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6 (水) | Edit |

*點題者:丹羽怜兒
*點題:柺杖糖
*CP:ALL綱
*尺度:KISS
*劇情綱要:聖誕節總是要歡樂,里包恩這位魔王(?)
開始招來守護者們,只要在聖誕節得到阿綱手中唯一的柺杖糖
就能得到一個吻...
 
 











  紅色的線條纏繞在上面、甜膩的氣味散播在空氣中……漂亮鮮豔的紅色柺杖糖被全身漆黑的門外顧問拿在手上,感覺格外的突兀、刺眼。
  「里包恩先生,這是……?」站在前頭的獄寺一臉疑惑的開口,後面的守護著們更是呆若木雞。一大早就被門外顧問召集,難道只是為了展示一隻手工精緻的柺杖糖嗎?
  嘴角泛起微笑,被帽沿遮住的雙眼閃爍著看好戲的光芒:「下禮拜是什麼日子,相信各位都沒忘記吧?」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門外顧問打的是什麼主意。下禮拜是溫馨的聖誕節,照理說和身為黑手黨的彭哥列應該沒什麼關係的……但現在的首領是澤田綱吉,可愛、溫柔、大方、貼心--……
  「咳。」一個咳聲將陷入幻想的守護者們拉回來,輕晃手上的柺杖糖:「明天,阿綱手上也會有一個相同的糖果……」話還沒說完,守護者們便全神貫注的豎起耳朵、睜大雙眼……見狀,里包恩滿意的露出謎樣的微笑:「得手的話,可以另外得到首領柔軟的櫻唇。」
  轟!的一聲,守護者之間爆出好幾道強烈的仇視閃電……狡詐的嘴角彎起得逞的笑,將柺杖糖收回內袋:「真期待聖誕節呢。」這句話從里包恩口中說出,真的有說不出的詭異感。



  聖誕節早晨,雖然是冬天但卻射入溫暖的陽光,梳洗完後的彭哥列十代首領伸了個懶腰、揉揉泛淚的眼眸……聽說今天下午才會開始下雪,這樣一來早上不會太冷、晚上也有雪景可以看。正沉醉在這老天爺賞賜的喜悅中,手不經意的碰到擺在枕頭邊的拐杖糖……「嗯?這是什麼?」上面還有貼一張小紙條,從字跡看來應該是里包恩留的。

  『好好保管這根拐杖糖,否則你就準備失身吧。』

  這這這、這是什麼東西呀?怎麼一大早就收到這種鬼東西?頭頂上有著無數的問號,直盯著那鮮豔的糖果看……該不會其實是炸彈還是什麼危險物品吧?否則怎麼可能會失身?
  思考的時間還不到十秒,房間的大門立刻被撞開……「十代首領!」飛奔進來的是手上拿著點燃炸藥的獄寺隼人,綱吉嚇的從床上跳到窗邊。
  「嗚哇!你、你做什麼啦!獄寺!」驚恐的望著手上抓著炸藥的獄寺,他那冒火的瞳孔將視線遺落在自己手上的拐杖糖……「嗯?怎、怎麼了嗎?」看他一臉兇樣,難不成這是毒藥之類的危險物品嗎?
  「十、十代首領……請把那個交給我!」說話的同時還將手上的炸藥往門口扔去,引發一連串的爆炸聲。
  「呀啊!獄寺!不是說好不能在屋子裡用炸彈--」而且還是在自己房門口扔!難道是敵對家族打算在聖誕節早晨奇襲嗎?煙霧散去,出現在門口的人竟然是同為守護者的山本。只見他用時雨金時巧妙的擋住炸彈的攻擊,並露出得意的笑。
  「這點攻擊是阻擋不了我的!拐杖糖是我的!」說完便衝了進來、用刀將獄寺手上剩下的炸藥引線砍斷。
  綱吉錯愕的退到牆邊,握著拐杖糖的手不自覺的顫抖……今天是怎麼啦?原以為是敵人奇襲,想不到竟然是自己人內鬥!而他們爭奪的東西……似乎就是自己手上這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拐杖糖--噢好吧,這根拐杖糖的香味和色澤不是一般糖果能比的,可堪稱糖果界的帝王、無可挑剔的頂級品……但那又怎麼樣!難道一根糖果就可以讓守護者們互相殘殺到這種地步嗎?!
  「那、那個……我先離開了……」顧不得自己還穿著睡衣,迅速逃離這恐怖的戰場才是良策。多年來培養的矯健身手此時幫了綱吉一大把,纖瘦的身軀讓他輕而易舉的從半開的門縫逃了出去。
  「十代首領!」
  「阿綱!」
  兩人有志一同的大喊。外面有更恐怖的人呀!



