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2 (土) | Edit |

※H有慎入,不接受者入內吐血不負責。
※劇情架空有。

後記:

噗!!(噴)←喂
覺得這篇沒啥劇情的別來揍我(抱頭)←揍
我只是單純想寫而已-///-(被踢爛)
(謎:前陣子說想清純的是誰呀?!)

終於又生文了QAQ(毆)
雖然沒啥劇情(被揍爛)
最後一段我好喜歡呀哇哈哈=///=(群毆)
這模式跟白正好像有點像?(咦)
要不是「沒綱吉不愛定律」,搞不好我還挺喜歡白正的?(眾踢)
不過很可惜這個定律已經在我的心扎根了QˇQ(毆)
這種模式應該很多人打過吧XDˇˇˇ

關於聖誕節御題,我打算出五篇(爆)
第五篇是我自己點的00雲綱(瞄旁邊)
不然鳥王好可憐……(被拐飛)

感謝閱讀ˇˇ
 
 









  假日的早晨,溫暖的陽光灑進室內,瘦小的身驅緊緊被身後的男人摟住。澤田綱吉的小臉紅的發亮,他難得比六道骸還要早起床,平常總是他賴床,然後免不了一早就被吃乾抹淨的命運。

  老實說他不懂,不懂骸為什麼喜歡他。他只是個平凡的國中生,而且是很沒用的國中生。身後摟著自己的男人正是學校內最耀眼的風雲人物,六道骸。無論是成績、體能、魅力、能力、外貌--……都是一等一的,是女孩子們戀愛的夢想、男孩子們崇向的目標。但沒想到現下躺在他懷裡的人不是足以配上他的優秀美女,而是不起眼的自己。

  「在想什麼呀,親愛的小綱吉……」小耳冷不防的被咬住,讓懷中的人兒叫一聲、滿臉通紅。
  「六、六道學長……請不要這樣……」輕輕扭動身體掙扎著,即使他知道這一點用都沒有。不過仔細想想,像六道骸這種從小就得天獨厚的優秀人類,怎麼可能找上自己?少女漫畫裡常有劇情說,因為小時後偶然的邂逅,讓優秀的男主角在長大後繼續追求不起眼的女主角……但問題是!他不是女主角!更不是女生!
  聞言,起身再度壓住綱吉,將頭埋在他頸間舔吻……「要叫我什麼呀,小綱吉……?」看來今早又有理由再要綱吉一次,骸開心的勾起嘴角的微笑。他喜歡澤田綱吉,從第一眼見到就很喜歡他。老實說他覺得綱吉很美,只是他的在校成績或表現都只是平平,否則仔細看……任何人都可能被那水汪汪的大眼奪去魂魄、黯然銷魂。
  「……骸、骸……對不起……我還是……」還是沒資格這麼叫!全校裡沒人敢直呼六道骸的名字,首先就是會被親衛隊的女學生們公開處刑、接著就是接受崇仰團的男學生們逼迫洗禮。對於六道骸舔弄自己的頸子,綱吉感到頭昏眼花、滿臉通紅……猛然,他又想起昨晚的事情,顫抖的用小手摀住紅到滴血的小臉。
  「還是什麼?只有你可以這麼叫我……」滿意的看著自己昨夜的傑作,修長的手指壞心眼的在綱吉敏感的小穴上畫圈圈,惹的他連連叫喚。
  「啊啊……不、別這樣呀……啊……」下身傳來的酥麻感令綱吉下意識抓緊骸的肩膀,敏感的私處因為昨晚的纏綿,依然不安分的開合、喘息著。
  「小綱吉每次都叫錯……這樣不行,要懲罰唷……」擺明就是要再吃一次,定住掙扎的小手俯身一吻,讓身下的人兒只能發出嗚嗚咽咽的抗議聲。

