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5 (火) | Edit |

*點題者:Mickey~紫月
*點題:因你而特別
*CP:骸綱
*尺度:H
*劇情綱要:一年一度的聖誕節要到了,綱吉在煩惱要送給自家守護者什
麼禮物(畢竟是大空嘛),尤其是自家霧之守護者,這是他們倆一起度過的
第一個聖誕節(骸剛剛被放出來)......
 
 









  寂靜的雪天下是漂亮的彩色世界,忙碌的街道散佈了腳步極促的人群,可愛的燈飾掛滿各個店家和房宅。褐色長髮的人影在各個店門口躊躇不前,不時還會唉聲嘆氣。
  要送什麼禮物呢?雖然里包恩沒有強制要求,但在這特別的節日裡什麼都不送好像很過意不去……而且今年,是很特別的日子。骸被放出來了,從那冰冷的水牢中。說來慚愧,之後他一直不敢去正視那雙炯炯有神的異眸……彷彿一個不小心,自己就會被吸進去似的。

  『……你討厭我了嗎?彭哥列……?』

  這是兩個禮拜前,來自己辦公室報告的霧之守護者提出的疑惑。
  討厭你?怎麼可能……如果真的討厭,就不會花費那麼多力氣將你從那冰冷的黑暗中救出來。但為什麼呢?自己就是沒有勇氣去看那對眼睛……

  『你是大空,包容一切的大空。』

  也許,我擔心我的情感會只留給他吧,只留給六道骸……用力晃了晃腦袋,開始走進飾品店挑選禮物。今天這趟逃的可不輕鬆,要把握時間才行。



  「阿綱呢?」伴隨著槍聲響起的是門外顧問冷冷的詢問聲,里包恩瞪視著因為平安夜而結束所有任務的守護者們。
  「十代首領……不是在房間裡休息嗎?」一整天都待在客廳等待首領的獄寺錯愕的說著,手上還拿著綱吉一出來就要交出去的聖誕禮物。
  「獄寺,今天送太早了吧?」話才剛落下就聽見炸藥點燃的聲音,接著就是每天都會上演的雨嵐精彩攻防戰。
  「喂喂……你們兩位別再鬧了啦……」氣勢輸人的藍波只得低聲下氣的喊著,但這種有氣無力的勸架聲可說是一點用都沒有。
  「男子漢就是要懂的單挑!就這樣挑戰極限吧!」朝氣蓬勃的了平大力火上加油,並將藍波的細小勸架聲蓋了過去。
  最安靜的自然就是雲守和霧守,前者態若自如的輕啜香茶,在瞥見里包恩往自己頭部瞄準的槍口後才嘆了口氣:「出去買禮物了。」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停下手邊的動作看向雲雀。
  「禮物?」銳利的眸子瞇了起來……就知道這蠢綱喜歡搞這一套!整個黑手黨大概只有他這個天兵的首領會想準備禮物給自己的下屬吧?不過這也算是一種特色、對家族的影響也是正面的,里包恩將愛槍收進西裝內袋,慢條斯理的望著眼前的守護者……「那……霧之守護者呢?」

  一片寂靜。

  「什麼!他人呢?!剛剛還在的!」獄寺率先驚吼,剛剛明明還在那躺著看書的人一瞬間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該不會也出去買禮物了吧?」不好笑的笑話惹來一堆白眼,山本無辜的聳聳肩。
  「難道他去找澤田了嗎?」了平疑惑的說著,殊不知這句話正中紅心,讓在場的人散發出一種莫名的鬥氣。
  雲雀沒有答話,立刻起身就要往門口奔去……「慢著,雲雀,你想去哪?」原本站在樓梯上的里包恩不知何時已移動到門邊,被收進內袋的愛槍早就掏出來並對準雲雀的後腦勺。
  「……讓我去。」不用想也知道六道骸去哪,那個混帳鐵定是早他一步去找綱吉了。
  「讓他們自己解決吧。」將愛槍收起,淡淡的說。自從六道骸被放出來後,阿綱反而反常的沒將心思放在六道骸身上,以往總是三天兩頭盯著霧守空位發呆的阿綱,這幾天竟然專心的將工作做完,和霧守的互動並沒有想像中的親密。
  雲雀低頭看向地面……他不甘心,一直待在綱吉身邊的人是他、先和綱吉認識的也是他……但他心知肚明,在綱吉心中,六道骸的存在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換言之,六道骸在綱吉心中是特別的存在。憤恨的捶了牆壁一下、咬住下唇。



