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8 (土) | Edit |
後記:

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030||(毆死)
再來會不斷想新劇情XP(被踢飛)
話說為什麼要設定白蘭兄嘛……因為……
變態比較好寫!!(被揍飛)
委員長屬於悶騷型比較難寫=口=(靠)
所以雞精就順利入圍了(被拐死)
還有就是雞精比鳳梨更變態、佔有慾更強
結論就是……
小綱吉危險啦啊啊啊Q口Q(硍不是你寫的嗎?!)

其實我已經不知道我在打啥了=口=(爆)
只知道好HIGH!(炸)

感謝觀賞ˇ
 
 











  刺眼的陽光透過大而精緻的落地窗灑在寬廣的床上,背對著曙光,少年害羞不已的回想著昨天作到的夢。大家都說,夢是很容易被遺忘的,無論是美夢還是噩夢。這個夢對他而言是遙不可及、充填自己內心的重要回憶!他不想忘,忘掉那被骸疼惜的夢。
  他也不是沒奢望過這是現實。但空蕩蕩的大床和純白乾淨的床單殘忍的告訴他,那只是個夢。嘆了口氣,綱吉撐起疲憊的身子……怪了,即使只是夢,怎麼身體還是痛的讓他直不起腰……想走下床,沒想到卻因腿軟和腰疼而著時的摔了一跤。
  「唉唷!」滾了兩圈後呈大字型躺在地上,這時綱吉才發現自己竟然沒穿褲子:「奇怪……我昨晚有把褲子脫掉嗎……唉唷喂呀……好痛……」而且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連貼身衣物都沒有穿,讓綱吉感到更加疑惑。想起身,但疼痛不已的腰不斷的向他抗議著,綱吉無奈的繼續呈大字型躺著,反正這大宅裡除了他以外沒有別人,骸……應該又到別人那裡去了吧?闔眼,感受著地板冰涼的觸感。
  絲毫沒有發現,門口多了一道修長的人影,他著迷的望著只穿一件過大襯衫卻大膽的躺著大字型的綱吉……「親愛的小綱吉,一大早就在誘惑我嗎?」為了徹底斬斷和前情人的關係,骸開始積極的涉入家族企業的管理和對外交易,也因如此,才會每天都早出晚歸。
  先起床的他看見滿是愛痕的床單,認為綱吉看見那些痕跡會羞的再度昏睡過去,於是先將綱吉抱到門口的沙發上、換上新的床單。不過熟睡的人兒竟然一點都沒有醒的跡象,可見昨晚真的是太累了吧。
  只是出去電話處理一下公事,沒想到回來就看見綱吉作出這種擊潰他理性的誘人動作。在綱吉還沒發現自己之前,他看見淡淡的哀傷佈在粉嫩的小臉上,明白綱吉又在亂想了。
  聽見骸的聲音,綱吉身子一震,不敢相信的抬起頭,望向門口:「骸?你、你還在家裡?」講完話的同時,瞬間意識到自己的下身在骸的面前一覽無疑,觸電似的跳起來將雙腿夾緊,臉紅的讓人感到好像有熱氣在上頭環繞。
  「當然在家呀,小綱吉,今天可是假日吶。」笑著將坐在地上的綱吉抱回床上,輕吻紅透的小臉:「而且,綱吉的身體還很痛不是嗎?我可要負起責任呀……」大掌伸向白皙的大腿色色的一摸,讓綱吉的臉燙到他快暈了。

  所以說,那根本不是夢?那是真的,他真的在骸身下喘息、呻吟……碰!的一聲,綱吉腦袋爆炸了。

  對於綱吉的反應不感到意外,惡質的輕咬他敏感的小耳垂:「不過看剛剛那情形……顯然是我昨天作的還不夠對吧?我可不能讓你受委屈呀……」說著,不安分的手又探入單薄的過大的襯衫內,輕揉漂亮的淡紅色小乳珠。
  「啊……我、我沒有那個意思……」輕輕顫抖,昨夜才剛激情過後的玉體現下非常敏感,對於骸的挑逗絲毫沒有招架之力:「我、我只是以為……你又出去找別人了……」否則他才不會放任自己作出這種羞人的事情。
  「不會了,綱吉……」聽見綱吉的回話,讓骸的動作暫停,轉而將頭埋在綱吉雪白頸旁:「記得我昨晚說的話嗎?」明白自己給的傷害有多大,他將自己的心意講的既清楚又明白。
  小臉再度迅速竄紅,微微頷首:「嗯……骸­­……這是夢嗎?」無法適應骸的轉變,綱吉只覺得腦袋糊糊的、亂亂的,他開始擔心這些美好的事物只是夢境。
  勾起不良的微笑,停住的大手繼續動作:「是不是夢,就看綱吉自己的感覺囉……」另一隻手伸向人兒的雙腿中心,握住敏感的嫩根。
  「唔!骸、骸!」驚覺骸的意圖,綱吉緊張的大喊:「我、我知道這不是夢了!停、停下來……」光是那雙手在自己敏感部位的觸感,就讓他感到害羞不已。輕輕扭動臀部,試圖離開骸的魔掌,但卻很不巧的擦到了身後人的敏感部位……綱吉感覺得到底下有東西頂住自己的私處……乾澀的嚥了口口水,緩緩的回頭,漾著水光的大眼不敢相信的望著骸。
  「嘖嘖……這樣我停不下來了呀,綱吉……」將可口的人兒壓回床上,封住正要開口的柔嫩小嘴。
  「唔嗯……」正要出聲的綱吉被半強迫的吻住,只能發出甜美的低吟。



