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5 (土) | Edit |

※內有H,食用時請小心。(爆)

後記:

糟糕我整個腦殘(爆掉)
雖然說還是邊打邊笑……
既然是番外篇就讓我打少一點吧囧||(被踢飛)
時間不夠呀又要趕不上公車了……(瞄旁邊)←毆

聖誕節腦殘啦=口=還是不要命的想徵題(毆死)
不過只徵五題(被揍)
CP限定ALL綱2、骸綱2、雲綱1
啊,糟糕,偏心了(被拐爛)
為什麼要雲綱?因為再不寫就要被拐死了(誤)
心底深處的鳥王不斷的破壞靈感報復我呀囧|||(被踢死)
今晚就截止(爆)
題目數不夠的話就算了=_=||
有幾篇算幾篇不過最多五篇就是(爆)
ALL綱的請不要點H謝謝(噴)我對多P沒輒囧(毆死)

謝謝觀賞030ˇ
 
 












  平安夜,街上到處可以聽見慶祝的溫馨音樂,琳瑯滿目的聖誕裝飾掛滿家家戶戶的大門,街上無一處不充滿歡笑。彭哥列總部自然也不例外,部裡部外都散發著歡樂的氣息。

  「骸……你、你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瞪著眼前排滿桌子的食物菜單,綱吉的眼角不自覺的抽搐……在掛聖誕樹的時候,骸就說希望自己用那邊餵他吃飯……他壓根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是認真的!
  「嗯?我看起來像開玩笑嗎,小綱吉?」用手撐著臉、悠閒的坐在沙發上,骸笑得很開心。閃爍著寶石光芒的異瞳用看著美食的眼神緊盯著可愛的綱吉……「這些食物都很軟、也不大,應該沒問題才對。」但問題的重點不在那裡!綱吉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笑,就怕會被眼前的男人扭曲他笑的意義。
  「……我、我先去辦公了……」語無倫次的說著,只要能逃離一切都好說……不料卻被男人壓在牆上,微瞇的異眸搭上好看的微笑瞧得綱吉不斷冒汗。
  「現在是傍晚,晚上是平安夜唷……而且明天是聖誕節,公事這種東西不是藉口唷……」用唇摩蹭綱吉冒汗的額頭,眼底閃著期待的光芒:「好期待深夜呢……對不對呀,綱吉?」伸出舌頭舔拭嫩紅的臉龐。

  綱吉沒有想到骸的改變會這麼大……簡直就像換個人似的,雖然他很喜歡……但他的身體可吃不消呀!先前玩道具雖然很痛,但論持續的時間和東西的多寡……明顯不能比呀!還有最重要的是,自己可能也承受不了那種刺激。
  看向那些菜單,綱吉暗自揣測骸應該也沒辦法在今晚準備那麼多……「我、我知道了啦……到時有多少就多少……」即使骸已經表現得很明顯了,但綱吉還是很害怕因為自己的不從而讓他離開自己……畢竟這是一開始他得不到的戀情。先愛上的人就輸了,這句話說得真貼切。
  看出綱吉揣測的事和內心自卑的想法,骸自責的瞟向旁邊……正因如此,自己才會提出這種要求。他要綱吉知道自己現在有多愛他、對他有多愧疚……不過這樣一來自己也嚐到了甜頭,一想到深夜,骸便用手摀住彎出幅度的嘴角。

