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0 (木) | Edit |
後記:

鳳梨好壞=////=但這就是本性(被踢爛)
疼歸疼還是會捉弄他XDDDD(被揍)
這應該不算H吧030"
所以打微慎(被揍爛)

感謝閱讀ˇˇ
 
 










  站在家門口發抖、遲遲不敢開門。自己的心境被白蘭摸的一清二楚,雖然很不甘心,但誰叫自己那個膽小……害怕骸會不要自己,就像白蘭說的,骸不會想要被弄髒的東西……自己在骸心中,有那麼高的地位嗎?他沒有自信。

  輕輕推開華麗的大門,綱吉膽戰心驚的探頭……「綱吉,你跑去哪了?」才剛探頭,就被骸擁入懷裡,讓綱吉腦袋一片空白。

  ──不要……不要碰我……不要碰……碰這麼髒的我……

  下意識掙開,揪住胸口不停的喘氣……偏頭瞥見骸那錯愕的臉龐,綱吉趕緊別過頭:「沒、沒什麼……只、只是去找朋友罷了……啊,對了!那些炸藥……真的都被拆除了嗎?」猛然想起最重要的事情,綱吉揪緊骸的衣袖。
  看著綱吉抓住自己衣袖的小手,骸將它握緊:「是呀,全都被拆除了……你怎麼知道炸彈的事?」這一問,讓綱吉瘦小的身子重重一震、心虛的別開眼。
  瞇眼,將綱吉壓在牆上、伸出舌頭舔舐白皙顫抖的頸子……「你有什麼事瞞著我嗎,綱吉?」敏銳的嗅出綱吉身上有別人的味道,那雙異瞳驚愕的放大,隨即又恢復原狀。綱吉不會的,他不可能會背叛自己……但罪證確鑿,骸不自覺的加大了抓緊綱吉手臂的力量。
  「……沒、沒有──」話還沒說完,眼前的男人便粗魯的欺上顫抖的小嘴,和往常溫柔的吻不同,這次的纏綿強硬又激烈。
  不行!不能……不要碰我!我很髒、很髒……發現我已經髒掉的你還會愛我嗎?我沒有自信……「住、住手──唔嗯……」換氣時擠出的字又被狠狠的壓了回去,從交合嘴角溢出的銀絲順著漂亮的輪廓滑下。
  就要綱吉被吻的無法呼吸、頭昏眼花,以為骸就要失手殺了自己時……骸放過了腫痛的唇,綱吉大口大口的吸著氧氣:「你身上有別人的味道……」聽見骸的這段話,綱吉羞愧的垂下頭。
  見綱吉沒有反駁、甚至沒有否認,骸的理智線瞬間被扯斷:「不否認嗎?到底去了哪理?呵呵呵……你想……背叛我嗎,綱吉?」扯出一個瘋狂危險的微笑,綱吉驚恐的望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骸。現在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還能站著完全是因為骸將自己架在牆上。
  「我……我沒有……」委屈的淚水自受傷的大眼流出,別過小臉、合上眼睛。要是在這種時候說出白蘭的名字,骸鐵定聽不進他之後講的話。忍住、忍下去……待會就沒事了……等骸冷靜……



  然而,綱吉太天真了。

  乾淨的白布捆住人兒嫩白的柔荑,將他固定在床頭。佈滿紅痕的腿被大大扳開,泛著漂亮色澤的粉穴緊緊吸附著腫脹的慾望,漂亮誘人的淫水從穴口流出、沿著股溝落在床上。
  「啊啊……不、不要再……再洩在裡面……哈啊……」懇求著,嫩穴已被抽插了不下十次,男人在裡頭解放的次數讓綱吉連想都不敢想。侵入自己下身的骸不理會綱吉的懇求,依然讓自己滾燙的炙熱傾洩在紅燙的體內……「啊啊……」
  「還是不肯說嗎……綱吉?」抽出自己的慾望,癱軟的花穴溢出濃稠的白濁液體。那雙異色的雙眸此刻只剩下淡淡的悲傷……在發現綱吉身上有別人的味道、綱吉又瞞著一些事情時,他無法壓抑心中那股憤怒和猜忌,第一次完全不理會綱吉的哭喊,強要了他。