  「爸爸!為什麼要把這個生意讓給六道集團!」氣憤的拍桌,眼底充滿血絲,發飆的人正是骸的前情人。
  「……這次,六道骸親自出面來交易,並不是我把生意讓給他,而是這個生意自己選擇他的……」雙手交合抵在額頭上,在這個業界可被稱為帝王的映風老闆,帶著些許皺紋的臉龐有著說不出的威嚴,但此刻的他卻不停的冒著冷汗。一向沒和自己的集團正面交鋒的六道骸,這回竟然讓自己栽了個大跟斗!
  咬牙,不敢道出先前六道骸沒出面的原因是因為還和自己在交往:「但、但是!爸爸您的實力不夠嗎?為什麼--」
  「夠了!你懂什麼!」怒斥,讓坐在對面的兒子趕緊閉上自己的嘴:「你根本不懂這方面的事,怎麼會明白有多棘手!也罷……你哥就要回來了,我打算跟他討論如何應對。」一想到自己自豪的大兒子,映風老闆不免露出惋惜的笑意。
  「什、什麼?您您、您說……哥哥要回來了?」一提起自己的哥哥,少年一陣雞皮疙瘩。他哥哥不是對他不好,但如果天才般的哥哥一回來,自己以前和骸有來往的秘密會不會被發現就很難定論了。
  「是呀,到時再來看看要如何對付六道集團。」嘴角那抹詭異的笑讓少年感到毛骨悚然。



  刺骨的冷風不停的吹拂著繁華的市區,但為了聖誕節這點阻礙對人們根本不算什麼。綱吉抱著一整袋的火鍋材料,雙頰被凍的紅通通的、十分可愛。
  再過兩個禮拜就是聖誕節了!綱吉興奮的看著剛才順便買的手工項鍊組材料,漾起甜蜜的笑容。自從骸說喜歡自己已經過一個月了,從那之後他每天都過的很幸福、很快樂。雖然骸那種濃烈到幾乎變態的愛讓他有時真的無法招架,每次都讓他羞的想將頭埋進枕頭裡。
  「不過這看起來不好作呢……嗯……」將材料掏出來大略看了一下,眉間微微皺了起來。不過為了給骸一個驚喜,他一定要在聖誕節前成功!
  因為沒有注意前方,綱吉不慎撞到一位穿著白色大衣的男人:「啊!對、對不起……」趕緊道歉是綱吉一直以來的習慣,不管是對方撞到自己還是自己撞到對方,先道歉再說。
  「不,沒關係……倒是你的東西都掉了呢。」禮貌性的幫綱吉將東西放回紙袋,男人在看見綱吉紅潤的面龐時眼眸放大了一瞬。
  「謝謝你。」帶著笑容彎腰道謝,隨即便邁開大步繼續走--……
  不料,男人卻拉住自己的衣服。綱吉滿臉疑問的回頭:「嗯?」難道自己剛才有撞傷他嗎?不、不會吧!綱吉緊張的想著。
  「啊,嚇到你不好意思。其實我剛回國,對這裡還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但都市的人感覺都很冷漠呢。」白色的髮絲在夜晚十分耀眼,左眼下有個奇特的紋路,讓綱吉對他的印象十分深刻。
  「呃……所以?」歪著頭沒有多想,綱吉一心只想趕快回家準備晚餐。
  「這陣子可不可以當我的導遊?只要幾天就好……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無害的笑著,仔細一看那個笑容足以將一打少女迷昏。
  綱吉覺得那種笑似乎有些眼熟……但他沒有閒暇多想,更沒有注意到那只針對自己的奇特笑容:「唔……我、我不確定我有沒有時間……」
  「那……至少跟我說你的名字行嗎?啊,問別人名字之前要先報上自己對吧?我的名字是白蘭,全名很長--……」
  「姆……那、那我可能也沒辦法當場記住吧……我、我叫澤田綱吉。不、不好意思,白蘭先生,我真的得回去了。」他不希望因為他而讓晚餐遲到。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沒有阻止,俐落的將一張小紙條塞進綱吉的購物袋裡:「別忘了我噢,綱吉……」意味不明的直喊綱吉的名字,但綱吉沒多在意,點了個頭後就匆匆往家裡奔去。
  在綱吉離開後,白蘭泛起開心愉悅的笑容……真是美麗的尤物呀,那水盈盈的大眼會不知不覺勾起人類的佔有慾……和剛才無害的笑截然不同,這狡詐惡質的笑才是真正的白蘭。

  「真期待下次的會面呢,綱吉……」將隨身攜帶的棉花糖塞入口中,意義深遠的輕笑著,讓空氣中瀰漫著說不出的詭異感……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