  「呼……到底怎麼回事……」原本以為是難得美好的早晨,沒想到竟然發生這種詭異的事情。自己雖然已經梳洗完畢,但睡衣都還沒換呢……嘆了口氣,盯著手上的拐杖糖看……

  『好好保管這根拐杖糖,否則你就準備失身吧。』

  里包恩寫的留言他根本看不懂,但可以猜到這拐杖糖是很重要的東西……但為什麼守護者的反應是那樣?彷彿這根拐杖糖擁有足以令他們臣服的魔力、費盡心機想要得到它……
  「首領!」迎面而來的是一陣撲抱,綱吉啊一聲後就被撲倒在高級紅絲地毯上。
  「藍、藍波!不是說別這樣撲我嗎?」今早大家都很怪,不但破壞昔日定下的規則,還企圖搶奪他手上的拐杖糖……慢著!難不成藍波的目的也是--
  果不其然,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將手伸長想要搶綱吉手上的拐杖糖--「我、我想要吃糖!首領!」模仿兒時的自己,只不過稱呼從阿綱變成了首領。
  「要糖外面一堆!幹嘛一定要搶我這個!」心中的超直感不斷的告訴他,要是讓糖果離手他就完蛋了,死命推開藍波、不讓他碰到拐杖糖。
  好不容易將藍波推開,接機按下一旁的緊急按鈕,一個大籠子從天花板掉下來、將藍波罩住:「首領!阿綱!你不能這麼對我呀!」淚眼汪汪的盯著綱吉看,目光不時還移到綱吉手上的拐杖糖。
  「不、不行!等你冷靜點再說!」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綱吉心有餘驚的說著。這種陷阱原本是用來對付間諜用的,沒想到設立後用在自家守護者身上還比較多。

  不等綱吉喘口氣,走廊另一端清楚的聽見充滿熱血的呼喚聲……「澤田!把枴杖糖給我!」又是柺杖糖!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綱吉真想抱頭哀嚎,但要是再不逃就難以杜絕被了平大哥正面撞上的命運。
  「大大大、大哥呀!糖果這麼多為啥要搶我這一個!」他快發瘋了,今天大家的矛頭全指向他手上的糖果,就算這是糖果中的頂級貨也不用如此吧?而且依守護者的薪水和勢力,他就不信不能自己去訂做。
  「你的糖果才是最接近極限的呀!」什麼跟什麼!綱吉在心中狠狠的吐槽,但沒有喊出來,因為喊出來也是白喊,還不如保留體力速速逃離現場才是聰明的做法。

