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8 (金) | Edit |
後記:

不、不行……這太好笑了……(笑拍地)←喂你很沒良心!
做的好呀鳳梨XDDDDDDDDDD(爆笑)←喂!
小綱吉別自己往火坑跳嘛ˊˇˋ
這樣等於逼我打Hˇˇˇ(不就是你寫的嗎混帳!)

雖然說虐心大起,但也僅限那一坑(咦)
其他坑應該不會太虐了(吧)←又來這套!
……反正未來的事情是沒人可以掌握的-3-"(被揍)

至於為什麼突然打這種輕鬆劇情
是因為……要是雞精太早實行計畫的話就不好玩了!(眾踢)
至於雞精的計畫就讓各位猜啦嘿嘿嘿XD(被巴飛)

感謝閱讀ˇˇ
 
 










  急促的踱步聲從傑索集團總公司的頂樓辦公室傳出……「哥哥!六道骸最近卯起來搶了好幾筆生意!你怎麼還悠閒的下來?」一想到哥哥裝炸彈並不是真的想毀了六道骸,只是想奪取澤田綱吉,他就一肚子火。
  「安靜,我知道,我不是瞎子。」一句話就讓剛才大吼的人兒閉嘴,那聲音透著冷若冰霜的氣息……這麼多天沒消息,六道骸在工作上的能力不減反增,也沒有出去另尋新歡的消息……綱吉不是個會隱瞞心事的人,六道骸不知道那件事的可能性偏低……冷笑,沒想到六道骸是這麼聰明的傢伙,不會因一些汙點憤拋掉得來不易的寶貝。
  但沒關係,他還有其他計策……勾起讓人看了膽戰心驚的獰笑,連白蘭的親弟弟都不免縮了縮……雖然他之前很討厭澤田綱吉,但也不免對他產生了同情心……白蘭哥哥的佔有慾他最清楚了,世界上沒有他得不到的東西……就算是別人的老婆也一樣。

  「嗶,科技開發部主任與您聯繫。」辦公桌上的傳話機打破寂靜凝重的氣氛。靛色的眸子往它一瞄……那冰冷的笑容再度擴大,慢條斯理的按下接受鍵。
  「東西做好了嗎?」皮笑肉不笑,通話一接通就扔出一句。
  對方被嚇的愣了好一會兒,在聽見白蘭不悅的呼氣聲後連忙報告:「是、是的!但、但是……這東西十分危險……請問您要用在什麼用途上──」
  「這你不用多管,主任……只要專心維持這東西的穩定性就好了。」即使是帶笑的輕鬆語氣,通話另一端的主任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好極了……忍不住縱聲大笑,那夾雜著陰謀和詭計的氣息恐怖的連他親弟弟都縮在牆角。
  只要哥哥這項計畫成功,六道骸就會失去澤田綱吉了……「哥……我想出國……」他不想看見六道骸爲了澤田綱吉而頹廢的模樣。
  「……隨便你。」