  「就這些了吧,呼……」好不容易挑好要送給守護者的禮物,但一個人要拿起所有的禮物真的有點吃力……「哎唷!」糟糕!不、不會吧!要跌倒了……算了,既然沒什麼易碎物品,頂多就吃一記狗吃屎吧……
  預期的疼痛轉為溫暖的懷抱、沉重的袋子從自己的手上被拿走……「小心點吶,彭哥列……你受傷的話大家都會很難過的……」抱住自己的人正是六道骸,聽見他喚自己彭哥列時,心臟緊縮了一下……他想聽,想聽骸叫他的名字……彭哥列,好陌生的稱呼,讓他的心好難受。
  「骸……你怎麼會在這……」離開骸的懷抱,不自然的瞟向旁邊……自己出來的事情應該沒人會知道,除了可能待在大門旁會議室的雲守以外。伸手要將袋子抱走,但骸卻抓的死緊。
  「來幫你拿東西呀,彭哥列……你這樣要拿到西元幾年?」對於綱吉離開自己的懷抱感到落寞……他希望綱吉跟他說,不要叫他彭哥列、喚他的名……他明白這些年來陪伴綱吉的不是他,而是其他的守護者,特別是雲守。呵……六道骸,你變的真膽小……其實你是害怕被他討厭吧?被綱吉討厭……
  嘆了口氣,只能任由骸將袋子拿著,兩人一起漫步走回總部……雖然說是義大利,但鬧區就是不一樣,尤其到了聖誕節,即使是半夜卻熱鬧依舊。現在已經二十三點五十分了……平安夜,零點的鐘聲一敲就是聖誕節。

  嚥了口口水、舔了舔乾澀的唇……「骸……你……你可以不要叫我彭哥列的……我、我也是有名字的……」即使是寒冷的雪天,綱吉卻感到自己的臉頰紅的發燙,小手主動牽起骸的大手……他不希望骸以為自己討厭他,也不希望骸會待在自己身邊是因為他那恐怖的目的。
  腳步停了,在夜晚顯得格外漂亮的異瞳望向綱吉……「叫你……綱吉嗎?」回握顫抖的小手,落寞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微笑……悄悄將手上的袋子放在腳邊,因為不好意思而看向旁邊的綱吉並沒有注意到。
  「對、對呀……總是叫我彭哥列……別人還會以為我沒有名字、啊、不、不是啦……我是說……就是……很疏遠的感覺--」因害羞而語無倫次的綱吉不斷結巴。而就在舌頭打結時,一股力道將他的雙頰捧起、占領粉唇的紅舌撬開貝齒和裡頭的嫩舌交纏。
  噹--噹--……
  零點零分的鐘聲響起,聖誕節就在兩人的熱吻纏綿下來臨。
  好不容易獲得自由的綱吉輕喘著氣,滿臉通紅的瞪視眼前的骸:「骸、骸!」被吻腫的粉唇閃閃發亮,讓骸眷戀的上前舔了舔,綱吉又驚呼一聲。
  「我老早就想這麼做了呢,綱吉……」像在舔糖似的一口接一口,讓綱吉想閃也不是、想接也不是。而不安分的大手也在綱吉身上游移著,饑渴的捏住綱吉的臀部讓他不住的低喊。
  「不要這樣!骸!這、這裡可是大街呀!」縱使是半夜,聖誕節的夜晚還是有許多情人流連在外、不捨歸返。
  「嗯……不是大街就可以吧……?」咬住綱吉的小耳舔了又舔,懷裡的人兒發出舒服的讚嘆聲,只得乖乖點頭。



