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1 (金) | Edit |

家教十御題
御題07˙服從
CP:雲綱
FOR 小雞

※十年設定有
※H有H有……吐血不負責唷ˊ3ˋ"(毆)
 
 










  他快要瘋了。

  「為什麼?」微瞇著危險的鳳眼,高大的身驅將自家首領壓在牆角,不容他做任何狡辯的言詞。
  「什、什麼為什麼……」眼前的男人緊貼著自己,讓綱吉感到呼吸困難。
  「為什麼帶他去?」勾起綱吉的下巴,強迫他直視自己的雙眼。
  嚥了口口水:「因、因為……當時只能選一個人……」結結巴巴的說著。
  「為什麼不選我?」再湊近,綱吉可以感覺得到他那緊迫逼人的氣息。
  「呃……那個……雲、雲雀學長……我、我還有工作要趕……」
  鳳眼不悅的瞇起,霸道粗魯的咬住綱吉水嫩的紅唇:「唔……!不!」下意識推開,綱吉摀住自己的口鼻。
  「他可以,我就不行?」眼中有著猛烈的妒火,惡狠狠的瞪視著眼前的人兒:「自從那次聚會後,每晚他都會到你房裡去。」
  「呃……」白皙的臉蛋瞬間通紅,羞赧的別開眼:「這、這是我跟他的事情……」
  「而你……到現在還不肯直呼我的名字!」瘋狂的憤怒和妒意占滿了漆黑的眸子。
  咬住下唇,綱吉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壓住自己的男人:「適可而止!雲雀恭彌!」不讓雲雀有反應的機會,匆忙離開現場。
  錯愕的輕撫剛才被推開的胸膛,憤怒的咬緊牙根……綱吉為什麼會喜歡六道骸那個混帳?他到底哪點好?而自己,又哪點比不上他?

  逃回自己的辦公室,綱吉大口的喘著氣……「呼……嚇、嚇死我了……雲雀學長到底是──」
  「阿綱,雲守也是你要馴服的目標唷。」門外顧問不負責任的聲音從後面傳來,綱吉不住縮了一下。
  「呃……可、可是……」他澤田綱吉只有一個人,怎麼可能滿足兩個人?而且,自己對雲雀學長的感覺根本不是那種感情。
  「……無所謂,如果你想的到其他辦法,就去做吧。」喝了一口熱茶,銳利的眸子瞟向綱吉:「但雲雀恭彌是什麼樣的男人,你應該明白吧?」他不是那種得不到手就會乖乖退讓的男人,雖然他應該不會殺了綱吉,但會做什麼就無法得知了……
  「我、我知道了啦……」頭痛的將褐髮抓亂,現在要顧及的就是自己的性命和……和什麼?雲雀學長除了將自己咬殺以外還有可能做什麼嗎?「現在只剩下決鬥這個方法了吧……」嘆了口氣,以往一直避免戰鬥的他這下子逃不了了。
  「……」沒有說話,壓低帽沿將凝重的眼神遮住。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



  話雖如此,綱吉還是躲了雲雀整整一個禮拜。除了開會以外幾乎碰不到面,有時候是綱吉看見遠處的雲雀就立刻掉頭,讓雲雀氣的直冒煙。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綱吉……氣憤的同時,還可以看見六道骸正大光明的摟住遠處轉向的綱吉,那種親密的舉動讓他拳頭握緊,溫熱的鮮血從掌心滴到地上。

  處理完累積的公事,綱吉疲憊的趴在辦公桌上:「唉唷……終於做完了……里包恩那個惡魔……」合眼,打個小盹……
  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熟睡的人兒一點動靜都沒有。靠在綱吉旁邊,凝視著那疲憊泛紅的小臉,大手情不自禁的擦了擦紅潤的嘴唇……「唔……別這樣啦……骸……」說著,粉紅色的小舌頭還伸出來輕舔摩擦自己唇瓣的指頭、並將它含住。

  僅存的理智被這個動作打碎,除此之外還夾雜著憤怒的氣息……六道骸,又是六道骸!就連在夢中,綱吉都會和他相見!還會做出這種挑逗人的行為……澤田綱吉不屬於自己,但卻屬於六道骸。他不允許,絕對不允許……
  粗魯的扯開綱吉的領帶、扒開西裝的外套和襯衫……綱吉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醒:「唔!雲、雲雀學──」沒有讓綱吉把話說完,便重擊了他的後頸,讓他暈了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剛剛那是……雲雀學長……我被他打昏了嗎……到底為什麼……咦?

  映入眼簾的是雲雀恭彌那雙犀利的鳳眼。見綱吉醒了,雲雀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但隨即又將頭埋回綱吉頸間播種、啃咬。

  「雲、雲雀學長?!」吃驚的想推開雲雀,但卻動彈不得。將頭轉向另一邊,瞥見自己的右腳被鐵鍊纏在牆上,左腳想必也是一樣,被纏在另一邊……代表他的雙腿被大辣辣的分開,漂亮的穴口毫無遮掩的呈現在男人面前。
  「真漂亮……六道骸每晚都可以看到這麼漂亮的景象嗎?」一想到六道骸,一股怒火又從心底竄起,一把握住了敏感的細嫩,讓綱吉哀了一聲。
  「哈啊!住、住手呀!拜託你住手……雲雀學長……啊啊!」粉穴被一指強力入侵,怒火讓雲雀根本控制不了力道:「不、不要……求求你……啊嗯……」四肢都無法動彈,他能做的就只剩下懇求。受到挑逗而挺立的嫩芽泌出甜美的蜜汁,晶瑩剔透的淚水不斷滑過白皙的面頰,被鎖鏈捆在頭頂上的雙手連動都不能動。

