六道骸一聽差點直接跌在他身上。
  「當然不是,我的綱吉……」好笑的覷著一臉愁容的人兒,起身將他橫抱起來。
  「噫!骸、骸你做什麼啦!」第一次這樣親密的被抱在懷裡,綱吉的臉紅的快滴出血來。不過他還是不想看他們的現場實況:「我、我不想看……」
  「綱吉,是親、身、體、驗,不是現場實況唷。」邊笑邊走向房間,親暱的舔弄綱吉呈現粉紅色的小耳。

  再次,綱吉的腦袋又爆炸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