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5 (土) | Edit |

*點題者:黑神 染(狐曲)
*點題:..."晚餐"?(汗)(橋大可以自己改,笨狐的腦袋都是渣)
*CP:6927 ˇ(劇情需要其他配對加下去沒關西,笨狐都會看的)
*尺度:溫馨微甜吧(要浪漫喔ˇ)
*劇情綱要:一年一度的聖誕,對於彭哥列家族來說這或許也真是一年一
度,雖然並非其他節日不過;但只有這天,平安夜這天,是全守護者會趕
回總部參加聚會的日子,即使是..........不常回來的那個人。
 
 












  「歡迎各位回來。」
  帶著笑容坐在餐桌的主位,環視眾守護者……當掃過空著的霧守座位時,清澈的褐眸中閃過一絲落寞--但隨即消逝。他早該知道那個人不會回來,討厭黑手黨的他願意擔任彭哥列霧守的職務已經是一項奇蹟了。
  「首領,您的臉色不太好……」獄寺擔心的問,他感到綱吉的笑容似乎少了些什麼……一些幸福和滿足。
  「呃?有、有嗎……?」故作鎮定,努力擺出最燦爛的笑容:「你多心了啦,獄寺。」暗地裡用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提醒自己現在該做的事情。做好首領的職責,不能讓其他守護者為自己擔憂,一年一度的聖誕節要溫馨快樂的度過。

  度過難得開心的一餐,綱吉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到房間……但壓抑已久的落寞還是壟罩在快樂的心頭……連雲雀學長都回來了,但那個人卻依然缺席……輕笑,將臉貼在落地窗上,柔和的月光灑在綱吉身上更增添他的美……其實你早就厭倦了吧?厭倦委屈自己待在彭哥列、待在我身邊……露出淒美哀傷的笑容,美眸寫滿失落……

  「我錯過晚餐了嗎?」帶著笑意的嗓音說著,修長的黑影靠在牆上凝視窗邊的人兒。
  漂亮的褐眸瞠大、盤旋的淚水險些從眼眶中掉落。既然都回來了,為什麼現在才現身……害自己以為已經永遠失去他了。縮起只穿著單薄襯衣的纖瘦身軀,綱吉賭氣的不轉過去。

  「呵呵呵……現在反而不想理我啦?」進入月光沐浴的銀色地帶,輕輕摟住玲瓏的身子、拾起馨香柔軟的髮絲親吻:「別這樣……我的綱吉。」他想念綱吉的味道、身體、一切……但卻因突發事故無法準時前來,也許這就是綱吉生氣的原因吧。

  聽見骸柔聲講的話,綱吉瞬間滿臉通紅、困窘的撥開環住自己的雙臂:「別、別亂講……你吃晚餐了嗎?」他不想聽見六道骸的甜言蜜語,那會讓他的腦子陷入無法思考的狀態……明明知道六道骸總是這樣講話,被他視為「所有物」的東西不知凡幾,但自己還是會下意識的為自己也能被他重視而感到高興……縱使他並不是特別的。

  「還沒……今天晚餐吃什麼?」不厭煩的繼續摟住綱吉,側身凝視他窘紅的臉龐、勾起白皙的下巴……奇特的異瞳閃耀著漂亮光芒,深深的凝望可愛的彭哥列十代首領……他喜歡講違心論,綱吉則是遲鈍的令他感到哭笑不得,要如何突破現況呢?
  「嗯?今天吃……呃……我想想……」晚餐時,所有的精神和注意力都繞著沒有來的六道骸打傳,入口的食物是什麼根本沒注意。知道推再多次也沒用,綱吉只得讓骸繼續摟著,但心底還是不斷的抗議著……不要這樣對我、不要讓我存有幻想……

  沒讓綱吉想太久,便覆上泛著水光的嫩唇、讓舌頭探入濕軟的青澀地帶,細細品嚐著。綱吉的腦袋一片空白,沒有做出多餘的抵抗動作,下意識笨拙的回應這突如其來的深吻。
  在月光下相擁熱吻的兩人,形成一幅足以令人銷魂的夢幻美景。

  待綱吉的嘴角開始發出嗚咽聲,骸才放開微腫的紅唇,並吃豆腐似的再舔一口:「嗯……你們晚餐吃海鮮全席呀……」意猶未盡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綱吉的臉紅的想鑽進地面,但身體卻不聽使喚、癱軟在骸懷裡。
  「呼……你、錯過了……真、真可惜……」明知道骸不只對他一個人做這種事,但身體總是早腦袋一步做出反應,他也無可奈何……澤田綱吉,你還真是饑渴的悲哀呀……無奈的對自己苦笑。