  「你在我夢中出現這麼多次……在你夢裡出現的人竟然是可惡的六道骸……」加快愛撫的速度,並多加了一根指頭進入開合的幽穴,並用大拇指輕撫穴口的周圍,讓它更加興奮。
  「不要……我不要……別跟骸一樣……嗚──」哀嚎的呻吟被雲雀中止。用力的吸住綱吉粉嫩的紅唇,舌頭侵入綱吉的嘴裡、舔遍口腔內的每一吋、和裡頭的內舌交纏著。
  多餘的銀絲從嘴角溢出,放開被吻腫的唇,捏住柔嫩的下巴,讓綱吉直視自己的眼:「不准在我面前提到那個男人……連和我歡愛時都對他念念不忘嗎?」放開下巴,轉而捏住人兒身前因興奮而挺立的紅點。
  「啊啊……住手、住手……」只能眼睜睜看著眼前的男人往自己下身移動,無能為力:「雲雀……住、住手……雲雀恭彌……啊啊!」試圖斗膽對雲雀大吼,但殘存的力氣在下體的分身解放的瞬間便煙消雲散。

  待綱吉解放完,雲雀將它含入口裡…「哈嗯!不要!停下來、停下來!拜託你停下來──哈啊……」連扭動身體掙扎的力氣都沒有,只得乖乖感受著不斷來襲的快感。
  「叫我的名字,綱吉……不要連名帶姓、不要加敬稱……叫我的名字!綱吉!」拔出留在綱吉體內的手指,將隨身攜帶的拐子插了進去。
  「啊啊!痛、好痛、好痛!」撕裂般的劇痛讓綱吉的淚流的更兇,鮮豔的紅血自穴口流了出來,但花穴還是持著本能,緊緊的將拐子吸住,讓綱吉痛不欲生。
  「痛苦嗎?痛苦就回應我!叫我的名字!」怒吼著,將拐子抽了出來,換上自己腫脹的慾望,直接頂入淌血的嫩血。
  「啊啊!爲、為什麼……為什麼要……要這樣呢……恭彌……哈啊……」無力作任何抵抗,只能任由自己的下體包覆著雲雀的火熱,恥辱的淫水沿著腫脹的慾望流了出來。
  「……喜歡你……」不同於一開始的粗暴,湊近佈滿淚痕的小臉,將新流下來的淚珠吻掉。在看見那雙沒有惡意的鳳眼後,綱吉的啜泣聲緩緩止住。

  雲雀恭彌是個不會表達心意的男人,但佔有慾卻也不輸給任何人。

  綱吉不討厭骸,但也不討厭恭彌……他該怎麼辦?
  「我、我知道了,恭彌……但是,我也不能拋下骸……」褐色的大眼寫著為難,他只是個平凡人,怎麼可能同時滿足兩個人……而且還是兩個佔有慾這麼強的男人。
  默然,撤出自己的腫脹、再頂了進去:「啊啊!啊嗯……哈啊……」難過的享受著肉體碰撞產生的快感,綱吉最後終於將體力用盡、癱軟在雲雀身上。
  解開捆住綱吉的鐵鍊,將軟綿綿的綱吉抱在懷裡。
  「……我知道了。」將綱吉抱了起來,抱回自己房間。



  在彭哥列的家族聚會上,首領身旁緊緊粘著兩個男人。

  「死麻雀,離開我家小綱吉!」
  「你才該放開你的髒手,變種鳳梨!」
  眼看兩人就要掏出自己的拿手武器,原本站在中間悶不吭聲的首領將手伸了起來,阻止其他守護者拿出武器應對。

  「再鬧下去……今晚你們都不准上我的床……」壓抑著羞恥心,綱吉滿臉通紅的說著。要是講的不夠白,這兩個男人一樣不會住手。

  此話一出,兩個男人才識相的收手,但依舊保持著死瞪著對方凶狠目光。

  綱吉大大的嘆了一口氣……遠方的里包恩舉起手上的香檳,給了個讚賞的淺笑。……那笑容還真恐怖……算了,這樣應該算馴服他們了……吧?



<完>

───────────────
後記:

小雞= ="為了你我打出來了(爆)
所以接下來我要圖我要圖嘿嘿嘿(毆)
要求你畫H部分應該不過份對吧?(得意的笑)←揍
當初答應要畫插圖的唷= =+
乖乖畫吧哈哈哈哈(毆)

咳……現在才是真正的後記(被揍)
第一篇雲綱H終於出來了XDDDDD(被踢)
有點強暴性質(?)
因為小雞說沒關係的(牽拖!)
反正千錯萬錯都是小雞的錯ˇˇ(被雞踢飛)

御題拖很久了……(瞄旁邊)←揍
要開始填坑了(汗)

感謝閱讀ˇ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請問...不會太不方便的話,可以多寫點雲綱文嗎,我真的很喜歡您寫作的風格捏~!!寫雲綱也很適合噢!
2014/07/07(Mon) 03:51 | URL  | 冰 #-[ 編輯]
RE:冰
謝謝喜歡XD
不過……我後期已經完全倒到骸綱這裡來囉
對雲綱沒有什麼感覺了……><
2014/07/08(Tue) 12:50 | URL  | 天羽 橋(RE:冰)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