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6 (日) | Edit |

※H有慎入……媽媽我要崩壞到什麼地步?(倒)

後記:

那個……請容我去撞豆腐(我撞)←爆
為為為為什麼又是H!!!!(我噴)
我到底在搞什麼呀(噴淚)
難道節操這種東西已經不存在我體內了嗎?!(痛哭)
(謎:別否認了早就沒了吧?[挖耳])←毆

關於6927文中出現10027H這點
我已經決定不讓它發生了……(毆)
6927糟糕文打愈多……愈覺得那樣不可以囧!(炸)
所以可能會有點糟糕,但未遂(倒地)
雞精那樣變態要不糟糕好像很難……(被踢爛)
(謎:真要我說最糟糕的人就是你啦混帳囧!)

聖誕節指定截止咧030(才一天XD)←被踢
沒人點雲綱耶是要給我光明正大的理由不打嗎ˊˇˋ(被拐爛)
聖誕節指定會全部都在聖誕節當天發佈ˊˇˋˇ
敬請期待XD(啥)
啊,只有四篇唷(笑)←再被拐

感謝閱讀ˇˇ
 
 











  
  高大冷漠的建築物散發出懾人的氣息,整個公司的氣氛緊繃的令人喘不過氣。原因無他,董事長的大兒子回來了,那個比惡魔還要恐怖的男人。

  「慢著,這個方案是不是有點問題?」帶著虛偽恐怖的笑容,將企劃書攤在策劃負責人面前。後者的背部早已流滿冷汗,身後的策劃組更是汗如雨下。
  「總、總經理……這並沒有任何問題呀……」抖擻的聲音比老鼠還小,但在清靜的辦公室內還是聽的一清二楚。長相標誌陰柔的負責人生平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他的一生風平浪靜、總是被捧在高處,豈料竟會在這裡栽跟斗?
  「是嗎?」故作疑惑的再看一次企劃書,而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現在負責人面前並掐住他的脖子打在牆上,讓其他組員驚呼。
  「總、總經理……」痛苦的呻吟著,組員們也驚恐的大喊組長,但白蘭的一個眼色便讓他們都像被施咒般的自動將大嘴合上、一聲都不敢吭。
  轉頭望向臉色發青的負責人,輕笑一聲便放手,讓他滑落到地上,在負責人喘氣前蹲下勾起他的下巴:「首先,企劃的純利潤至少要達到百分之四十以上,用任何手段都沒關係;再者,像這類的企劃案如果吞併其他公司的話,利潤相對的也會高很多……」轉而用手粗魯的捏住,痛的負責人掉下眼淚:「你就是心太軟了……對吧?」還是那個笑容,但眼底卻看不見一絲笑意。
  「是、是的……」他不曉得總經理這麼嚴苛,否則他就會使用那些見不得人的手段了。純利潤百分之四十根本是光明人士達不到的數字,負責人憤恨的啜泣。他不願就這樣失去多年累積而得到的地位和權力,聽說總經理有斷袖之癖,他決定放手一搏……「您、您要屬下做什麼都可以,總經理……只要是您的需求,屬下都不會拒絕……」在這男性之間結為連理也不奇怪的時代,長相柔美的男性也有可能因為愛而登上原本遙不可及的高處。
  聽的出話中的含意,那詭譎的笑意更深:「那倒不錯呢……」放輕捏住下巴的力道,仔細端詳負責人那標誌的五官……是很美,但跟那天偶然遇到的可愛人兒相比,根本搬不上檯面。
  澤田綱吉……他記得他的名字,並將自己的手機號碼塞給了他。但這麼多天沒消息,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那可愛的兔子忘了那號碼是誰的,而沒有撥打;另一種則是……他已經有情人了,而那傢伙在綱吉發現前將號碼銷毀。
  都過一個星期了,原本倒數的聖誕節早就近在眼前,在地下世界尋歡無數、見過世面的他竟然對那漂亮的尤物念念不忘……他想在他清澈的大眼裡注入情慾、滑嫩的肌膚留下自己的記號、在自己身下喘息呻吟並發出淫蕩的嚶嚀……光是想像就讓他笑瞇了眼。
  但眼前總有一堆自己送上門的攀榮富貴傻蛋,自己不享受一下也說不過去……「那麼……今晚就來我家過夜吧?能不能銷過就看你的表現囉……」將一張邀請卡放在負責人手中,坐回辦公椅:「這份企劃我就先保留,要不要讓你們重做就看你們組長的表現囉。」那爽快的笑容從頭到尾沒變過,但周遭的空氣卻讓人一點都笑不出來。



