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4 (金) | Edit |

※H有慎入,吐血不負責。

後記:

可憐的小綱吉別難過QAQ!!
以後會有一卡車的男人搶著要疼你呀!!(夠了)
話說第一篇有一個伏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
有人發現啦跟我說= =+
讓我好驚訝嘿嘿嘿(爆)
因為大家的注意力似乎都被「破身」這兩個字吸住啦XD(大笑)←炸
沒注意到也沒關係ˇ
看下去就會知道啦ˇˇ(慢著)

新坑似乎都填的比較快?(混帳)
最近除了奢望以外還要填舊坑啦……囧|||

還有聖誕節指定……(倒地)←爆掉

感謝閱讀ˇˇ
 
 





  總統級的高級房間不僅有良好的視野來觀賞夜景,同時也有一般人享受不到的頂級設施和服務。嬌小的人影瑟縮在KING SIZE的大床上,戰戰兢兢的看著這比自己房間還要大幾十倍的陌生空間,大眼不斷眨呀眨,然後緊緊閉上、陷入沉思。
  該怎麼辦?這次的大人物竟然跌破眾人的眼鏡指名他,但他……根本不知道怎麼伺候人呀!從來沒有受過青睞的他怎麼可能知道怎麼愉悅客人……雖然這不是一名牛郎能說的喪氣話,但綱吉真的不曉得自己該做什麼。

