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3 (火) | Edit |
後記:

對不起日更失敗OTZ
大家開學辛苦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在今天以前,六道骸的理智線從來沒有斷的這麼徹底過。
  從小,他就擁有足以主宰這個世界的能力以及權力,從來沒有發生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也正因如此,他對人生感到極度乏味、無趣……直至綱吉的出現。
  今天,他終於能夠理解,失去理智是什麼滋味,憤怒到想殺人又是什麼感覺。

  光線不足的室內有兩道糾纏的身影,一個,是想侵犯綱吉的人渣;另一個,就是自己視重如命的綱吉……可愛的小臉上佈滿了交錯的淚痕和被毆打過的淤青,整齊的制服被扒的只剩下襯衫的碎屑,白皙的頸子上有著一道深紅色的掐痕,纖細的大腿被迫撐開在兩側,嫩白的大腿內側擱著兩隻該死的賤手,其中一隻還包著昨天被自己扭傷的證據。
  二十五年來,六道骸各種大風大浪都見識過,再辛苦、再艱難的阻礙都不曾令他一籌莫展,冷靜的頭腦加上優秀的應變能力,使他如願成為各個領域的頂尖人物……然而,今天這一個畫面,卻一刀斬斷了他維持了二十幾年的強韌理智線。

  驚恐的轉頭望著渾身散發出惡魔氣息的六道骸,男老師趕緊移開擺在綱吉大腿上的手,不停地朝骸擺手澄清。
  「等、等一下!我還沒下手!還沒下手!我──」
  話說到一半,骸就瞬間出現在他面前,一手掐住他的頸子,讓他把辯解的話全都吞回肚子裡,另一隻手溫柔的抱起仍癱在地上哭泣的綱吉。
  「綱吉?你還好嗎?綱吉!」
  「我、很好……」
  沙啞破碎的聲音殘忍的撞擊著骸的耳膜,擔憂的目光落到嫩頸上的爪痕,憤怒的火焰又再次在血色的腥瞳中燃起,掐住男人的大手下意識的收緊,只要再多出一點力就能把他活活掐死。
  幸好,綱吉努力的拉扯他的手臂讓他清醒,方才氣到腦袋一片空白的骸這才回過神來,稍稍放鬆手部的力道,男老師這才免於一死,但嚴重的缺氧幾乎要令他陷入休克狀態,骸拒絕不了綱吉的請求,只好嘖了一聲放開大手,讓男老師摔到地上像狗一樣用力喘息著。
  將身上的大衣脫了下來蓋在綱吉身上,這個動作帶給綱吉一種熟悉的感覺,在他未能保存完整記憶的幼年時期,似乎也有個模糊的身影脫下溫暖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
  確定綱吉除了眼睛哭腫和被揍了幾拳之外都安然無恙,骸這才大大的鬆了口氣,但還是心疼的用粗糙的拇指滑過被打腫的臉龐,一股懾人的殺氣在撫過那嚴重的淤血之後,毫無保留的溢了出來。
  他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找尋綱吉,好不容易又讓他回到自己身邊,卻又因為一時的疏忽,差點害他受到永遠都無法抹滅的傷害,原本發誓只要找到綱吉,就要讓他遠離各種委屈,得到最好的生活品質,並盡他最大的努力讓他得到一般人望塵莫及的幸福。
  現在,他卻狼狽的坐在自己身邊,倍受屈辱的在這間骯髒的教具室裡被扒個精光,還被一個成年男子無情的用拳頭痛毆哭泣的小臉……窩囊!實在是太窩囊了!他六道骸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挫敗!如此的屈辱!
  自綱吉身旁起身,骸冷冷的瞪視著因無力而癱在地上的男人,熊熊的怒火幾乎要把他給瞪穿,後者嚇的想立刻拔腿就跑,可惜身體並不如他的意,六道骸方才那一掐已經掐走了他的半條命,別說逃走了,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骸……不、不要……」
  那破碎的聲音無論何時都令人感到心疼不已,骸的怒氣暫時被這一聲給沖散,他再次蹲下身握住綱吉的手,輕輕的在沾滿灰塵的小手上落下一吻。
  「不用擔心,我不會殺掉他的。」
  聽到這句話,綱吉才鬆了口氣……他好怕,好怕骸會為了他而犯下殺人的罪行,到時候不管骸的身分多高貴,都會被送到法院判刑的!而且對這位男老師的家屬也無法交代,姑且不論他是什麼樣的混蛋,他對他的家人而言都是無法取代的親屬。
  不會殺掉他,但不代表會放過他。
  骸再度起身,寶石般的雙瞳閃爍著憤怒的火焰,男人絕望的趴在地上喘息,擱在前方的手不停地顫抖著,似乎正在求骸饒他一命。
