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5 (水) | Edit |

※再提醒一次,H慎,不接受者點了吐血不負責Xd(喂)

後記:

我又邊打邊笑了XDDDDDD(爆)
打得好快樂ˇˇˇˇ(沒節操!)
今早為了不想錯過公車所以沒發|||
讓大家久等了XDDDD(啥)
話說這一整篇都是H呀……(混帳你還有臉說!)
算了崩壞就崩壞無所謂了ˊˇˋ(慢著)
好棒呀我終於沒虐小綱吉了QˇQ!!(誤)
小綱吉這是你沒被強X的第一次呀ˊˇˋ!!(夠了你)

完蛋,有很多糟糕劇情等待發揮XD(住手!)

感謝閱讀ˇ
 
 











  兩道人影交疊在寬敞的大床上,上頭的男人正耐心的舔吻白皙的頸子。綱吉全身僵硬的躺在男人身下,不敢相信骸是要來真的。
  「那個……骸……」沙啞的喚著,骸在頸子上留下的氣息令他感到呼吸困難。埋首於綱吉頸間的頭抬了起來,轉而輕吻紅的發亮的水嫩面頰。
  「什麼事,綱吉?」柔聲說,但動作還是沒停,原本擱在一旁的大掌緩緩褪去綱吉身上的衣物,露出白皙美好的香肩,骸忍不住的在上頭輕咬了一口。
  「唔……」生平第一次讓別人觀賞、碰觸自己的身體,窘紅的小臉參雜了緊張害怕的誘人光澤:「你……你不會是真的想要……想要……」最關鍵的「作」字卡在喉嚨說出不來,害羞的看著骸在自己身上留下屬於他的記號。
  「想要什麼呀?我的綱吉。」臉不紅氣不喘的低喃,被壓住的人反而羞的暈眩不已。
  「想、想要……想要真的作吧?你不用這樣……只要跟我陳述就好了……」在綱吉心中,骸做出這些動作一定都是昧著良心的,因為他並不愛自己。只是綱吉不明白,明明已經沒有攝影機,骸的家人也不再時時刻刻盯著這棟新宅,為什麼骸還是願意做出這些讓他臉紅心跳的親密舉動?
  停下動作,寶石般的異瞳緊盯著羞紅的小臉不放,讓綱吉不自主的移開眼:「吶……綱吉,我們是夫妻對吧?」露出淡淡的淺笑,不安分的手探入純白襯衫內撫摸白皙柔軟的玉體。
  因為骸的挑逗而輕輕顫抖,紅著小臉、微喘著氣:「對、對……可是……」不是真的,一想到這裡,漂亮水漾的大眼便染上一層落寞。他們名義上是夫妻,但丈夫愛的是別人,而且還在和妻子結婚前就先說清楚講明白,而妻子也接受了丈夫的提案。總歸一句,這種痛苦是妻子自討的,他可以拒絕,但為了獲得虛假的愛,他寧願繼續淪陷在這痛苦的泥沼中。
  「既然如此,這樣很正常不是嗎?」清楚的看見那對水亮的大眼染上悲傷,骸輕輕吻上快溢出淚的深褐色瞳眸:「放心的交給我吧,綱吉……」這是綱吉的第一次,骸可不想讓他留下不好的回憶。
  「……可是……」小腦袋痛苦的掙扎著。說不想要嗎?才不……如果可以,他一定會很開心的接受這種豐腴的愛。但前提是,骸要愛著他。他知道骸眼中看到的人不是自己,這樣一來,接受這種不屬於自己的愛是不是太奢侈?
  「沒有可是。」看出綱吉猶豫的原因,決定不給綱吉選擇的餘地,在綱吉開口前封住青澀的唇瓣,著實的給了綱吉一個難以忘懷的熱情深吻。