  廚房飄來濃郁的菜香,綱吉哼著小曲兒準備晚餐。雖然有乖乖穿上骸退一步所準備的圍裙,但綱吉的警戒心卻絲毫沒有鬆懈。他可不想再被壓在流理台做「活塞運動」,還要擔心骸會不小心碰到剛煮好的熱湯。
  舀出熱湯準備試喝……沒想到碟子裡的湯卻飛舞起來、變成好幾條以濃湯而成的觸手捆住綱吉:「噫噫……!這、這是怎麼回事……!」其中一條魔爪伸向綱吉的私密處,惹的綱吉發出陣陣低鳴。
  強迫自己忍住被挑起的快感,手一伸便抓住在下身肆虐的觸手……「骸……我在準備晚餐……」話一出,原本捆住自己的觸手瞬間消失,只剩下身後男人被抓住的右手和繼續在自己身上游移的左手。
  「哎呀……不愧是小綱吉,這點幻覺果然騙不了你。」寵溺的親了親綱吉的額頭,讓漂亮的紅暈浮上雙頰。
  這是六道骸從小就有的特殊能力,似乎和他奇特的右眼有著很大的關係。因為這種能力十分傷神、耗體力,因此骸平時都盡量避免使用它。但他卻很喜歡偶爾用來捉弄、挑逗綱吉……思及此,綱吉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骸……這樣不累嗎?」明明知道使用能力會消耗不必要的體力,骸還是喜歡用來欺負自己……而且還是限制級的欺負方式。
  「第一次有人能像小綱吉這樣一下就破解我的幻覺呢……」細吻纖細的嫩頸,骸自動略過綱吉剛才提出的問題。
  ……算了,講再多都沒用。雖然同樣都是男人,但綱吉就是無法完全理解骸在想什麼。比方說,為什麼他一個正常的大男人卻喜歡看另一個男人穿裸體圍裙?常聽人家說,裸體圍裙是男人的浪漫,但前提也是穿在有臉蛋、凹凸有緻的美女身上吧……骸的眼光真是奇怪。
  將飯菜端到桌上、碗筷擺好之後,綱吉繼續剛才的思緒。
  說到奇怪,其實自己也差不多,從小到大別說黃色書刊了,連A片他都沒看過。骸也是個男人,總該會有些不為人知的收藏吧?電視連續劇看太多,綱吉難免會有這些想像。但骸似乎都沒有這類的東西……難道是顧慮自己嗎?自己從以前就是個很愛胡思亂想的人,尤其是牽扯到他兩關係的問題……像骸這麼色──……呃,不是……是這麼敏銳的人,一定早就察覺了。
  「骸,你有沒有想看的東西?」以骸的個性,如果自己主動發問了,應該會正大光明的說出來才對。因此,綱吉試著發問。
  「嗯?想看的東西?例如什麼?」銳利的異眸中閃過一絲狡詐,故做疑惑的看向綱吉。
  「呃……例如……能、能引起你興趣的東西……增進情趣之類的……」顯然沒發現骸眼中異樣的光芒,綱吉結結巴巴的說著。要他直接講出A片之類的字眼,還是太勉強了。
  「綱吉的裸體寫真集。」理所當然的即答,讓綱吉將剛入口的飯噴了出來。
  「……那、那個……有沒有別的──」不氣餒,繼續追問。綱吉不相信這世界上能吸引骸的人事物只有自己,畢竟骸一開始又不喜歡自己。
  「綱吉的角色扮演服裝總集。」氣定神閒的吃飯,豐富的想像力讓骸面露微笑……除了之前要綱吉穿的裸體圍裙和禮服以外,還有女僕裝、旗袍、女學生制服、浴衣、和服、護士裝……別人穿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但綱吉穿絕對可以將他的目光鎖的死死的、移不開眼。

  吃力的將差點又噴出來的飯吞下肚,綱吉的臉紅的發亮:「不不……有沒有其他的?」
  「綱吉的洗澡實錄。」悠閒的喝著湯。
  「……有沒有別的──」額際上又冒出一些冷汗和黑線。
  「綱吉的脫衣秀。」再舀一碗。
  「……我說──」不放棄。
  「綱吉的自慰過程。」這回,骸邪氣的笑了笑。
  「耶?!等、等等!我才沒有──」羞的耳根子都紅了,慌忙否認。
  「綱吉的小屁屁被愛史。」不等綱吉說完,骸自顧自的講下去。
  「……」嘴巴合不起來……這男人愈講愈誇張了!
  「綱吉之慾火焚身索求實況。」

  愈講愈情色、愈講愈露骨,綱吉有種再不阻止他的話,自己會羞到腦袋爆炸的感覺:「夠、夠了!你乾脆要我現在自己脫光光趴在床上等你算了!」自暴自棄的大吼。但一吼完,綱吉就徹底的後悔了……因為對面的男人露出詭計得逞的奸詐笑容。
  「好主意耶,綱吉……我們就來個濃情密意的『飯後運動』你覺得怎麼樣?還可以讓我一次看完自己想看的東西,這不是一舉兩得嗎?」笑咪咪的將筷子擺在碗上,彷彿早就知道情勢會發展至此。
  我覺得怎麼樣?怎麼可能好!綱吉的臉頰不斷抽搐,不管怎麼想,自己都有一種中計的感覺,而且已經掉入深淵無法逃脫。想不到骸想要的東西都和自己有關,而且還故意愈講愈煽情,最後甚至不讓自己插話。

  「可、可惡!每次都欺負我!」臉紅到彷彿會滴出血來,綱吉將碗盤疊一疊後,就手忙腳亂的走進廚房裡洗碗。骸每次都這樣,但偏偏自己又不是真的討厭……甩甩頭,努力逼自己忘掉骸剛才列出來的「想看的東西」。
  洗完最後一個盤子後,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從後面摟住綱吉纖瘦的腰身……「走吧,小綱吉,去穿出『我想看的東西』吧。」被摟在懷裡的人兒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只能做出認命的表情任由骸將他抱到房間裡。

  這次他學乖了……絕不能在骸面前提到和「挑起慾望」有關的辭彙。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