  趕緊在轉角轉彎,綱吉生平第一次慶幸這棟房子的結構是如此的廣大和複雜,在看見了平大哥直線往前衝沒發現轉角後,綱吉癱坐在地上喘氣……「天啊……今天到底是--」一雙大手從後頭擁住綱吉,打斷了他短暫的抱怨。
  「今天……是聖誕節。」低沉的嗓音在綱吉耳邊響起,綱吉感到自己全身上下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雲、雲雀學長……」多年來的稱呼還是改不了,讓雲雀不滿的抱得更緊。
  「你叫錯了,綱吉……」糾正的同時還不忘瞄了瞄綱吉小手上的拐杖糖,冰冷的眸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呃、噢……不好意思,恭彌……」幾年前開始,雲雀學長就開始要求自己稱呼他的名字,但自己就是無法習慣……因為實在是太奇怪了!偏頭望著緊摟自己的雲雀,沿著他的目光向下審視……「雲、恭彌……別跟我說你也是要來搶這拐杖糖--」話還沒說完,雲雀的大手就往拐杖糖一抓,但綱吉靈敏的抓準雲雀鬆手的時機,巧妙的躲過。
  「……給我。」霸道的伸手,並不斷的朝綱吉逼近。
  「不、不可以!」雖然不知道里包恩指的失身是什麼意思,但他絕不能在此刻臣服於威脅之下!轉身拔腿狂奔,但雲雀豈這麼容易放過他,緊緊跟在後面。
  「把枴杖糖給我,綱吉!」一想到綱吉可口的櫻唇,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伸出舌頭舔了舔饑渴的唇。
  往後一瞥恰好瞥到這一幕,讓綱吉嚇的加快速度。天、天啊!雲雀學長的表情彷彿恨不得將自己整個人吞掉!先不論拐杖糖給他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弄個不好每年的聖誕節就是自己的忌日!

  「好了,遊戲到此為止。」一把槍抵在雲雀額上,另一隻手從容的抓住還在狂奔的綱吉,罪魁禍者里包恩淡淡的說著。
  察覺到自己沒有危險了,綱吉才鬆了一口氣……愕然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跑到大廳:「里包恩!這是怎麼回事!」忿忿不平的起身,氣憤的現出拐杖糖在里包恩面前晃:「這拐杖糖到底藏有什麼祕密!」沒有餘力去管自己紊亂的睡衣、一旁守護者們的嚥口水聲,先將這件事搞清楚再說。
  「沒什麼,只是聖誕節的餘興節目。不過你們實在是太混亂了,我幫你們統一,就在大廳這裡爭奪好了,搶到糖的人就可以奪到首領的吻。」一字一字都讓綱吉聽的一愣一愣,而後方的守護者們各個蓄勢待發。
  「慢著!那這張紙條是怎麼回事!」他說是吻,已經夠讓自己頭昏眼花了,這張紙上寫的還是更嚴重的失身,到底是怎麼樣?!
  「哦?你以為只奪走吻後他們會飽嗎?所以當然是連身體都一起給。」講得理所當然,卻讓綱吉錯愕的不知該說什麼、下巴合不起來:「就這樣,我繼續去忙今晚舞會的事情了,祝你們有好結果。」微笑,快步消失在大廳內。

  「慢著!」在守護者們要衝上來的同時,綱吉伸手大喊:「一切都是里包恩講的!我這個當事人什麼都沒說呀!」氣呼呼的插著腰、鼓著腮幫子。開玩笑!自己可不能任由他們擺佈!
  聞言,每位守護者都露出失望的表情,唯獨--「首領……」甜美可愛的聲音輕聲喚著,讓綱吉一愣。
  「庫洛姆?」怎麼會?他以為會來參加這種混戰的應該是骸。
  「嗯……骸大人從昨天開始就一直睡在自己房間裡,應該是聖誕節前的最後一個任務太累了……就連這種混戰他都不知道……」失落的垂下眼眸,似乎正在為骸的錯過感到可惜。
  「這、這樣啊……」也對,聖誕節前接到的任務中,最困難麻煩的就是霧守的任務了。畢竟他的能力是特別且獨一無二的,因此任務的難度也偏高。
  「所以我想……既然首領說這個糖果契約不存在的話,是不是可以給我呢?我不會跟骸大人說糖果契約的事情……」顫顫的由下往上看著綱吉,那模樣好惹人憐愛,讓綱吉不自覺的心軟。
  「噢……那--」舉起手上的拐杖糖,綱吉咬住下唇考慮著……應該是庫洛姆沒有錯吧?但這種詭異的感覺又是怎麼一回事……他可以感覺到對方應該是庫洛姆,但卻又有揮散不去的奇怪感……