  雙手被反綁在身後,綱吉趴在床上不停的喘息著,小小的臉蛋被染的嫣紅、白皙的臀部被高高抬起……「骸、骸……我、我不會在叫錯了……呼嗯……」可以感受到骸的目光不斷的注視著自己的後花園,綱吉只覺得頭暈目眩、羞到他恨不得蒸發到空氣中。他不懂六道骸為什麼會這麼對自己,事實上,就算骸親口對他說喜歡他也不會相信。為什麼呢?因為……怎麼可能嘛!他有哪一點值得骸喜歡?配的上骸的應該是和他門當戶對的漂亮大小姐--……「啊嗯!」想到一半,溫熱的觸感舔過股間的禁忌地帶。
  「亂想也不行唷,小綱吉……」邪佞的笑著,骸很清楚綱吉在亂想什麼。什麼身分地位、什麼倫理性別,根本不重要,他只是要澤田綱吉這個人。別人怎麼想他無所謂,但就是不能傷害綱吉,當然綱吉自身那種自卑的想法也是不被允許的。
  「我、我沒有亂想……唔嗯嗯……」紅著臉搖頭否認。綱吉其實沒料到骸會在幾千個人的學生中抓自己回來暖床,一開始自己會被指定為骸明年的學生會文書也讓他倍感疑惑。不是他自誇,但他在學校裡可說是一點存在感都沒有,成績和體能中下、走路總是低著頭、不時唉聲嘆氣……說真的,他曾經懷疑老師是不是念錯名字。
  「你擅自幫我訂定對象條件,這算不算亂想,嗯?」輕輕握住綱吉的前端,讓他不住的抖了一下:「就算我已經講一整晚的『我愛你』了,你似乎還是不肯相信呀,小綱吉……」憐愛似的輕輕搓揉,綱吉覺得自己的腦子快紅到燒壞了。
  「但、但是……怎麼想都不對、不可能……哈嗯!」一根指頭插進濕潤的後穴,成功阻止那頑固的小嘴繼續說下去,將接下來的辯駁轉變為甜美的呻吟。
  「哦?所以在小綱吉心中,我只是個隨便抓人回來上床的變態?」另一隻手勾起綱吉的下顎,讓他正視自己看似受傷的異瞳……綱吉愧疚的別開眼,他不認為骸是這樣的變態,但他還是無法相信這是事實……
  「對、對不起……我沒有這麼想……真的沒有這麼想……呼嗯!」開合的內壁吸住了第二根手指,方才一臉受傷的骸現在卻換上狡詐的笑容,但別過頭的綱吉沒看見,只感覺到胯下的密穴又被塞了一根手指。
  「真的嗎?但我受傷了唷……你要怎麼安慰我呢,親愛的小綱吉……?」第三根手指進入,讓綱吉喘息的更厲害……六道骸突然很希望自己只是個普通的中學生,這樣綱吉是不是就比較容易相信自己喜歡他的事實?
  解開綱吉身後雙手的結,溫柔的親吻他的背部……「讓我進去……好嗎,綱吉?」慢慢將自己的手指自綱吉體內抽出,並讓他甦醒的嫩根解放……綱吉發出舒服的低鳴。
  「哈嗯……好、好……」下半身的燥熱感讓他急切的低喚,但喚出聲後卻又被自己的羞恥重重壓了一下……他好不要臉、好淫蕩……羞愧的淚自清澈的大眼中泛出,骸見狀後便用食指輕輕抹掉綱吉眼旁的淚水。
  「這不可恥,綱吉……你喜歡我、我喜歡你,你的反應是正常的……」腫脹的下身讓骸有點難受,但為了尊重綱吉,他努力的壓抑著。
  「……我哪裡值得你喜歡……」哽咽的說出心底最在乎的事情,他不懂骸為什麼喜歡他。難受的扭動身子,綱吉嬌小的身驅呈現漂亮的粉紅色、豆大的汗珠從額間滴落。
  停頓了一下,妖魅的雙眸帶著笑意瞇了起來……一個前挺,將自己還在持續腫大的炙熱送進濕軟的嫩穴……「啊啊!」嬌媚的低吟,緊緻的菊穴包覆著填滿自己的巨碩。
  回答不出來嗎……這是意料中的反應,綱吉落寞的想著。問出這種問題還真是愚蠢呀,澤田綱吉……明天你就會被卸除這個職務了吧?骸不需要帶著過多期待的玩具……那只會給他添麻煩。

  靠在紅透的耳邊,低沉沙啞的嗓音在綱吉耳邊迴盪……「愛你……只因為愛你呀……這需要理由嗎?」笑意更深,向後退撤出自己的慾望,在綱吉悶哼一聲後再次進入:「愛你……是不需要理由的……」再次撤出、進入、撤出、進入……
  「啊啊!哈嗯……啊啊嗯!」身後的撞擊讓綱吉腦袋一片空白,但最令他感到震驚的是骸那沒根據但卻十分有力的告白……昨晚骸講了一整夜的「我愛你」,自己一直強迫自己封閉大腦、當作沒聽到……他不希望夢醒之後承受那種破碎般的心痛……
  「相信我吧……綱吉……」不斷的進出綱吉的身體,他那敏感張合的花穴一次次的開啟、包容著自己的灼熱……「指定你當文書的人就是我……」聞著淡淡的髮香,讓綱吉整個人貼在自己身上。
  「啊嗯……」持續的呻吟後,精疲力竭的綱吉沉沉睡去,但因為骸最後的一番話而泛出了笑容……我可以……相信你吧,骸?



  隔年,學生們期待已久校慶正在籌辦著,每位學生都忙的人仰馬翻、馬不停息。
  「小綱綱,這些文件全部處理好了,可以麻煩你整理一下嗎?」臉上難得有倦容的學生會長六道骸習慣性的將文件擱在右上角,並親暱的喚著自己的專屬文書,完全不理會室內其他會員的奇怪的眼光及錯愕的神情。
  「……會長,辦公時可以麻煩你別這樣叫我嗎?」雖然說早就習慣了,但綱吉還是會覺得很難為情。
  坐在辦公椅上的骸在聽見綱吉對自己的稱呼後,臉色驟變……隨即換上一臉無害的招牌笑容:「嗯……今晚把屁股洗乾淨在床上等我,親愛的小綱吉。」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搭上讓人羞的恨不得鑽洞躲到地下的話語,讓綱吉的臉脹成了緋紅色,學生會成員想笑的不敢笑、心碎的不敢哭。

  真正的愛,也許真的是不需要理由的吧。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