  不敢相信的瞪著堆滿長桌的食物,綱吉的眼已經抽到快止不住了。不會吧!這些食物是怎麼弄出來的?!他太小看這個男人了,竟然會有他可能弄不出來的天真想法!
  「剛才有吃飽嗎?」在房間等候許久的男人摟住綱吉僵直的身軀,靠在白皙的耳廓旁吹氣,綱吉可以感覺到身後的男人早已受不了的褪下衣物:「我肚子很餓呢……不過一想到待會的美食,錯過那頓晚餐也是值得的……」這句話讓綱吉想到晚上的餐會骸沒有出席,自己還擔心他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原來是在為現在做準備!
  「不、不是很飽……」因為是首領,所以同盟們問候的十分殷勤,除了飲品以外幾乎沒什麼吃。比起之前被虐的絕望,綱吉好像反而比較害怕這種未知的做法,說老實話,他不知道骸要怎麼用他的那個地方來吃東西。
  「嗯……那我的主菜可以上桌了嗎?」笑咪咪的指著長桌中間的巨大盤子,並拉了拉綱吉身上的西裝:「主菜沒有卸下包裝是很麻煩的……可以脫掉嗎?」沒等綱吉回答,游移的大手拉開了頸上的領帶和腰間的皮帶,原本在小耳旁的唇往下舔,在綱吉白皙的嫩頸上留下一條水絲。
  「唔嗯……主、主菜?」還沒會意骸的意思,被解開褲頭的西裝褲就這樣被緩緩拉下,裡頭的衣物自然也不例外。直到自己的細嫩曝露在空氣中,綱吉才意識到骸講的主菜就是自己,白淨的小臉瞬間紅透,還可以隱約看見因熱而冒出的水蒸氣:「啊啊……先、先吃飯呀……骸……」剛出來透氣的玉芽被身後的男人握住,讓綱吉一驚,他可不希望這些美食被自己的東西給弄髒。
  「嗯?主菜還沒上桌呢……」一點一滴耐心的將綱吉扒光,人兒的身體也因為下身被挑逗而呈現漂亮誘人的緋紅色:「好美呀,綱吉……」將被扒光的綱吉放到巨大的盤子裡,在他想起身前再度壓上。
  「綱吉也餓了吧?你先吃東西吧。」確定綱吉不會逃走後,骸起身示意要綱吉先動手。
  第一次這樣裸著身面對美食,再加上旁邊的男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綱吉覺得自己的呼吸十分急促、心跳在體內猛烈的撞擊。迴避男人的視線,轉身背向男人,考慮著要從哪一盤食物下手,畢竟自己肚子很餓也是真的:「嗯……這個好了……」香味強烈的臘腸讓綱吉嚥了口口水,綱吉小心翼翼的將它拿起,不料身後卻伸出一隻手拿走一根。
  錯愕的轉頭望著身後的男人,骸帶著迷人的微笑將溫熱的臘腸塞入自己身後的嫩穴……「啊嗯!骸、骸……你、你不會要……唔嗯!」臘腸被抽了出來,骸舔了舔沾著黏液的臘腸後咬了一口。
  「吃晚餐呀,綱吉,食物就是需要配料才會更加美味……」理所當然的說著,吃完後還津津有味的舔著開始微喘的後穴。原本以為骸至少會讓自己吃點東西再下手,沒想到自己下身的開口反而比嘴還要先吃到食物,綱吉羞紅著臉喘息。
  拿走綱吉手上的食物,將他翻回正面,骸笑得一臉無辜:「吶……原本是要先讓小綱吉吃東西的……但小綱綱卻用可愛的屁股對著我……那漂亮的小穴跟我說他想吃東西呢……」將龍蝦肉灑在綱吉漂亮的身軀上,名義上是吃龍蝦肉,實則食用敏感的嫩兔子。齒間的舌不斷在顫抖的胴體上留下痕跡,期間還碰到挺立的紅莓好幾次,總是玩味的將它又舔、又吸……
  「啊啊、哈嗯……我、我知道錯了……」錯在把屁股對著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看著骸將自己身上的蝦肉吃掉,不時還偷咬他真正的肉。
  「很好吃呢,綱吉也吃一點吧……」直接欺上綱吉可口的小嘴,將自己嘴裡的肉送了進去。同時,沾著清水的手指也插進剛吃過臘腸的菊穴。
  肚子實在是太餓了,因此沒有拒絕骸送進來的肉,但當他感到下身的屏障繼臘腸後又被手指突破時,忍不住輕顫了一下,誘人的嫣紅散佈在嬌小的身子上,渙散的盈盈大眼和紅潤滑嫩的臉龐令綱吉看起來就像個打碎男人理智的美麗尤物:「啊嗯……好、好渴……嗚嗯……」早就習慣不在骸的面前壓抑呻吟,但聽見自己口中發出的呻吟還是讓綱吉用手摀住自己的臉。
  「渴嗎?來……」將盛裝香檳的玻璃杯遞給綱吉,那雙美麗的異瞳緊盯著人兒不放,表情煞是飢渴……但意識渙散的綱吉並沒有注意到,伸手接過香檳。
  嫩唇才剛觸到玻璃杯,綱吉就感到自己的雙腿再度被打開,而骸正笑容可掬的將冰涼的香檳倒往自己的紅色花蕾,剛進口的香檳差點噴出來:「咳、咳……骸、骸!你、你在做什麼!啊啊嗯……」冰涼和水流的觸感在體內流竄,讓綱吉又叫出幾聲誘人的嚶嚀。
  「嗯?我也渴了呀……」語畢,上前吸住流出香檳的甜穴,內舌也沒有閒著,在飲用的同時還是不斷的舔拭著顫抖的花蕊。
  「啊啊嗯……哈啊……哈嗯……」受不了刺激的往後仰,雙腿不自主的夾住埋首於其間的男人:「吃、吃其他東西……不、不喝了……」吃力的將手上的香檳飲盡,粉嫩的雙頰紅的可以媲美落日的夕陽。這種又吸又舔的攻勢讓綱吉的下體癱軟無力,無奈的是興奮的感覺和快感卻不停的襲捲而來,綱吉不時的發出羞人的喘息聲。
  將嫩穴外的液體舔乾淨,骸接著用幾片肉貼住綱吉的玉莖,淋上香味四溢的可口醬汁,用舌將一片片的肉撈起來吃,但每撈一次就會故意用舌從根部舔到頂端、屢試不爽。
  「啊啊……啊嗯……呼嗯……」泛著淚光咬住剛剛骸遞給自己的肉,身下的男人明明都把肉吃完了還是繼續吸吮敏感的嫩根,分明是想吃自己被肉覆蓋的隱密部位。
  舔了舔沾著醬汁的嘴角,那不斷開合的緊緻幽穴彷彿在叫自己不要停、繼續進來……「綱吉……想不想吃你後面那盤魚子醬呀?替我拿過來吧……」意料之外的停手,讓綱吉一愣。但沒猶豫太久,要是呆著太久骸一定又會扭曲自己的意思。轉身尋找魚子醬,因為位置有點遠而讓綱吉伸手時不自覺的將腿張得更開。
  「呼……拿到--啊啊嗯!」剛拿到身旁的魚子醬被打翻在自己和骸身上,原因無他,因為後面的男人在自己拿食物時衝了進來:「啊啊!骸、骸!你、你怎麼可以--哈嗯!」因為先前被塞過食物而早被滋潤的花穴沒有想像中的痛,但被這麼一撞綱吉感到自己的腿已經軟到發不出力氣了。
  股間流出男人洩在裡面的黏稠液體,伴隨著自己受不了刺激而分泌的淫水……好羞人!好羞人的吃法!骸好壞!可惡!含著骸拈起魚子醬的手指,綱吉抗議似的偷咬了幾口。
  「哦?看來綱吉還想要更多呀……反正食物還多著呢……」被咬的不痛不癢,反而笑得更加開心。心頭一驚,綱吉顫顫的環視擺滿四周的食物……

  平安夜,對澤田綱吉而言可一點都不平安呀……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