  眾守護者雖然想阻止,但對於庫洛姆他們也都當自家妹妹一樣疼愛,也許雲雀沒有,但其他人還是有這份情感在的。即使如此,還是有股想叫綱吉住手的衝動,畢竟那根糖果原本的意義非凡--即便綱吉否認了,但那怎麼說也可以算是首領的禮物。
  「那就……給你吧,庫洛姆。」嘆了口氣,將柺杖糖遞在庫洛姆面前。
  「謝謝首領!」顫抖的小手上前接住拐杖糖--那一瞬間,所有的守護者都瞥見一抹陰險的微笑出現在庫洛姆可愛的臉上--……
  連喊都沒喊,眾守護者瞬間撲上接過糖果的庫洛姆,讓綱吉嚇得趕緊退開:「你你、你們在幹嘛!」驚愕的望著將庫洛姆壓在底層的眾守護者,不敢相信他們會這樣對待一名女性。
  「十代首領!別被騙了!」獄寺大吼。
  「阿綱……這傢伙是六道骸!」山本露出恐怖的微笑。
  「太奸詐了!骸先生!竟然用幻術變成庫洛姆的樣子!」藍波恨恨的大叫。
  「六道骸!你的極限也太卑鄙了!」了平熱血的喊著。
  「六道骸……你的幻術果然是最棘手的……」拐子架在庫洛姆脖子上,冷冷發言。

  僵持了三秒,大廳內竟然出現霧氣將守護者們團團圍住……「呵呵呵呵……果然瞞不過你們呀,真可惜……」虧他從出完任務後就將庫洛姆、千種和犬支開,送他們出國旅遊,並且持續使用幻術讓自己的外表維持庫洛姆的樣子……嘖,真可惜。
  腦袋空白了幾秒,綱吉錯愕的望著自己的手……差、差一點就要親手將拐杖糖交給最恐怖的變態了。水漾的大眼在霧氣散去後,盯著散落在地毯上的碎片……「那個……拐杖糖碎掉了耶……」指著那閃耀著光芒的碎片,綱吉好笑的看著守護者們眼睛快凸出來的景象。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來算總帳吧!」獄寺將炸藥點燃。
  「糖果、糖果呀!」藍波跪在地上向碎片痛哭。
  「你們都要付出代價……」山本帶著黑笑、拿起時雨金時準備應戰。
  「嚐嚐我極限的拳頭吧!」了平全身冒火的舉起拳頭。
  「妨礙我的人,全部咬死……」雲雀拿起拐子,眼眸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呵呵呵呵……要不是你們妨礙,現在早就分出勝負了……」骸拿出三叉截冷笑,奇特的異瞳顯得格外詭譎。

  在他們混戰開始的同時,綱吉悄悄走出大廳、回到自己房間……
  他認了,寧靜平安的聖誕節對他而言,也許真的是奢侈吧。




<完>

---------------
後記:

糟糕……怎麼都是爆字數XDDDDDD(毆)
怜兒請收下ˇˇ
我很努力的不偏心了QQ(揍)

完蛋(震驚)
打完才發現尺度KISS沒做到呀啊啊啊囧(爆掉)
因為全部都親是不可能的(爆)
我又不能太偏心……(死)
怜兒對不起……Orz

最近把烘焙王漫畫看完了XDDDDD
超瞎的呀!!(大笑)←毆
整部漫畫到最後已經變成奇幻漫畫了XDDDDD(大笑噴)

獵人重播每天都有在看ˇˇ
好可愛呀好可愛Q口Q
不過好像有一個時段被我錯過了=口=||
可惡阿還有哪個時段我每個時段都要看!!(神經病!)
可愛的傑寶貝不能錯過呀QAQ!!(夠了)

好啦繼續修羅=口=||(爆)

感謝閱讀ˇˇ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其實綱吉一開始就自己把棒棒糖吃掉就可以了
可見他還是想被親的
2012/12/24(Mon) 15:44 | URL  | 水母 #-[ 編輯]
RE:水母
閣下突破盲點了哈哈哈哈哈XDDDDDDDDDDD
2012/12/24(Mon) 22:17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