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6 (水) | Edit |

※劇情架空、黑暗向、虐慎,請注意。
※請不要罵角色,要罵請罵作者。

後記:

虐心大起所以再挖一坑-,_-"(被揍)
這篇的鳳梨真的很過分(瞄旁邊)
但還是請爲小綱吉抱不平的閣下們別辱罵鳳梨
被我寫成這樣,在後台(?)他已經被小綱吉躲到快發瘋了
差點跑來讓我輪迴了(抱頭奔逃)←喂
所以要罵別罵他,罵我吧ˊ,_ˋ(爆)
畢竟劇情是我想的、也是我寫的
如果有人看不懂開頭和後記的中文(咦)
我只能說聲抱歉,辱罵角色等字眼的留言都會被我刪除(炸)

話說我又挖了一坑(瞄旁邊)←被揍
對不起(磕頭)應該不會再有新坑了(吧)←把這個吧去掉啦混帳!
是因為沒文可虐了所以才挖的ˊ3ˋ"(毆)
近期內是不會有新坑的(被巴飛)

感謝閱讀ˇˇ
 
 








  從未看過太陽真正的樣貌……

  「綱吉,好好伺候我們的客戶吧……讓他不後悔和我們簽約。」

  冰冷魅惑的惡魔之音總是從唯一的出口傳進來……

  「是的……骸大人……」

  淫媚的嬌喘和呻吟,污穢的魚水之歡散播在空氣中,男人身下的人兒隨著下流刺耳的淫語配合、取悅著侵略者,違背傷痕累累的內心做出各種猥褻骯髒的勾引舉動……



  目送剛簽完約的重量級顧客離去,從頭到晚都保持著高姿態微笑的六道骸不住的輕笑……踏著輕快的腳步走進奢華的大屋,拐過幾個彎、繞過幾個長廊……來到一扇沒有多做裝飾的門前。
  轉動門把打開,長廊刺眼的光芒照進身手不見五指的地下室。向下的階梯不長,站在門口也能清楚的看見這間狹小房間的全貌,一個嬌小的人影坐在床上顫抖,衣衫凌亂、面頰潮紅,身上還佈滿了青與紫吻痕。

  「這次也做的很好呢,綱吉。」面對眼前的景象,那俊魅邪氣的臉龐連皺都沒皺一下:「過來呀,我可不想走下去呢……呵呵呵……」漂亮的異瞳寫滿了戲謔,寫著六字的右眼散發著詭異的氣息,令人不寒而慄。
  重重的震了一下,勉強撐起沒穿好衣服且虛弱的身軀,慢慢爬到門口……「骸、骸大人……體內……有好多髒東西……」攤在骸的腳邊,痛苦的說著。總是會有這種沒品的人,將自己射出來的髒東西留在洩慾的對象體內。
  「這樣呀……」居高臨下的望著綱吉,眼底見不到一絲憐憫:「允許你使用旁邊的大浴池。啊,記住,要等我走後才能出來喔,骯髒的身體很礙眼,明白嗎?」殘酷的話語和無害的笑臉一點都不搭,沒再多看含著淚光的褐眸一眼,邁開大步走向客廳。

  他沒有自由,只是被買回來的「東西」。但他好喜歡、好喜歡把他買回來的主人,把他買回來的六道骸。他原本只能生活在黑暗裡……其實現在也差不多,但和之前被當成廢物看待的生活比起來,現在至少是個有用的──「東西」。

  聽見遠處傳來的歡笑聲,綱吉明白骸已經到達客廳,並且和新情人玩在一塊……就算是骸玩過即丟的玩物情人,也比他連碰都不屑碰的自己來的有價值多了。
  按著牆壁、撐起自己被多次摧殘的軀體,走出陰暗的地下室……小心翼翼的踮著腳尖,盡量不讓乾淨的地毯留下自己污穢的痕跡。
  進浴室後,按下放水的按鈕,大浴池立刻湧出了冒氣的熱水,疲憊的纖細身子走到浴池邊,一個不穩就摔了進去……好痛、好想吐……在裡頭泡了一會兒,緩緩爬了出來,開始清理留在體內的穢物。

  來到這個家三個月了,骸連碰都沒碰他,但進入、親吻過他身體的人卻多的數不清……綱吉沒有一絲怨言,從出生以來,骸是第一個將他買回家、對他好的人。他明白,自己對骸而言不過是個交易用的「道具」。
  將手指伸入自己身後的隱密私處,輕輕將別人的體液從裡頭挖出來……纖瘦的玉體不住的顫抖,發出嬌媚的低吟……以減輕身體反應所帶來的負擔。精神唯一的支柱,就是在心底偷偷直呼骸的名字……但一旦接觸到那雙漂亮的異色瞳仁,這份支柱還是會暫時凍結。

  『你叫什麼名字?』
  富有磁性的溫柔嗓音隔著鐵籠詢問自己……

  清理完敏感的股間,綱吉開始清洗身體……像這樣的大浴池,其實他很難得被允許使用,平常總是使用那間地下室裡面的小浴室,燈光沒這麼亮,也沒有浴缸。為了不要浪費水,即使是冬天,綱吉也認命的速洗冷水澡。

  『澤、澤田綱吉……』
  『哦?澤田綱吉呀……成為我的人吧,好嗎?』

  熱呼呼的洗澡水從舀水的木桶中倒向褐色的小腦袋,舒服的甩甩頭,爾後凝視大鏡子中渾身佈滿紅痕的自己……這些痕跡都是別人留下的,骸甚至沒用手碰過自己……自己真的是骸的「人」嗎?