  輕蔑的冷哼一聲,高級皮鞋狠狠地往抖個不停的手背踩了下去,痛的他放聲大叫,雖然因為氣虛的關係而沒有叫的很厚實,但這一聲也夠他受的了,叫沒幾秒就連半聲都發不出來,只能不斷的嗚咽和喘息。
  「你還沒下手是吧?那假如你下手了,要怎麼向綱吉謝罪?」
  一思及綱吉有可能在這個男人的蹂躪下痛哭,骸就氣到無法忍受!把他打成廢人都不足以消去這份怒氣!就連殺掉他都無法平息這份怨念!
  喀嚓,清脆的一聲,代表男人的左手跟右手一樣都骨折了,而且狀況更嚴重,手皮內的骨頭恐怕都已經碎成一小塊一小塊的骨石,一輩子都不可能復原了。
  男人的臉孔痛苦的扭曲,幾乎要失去原本的面貌,他的眼角溢出了些許淚液,一張嘴張的老大,卻喊不出半點聲音,整個人在充滿灰塵的地上打滾,可見他承受到的痛苦有多劇烈。
  厭惡的皺了下眉頭,骸伸出修長的腿踩在他翻滾的路上,在他的移動停止之後便俯身揪住他的頭髮,毫不留情的揪了起來……想當然爾,男人的臉孔再次因為劇痛而扭曲,但依舊無法發出半點聲音。
  「看你一表人才,能在教育界風流這麼久也應該不是沒腦子,怎麼會想打我的人的主意呢?呵呵,我知道你們都怎麼想的,在你們眼中,肯定以為我疼愛綱吉只是暫時的吧?不管是你,還是那個自以為能夠迷倒眾生的女老師。」嘆息的嘖了幾聲,搖了搖頭。「你們明明都是聰明人,居然連下手的目標都挑錯了。你恐怕不明白綱吉在我心中的份量吧?否則你怎麼可能敢動他的歪腦筋,嗯?」
  明知道得不到答案,骸卻硬是要拎著他的頭髮詢問,讓他痛的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我就告訴你吧……以後要是有人在你知情的範圍內策劃這種找死的計畫,你就好心一點給他們個忠告吧……」
  這嗓音低沉又沙啞,磁性十足的彷彿要將人吸進地獄一般……恐怖、戰慄。
  「我把綱吉看的比我自己還要重要,綱吉少塊皮就等於我少一條手臂,揍綱吉一拳就等於痛毆我十拳……」和俊貌全失、痛苦喘息的男人平視,骸眼中那份抹滅不去的怒火嚇的他魂飛魄散、後悔莫及。「現在,你揍了綱吉幾拳呢?可愛的小臉居然會腫成那樣……這就代表,我已經快要痛死了……痛到恨不得立刻把你五馬分屍!」
  毫無形象的拼命搖頭,也不管被抓住的頭髮會不會掉光,他使勁的搖頭搖頭再搖頭,發不出聲音的嘴不斷地道歉,現在的他只能祈求骸至少放過他的雙腳,讓他保有能夠離開這裡的能力。
  使勁朝男人的鼻頭正中心揍下去,這一揍就足以讓他挺立的鼻樑整個被打斷,在他仍感到天玄地轉的時候,下一拳又不留情的落在他的臉頰上,幾顆牙齒受不了猛烈的撞擊而斷裂,可憐的男人就這樣在原地擔任了好幾分鐘的沙包,最後被揍到連他原本的長相都看不出來了。
  「哦呀……不過我的小綱吉實在是太善良了,他不想看見你為了他而受到太多懲罰。」可惜的再次搖了搖頭,並放開已經幾乎變成廢人的男老師……他的雙手都被骸傷到無法復原了,原本擁有的俊容也已不復存在,現下的他只比豬公還要好看一點,風流公子的名號就到今天為止。「我要你離開這所學校,從今以後都不想再看見你!可以的話,就把你那個自以為是的女同夥也帶走吧,就算你不帶她走,我也會立刻把她趕走,倒不如你們兩個一起離開,至少還有個臭味相投的同伴不是嗎?」帶著譏笑將男老師扔到門口,並多踢了一腳示意要他立刻離開自己的視線。
  好不容易解脫的男老師自然是能跑多遠就跑多遠、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他連滾帶爬的用軟趴趴的手掌撐起搖搖晃晃的身軀,用盡所有的力氣奔往校門口,落荒而逃。



  解決掉那個礙眼的大垃圾之後,骸臉上的閻羅神情就像冰山一樣徹底融化,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和自責的表情,令綱吉錯愕的一愣,連忙想出聲說那不是骸的錯,無奈卻發不出完整的音節。
  骸出乎意料的沒有說話,他用大手輕撫被淚痕覆蓋的嫩頰,而後毫無預警的緊緊抱住被大衣包住的嬌小身軀,讓綱吉嚇了一大跳。
  這個懷抱,好溫暖、好熟悉、好舒服……闔上雙眼,埋藏在記憶深處的片段似乎被挖掘了出來,在記憶的表層冒出了碧綠的嫩芽……
  他好像……有印象了。
  骸老師,骸……就是當年那個眼神冰冷,卻又十分溫柔的大哥哥。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