  「綱吉,真的不行嗎?」不斷的摩蹭綱吉水嫩的面頰,企圖軟化人兒難得頑抗的堅持。
  「不要!」他絕對、絕對不穿禮服出席聖誕聚會!開什麼玩笑!雖然他嫁給男人,但他依舊還是男人呀!就連結婚時也都是穿西裝,為什麼現在卻要他穿禮服?「骸……結婚時也是穿西裝呀……」別過臉不去看骸的雙眼,他一定會動搖。
  「那是因為當時我還沒清醒,才沒要求的呀……現在難得有聚會,你就穿一下嘛……」聚會干他什麼事?他只是想看可愛的小綱吉穿禮服而已。老實說他也不想讓外人看見綱吉這麼可愛的模樣,但經過上次的流理台事件後,綱吉說什麼都不肯再穿他給的衣服了。
  「不、不要!」滿臉通紅的大喊,但拒絕的話卻產生了動搖,讓骸的嘴角勾起一抹詭計得逞的微笑……他知道他的小綱吉最心軟、最無法拒絕別人了,講這些不要一定讓綱吉覺得很勉強:「不然……綱吉你穿給我看就好……只要穿給我看,我就不逼你穿禮服去聚會。」最後再加上這一句,詭計就大功告成。
  猶豫的瞥著骸……如果只是給骸看,那他當然無所謂,但繼上次的裸體圍裙流理台事件後……光是想到那羞人的經驗就讓綱吉羞的想將頭埋進枕頭堆、永遠不要出來。不過跟穿禮服去聚會上成為焦點相比……他才不要!說什麼都不穿禮服去聚會!
  「……我、我知道啦……穿給你看就是了……」漂亮的褐眸還是沒看著骸,纖細的小手伸到骸的面前要禮服。反正這次是禮服,應該不會發生上次那種事了吧?

