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2 (水) | Edit |

※H有慎入,吐血不負責。Xd(被踢)

後記:

糟糕我笑點好低……XDDDDDDD
又邊打邊笑了XDDDDD(你這人真是夠了)

完蛋我怎麼又打H囧|||
原本想打純愛糖漿的……(算了吧你)

昨天身體狀況不太好Orz
所以沒貼文Q3Q||
再加上甜文本來就不是我的專長領域……(爆)
拖了一天ˊˇˋ"(被踢飛)

這個禮拜都很輕鬆呀(飄)
不過鬧鐘壞了……每天都擔心會遲到呀囧||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炸)
老天有意不讓我遲到就一定不會遲到(聽你在鬼扯!)

最近很常打糟糕文呢(大愣)

感謝觀賞ˇ
 
 











  飄著細雪的窗外形成銀白色的美景,骸坐在沙發上開始後悔讓綱吉一個人去買東西。因為最近積極參與公司的貿易活動,因此需要他批閱的文件也日漸增多。不希望因為自己而妨礙骸處理公事,綱吉堅持要自己出門。
  門外傳來刷刷的腳步聲,讓骸終於放心的鬆了一口氣……看來剛才的不好預感只是錯覺而已……但好像又不是,骸微微皺起眉頭。

  匆忙推開精緻的大門,抱著購物袋的綱吉一個沒踩穩,一頭往前栽--「嗄啊!」緊緊抱住懷中的物品,比起鼻子開花他更擔心搞砸晚餐和手工項鍊。然而,預想的疼痛感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溫暖寬厚的懷抱:「哎呀……莽撞的小綱吉連走路都會跌倒呢……」戲弄綱吉的同時,還不忘親親水嫩的面頰吃豆腐。
  「唔……骸、骸別這樣……我要去弄火鍋了……」羞得滿臉通紅,即便這種親密動作早已成為家常便飯,綱吉還是無法免去心底的害羞。
  「嗯……?我肚子很餓呢……可以先開動嗎?」輕咬綱吉敏感的小耳,有意無意的吹著氣……綱吉被挑逗得連脖子都紅了。
  「還、還沒好怎麼開動呀……我、我要去廚房了……」抬步走向廚房,身後摟著自己的骸卻跟著自己移動、不放開自己。
  「嗯……好想看看穿圍裙的綱吉唷……一定很可愛……」也很可口,在心底補上這一句話,不良的笑著:「室內這麼溫暖,綱吉不用穿這麼多吧?」說話的同時脫掉綱吉身上的大衣,然後親吻白皙的頸子。
  「唔嗯……骸、別鬧啦……我、我穿就是了……」知道骸會這樣黏人時就是對自己有所要求,綱吉的臉紅的快要滴出血來:「可是我沒有買……」就算有買好了,他一定會買制式的男用圍裙,老實說他覺得自己穿圍裙不怎麼好看,綱吉開始擔心骸會因為沒達到期待的幻想而失望。
  「呵呵呵……我當然有準備呀。」在綱吉點頭答應後就拿起擱在桌上的紙袋:「拿,在這……進去換吧。」笑容滿面的拿走綱吉懷裡的購物袋、將紙袋塞了進去。
  「嗄?換?」不就套上去而已嗎?為什麼要換?一頭霧水的走進房間裡,不時轉過頭疑惑的望向笑得十分開心的骸……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待綱吉進入房間後,骸眼尖的看見有一張突兀的小紙條夾在火鍋料中間,抽出來看……是一個電話號碼,深邃的異眸瞇了起來--「骸……我可不可以不要換……」顫抖羞怯的稚嫩聲從只開一條縫隙的房門中傳出,讓骸恢復了原有的笑容。
  「嗯?不可以,你答應我的,記得按照上面寫的穿唷。」將那張電話號碼收進口袋,滿心期待的緊盯著房門:「快出來呀,綱吉,你已經換好了吧?」瞥見門縫中微微顫抖的白嫩大腿,骸的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緩緩推開房門,緊夾著雙腿走出來……可愛的純白蕾絲邊圍裙套在一絲不掛的誘人驅體上、漂亮的大腿和完美的臀形一覽無遺:「我、我怎麼不知道有這種東西……」他感到自己的背後和跨下涼涼的……好奇怪的感覺。
  雖然原本就料想的到綱吉穿上裸體圍裙的可食模樣,但實際看到還是讓骸著實驚豔了一下……這已經不是美味可口可以形容的了,要不是顧慮綱吉的感受,他早就撲上去享受今晚的美食:「快去準備晚餐吧,綱吉……」有些無力的說著,沒想到自己的餿主意造成這種難堪的場面,骸摀住臉不讓綱吉看見血光,催促著眼前的人兒。
  看見骸的反應,綱吉難過的垂下頭。果然還是失望了呀……嘆了口氣抱起被擱在一邊的火鍋材料,走向廚房。

