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31 (月) | Edit |
後記:

奇傑文Q口Q!!(歡呼)←毆
家教文指定還沒打完對不起……(被揍)
腦很殘呀(痛哭)

不過這篇奇傑文意料之外的長=口="(愣)←揍
……和「錯過」那篇比起來算短就是了(爆)
「錯過」真的是長的讓我傻眼……囧(炸)

很喜歡描寫奇犽抗拒殺手的心理ˇ
因為就是小傑幫助他克服這種心理障礙的呀QˇQˇˇ
奇傑萬歲噗呼呼!!(毆)

家教文努力修羅中……囧||
嗚嗚嗚腦好殘呀……(痛哭)

感謝閱讀ˇ
 
 










  嘶嘶、啪……劈哩啪啦的電擊聲交錯著,單人牢房內銬著一名渾身是傷的白髮少年。交錯的傷痕不留情的劃在少年身上,慘白的身驅彷彿沒有生命的屍體。

  「奇犽,現在還有感覺嗎?」冷酷無情的聲音響起,手中的電流釋放轉輪早被轉到底部。
  看似死去的少年微微偏頭,毫無生氣的眼眸看向控制室的伊耳謎……「早沒了……哥哥……」朝旁邊吐了一口血渣,奇犽不願和那一點感情都沒有的眸子對望……這樣他又會想起自己還是個活人。哥哥沒有感情了,但自己可還沒將情感完全抹煞……為了成為殺手,他要將自己的感情徹底封殺。倘若看見哥哥那真正死人般的眼神,他會記起自己還是個活人。
  殺手不能有、也不需要感情,這種東西只會阻礙殺手完成任務……這是父親和哥哥日日夜夜灌輸的理念、殺手的鐵則。

  曾經有一個人,一個很溫柔的女人,告訴他殺生是不對的……但他卻記不起她的樣子。她是他的奶媽,也是這個家唯一給過自己溫暖的人。寒冷的夜裡,父親告訴他,他們永遠都不會再見面了……對殺手而言,「永不見」即是死亡。
  十二歲,奇犽已經歷經了好幾場殺人的景象和場面,也讓慘白的雙手沾滿了血跡。他感到空虛、難耐……在解決這次任務的目標後走向集合地點。
  門一開,驚愕的景象映入翠綠色的眼眸……被害者血肉模糊的躺在地上,顫抖舉起的手沾滿了鮮血、臉部早已被破壞的辨不出容貌,奇犽看見被害人的愛妻和兒子摟在一起不斷的顫抖、縮在牆角,想救他卻不敢出手。
  「要是他不抵抗,也不會死得這麼慘了。」父親冷酷的嗓音在奇犽腦中迴盪,冷汗佈滿了全身……奇犽有種想拔腿狂奔、高聲吶喊的衝動,但他強迫自己忍住這些激動的情緒。
  席巴轉身就走,看都不看被害者的妻兒一眼,看見面帶驚愕表情的奇犽:「解決了嗎?真不愧是我兒子呢。」讚賞的摸摸純白的髮叢,但奇犽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怎麼回事?以往被父親或者其他親戚稱讚,他應該都感到很開心的不是嗎?如今卻只有強烈的噁心感。
  待父親離開後,奇犽原本也想轉身走回飛船……「呀啊啊啊!!拜託你住手!!殺了我就好!!別殺我孩子--呀啊--!!」悲悽得慘叫聲貫穿奇犽的耳膜,錯愕的轉身--伊耳謎面無表情的看著剛才變成屍體的妻兒,屍體上插著滿滿的圓針……腦袋一片空白,奇犽感到胃部一陣噁心的作嘔感。
  「嗯?你還沒走呀,奇犽。」感受到門口的視線,伊耳謎機械般的說著話,讓奇犽不由自主的後退……他想離開、盡快離開這裡。
  「哥、哥哥……為什麼……為什麼要殺了他們……」他們不是目標,也沒有戰鬥能力,連父親都認為沒必要解決他們,哥哥卻動手了……為什麼?
  「斬草要除根,奇犽。」沒有感情的說著,拿出手帕將雙手擦拭乾淨:「他兒子將來很有可能成為威脅,所以要殺掉。但他妻子堅持不肯讓兒子死去,只好連她也一起殺了。」將染紅的手帕扔到屍體上,對於那些死狀悽慘的屍體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頓時,奇犽感到呼吸困難、痛苦不堪。他想逃,逃離這恐怖、沒有溫度的家!



