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9 (土) | Edit |
後記:

終於生出來了ˊˇˋ(毆)
聖誕節指定還沒寫完呀啊啊啊(哀嚎)
我會努力的ˊˋ||(爆)

話說……白蘭的家族名稱取的真爛=皿=#(喂)
可惡啊啊啊啊(謎:這傢伙把家教跟獵人混在一起了-_-)
嗚喔喔喔剛好踏到我雷(痛哭)←神經病誰叫你聯想在一起!

因為這樣所以要報復他=3=(慢著!)
可惡啊啊啊啊(謎:來人呀這裡有個遷怒的瘋子=口=||)

祝大家新年快樂唷ˇˇˇ(轉的真快)

感謝閱讀ˇˇ
 
 















  在溫馨的聖誕節中,也有著冰冷、不帶感情的地域。社交界,永遠都是人們爾虞我詐的交惡場所,無論是聖誕節或者新年。六道集團和澤田集團位於業界的頂端,自然會出席這人心險惡的聖誕聚會。
  老一輩的人們和無憂無慮的孩子們可以輕鬆享受這場宴會,年輕的一輩卻無法鬆懈,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從最高處被推落到看不見的深淵。不過對六道骸而言,那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他要小心的就是保護綱吉。雖然綱吉也有接受過在這個業界生活的教育,但他有個致命的弱點……沒錯,綱吉太心軟了,要是他沒有在踏入這裡之前和自己結為連理的話……思及此,不自覺的加重摟住綱吉的力道。

  「骸?」感覺到骸的力道增加,綱吉不解的抬頭望向骸。
  「沒事……待會千萬不要離開我的身邊。」銳利的異眸掃過在場的其他人,雖然他相信綱吉不會笨到被其他人拐跑,但倘若遇上那種城府極深的狡詐男人……像綱吉這種個性鐵定是被吃死死而無法翻身。
  「嗯……」不用骸提醒他也明白,這是個多麼恐怖的地方。這裡可謂孩童和老年人的天堂,但對年輕的世代而言卻是爭奪不休的地獄。

  帶著微笑從容的應付擠在自己身邊的眾千金,白蘭完美的扮演好歸國的富家子弟……但在六道骸踏進門的那一刻,充滿敵意的眼神立刻拋向他--沒想到卻看見那天在雪中遇見的可愛天使。原來,先前和六道集團結為親家的就是澤田集團呀……難怪,他會覺得澤田這個姓氏好像在哪聽過……既然如此,那他更想將那漂亮的尤物搶到手……嘴角勾起令人感到心寒的微笑,但立刻巧妙的隱藏起來,不讓周遭的女孩們發現。
  隱約感到有視線盯著自己,綱吉不自主的打了個寒顫……「怎麼了?」察覺到綱吉的不對勁,骸低語關懷。眼前那被眾多女孩包圍的男人就是自己前情人的哥哥,也就是映風老闆最近才剛從國外回來的優秀大兒子。講明白點,就是自己當下最礙眼的死對頭。
  「也、也沒什麼……只是好像有人在看我……搞不好是我多心了……」那種視線讓綱吉感到很不舒服,彷彿要將他佔有、吞噬一般……再次縮起身體、輕抖了幾下。雖然奈奈沒有告訴他,但綱吉心知肚明……在自己答應六道家提到的親事之前,就有為數不少的企業來提親,但因為知道綱吉心儀的對象,所以都被奈奈推掉……不過應該都只是覬覦他們家的企業吧?綱吉相信跟他的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那些傢伙很可能以你為目標,小心一點……」不爽的瞪著那群剛才盯著綱吉看的男人,讓他們嚇的趕緊別開眼。握緊拳頭、咬緊牙根……就知道很多人在以往的聚會裡就注意到綱吉,但如果不帶綱吉一起出席又會被炒出奇怪的新聞。
  以我為目標?骸想太多了啦……綱吉雖然這麼想,但沒講出來。他不認為自己的行情有高到這種地步,都是骸太多慮了。真要擔心的話,還不如擔心他自己,嘆了口氣,綱吉從剛才就感受到一堆忌妒和不友善的目光。畢竟在跟自己成親之前,骸可說是赤手可熱的優秀人才、少年少女夢寐以求的對象--……但卻被自己這種不起眼的傢伙搶走了。