  「綱吉。」低沉好聽的聲音自前方傳來,綱吉一睜眼,就看見六道骸迷人的放大版笑臉,讓他下意識驚呼一聲、往後退。看見綱吉的反應,六道骸打從心底覺得有趣……真是可愛,在這污穢的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單純的人兒,而自己很幸運的搶在其他人之前得到他……
  「那、那個……六道先生……雖然這麼說……對、對您很不好意思……但……我從來沒有伺候過任何人……」難得有人指名自己,自己卻什麼都不知道……要是影響這家店的名聲怎麼辦?還不如請客人另尋對象,反正綱吉確定這家店裡比自己還有魅力的人掐指也數不清。
  「哦?那我是你的第一位客人囉?這種感覺真好呢……」滿意的舔吻紅亮的小嘴,意料之外的回答讓綱吉的小腦袋一片空白。搞不清到底誰才是牛郎、誰才是客人?
  「那我來教你,該怎麼做吧……」勾起綱吉漂亮的臉蛋,邪佞的笑著:「先在客人面前將自己的衣物褪去,這可是基本唷……」壞心眼的引導綱吉,放手前還不忘多親一口。綱吉白皙的頸子紅了一片、羞的連耳根子都紅了。
  顫抖著下床,深吸一口氣──笨手笨腳的將身上的衣物褪去,將底褲褪下後就不自主的夾緊雙腿、以手遮住下身的禁忌部位,畢竟他的那兒是第一次大辣辣的讓人觀賞……白嫩的胴體也逐漸泛紅,足以表現出綱吉此時羞到想蒸發的想法。
  「就是這樣……你表現的很好唷,小綱吉……」舔了舔乾澀的唇角,六道骸努力壓抑自己撲上去的衝動……雖然說出來不會有人相信,但其實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來這種店尋歡。他在找,找能夠牢牢抓住自己目光、撼動自己心靈的人。
  很顯然,眼前的綱吉就是他要找的人。打從第一眼見到他自己就無法移開雙眼,這雙從來沒正視過旁人的異瞳竟然會被他吸的連眨眼都嫌麻煩。猛然間,心底升起一股欺負小綱吉的想法……不同於其他人的那種「欺負」,骸的「欺負」可是爲他好──當然也是爲了自己好。不住的用手遮住自己半邊臉,掩蓋住愈笑愈開心的嘴角。
  「六、六道先生……接、接下來呢……」對於未知的事情感到十分害怕,綱吉不安的抖著白淨的玉體,沒有經驗的他只好乖乖聽從六道骸的指示。
  「接下來要去浴室將自己洗乾淨唷。」語畢,上前將綱吉橫抱起來,讓後者嚇了一大跳。
  「咦?我、我自己洗就好了……六道先生……」全身的警覺細胞瞬間啟動,但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雖然六道先生對自己很溫柔,但搞不好只是先逗著他玩……畢竟以前也有人用過差不多的方式讓他認為自己有希望,結果到最後卻搞的自己出盡洋像、他們笑的很開心……就是那一次,他忍不住流下一滴眼淚。
  「這段期間要叫我骸唷,綱吉……」津津有味的舔了水嫩的臉蛋一下,只要這段時間好好保養,骸相信它會更水更嫩:「你要好好保養皮膚呀,綱吉親親……雖然已經很可愛了,但只要有一點細紋就會讓我很心痛呀……」理所當然的將綱吉抱到浴室,和他一起泡進裝滿水的寬敞浴缸。
  「是、是的……骸先──」在綱吉喊出完整的「先生」前,將手指塞進他的小嘴。
  「不對唷……是『骸』,不是『骸先生』……叫錯要處罰,舔舔我的指尖吧……」惡質的笑著,另一隻手伸到綱吉身前親捏漂亮的小乳珠。
  「啊啊……嗚嗯……」敏感的抖了抖,修長的指頭讓他無法說話,只得努力的舔……這種感覺好奇特,下身的燥熱感讓綱吉的腦袋快被燒昏了。猛然,綱吉感到雙臀被某個東西抵住,而塞在自己嘴裡的手指也抽了出來,轉而探進水裡握住他的嫩根:「啊嗯!」
  「這麼快就讓我有反應……你還真厲害吶,綱吉……」捏住乳尖的手向下游移,來到從未被開啟過的秘密花園:「現在,我要把小綱吉洗乾淨囉……」掰開臀瓣,朝裡頭送入一指。
  「哈嗯!」不自主的彎起身子,第一次接受刺激的身體喘息的十分厲害。雖然說是牛郎,但被客人做這種事情倒還是第一次……誰叫以前大家都只是想嘲弄自己而已,也怪不了他們,畢竟店內的其他人都比自己還要漂亮可愛。至少他是這麼覺得。
  「這樣洗,才會乾淨……記起來了嗎,綱吉寶貝?」食指輕輕在綱吉體內滑動,其他指頭澤在外頭輕撫敏感的花圈。
  「啊啊……我、我明白了……骸、骸……哈啊……」被快感衝昏腦袋的綱吉含糊的說著,小臉蛋呈現漂亮的緋紅色,讓骸忍不住加快愛撫玉芽的動作。
  呵呵呵,果然是極品……這種誘人的模樣有多少人裝的出來?一點都沒有虛假的偽裝,只有誠實的本能反應,真要他說的話,先前沒看上綱吉的人全都是瞎了狗眼、不會看人。但這樣也好,他可愛的小綱吉才沒被其他變態大叔染指……看上、得到綱吉的只要有他一個人就足夠了。