  因為興趣而報考獵人試驗,奇犽試著想將心底那塊陰影抹殺掉……那些血腥的畫面不斷在腦中反覆出現,令他感到反胃不已。
  「我叫小傑,你叫什麼名字?」淡淡的瞥著向自己搭訕的人兒,奇犽選擇沉默。他看起來和自己同年,卻和自己有著截然不同的氣息。在他身邊圍繞的空氣都令人感到好舒服,和自己不同。
  不理會雷歐力的指控,奇犽放慢速度在小傑身邊滑行:「你剛剛問我的名字吧……?」奇怪的孩子,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年紀,卻也來報考號稱最難的獵人試驗。
  「嗯!不過如果你不想講的話也沒關係。」燦爛的笑容讓我感到刺眼,下意識別過頭看向前方……將底下的滑板拿掉,和小傑並肩跑。
  「哇!好酷喔!」天真可愛的嗓音在奇犽耳邊響起,那種奇妙的感覺讓他感到很舒服……

  這是他,奇犽˙揍敵客,和小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

  意料之外的在最終試驗和哥哥對上,讓奇犽全身僵直。
  「沒想到父親和我訓練出來的你,竟然會來參加獵人試驗……想成為獵人?」不帶一絲感情的話語平板的說著,奇犽寧願哥哥冰冷的瞪視著、怒斥自己,也不願對上那一點感情都沒有的眸子和嗓音。
  「我、我只是為了好玩……才會報考獵人試驗……我壓根不想當什麼鬼獵人……」這是事實,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要當獵人……「不過……」正要脫口說話的奇犽不慎對上伊耳謎那虛無的眼眸--他動彈不得、甚至連話也卡在喉嚨出不來……周遭的空氣彷彿遭到凝結、氧氣進不了他的鼻腔……
  「不過什麼?」連威脅的意思都沒有,但卻讓奇犽渾身冒出數不清的汗滴……曾幾何時,自己的情感已經被挖掘到這種程度了?原本已經快要被訓練成殺人機器的自己,竟然還留有這麼多恐懼的情緒……是因為……小傑嗎……?
  「我……」咬緊牙根、努力壓抑心中不斷竄升的恐懼感……「我也有……自己想得到的東西……」頭一次,有人支持自己當個人,當個活人。

  『奇犽,你好厲害唷!』面對奇犽小手上抓著的倉鼠屍體,奇曲開心的給予笑容。
  『殺這隻動物時你還有表情嗎,奇犽?』席巴審視著奇犽略帶興奮的小臉說。
  『父親,奇犽帶著笑容將牠殺死的。』伊耳謎淡淡的表示,依然是那副撲克牌臉。
  『嗯……雖然這樣代表你有進步,但還不行。』記憶中,席巴按住奇犽的肩頭正色道:『捨棄那些情感吧,奇犽……無論是快樂、興奮、傷心、痛苦--都要捨去,這樣一來才能成為最出色的殺手。』

  --想要成為最出色的殺手,就得捨棄那些不必要的情感。
  --捨棄那些不必要的情感,就得拋開當活人的要素。

  「哦?」淡淡的一生讓奇犽將身體直立,連動都不敢動:「那你說說看,你想要得到什麼?」一隻手伸出來,表示同意奇犽繼續講下去。
  「我……我想要跟一般的孩子一樣玩耍……我想要……我想要和小傑當朋友……永遠、永遠在一起……」什麼和一般的孩子一樣、什麼和小傑當朋友……都只是藉口。我想要……想要和小傑永遠在一起!
  「不,你不會想要。」一句話將奇犽的腦袋打的一片空白:「你是個殺手,你只會想該不該殺了他而已……承認吧,其實你有想過要殺了他對吧?」
  「不、不是的……」汗水滑過緊皺的眉頭,原本充滿自信的綠眸只剩下痛苦的束縛。
  「你根本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想這麼多。你只要按照父親和我給你的指示行動就好了,像獵人試驗也是,若是工作上有需求遲早會讓你來考。」無形的話語化作利箭,不斷的攻擊奇犽傷痕累累的內心。

