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1 (日) | Edit |

※不是骸綱的慎入……OTZ(自己跳河)
※慎入的程度大概是綱吉被扒光還有亂摸這樣……OTZ(跳樓)

後記:

……(掩臉跳河)
綱吉對不起OTZ
我……OTZ(懺悔(被輪迴掉

聽說大家就要開學了ˊDˋ
課業加油唷~~~(揮手)

感謝觀賞ˇˇˇˇˇ(鞠躬完逃走(欸
 
 












  走進光線昏暗的教具室,綱吉才剛踏進去就被四周激起的灰塵嗆的咳了幾聲,這間教具室顯然很久沒人使用過了,裡面堆滿了戲劇社上個學期表演用的道具,他們在這個學期結束之前應該暫時不會把道具拿來這裡存放。
  但東看西看,綱吉始終看不見能夠當成教具的東西,男老師剛才說是大到需要他幫忙的教具,應該一進來就能看見吧?
  「老師──」
  正要轉頭詢問,站在門口的男老師卻將門鎖喀嚓一聲鎖上,令綱吉頓時一愣。
  「……老師?」
  「嗯?沒找到嗎?啊,你別在意,因為我最近身體有點虛弱,不太能吹冷風,所以才把門關起來。」
  「……」這樣的話,有必要連門都鎖住嗎?雖然對這點感到十分疑惑,但綱吉現在只想盡快替他把教具搬出去,才能去找不知道跟女老師去哪裡的骸……一想到他們兩個人可能在哪裡獨處,綱吉就覺得胸口發悶、呼吸困難。
  他討厭這種感覺。
  找了半天,綱吉就是找不到他所謂的教具,他無助的轉過頭來想請男老師自己來看看,卻看見他彎腰蹲跪在地上,包著繃帶的右手正在顫抖……在進來之前,男老師一直把右手插在口袋裡,以致於綱吉完全沒注意到這個傷口。
  雖然這種時候,他應該要關心因傷口發作而痛苦的老師,但一想到前天發生的事情和現在他所處的狀況……綱吉嚥了口唾沫,但隨即甩了甩頭,把那荒謬的可能性從自己的腦中去除。
  男老師不可能真的想對自己怎麼樣,都是骸想太多了!自己完全不符合他的條件啊!再說,女老師跟他的交情不是不錯嗎?既然有那種美女在身邊,怎麼可能還對自己有興趣呢?
  因此,同情大於恐懼的心理致使綱吉蹲下身來關心他的傷勢。
  「老師,您要不要緊?我們還是去保健室一趟吧,保健老師有可能還沒走。」
  男人露出虛弱的微笑,眼抵閃過一絲狡詐,但綱吉並沒有注意到。
  「不用了……只是昨晚作了有點激烈的運動,有點後遺症而已。」
  「這樣啊……那──」
  「綱吉想不想知道是什麼運動?」
  原本想接著問教具的事情,卻被男老師提出的問題給打斷,綱吉有點錯愕的望著眼前的男老師,完全無法理解他問這個問題的意圖。
  「呃……我──」不想知道。
  「是床上運動唷。」
  瑟縮了一下,綱吉無法理解男老師為什麼要特地跟他講這種事情,他覺得有點噁心,想起身繼續找教具,纖瘦的手臂卻被男老師抓住,動彈不得。
  「唔……老、老師……」
  「對象還是那個美麗的女老師唷,她又美又熱情,技巧也非常純熟,不知道跟六道老師有沒有關係呢。」
  重重一震,綱吉的小臉唰的一聲雪白無比,各種討厭的猜測在他的小腦袋中叢生,小小的心靈彷彿被劃上一刀,血流不止。
  「骸、骸他……才不會……」
  「不會?真的嗎?你真的這麼有魅力嗎?」
  被這個問題問的一愣一愣,綱吉連忙搖頭。
  「我、我不知道……我、我也知道……自己比不上那麼漂亮的美女……」仔細想想,骸到底是個男人,雖然他在小時候就對自己一見鍾情,但這份情感能滿足他身體上的需求嗎?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見綱吉既茫然又快哭出來的模樣,男老師露出勝利的微笑,反身把綱吉壓在佈滿灰塵的地板上,受傷的右手似乎完全不造成影響,令綱吉嚇的一瞪眼,眼角的淚珠滑過臉頰。
  「六道骸是個能夠擁有一切的人,就算不是那個女老師,外面任他挑的俊男美女應該也猶如過江之鯽,但他卻選擇了你……吶,你到底有什麼魅力呢?展現給我看吧……」
  然而,男老師的手才剛碰到綱吉的領口,就被回過神的綱吉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火辣辣的掌印浮現在男老師的俊臉上。
  這個舉動激怒了原本就沒什麼耐性的男老師,他粗魯的扯下綱吉的領帶捆住他的雙手,再惡狠狠的掐住他纖細的幼頸,令綱吉根本說不出話來,更別提大聲呼救。
  「嗚……」
  「看不出來你這麼兇吶……六道骸也吃過這一掌嗎?還是面對他的時候,你都直接把腿張開等他呢?」
  放開綱吉被捏紅的頸子,在綱吉大口喘氣時粗暴的撕破他的制服長褲,嚇的他流出更多淚水,但方才被用力掐住的喉嚨卻只能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
  「好漂亮的大腿呢……真是不可思議,我看過的美男跟美女不知凡幾,但你的身體為什麼特別誘人呢?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生下來勾引人的對不對?還勾到六道骸這種男人,你真有兩把刷子呢……」無恥的輕撫綱吉大腿內側的肌膚,令綱吉的淚水掉的更兇,褐色的腦袋不停地搖頭,哭紅的雙眸和泛著淚光的褐瞳懇求的望著他,希望他能夠放自己一馬。
  豈料,在接收到綱吉懇求的眼神之後,男老師咧開一抹不懷好意的淺笑,伸手扯下綱吉的底褲,露出因恐懼而委靡不振的慾望,感覺到空氣接觸的綱吉立刻又是一陣扭動,要是他能夠大喊出聲,一定能把這間教具室的灰塵全都震下來。
  「真是可愛呢,六道骸都是怎麼玩它的呢?不過它似乎還沒甦醒呢,我還是先把你的身體摸透之後再來料理它好了。」語畢,便轉而扯開綱吉身上僅存的襯衫,可憐的大圓眼已經哭到腫了一大圈,但男老師卻視若無睹,粗糙的手指輕輕揉捏胸前的紅點,令綱吉悶哼了一聲,搖頭搖的更加厲害,甚至奮力彈起身子咬了男老師一口,後者吃痛的將手抽了回來,一道清晰的齒痕印在他的食指上,力道大到傷口已經快要溢出鮮紅的溫血。
  「……看來你還沒搞清楚狀況呢,現在掌握主導權的人是我,只要我拍幾張你見不得人的照片,馬上就能讓你上新聞頭條,順便……也能打擊六道骸的名譽呢,因為他遇人不淑,居然挑你這種會張腿迎人的賤貨來當伴侶。」
  咯咯輕笑著,這幾句簡單的話語深深刺進綱吉心中,令他將雙眼瞪到最大,淚水卻沒有止住的跡象……他自己的名聲一點都不重要,因為在遇見骸之前,根本就沒有人是真正關心他的。
  親戚去接他,純粹只是想要得到法律上的那一小筆財產,在得手之後便將他趕出去住,所以他從小時候開始,就一直是孤伶伶的一個人。
  他成績不好,體能也不行,也不太會說話,更不敢發表意見,在他的校園生涯中,幾乎沒有稱的上快樂的回憶,不受到師長們的青睞,分組活動也總是挑剩的那一個……誰會想跟一點用處都沒有的自己一組呢?
  他只能認命,只能繼續努力,雖然接連而來的挫折每次都讓他躲在角落哭泣……反正沒人在乎他、沒人關心他,他的存活就只會造成其他人的麻煩。
  他到底為什麼會被生下來呢?