  將全身癱軟的綱吉抱出浴室,溫熱的小臉散發著誘人的潤澤,骸讓他躺在潔白的大床上,並壓了上去:「洗乾淨後,就是讓客人享用囉……」說完就覆上柔軟的唇瓣,讓綱吉連想說話的餘地都沒有。
  「骸、骸……!請等、等一下!」在骸終於放過自己的唇、往下攻陷瑣骨的時候,綱吉拼命維持意識、輕生喚著在自己身上播種的男人。
  「嗯?」饑渴的唇早已來到綱吉漂亮的下體前,扳開嫩白的大腿,迫不及待的含住挺立的中心。
  「啊嗯嗯……骸、骸……這、這樣不、不對……哈嗯……應……應該是我來……唔啊啊……我來……我來伺候您才對……」這種情況,怎麼好像變成客人在伺候牛郎了?這怎麼行!「而、而且……我……是不是……應該要、要多做一點、啊嗯……一點姿勢來……哈啊……來挑逗您呢……啊啊……」嬌喘不斷,綱吉聽自己口中的呻吟聽的頭皮發麻……這種讓人臉紅心跳、雞皮疙瘩掉滿地的淫蕩叫聲竟然是從自己嘴裡發出的。
  「但你是第一次不是嗎……我先示範給你看,待會就換你來伺候我呀……」綱吉真是太可愛了!這種時候孩擔心這些不重要的雜事,真是呆的可愛:「至於姿勢嘛……你靠本能所做出的反應就遠比其他人還要誘人百倍、千倍……」熟練的讓人兒的分身在自己口中與內舌交纏,沒多久,綱吉叫了一聲便直接洩在骸的嘴裡。
  「啊啊!呼……呼……咦?」泛著淚光的大眼在半合的狀態瞥見……自己噴出來的東西竟然在骸的嘴裡,還有一部分流了出來、滴在床單上:「對對對、對不起!」不但沒伺候到客人,還讓自己體內的穢物射在客人嘴裡……他果然是個失敗的牛郎!
  「有什麼好道歉的?」舔了舔嘴邊的液體,意猶未盡的將玉莖上的殘餘一起舔掉,綱吉再度輕哀了一聲:「接下來換你囉,綱吉甜心……」肉麻的稱呼詞一個接一個,讓綱吉羞的摀住小臉。從來沒有人這樣對過他……從來沒有。

  拼命的將骸那腫脹的炙熱含在嘴裡,笨拙的舔舐、挑逗它……同時,綱吉可以感覺到骸的手正探入自己的後穴不斷攪動──住、住手呀……綱吉在心中抗議著,但卻無法發出聲音。在手指的挑逗下,後端的菊花愈張愈開、開合的更加劇烈。
  在口中的碩大已經腫到綱吉快含不住時,骸將他抽了出來、並讓綱吉翻了個身:「會有點痛……忍耐一下唷,綱吉寶貝……」揮去額上的冷汗,將自己的分身送進綱吉後端的稚嫩。
  「啊啊!痛、痛呀……骸、骸……哈啊……」撕裂般的疼痛只有那一瞬,緊接著迎面而來的是無法抗拒的快感:「啊嗯……呼嗯嗯──……」感覺到骸在自己體內解放,綱吉本能的抬高雙臀……「好舒服、好舒服喔……骸……」話才剛說完,綱吉就咬住自己的下唇……他他他、他怎麼可以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
  「呵呵呵……很舒服對吧,綱吉?」撤出之後再挺進,徹底的將綱吉填滿、佔有。

  肉體交合的撞擊聲在寬敞的房間裡不斷迴響,其間夾雜著愉悅甜美的呻吟,淫靡的氣息和誘人的嚶嚀彷彿將他們帶進不同的空間中──……



  「綱吉……你願意等我嗎?」緊緊摟著懷中的人兒,彷彿一鬆手他就會從自己眼前消失……綱吉可是自己生平第一次有感覺的對象,豈能讓別人搶走。
  「唔……?」似乎不太懂骸話中的意思,但綱吉現在可以肯定……骸不是來欺負、羞辱他的,應該是真的喜歡他……應該、應該是啦……綱吉羞的將臉埋進男人的胸前。
  「我來的太晚,店長說已經將你的賣身契交給接管人了……等我從那個人手上拿回賣身契,我們就結婚吧。」捧起綱吉紅透的小臉,在額上留下一吻。
  沒想到,那水汪汪的大眼反而掉下淚水,讓骸一陣錯愕……難道不只動作慢了,連綱吉都心有所屬了嗎?
  「第一次……第一次有店長以外的人對我這麼好……嗚嗚……」淚水像水龍頭一樣不斷的湧出,所有的無奈和委屈一同抒發。
  見狀,骸鬆了口氣,爾後輕笑:「以後沒人會欺負你了……我會一直、一直來找你的……」擁住因哭泣而顫抖的纖細身軀,承接綱吉所有的痛苦和淚水……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