  喘息著,錯雜的淚痕弄花了綱吉漂亮的臉龐……半合的眼眸迷濛的看向骸,接觸到那不再狂暴的氣息,綱吉才有氣無力的開口:「今天中午……白蘭打電話過來……」聽見白蘭的名字,骸睜大雙眼──但恢復的理智讓他得以保持冷靜,聽綱吉說完。
  原來是因為這樣,綱吉一開始才不肯說……心疼的輕撫微微顫抖的紅腫花穴,執起冷汗遍佈的小手親吻。
  「他說……公司裡裝了炸藥……如果……如果我願意幫他測試……」難堪的低下頭,對自己將嬌聲魅影都現給別人看的淫穢行為感到羞恥,哽咽的講不出下文。
  「我都知道了……不用再說了。」解開綁住小手的布條、將綱吉摟進懷裡,阻止他回想被羞辱的記憶。



  「那,他碰了你哪裡?」在浴室裡替綱吉清洗身體,骸不死心的追問。雖然不想承認,但白蘭的佔有慾和好色程度和自己不相上下,實在是很難相信白蘭忍的下去,除非……他還有其他計策,可以讓綱吉主動離開自己。
  「沒、沒有啦……我很努力……沒讓他碰我……」害羞的將雙臀抬高,讓骸分開臀瓣清理留在裡面的愛液。將通紅的小臉埋在臂彎裡,雖然一樣感到害羞,但這種感覺和在不喜歡的人面前就是不一樣……他沒有恥辱的感覺,只覺得臉上的熱氣愈來愈猖狂。
  骸的反應讓綱吉感到安心。在這之前,他一直很擔心骸會嫌棄被弄髒的自己,也許還是會找白蘭報仇,但之後就會恢復先前那種冷漠無視的態度……自己已經嚐過被疼惜的滋味,再受到這種打擊他一定會崩潰,而無法像先前那樣乖乖當骸的冒牌妻子。

  霎時,一根指頭慢慢插進小穴中,打斷了綱吉的思緒:「啊……不、不要在裡面……攪動啊……哈啊……」全身不住的顫抖,不久後便感到原本積在幽穴中的稠液被手指一點一滴的帶了出來。
  「綱吉,可以進兩根嗎?這樣會清的比較快……」低沉微啞的誘惑嗓音靠在綱吉白淨的背部,邪魅的輕笑著、輕舔漂亮的白頸。
  不知何時,身後的男人已覆在自己身上,只剩一隻手還插在自己的後花園入口:「噫噫……知、知道了……都……都由你做主……」畢竟自己對這類的事情一點概念都沒有,更重要的是……自己已經羞的快不能思考了。
  揚起充滿邪氣的笑容,加了第二根進去……「哎呀……放鬆一點呀,綱吉,怎麼把我吸住了呢?這樣不能清呀……」話雖如此,嘴邊的笑容卻沒有減小。
  受到刺激的身子再抖一下,綱吉偏頭望向身後的骸,看見那壞壞的笑容……他又中計了!「骸、骸……別、別再鬧了啦……啊啊……」扭動身子想擺脫骸的魔掌,但只是將那兩根手指吸的更緊。
  「這樣沒用的,綱吉……呵呵呵呵,乖乖交給我吧……」舔了舔綱吉敏感的背部,讓可愛的人兒氣力頓失。
  這麼可愛的妻子,他怎麼可能捨得拋棄?再說,即使身體背叛了自己,那也是無可奈何的,更何況……綱吉是爲了自己在公司的事業及心血,他的心根本沒有離開自己。
  「綱吉,聽著……如果爲了保護那些事業而失去你……就算追到地獄,也會把你追回來……記清楚了……」繼續清理穴中的殘液,同時還不斷親吻顫抖的胴體。



  竟然敢碰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寶貝,我不會輕易罷休的,白蘭……在那充滿寵溺的異瞳深處,許久不見的冷酷和殺機悄悄浮現。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