  他錯了呀!媽媽!他不該相信六道骸還留有節操這種東西!
  當自己乖乖穿好禮服、步入客廳的那一瞬間,骸就像等待已久的惡狼般將自己撲倒在地……起初還只是對自己的粉頰又親又吻,感動的說好可愛、好漂亮……但清純的時光沒持續多久,這男人竟然直接鑽到他的裙底下!
  「骸!」綱吉的小腦袋快燒起來了,他試著想逃,但都只是徒勞、一點用也沒有……「啊嗯……」底褲成功的被骸褪下,饑渴的品嚐剛睡醒的嫩芽。逐漸渙散的意識瞥見一旁的大尺寸電視和高級沙發……這邊可是客廳呀!要是真的弄髒這裡,可是要連地毯一起換的!
  努力發出聲音將骸的注意力拉了回來,在呻吟間吃力的說話:「不、不要在這裡……啊嗯……會、會弄髒、哈嗯……弄髒地毯、啊啊嗯……禮服、禮服也、呼嗯……也會髒掉……啊啊……」話中夾雜的呻吟讓綱吉羞的快要昏厥過去,因為那男人在自己說話的同時反而變本加厲的舔舐、吸吮他的嫩根。
  「嗯……有什麼關係,到時我會將地毯換掉的,禮服的話嘛……這本來就是要送給小綱吉的呀,沒關係……」繼續埋首疼愛腫脹的青澀,手指還上前搓揉玩弄一旁敏感的小球。
  「啊啊……別、別這樣呀……」他可以感覺得到禮服已經被自己體內因為興奮而流出的淫水弄濕,而骸也因為無法看見綱吉通紅的小臉而將裙襬整個掀開……一切的美好就這樣呈現在骸的面前,讓他異瞳中的情慾更加顯著。
  紅嫩的小臉不停的喘息著,搭上那誘人可口的表情足以摧毀男人的一切理智;因無力而癱軟的雙腿被大大撐開,不斷開合的蜜穴正在勾引人入內摧殘;潔淨嫩白的大腿沾染了些許情色的稠液,中心那溢出蜜汁的慾望正懇求男人讓它解放……不管怎麼說,不吃掉他的話自己一定是瘋了!
  「你好美……太美了,綱吉……」輕輕擦過人兒的敏感,綱吉媚叫一聲後就讓自己體內等待已久的白濁液體噴了出去,骸將它們一滴不剩的接進口裡,舔了舔嘴角,意猶未盡的將最後幾滴吸乾淨,強烈的刺激令綱吉受不了的將腿夾得更緊。
  「哈嗯……呼嗯……我、怎麼說都是個、男人呀……」骸一天到晚都說自己很美、很漂亮……難道自己一點男人的感覺都沒有嗎?他不是不高興,只是覺得很奇怪。其實,從小到大說他有男子氣概的人可以說是少之又少……不對,是根本沒有吧?就連自家母親都常誇讚自己長得很美……在思考的同時,穴口的溫熱觸感強制將綱吉的思緒拉了回來:「啊嗯!」
  「你是男人,但卻比女人還美……」也比女人還要可口。雖然自己對女人本來就沒什麼興趣,但就客觀的論點來看,綱吉確實是比其他人還要媚上好幾倍、美的令人銷魂。
  「別、別說了……呼嗯!」一根手指侵入頑強的花蕾,男人的舌頭轉移陣地到上頭從肉球中心沿著玉莖往上舔至頂端:「啊啊啊……再、再來……」下身給予的慾望和空虛感讓綱吉不住的叫喊,聽見自己要求的人兒羞的摀住小臉……他、他好不要臉呀!泛著淚光的水漾大眼迷濛的看向下身的男人,心底深處的舊傷讓他擔心男人會因為他的髒而討厭他……
  「對嘛……小綱吉現在誠實多了不是嗎?」討厭他?開玩笑……疼他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討厭他。陸續將第二根、第三根指頭送入濕軟的菊穴,惹的綱吉連連呻吟。
  主動翻過身,白嫩的雙丘本能的抬高……「哈嗯……咦?我、我在做什麼……骸、骸……我沒有那個意--啊啊嗯!」結巴的說著,綱吉的小腦袋快被自己的行為燒暈了,而身後的男人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滾燙的慾望一口氣送進漂亮的花穴,內壁貪婪的吸住入侵自己的碩大,腰桿本能的扭動、將男人完全包覆……綱吉將臉埋進整個被翻起的禮服裙襬內,紅到發燙的小耳顯示他的小臉也是差不多的紅亮。

  「好緊呢,綱吉……看來你真的很愛我呀……我也好愛你呢……」壞心眼的含住紅透的敏感耳垂,待自己的炙熱在綱吉體內解放後,便開始進行肉體撞擊的動作。
  「啊啊……骸、骸……你、你好壞!每次都、每次都這樣、欺、欺負我……啊啊嗯!」還讓他說出丟人的話語、身體做出那些羞人的姿勢,逼他將自己體內最妖媚、最饑渴的一面完完全全展現在骸面前。
  「綱吉……這種樣子只有我能看、我能享用……」暫時讓自己停留在綱吉體內,溫柔的捧起褐色的小腦袋深吻,讓內舌與之交纏、翻騰……啪啦啪啦的水聲在寬敞的客廳內迴響,兩副驅體緊密的靠在一起。

  在昏睡之前,綱吉輕輕笑著……這種樣子當然只有骸能看到,他不可能對別人展現自己的身體……但說歸說,他下次再也不理骸的要求了!……應該吧?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白蘭有一幕很像"鬼畜眼鏡"的御堂兄耶!!
婷大應該有看過吧!
2012/07/06(Fri) 13:42 | URL  | 水母 #yDRS8fbg[ 編輯]
RE:水母
我有玩過XDDDDD
不過我覺得還好的說~
2012/07/06(Fri) 19:32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寫H不是你的錯~~!!((你說什麼鬼話## 你寫的真的很好看捏!!
2014/07/04(Fri) 22:22 | URL  | 冰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