  「綱吉,你可要好好記住唷。」迷人的微笑讓綱吉看的臉紅,骸壓在綱吉身上提醒著。
  「唔……我、我會努力的……」聽見骸這麼說,綱吉又是一震失落……所以說,骸並沒有打算要做,只是每個步驟慢慢呈現給自己看,好讓自己交差對吧?嗯……畢竟愛的人不是自己,也難怪。
  望著綱吉些許落寞的面龐,骸的嘴角勾起完美的幅度……他就知道綱吉會這麼想。但自己早就發現這人兒的誘人之處了,罷手的話就不是男人了。
  「首先,我會先親吻你美麗的胴體……」說著,動作也持續進行,搭配著令人害羞不以的甜言蜜語,在白皙的身體上留下斑斑紅痕。
  「唔……嗯……」感到自己的面頰似乎要燒起來了,綱吉努力提醒自己這只是示範。
  「接著,我會品嚐你胸前這兩顆可愛的紅色果實……」語畢後便含住其中一粒紅櫻,讓綱吉忍不住輕喊了一聲,急促的呼吸聲更加顯著。滿意的聽見綱吉悅耳的呻吟,骸放慢了舔吮的動作,讓綱吉的身體不住的顫抖。
  「嗯啊啊……骸、骸呀……」如果說只是示範,會不會有點過頭了?聽見自己口中竄出如此羞人的呻吟,綱吉感到自己的臉紅到不能再紅了:「不、不用做得這麼徹底……」這樣會讓他忘了這只是「示範」呀!
  「那怎麼行,母親不是問你我有沒有讓你受委屈嗎?」輕輕將長褲連同裡頭的貼身衣物拉下,露出白嫩的大腿……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了一圈,周遭的粉紅色氣息有說不出的情色感:「舒服嗎?綱吉。」陶醉的望著綱吉那帶著紅暈、美的令人銷魂的面龐。
  「唔嗯……」不停的喘息著,漾著水光的大眼微微渙散:「舒、舒服……但骸……啊嗯……」不讓綱吉有機會叫自己別做太多,原本就在穴口畫圈的手指慢慢推了一根進去。為了不讓綱吉受傷,骸適度的控制力道,而初經人事的粉穴敏感的開合,柔軟的內壁吸吮著男人的指頭。
  「再來,我會慢慢增加進入你誘人甜穴的手指,讓你的身體逐漸習慣被侵入的感覺……」加了第二根、第三根手指進去,被快感淹沒的綱吉不停的顫抖著。
  「啊啊……骸、骸……別再、別再說了……」光是聽骸講那些令人害臊的話他就覺得自己快融化了,本能的扭動臀部,將骸的手指完全包覆:「啊嗯……呼嗯……」自己是不是很不要臉?嘴巴嚷著不要、心底不斷提醒這是骸不得已的,但其實,將第一次獻給骸也是綱吉的期望……但他真的可以嗎?而且,骸為什麼會願意這麼做?
  「然後,我會好好疼愛你可愛的小玉芽,讓它噴出濃稠的蜜汁……」不停的搓弄綱吉生嫩的前端,在他膨脹之後俯身舔弄,底下的人兒受不了的仰頭,發出甜美誘人的陣陣叫喚。
  「啊……不、不行了……啊啊嗯!」黏稠的白濁液體射了出來,一部分洩在骸身上、一部分被他吞進肚裡:「對、對不起……我忍不住……」是不是自己太沒用了,才會連骸的「示範」都承受不住?
  「沒必要道歉,綱吉。」舔拭著自己的唇,細細品嚐綱吉的味道:「你讓我嚐到了好東西呢……再來換我回報你囉……」緩緩撤出自己的手指,柔軟的觸感貼在綱吉漂亮的小穴上,讓他又忍不住的叫了一聲。
  「啊啊……別、別這樣……很髒、很髒呀……」一想到骸用舌頭舔弄自己的下體,綱吉摀住紅透的面龐,舒服的快感讓自己快忘了這只是個「示範」……光是「示範」就這麼激烈,骸認真起來是什麼樣子?但剛提起的失落感很快的便被不斷襲捲而來的舔拭打了下去。
  直到漂亮的菊穴泛著誘人的潤澤,骸再次勾起邪魅的微笑:「接下來可是重點唷,綱吉……好好感受一下……」將綱吉的雙腿再打開一點,在上頭游移的手指不捨的離開,取而代之的是早已腫脹發燙的炙熱。
  「啊啊……骸、骸……你你、你不會真的要……」說是示範這也太超過了,綱吉不敢相信的問著,眼看自己底下的花蕾就要將骸的灼熱吞入,終於忍不住發出疑惑的聲音。
  開心的笑著……綱吉真是太可愛了!一般人做到這種地步哪還會認為只是示範:「是呀,我真的要進去囉……」語畢,緩慢的將碩大頂入喘息的幽穴,讓它漸漸習慣、緊緊的吸附著。
  「嗯啊……骸啊啊……」本能的扭動纖細的腰桿,順利的將侵入自己的慾望緊緊包覆:「啊嗯……好、好舒服……」聽見自己意識不清的真心話,綱吉羞的恨不得當場從這裡蒸發。
  「很舒服對吧,綱吉……」猛地將灼熱抽出,綱吉悶哼了一聲,又開始失望的胡思亂想。
  夠了……他該滿足了,骸都已經犧牲自己到這種地步,自己還再要求實在是說不過去。才剛這麼想,身上的男人再度壓了上來:「嗯?還沒做完呢……小綱吉想去哪裡?」笑意更濃,抓住綱吉白皙的雙腿準備再次進入。
  不、不會吧!「等等、等等呀!骸!夠、夠了!你不用這樣……啊啊嗯!」為了讓自己可以交差、繼續裝下去,骸違背內心做了這種事……綱吉感到難過,要是自己別把問題丟給骸就好了。
  「綱吉……看著我……」微喘息著,暫時停下底下的動作,讓自己停留在綱吉體內:「看著我的眼精,綱吉……」他一點都不委屈、一點都不難受……難道都到這步田地了,綱吉還是不了解自己的心意嗎?小綱吉還真是遲頓的可愛呢……骸輕笑著。
  顫抖的抬起快燒起來的腦袋,對上那雙漂亮奇特的藍紅異瞳……裡頭寫滿了無盡的愛意和真摯,初次見面時的淡漠和輕視早已不見蹤影。泛著淚光的大眼不敢相信的瞪大,他在那寫著六字的瞳眸中看見自己的身影……「骸……」真的嗎?他真的可以嗎?淚水流得更兇,骸輕輕吻上白裡透紅的小臉。
  「是真的,綱吉……我愛你、真的愛你……」話才剛落下,便迫不及待的繼續剛才沒做完的動作……「深深的、牢牢的記住吧,綱吉……這就是我對你的愛……」抽出之後再挺入,挺進之後再抽出……綱吉被快感淹沒的腦袋已經無力管制那些誘人的淫喚。
  「啊嗯!啊啊……」心底的喜悅讓綱吉的淚水不停地流出,自那天後再也沒出現的快樂充斥著他所有的神經和細胞……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眼睛的睛打成O液的精了啦!!哈哈!!!(ㄍ((笑屁
很happy的一篇~~
2012/07/05(Thu) 17:09 | URL  | 水母 #yDRS8fbg[ 編輯]
RE:水母
真的是笑屁= =
這個比喻很噁心,請閣下莫再犯。
2012/07/06(Fri) 17:57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