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7 (月) | Edit |
後記:

這是個分界點,所以打的有點少,請各位見諒Orz
好了要開始虐了(捲袖子)←眾踢群毆
接下來可能會寫的比較快(混帳呀你開始虐就這麼快)
ˊ3ˋ……因為虐比較好打嘛……(無辜貌)←被揍
話說那個小情人沒名字有時候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打……(爆)

甜的東西吃多了對身體不好唷(廣播)←被巴爛

感謝支持我的各位ˇˇ
好愛大家XDDDDˇˇ

感謝閱讀ˇˇ
 
 











  頭疼的撫著額頭,六道骸神色凝重的盯著手上的公司近況資料。並不是不好,相形之下其他公司簡直望塵莫及、自嘆弗如。但傑索集團的業績卻和自己不相上下,讓六道骸高興不起來。
  看來那個叫白蘭的大兒子的確有兩下子,難怪映風那老頭會這麼有自信。他不能輸、也不能並駕齊驅……他要贏,徹底的擊潰傑索集團。嘴角彎起一抹詭譎的笑意,令人好生畏懼。

  「骸……要休息一下嗎?」細小的聲音從門縫中傳來,綱吉手上拿著茶具戰戰兢兢的站在門口發問。他知道骸在煩惱的時候最討厭有人打擾他了,上次有個女職員搞不清狀況,直接走進去,被骸帶著恐怖笑容、一點都不憐香惜玉的將她扔出來。
  雖然公司的職員都跟他講,是他的話就一定沒問題……但綱吉還是不信,他認為自己在骸心中地位還沒那麼高……吧?他也不知道……所以還是別自己下結論,否則最後吃到苦頭的是自己。

  「綱吉嗎……進來吧……」疲憊的摀著臉,躺在柔軟舒適的太師椅上出聲。
  聽見骸的聲音後,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將茶具放在桌上:「骸,喝杯茶休息一下──呀啊!」倒完茶、將茶壺歸回原位後,纖細的腰就被撈了過去,整個人趴在骸身上。
  「下次給我一個驚喜嘛,綱吉……例如突然從我旁邊冒出來,偷親我一口呀……」捧住紅到發亮的小臉親了好幾口,說著自己才可能做的舉動。
  「唔……嗯……怎、怎麼可能……我聽說你最討厭、唔嗯……最討厭別人吵你了……」儘管對骸的舉動感到害羞不已,還是沒有掙扎和抵抗。落在頰上和唇上的吻讓他感到窩心,他清楚的接收到骸需要他的心意。
  「嗯?綱吉又不是別人……不過我會不會按耐不住直接在辦公室上就不知道了……」惡質的笑著,讓綱吉瞠大水亮的雙眼。
  「什、什麼?這、這裡可是公司呀……怎麼、怎麼可以……」一想到會被骸壓在這高級冰冷的瓷磚地板上做那檔事……錯綜複雜的感覺在綱吉心中交錯著。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剛好有人要進來繳交企劃報告之類的……好吧,骸不介意,但他很介意!
  在白皙頸子上播種的骸將臉抬了起來,一臉失望的盯著綱吉:「難道綱吉不喜歡我了嗎?」
  一愣,趕緊否認:「怎、怎麼可能!我……我當然很喜歡骸呀!」紅著臉說,只有這件事,是綱吉絕對會開口堅持的。很明顯的,骸就是吃定綱吉這一點。
  露出得逞的笑,低下頭去啃咬誘人的瑣骨:「那有什麼問題?我愛你、你愛我,為什麼不可以呢?」輕輕一咬,當場在綱吉瑣骨上留下一道紅痕,讓綱吉輕叫了一聲。
  「咦?唔……可、可是……」問題的重點不在那呀!要是讓別人撞見多難為情!
  「再說,我在『辦事』時,沒人敢闖進來的。他們也都知道,我最討厭別人來『吵』我了……」大手饑渴的探入綱吉的長褲,撫過滑嫩的大腿。他怎麼可能讓其他人欣賞小綱吉那誘人甜美的模樣,倘若有人不慎看到,他就會親手把他眼睛挖出來、再扔進養殖槽裡餵魚。
  「唔唔……但、但我現在也沒那樣做呀……骸你應該不會……呼嗯……」下體的分身被握住、胸前的紅點被捏住,綱吉幾乎可以確定骸真的很想嘗試……「唔……隨、隨便你了……」臉紅的足以媲美落日夕陽,將頭別過去,但一會又被轉回來擁吻。