  --沒錯,你只是被小傑影響而已。
  --你遲早會殺了他,因為殺人就是你的天性。

  伊耳謎的大掌逐漸靠近奇犽的額頭,後者本能的想挪動雙腳--「不要動。」簡短的三個字,讓奇犽瞬間靜止在原地,彷彿石化了一般:「我碰到你的話就等於開戰,打不贏我的話就救不了小傑。」

  --有誰會想跟我這種人交朋友呢?
  --只要知道你的真面目,小傑一定會離開我的。

  「但如果你認輸,你重要的朋友小傑可能會死。」將奇犽的思緒逼到絕境,無情的說著。

  --既然如此,那就毀了他吧……
  --與其失去他,倒不如親手終結他……

  「我承認……我輸了,哥哥……」

  --我承認,我輸了……
  --輸在自己不堅定的決心……



  回到熟悉不已的單人牢房,這次不同的是身後多了扇窗戶。糜基的鞭子根本傷不了自己,頂多留下看似嚴重的皮肉傷。
  見奇犽對於自己的攻擊毫不在乎,糜基惱怒的拿起手機,狡詐的笑著:「聽說你朋友來找你了……只要我打電話要老媽將他們殺掉的話--」
  磅噹!
  其中一邊的手銬被奇犽扯斷,漆黑的眸子寫滿了殺氣……「要是你敢對他們動手……我就殺了你。」自信的一笑,讓糜基不自覺的後退。

  --小傑……果然來了嗎?
  --來救我這個……不懂感恩的膽小鬼……

  不久後,桀諾便進門傳喚奇犽到席巴的房間。
  雖然早料到父親會和自己個別談話,但奇犽還是不住的嚥了口口水……父親,也是訓練、支持自己捨棄感情的人。

  「伊耳謎說……你不想再殺人了?」不似伊耳謎那種平淡讓人感到不舒服的聲音,但還是讓奇犽全身的神經緊繃到極限。
  「嗯……」凝視地面,不敢抬頭。
  「為什麼?」席巴柔聲問。
  「和小傑在一起……比工作還要有趣……」一想到小傑那活潑可愛的笑容,奇犽的嘴角不覺上揚。
  「嗯?『小傑』……就是你的朋友嗎?」

  一愣,奇犽的臉色瞬間蒼白……笨蛋!怎麼會不經意的透露出小傑的名字!

  「再跟我說些小傑的事吧。」父親沒有發怒、甚至沒有起身,帶著笑容對奇犽說,讓後者感到一陣錯愕:「說實在的,我們從來沒有這樣像父子一般的聊過呢。」嚴肅的臉上掛著微笑,絲毫看不出想加害小傑的跡象。

  --跟父親談論和小傑在一起的過程,真的有說不出的新鮮感。
  --原來……擁有重要的人,會這麼快樂。

  「發誓,永不背叛。」將自己的手指咬破,席巴認真的對奇犽說。
  沒有猶豫,咬破大拇指,讓其和父親的傷口碰觸:「我發誓,永不背叛。」
  我永遠、永遠都不會背叛小傑……永遠。

  --我自由了,從那自小束縛我的黑暗中……
  --感謝你,將我從裡面拉出來……

  「奇犽,我們永遠、永遠都要在一起!」
  稚嫩可愛的聲音在奇犽腦中迴盪,這將是他最珍貴的寶物……

  --你就像朝陽一般,在我心中的地平線升起……
  --原來……我早就愛上你了,小傑。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