  「不……好險我錯過了。」勾起謎樣的微笑,將臉埋在綱吉的嫩頸旁,迷戀的吸取屬於綱吉的味道……「要是沒錯過,我就不能透過的軟綿綿的小嘴來品嚐啦……」講出這種羞死人不償命的話語臉都不紅一下,擁有「軟綿綿小嘴」的當事人倒是臉紅的快焦了。
  「胡、胡說什麼……」他想問骸,是不是每個被他親過的人都能聽到這種令人發麻的甜言蜜語……但他不敢,他怕一問出口,骸再也不會對他做這種事了。

  看著綱吉那有話想說但又不敢說的模樣,骸別過頭去輕笑……他知道綱吉又再亂想。這麼信不過我嗎?可愛的小綱吉,要給你些處罰才行……
  「吶,綱吉……我們來玩個遊戲。」將綱吉抱到床上,曖昧的壓了上去。
  「遊、遊戲?」對於骸的動作感到相當在意,但沒有做多餘的發問或抵抗。
  「現在開始我們可以問對方一個問題,而問的代價就是一個吻……就當我今天沒吃到的晚餐吧,可以嗎?」管他是不是合乎邏輯,他知道身下的人兒雖然會猶豫,但絕不會拒絕他。
  「呃?這、這是什麼遊戲呀……」額頭上降下三條黑線,這麼一來不就會親來親去──碰!綱吉的臉瞬間燒紅。
  「我肚子餓了呀……」明顯的暗示著,並在綱吉柔嫩的小臉上摩蹭。
  「唔……我、我知道了……」正好,他也想問骸一些問題……忐忑不安的咬著下唇,問問題也是一種勇氣,他要有心理準備接受不想聽到的答案。

  「那我先問囉……」滿意的說著,再次貼上半開的粉唇,貪婪的汲取口中的蜜汁……「綱吉覺得和誰接吻的感覺最好呢?」
  轟!除了吻以外,第一個問題也給予綱吉一個若干大的衝擊。
  「呼……嗄?什、什麼?我……我也只有……只和你接過吻呀……我……」結結巴巴的不知所措,骸該不會以為自己跟他一樣,把接吻當飯吃吧?
  「哦?所以就是我囉。」開心的替綱吉下結論,讓綱吉頓時愣住:「那接下來換綱吉問囉。」笑容滿面的將臉湊到最近,臉上寫著「你親上來我會吸住你,放心的來吧」,讓綱吉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嚥了口口水,顫抖的唇貼近眼前的男人,才碰到一下就被大力的吸住、纏吻……被吻的頭昏眼花、癱軟無力的綱吉拍了拍自己紅燙的臉頰,保持意識清醒:「骸……你、你也會這樣對別人嗎?」深褐色的大眼漾著柔和的水光,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向上凝視那對妖魅的異瞳。

  骸忍不住噗哧一笑……綱吉真是一針見血、率直的可愛呀……「呵呵呵……當然不會啦,我的小綱吉……就像你只和我接過吻一樣,我也是……」捧住錯愕的小臉再度品嚐紅豔的唇,津津有味的一口接著一口……
  「等、等等──」綱吉需要時間來整理腦袋裡亂成一團的思緒,但骸卻按住他大聲喊停的櫻唇。
  「等不下去囉,綱吉……我不是說這是我的晚餐嗎……」無賴的再貼上去,不讓綱吉有任何發言的餘地。



  自這次的聖誕節以後,出席率最低的霧之守護者有了出席率百分之百的大轉變,而夜裡也多了一陣陣謎樣的呻吟。



<完>

───────────────

後記:

糟糕(愣)有點短囧|||
阿染不好意思ˊ口ˋ(喂誰是阿染呀)←毆
這個題目不是很好發揮XD|||(自己殘還說)
總之還是寫出來了XDˇ
如果阿染有指定H八成就會有H吧(混帳呀你)
不過沒指定所以就沒了XDDDDD(爆)

拖很久的聖誕賀文XD|||
其實我邊打邊笑XDDDDD(爆掉)
鳳梨你好壞吃這麼多豆腐XDDDDDD(不是你搞的嗎可惡)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ˇ(慢太多了吧混帳)

感謝閱讀ˇ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