  「你好呀,六道骸。」笑容可掬的走過來,伸手示好。雖然是向六道骸問好,細長的眼卻緊盯著綱吉不放。
  「好久不見了,白蘭。」走到綱吉面前將他擋住,虛假的笑著並握住對方的手,不甘示弱。從小開始,不管在哪一方面都會對上這傢伙,更可恨的是他和自己不相上下、並駕齊驅。從他的眼神裡,他可以感覺到這傢伙這次在覬覦綱吉……換上一抹冷笑,閃爍著光芒的異瞳不帶一絲溫度。
  「聽說你結婚啦,六道骸?真令我感到意外……我以為你對女人這種生物感到很厭惡呢?」笑瞇了眼,明知綱吉就是六道骸的伴侶,還是裝做不知道的說著。
  「國外待久了,原來你的眼睛變差啦?」冷冷的回擊,示威似的將綱吉拉到自己懷裡:「現在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也不稀奇,所以我的伴侶自然不會是女人。」窩在骸懷裡的綱吉滿臉通紅,頭頂上似乎冒著蒸氣……水汪汪的大眼往上一瞥,恰好對上白蘭那對帶著友善的靛色眸子……
  「是你?」一愣,綱吉脫口道。他不就是那天自己撞到的男人嗎?好像是剛回國的樣子……原來他也是某個企業的少爺呀?「你、你好……上次不好意思……」輕輕點頭示意,讓骸的眉毛抖了一下。
  綱吉是什麼時候認識這個混帳的?不悅的按住綱吉的肩膀,讓他疑惑的往上看向骸……「綱吉親親,你什麼時候見過傑索集團的白蘭先生啦?」講話是很客氣,但那向白蘭挑釁的異眸可一點都不友善。
  「呃……之前去買晚餐時,他不小心被我撞到……」敏感的察覺骸對眼前的白蘭持著非常強烈的敵意,因此趕緊撇清自己和白蘭的關係:「他當時幫我撿東西,所以我才--」
  「好,我知道。」用指尖按住綱吉的小嘴,給了個微笑要他安心:「那,白蘭先生……可以不要再用那種讓人不愉快的眼神盯著『我老婆』了嗎?」話中帶刺的說著,並臉不紅氣不喘的強調「老婆」這個詞。他不害羞,他懷裡的綱吉反而快被羞死了。
  挑眉,識趣的將目光轉回六道骸身上:「聽說……六道集團因為兒子開始努力向上,短時間內壯大了內部、徹底鞏固了地位……真不明白『之前』怎麼都沒有這麼積極呢?」再一記冷拳揮出。對於六道骸從前的情人是誰,白蘭早就做了詳盡的調查。

  兩人之間有一道無形的閃電劃過、夾槍帶棍的話語沒有停過,綱吉冒著冷汗夾在中間,不知道該不該開口說話。

  「那就先失賠了,白蘭先生。」冷冰冰的說著,摟著綱吉轉身就走。這個混帳連自己先前作的荒唐事都調查的一清二楚,對他而言是大大的不利……他也開始擔心那個男人會利用這點來動搖綱吉的心,畢竟一切都是自己搞出來的,他只能暗自希望綱吉心中的傷痕能盡早退去……你還真自私,六道骸……
  靜靜望著六道骸抱著綱吉走人的背影,狡詐的笑容清晰的映在白蘭俊秀的五官上……你會輸的,六道骸,綱吉將會是我的人……你要為你從前做的事情付出代價,包括拋棄我弟弟……雖然自己對那天生騷包的弟弟沒什麼好感,而且他也傷害過綱吉……但現在最重要的是擊敗六道骸,並將綱吉搶到手。
  「哥、哥哥……」膽怯的開口,待六道骸帶著澤田綱吉離去後,白蘭的弟弟才有臉走到自己哥哥身邊。他恨透了澤田綱吉,不但搶走自己的地位,還讓自己連出現在他們面前都覺得顏面無光。
  「原來綱吉就是搶走你情人的人呀……」嘲諷的說著,讓自己的親弟弟不甘心的別過頭、咬的下唇快要滴出血來。雖然早料到以哥哥的實力要查到這件事情並不難,但內心的恐懼感還是讓他不斷的顫抖……倘若哥哥告訴爸爸,那自己的後半人生就會永遠被軟禁在家中。
  「嗯?幹嘛抖成這樣?我不會說的。」輕輕笑了幾聲,勾起弟弟的下巴、仔細審視:「嗯……不愧是我的弟弟,長的也很標誌呢……不過和綱吉一比,嘖嘖……還真是差遠了。」無視弟弟難堪的臉面,白蘭輕輕搖頭:「難怪六道骸會選擇拋棄你……連個性都是你輸他一大截呢。」放開弟弟的下巴,從容的接了服務生送來的香檳暢飲。
  被損的顏面盡失,讓白蘭的弟弟更加痛恨澤田綱吉……但他有什麼辦法呢?哥哥的表現很明顯,他喜歡澤田綱吉,搞不好未來澤田綱吉還會變成自己的大嫂。憤恨的咬緊牙根,現在他能恨的只剩下拋棄他的六道骸……哥哥一定會給他好看的,一定!
  「嗯……雖然你和綱吉差很多,但六道骸還是曾經為了你而傷害綱吉……」斜眼瞄向身旁的弟弟,讓他全身僵直:「這倒給了我奪走綱吉的良策……你願意幫忙吧,弟、弟?」雖然他看弟弟不是很順眼,但能用的道具就要盡量利用……一想到綱吉在床上的媚樣,白蘭的嘴角就不住的漾起興奮的笑花。

  「骸、骸……你怎麼了?」難得看見骸那種焦燥難耐的表情,綱吉擔心的詢問。他有感覺到白蘭看自己的眼神很不一樣,但他還是認為對方的目的是自家的企業,不是他的人:「傑索集團的確是個難纏的敵手……不過你也不用這麼擔心吧?他絕對奪不走你努力至今的心血--」
  「我比較擔心你!」猛然定住綱吉的肩膀打斷他的話,讓綱吉嚇了一跳:「他的眼神、他的目光全都在你身上打轉!他看的不是你身後的家族,而是你的人!」失去那些企業對他而言不算什麼,失去綱吉才是他最擔心的事情。先前是自己辜負綱吉,因此骸非常害怕……害怕綱吉一樣會乾脆的離開自己的身邊。全世界能讓六道骸如此害怕的人,大概就只剩澤田綱吉了吧。
  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綱吉露出幸福的微笑……「沒什麼好擔心的……我……我會永遠、永遠喜歡著骸……」輕輕的給骸一個擁抱,而後者也緊緊擁住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