  將解凍的食物放進熱鍋裡……「嗯……再來是……咦?」感覺到布料摩擦著自己淨空的背部,綱吉疑惑的偏過頭……發現那應該待在客廳等待的男人咬住自己的肩膀:「呃……骸……?」他的心臟快要蹦出自己的身體了,拿著火鍋料的手僵在半空中。
  「我餓了……綱吉……」生平第一次有這種餓到發慌的奇妙感受,飢渴的將手探入圍裙內撫摸滑嫩的肌膚:「快將晚餐準備好吧,不用在意我……」怎麼可能不在意!綱吉不安的扭動身子,努力忽視在身上游移的大手、繼續放火鍋料。
  不安分的將手擺在白嫩雙丘上,綱吉拼命叫自己別介意、專心準備晚餐……沒想到後方的男人竟然掰開自己的臀瓣,將溫熱的紅舌伸進敏感的股間、觸碰沉睡的後花園:「啊嗯!骸、骸……!」受到刺激的身體不自覺的彎起了腰,雙腿更是不由自主的夾緊。
  「吶……綱吉,把腿打開一點……」另一隻手握住綱吉的前端,輕輕挑逗著……令綱吉受不了的發出嬌媚的喘息聲。接到命令的綱吉試著移動自己的雙腳,加大跨間的角度:「好可愛唷,綱吉……這邊已經濕了呢…… 」這些話讓綱吉耳根子的紅潮更加鮮豔。
  「唔嗯……骸、骸呀……我正在、正在準備晚餐……嗚嗯嗯……」一邊抗議一邊呻吟著,骸非但沒有停手,反而變本加厲的搓弄他細嫩下的兩顆敏感肉球:「哈嗯……晚、晚上……」哀求似的說著,他可沒有邊做晚餐邊做愛的興趣。
  但很顯然的,在自己下身肆虐的男人有這種癖好。
  「呵呵呵……但我很餓了呢,綱吉……讓我先吃……」沿著股間上的細縫往上舔,白淨的背部被畫上一條美麗的銀絲,身前的人兒也不住的輕顫。
  「我、我還沒洗澡呀……骸……很髒……啊嗯!」盡力維持意識繼續處理火鍋料、扔進熱鍋……但還是不希望骸碰到自己沒洗過的身體,侵略下體的男人卻將一根手指插入股縫。
  「嗯?放心,我剛才有洗手的……」故意曲解綱吉的意思,手指繼續套弄綱吉身下的可愛玉芽,並加了第二根手指進入綱吉體內。
  在骸熟練的握弄下,甦醒的嫩根伴隨著羞人的呻吟將內容物洩出:「啊嗯嗯!」綱吉已經幾乎將上半身伏貼在流理臺上,突然間很慶幸自己在一開始決定先將蔬菜切好……這種狀態怎麼切菜?會切到自己的手吧!「骸、骸……蔬菜很容易爛掉,下鍋的話不能煮太久……」這句話有點後勁不足,因為被塞了兩根手指的下身正不斷的逼迫綱吉向骸索求更多。
  「哦?小綱吉真的希望我現在停手嗎……?」比綱吉更清楚他的身體狀況,骸笑的一臉狡詐,壞心眼的再加第三根指頭進去。
  「哈嗯……骸、骸……你好­、你好壞……呼嗯!」感覺到填滿後穴的指頭撤出,清澈的大眼泛著淚光,綱吉又好氣又好笑的轉頭望著笑的無辜的骸:「一、一次喔……只能一次……」否則他一定會腿軟、直接攤在流理臺前。
  一次?怎麼可能。惡質的笑著,將腫大的灼熱頂在綱吉的嫩穴上:「那就要看綱吉親親的身體怎麼想囉……看看它是不是真的只想要一次……」刻意在敏感紅透的小耳旁呼氣,讓綱吉反射性的一縮。
  往前一頂,滾燙的慾望順利被推進濕潤的甜穴中……「啊嗯!哈嗯……」擺動臀部、讓骸能更輕易的將自己的小穴填滿:「啊嗯……好、好舒服……」口裡發出的呻吟和讚嘆讓綱吉羞的恨不得將頭埋起來,連忙摀住自己的口鼻。
  見狀,骸疼惜的輕吻綱吉紅燙的面頰,並拿開他摀住口鼻的小手:「別害羞,反正只有我能聽到……」緩緩撤出自己的炙熱,但還是讓它抵著綱吉那不斷開合的幽穴……「還想要嗎,親愛的小綱吉?」大手伸到人兒身前搓揉可愛紅潤的小乳珠,更加刺激著他敏感的嬌軀。
  哀怨的瞟了骸一眼……他絕對是故意的!奈何自己在這方面的經驗大大不如他,每次到這種時候求情的總是自己:「……我、我要……我還想要……」拋棄羞恥的說著,難耐的輕晃自己的臀部……殊不知這讓骸更加興奮。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囉……」定住輕搖的嫩臀,再度將自己的碩大推進濕軟的花蕊。明知道綱吉的需求卻還是不懷好意的笑著:「綱吉希望我怎麼做呀……?」說著還輕咬綱吉的小耳垂。
  要是還有力氣可以轉身,綱吉一定會用力捶打這不僅入侵自己還要自己講那些害臊話語的男人:「再、再來……盡情、哈嗯……盡情的將我填滿……啊嗯……」感覺到骸在自己體內解放,讓綱吉的臉紅的發亮。因為骸憐香惜玉的對待,綱吉有了自己不會腿軟的自信。
  不過這種自信才持續沒幾秒,骸接下來的舉動讓綱吉徹底推翻自己天真的想法……他進來後又出去、出去後又進來……就像平常一樣,但這次的地點不是床,而是流理臺前:「啊啊!骸、骸!別、別再來了呀……啊啊嗯!」或者該說別再撞了?原本不會軟的腿被他這激烈的撞擊撞到別說軟了,連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



  「來吧,綱吉。」容光煥發的拿著碗和湯匙,將後者靠向鼓著臉的小嘴。
  賭氣的不吃,綱吉將頭別過去。直接在流理臺做就算了,還要他講出那麼丟臉的話、做出那些害臊的事……太可惡了!
  「嗯?小綱吉不喜歡在流理臺嗎?下次會試試別的地方,就先原諒我吧……來,張嘴。」聞言,錯愕的開啟小嘴,骸抓住機會將被吹涼的火鍋料送進去。不是吧!每個地方他都想嘗試嗎?!
  望著那笑的一臉無賴的面孔,綱吉也忍不住噗哧一笑……他被愛著,他正被愛著呢!如果可以,他真希望這樣的幸福可以持續到永遠、永遠……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