  「哥哥,您還在等什麼?」雖然心急如焚,但面對陰狠狡詐的哥哥他也只能恭敬謹慎的發問。雖然他很討厭澤田綱吉,但情勢比人強,現在他不開始訓練自己將澤田綱吉當大嫂的話,以後也不會太好過。
  「等時機呀。」慢條斯理的吃著棉花糖,白蘭打趣的看著眼前的大尺寸監視畫面。他知道六道骸也在自己的公司內部安排了一些內應,不過他們有一點很大的不同……那些人對自己而言不過是些棋子,對他而言就算失去他們也沒關係。
  然而,六道骸就不同了。從弟弟的描述聽來,六道骸雖然看起來冷酷無情,事實上很重視身邊重要的部下。會在別人面前偽裝自己,這點倒和自己很像……不過他還不夠殘忍,這就是他將來敗北的原因。
  「……哥哥,被您派進去的那幾個人……是不是都已經……」被派進去的都不是集團裡專業的間諜,都是職業的炸彈安裝小組。沒錯,要他們進去臥底簡直是送死。但白蘭給了他們極端的優渥條件,讓他們願意奮不顧身的潛進敵方公司,在裡頭安裝炸藥。
  「都死了吧,六道骸對敵人可是不會手軟的。」這點倒和自己完全一樣,悠閒的喝了口熱茶:「怎麼?裡頭有你後來勾搭的情人嗎?」對自己的親弟弟冷嘲熱諷,無視他愈來愈難看的表情。
  「……這不重要,哥哥。為什麼現在不立刻──」引爆那些炸彈,將六道骸的心血結晶全部一掃而空。
  「閉嘴,你乖乖看著就好。」冷冷的往弟弟那一瞥,讓他動彈不得:「要有良好的時機才能徹底擊垮他。何況,這個威脅還有其他用途……」不住的大笑,那笑容和笑聲連身旁的弟弟都感到恐懼不已、渾身發抖。

  「哈啾!」綱吉打了個大噴嚏,疑惑了擦了擦鼻子……「奇怪……這種天怎麼會感冒呢……也不是花粉症的季節……」搖了搖頭,提起洗衣籃要出去批衣服。雖然是有錢人家的孩子,但綱吉可不希望自己變成一個沒用的大少爺,因此他要求屋子裡不要有任何女傭或管家,他可以一手包辦,這也是他當初答應骸的請求時,唯一的要求。
  一開始,骸根本不管他做什麼,一切隨他去。但自從他和自己告白後,反而多次提議要人來家裡幫忙,不忍心讓他一個人處理這麼多事。幸福的輕笑,綱吉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轟!
  一聲雷響後便下起傾盆大雨,讓綱吉呆愣在門口。這下子不可能批衣服了,只好等它放晴。
  抬頭仰望被烏雲覆蓋的天空,和來者不善的強大雨滴……有一種很討厭、很不安的感覺,綱吉轉過身走向客廳──……

  鈴──!鈴──!

  止住腳步,有點不安的看向電話……他有一種很糟糕的感覺。將洗衣籃放下,接起電話:「喂,請問是哪位?」

  一道巨雷自窗外響起,照進窗內的亮光正預言著惡魔的聲響……

  「喂,綱吉……還記得我嗎?我是白蘭。」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