  「哈啊……啊嗯……骸、骸……你怎麼會--唔嗯!」話還沒問完,男人的手指便進入自己的禁忌地帶,鮮豔的舌從人兒的鎖骨往上舔至粉唇。
  「守護者在外面都有大宅呀,綱吉……」另一隻手指挑逗著綱吉的前端,承接它流出的甜美蜜液。從小就痛恨黑手黨、宰殺黑手黨的六道骸,完全沒料到自己會栽在這……栽在最大的黑手黨彭哥列手上。低頭凝視底下的人兒,此刻帶著情慾的深邃褐眸讓骸著迷的俯身輕舔。
  「唔哇……你、你好狡猾……不要一起、一起來呀……哈啊……」紅嫩的臉蛋被舔的濕潤發亮、原本沉睡的玉芽正緩緩探頭、敏感的粉穴又被插了第二根手指進去。
  「我等很久了呀……好不容易回來你卻都不理我……」露出孩子般不高興的表情,再將的三隻手指擠了進去,綱吉忍不住痛呼一聲。
  「痛、痛呀!骸……對、對不起……呼嗯……」原本就不是拿來做那檔事的下體對於異物的入侵感到不適,綱吉難受的扭動腰桿、嘗試讓撕裂般的疼痛減小。
  撤掉孩子般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得逞的狡詐微笑:「所以你要補償我唷……今晚我要做什麼都可以……」逕自下結論,並將手指拔出,不給綱吉喘息的機會,伸出舌頭熟練的舔吻著微紅的嫩穴,裡頭流出的淫水都被接著一滴不剩。
  「哈啊啊……啊啊嗯……住、住手呀啊嗯……」不停的顫抖著,受不了刺激的綱吉本能的往後仰……這男人即使在食用自己的下體,另一隻手竟然也不忘套弄他敏感的前端!好可惡!「你、你怎麼、啊嗯……對這方面、啊啊、這、這麼熟悉……你、哈啊……不會、有過經驗……吧……」好好的一句話被斷成好幾節,其間還夾雜著讓人臉紅的呻吟聲。這也是綱吉真正想問的問題,畢竟自己冷落骸這麼久……搞不好,骸早已有新情人了?思及此,嫣紅的臉蛋黯淡下來。
  猛然間,比手指大好幾倍的「東西」突破開合的幽穴、衝進綱吉的身體……「啊啊!骸、骸!你、你做什麼--啊嗯!」被塞滿的甜穴不斷的流出蜜汁、滋潤著穴口,讓骸進入的更加順利。
  「處罰呀,綱吉……你又在亂想了吧?不需要經驗這種東西……我可是六道骸呀……」詭譎的笑著,綱吉在想什麼他一清二楚。對於綱吉認為他還有另外的情人,骸完全不能接受!開玩笑,他為什麼願意捨棄理念加入黑手黨?全都是因為你呀,澤田綱吉……
  「我、我知道、知道了啦……哈嗯……」扭動下身,將滾燙的炙熱完全吞入……「哈嗯……好、好--唔……」正想說舒服的綱吉連忙用手摀住口鼻,阻止自己講出那種羞人的話語。
  「說出來呀,綱吉……讓我聽聽你誘人的嚶嚀……」帶著笑往後將自己的慾望抽出,讓綱吉發出不滿的悶哼聲。
  「呼嗯……骸、骸……我……我的身體、好奇怪……」本能的將腿張的更開,拋開羞恥的看著抵住自己私處的骸……「我的身體好像……好像希望、希望……希望……」咬住下唇,那僅存的羞恥心被欲望壓到了心底深處:「希望、希望你進來……啊啊嗯!」彷彿順應綱吉的願望,骸再次將自己的灼熱插進濕潤的小穴,舒服的低喚從綱吉口中竄出:「好、好舒服……」這淫喚讓骸的慾望更加腫脹,終於在綱吉體內解放、濃稠的混合液體從漂亮紅腫的小穴中流出。
  「好美……太美了……」在淫水的潤滑下不斷的抽插挺進……身下的人兒呻吟不斷,對骸而言如同天籟之聲……「叫出來沒關係……這房子是為了今天準備的……」他對澤田綱吉以外的人一點興趣都沒有,今晚就要讓綱吉徹底明白。
  「啊啊!啊嗯嗯!哈啊!」白茫茫的腦子裡只剩下一段話……聖誕節是每年都有的節日,對綱吉而言一點都不稀奇。然而今年卻很特別,為什麼呢?因為你呀……只因為你呀……骸……



  隔天早晨抱著首領回總部的霧之守護者,一進門就被各種武器對準腦袋,但他依然無所謂的笑笑,用下巴點向依然在夢境中散步的首領……

  『綱吉已經是我的了。』

  那得意的笑流露出這個訊息,讓其他守護者的理智線瞬間碎裂。
  此時,躺在骸懷中的綱吉輕輕呢喃……「骸……別再進來了……」帶著紅暈的小臉搭上甜美的微笑,讓四周的守護者瞬間白化。

  給了個理所當然的笑容,抱著綱吉走上寬敞的樓梯。
  今年聖誕節,六道骸收到了最棒的禮物。




<完>

--------------
後記:

哇靠寫好多=口=|||(爆掉)
第一篇聖誕指定QQ
紫月請收下ˇˇ
繼續修羅……囧||
今天學校還有聖誕餐會呀!!
雖然長期沒待在班上還是被邀請了我好感動XD(毆)

好啦其他的文章我要加油……(被踢)
不過要先去參加餐會……那很重要的……嗯……(被揍爛)

感謝閱讀ˇˇ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