  『我喜歡你,真的很喜歡你唷,親愛的小綱吉……』

  溫柔又誠懇的話語,深深打進了綱吉早已傷痕累累的幼小心靈。
  所以,他喜歡上骸了。
  所以,他愛上骸了。
  所以,他想留在他的身邊。
  但是……他根本就配不上骸。
  就像這個男老師說的一樣,像骸這種有頭有臉的知名人物,一旦被發現和自己這種沒有用的平凡男孩在一起後,百分之百會對他的名聲造成負面的影響。
  他喜歡骸、他愛骸……那又如何?
  他的存在只能給骸帶來無止境的麻煩!

  見綱吉的眼神黯淡下來,無謂的掙扎也沒有那麼劇烈之後,男老師知道自己的話已經順利打碎了綱吉那早已有裂痕的內心。
  「你還是離開他吧……這樣對他比較好。不過看的出來他現在暫時對你很迷戀,我就教你一個簡單的方法吧……」
  他得意的將唇靠在綱吉耳邊,給予最後一擊。
  「跟我上床,他就會對你死心了……還是說,你想繼續待在他身邊?再過不久,他就會覺得你是個累贅,因為有你賴在他身邊的關係,害他的名聲受到影響,到時候,大概沒有高貴的名媛千金願意嫁給他了唷。」
  淚水流滿了整張小臉,綱吉哭的泣不成聲,原本清澈的褐眸現下渾濁不清,裡頭寫滿了充斥著他內心的絕望……但就在男老師以為大功告成之時,被捆出紅痕的纖細手腕居然掙脫束縛,用力朝他的俊臉揮上一拳。
  毫無防備的被揍飛撞到門上,男老師驚愕的望著揪著襯衫坐起身的綱吉,後者發出沙啞粗嘎的聲線,破碎的令人感到心疼。
  「骸……不要我……也沒關係……到時候……我會自己離開……不用你……這種噁心的人……來幫忙……」
  臉色一沉,男老師面色猙獰的再次撲上了綱吉,狠狠的揍了他可愛的小臉一拳、一拳、又一拳,將剛才那一擊連本帶利的還了回去。
  「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好,你不願意跟我上床也無所謂,我就硬要蹂躪你!把你被我弄到高潮的羞恥照片全都發給六道骸看!還要把我的液體全都送入你這不知羞恥的穴!」
  大手開始撫摸光溜溜的臀部,綱吉使勁掙扎掙扎再掙扎,吼不出來的聲音在他心底持續吶喊著……

  救救我、救救我!骸──!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