  將身體擦乾、衣物換好,步出浴室時恰好聽見骸哄新玩物進房間的聲音。
  「呵呵呵……我會好好疼你的,進去吧……」那聲音溫柔的令人陶醉,但卻化作利刃捅進綱吉脆弱的心理。

  『綱吉,你做的很好唷……』

  同樣溫柔的聲音,講的話卻截然不同……前者是對情人或玩物,後者是對寵物或奴隸……垂眸,在聽見他們關上房門的聲音後,落寞的走回自己的地下室。
  綱吉很清楚,自己連寵物都比不上。骸至少願意觸碰牠們、和牠們玩在一起。將自己帶回來那天,一個不小心腳步沒踩穏……雖然只是擦到而已,還沒清洗過的小黑臉微微偏頭,看見骸那冰冷嫌惡的神情……全身的血液瞬間凝結、心臟的跳動似乎停了一秒,那一瞬間,光是那厭惡的眼神就讓自己幾乎窒息。

  『成為我的人吧,好嗎?』

  第一次有人用詢問的方式跟自己說話,而自己竟然天真的以為……這個男人有可能疼愛自己、呵護自己……就像對待珍寶一樣,讓自己嚐到愛的感覺。

  回到陰暗的地下室,將髒掉的床單和被單拉了下來、換上乾淨的。爬上床沐浴在月光下,繼續每天都會做的事……祈禱,祈禱下一位「客戶」別來的太快……甚至祈禱下一次開門沒有新的客人,而是骸改變心意接他出去──反射性的一頭撞向牆壁,痛覺將綱吉從過度的幻想中強制拉回來。
  不能想太多,這樣會給骸增加不必要的麻煩……最糟的情形,就是為了免除這些麻煩,而不要他、將他賣掉……畢竟自己對骸而言什麼都不是,拋棄自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不要、他不要……雖然沒有得到預期的幸福,但他想待在骸身邊,對骸而言也許不痛不養,但對他而言,待在骸身邊可以讓他有一絲微弱的歸屬感……因此,撞牆痛醒自己已經成了綱吉的習慣。



  一早,綱吉虛弱的睜開雙眼,補足睡眠的水靈大眼更加耀眼……但裡頭卻只剩下薄弱的生氣。
  喀嚓。
  帶著既期待又害怕的情緒盯著門把,嚥了口口水、緊緊抓住純白的被單……
  「澤田綱吉,骸大人要你出來。」站在門口的不是骸,其實讓綱吉鬆了一口氣……骸會開他的房門,都是因為需要他服伺「客戶」,要他出去的機率可以說等於零。
  「我……我可以出去了?」話中有著藏不住的激動,綱吉幾近絕望的小臉燃起一線生機。終於……骸終於要讓他出去了嗎?不再只是替他工作的奴隸?
  反射性地,撞了一旁的牆壁……只是要他出去而已,他不該做那麼多不必要的幻想。
  「動作快,骸大人很沒耐性的。」連家裡的僕人都瞧不起綱吉,澤田綱吉在他們眼中的地位的確十分低下,說好聽點的確是骸大人的「人」,實則比寵物還不如的奴隸。

  「早安,綱吉。」完美的笑容讓綱吉的心底有一絲雀躍,但那深邃的眼眸還是帶著不屑,讓綱吉的心又被打了下去:「昨天辛苦你了。」目光根本沒放在綱吉身上,修長的指輕輕滑過躺在自己懷裡的人兒臉蛋,寵溺的笑著。
  「是……」雖然早就看習慣了,但他還是很難承受那種痛苦……差點又要撞向旁邊的牆壁,綱吉強迫自己忍住。澤田綱吉,記住自己的身分,你連承受這種痛苦的資格都沒有。
  「今天是你做身體檢查的日子,待會千種會載你到醫院去。」漫不經心的看向綱吉,並拿起茶杯輕啜一口。
  「是……謝謝您……」連寵物的例行身體檢查都是請獸醫到家裡來,他的檢查卻還要麻煩管家千種先生載他到醫院去。乾脆別檢查算了,反正對骸而言他連狗都不如……綱吉悶悶的想著。

  「上車。」千種替綱吉開了車門,讓後者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因而呆了一下……「……上車。」再重複一次,綱吉趕緊將自己打醒,坐上車。
  無論澤田綱吉在骸大人心中是什麼樣的地位,他都是骸大人的所有物。因此,他才會對澤田綱吉表現該有的禮儀。
  推了推眼鏡,鏡片下慵懶但卻銳利的眸子看向站在大門口的骸大人,他正在將哭成淚人兒的玩物送走……澤田綱吉是頭一個在這個家待這麼久的外人,所以他不是玩物。但對骸大人而言,澤田綱吉到底是什麼?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