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9 (土) | Edit |

※微慎部分是1827,請注意。
※再重申一次,請不要辱罵角色,要罵請罵作者。

後記:

搞什麼呀囧"
變成3P了(呆)←被揍
標題不該打「骸綱」乾脆改成「骸雲綱」算了(被巴)
……開玩笑的啦=_="(眾踢)
只能先跟委員長說抱歉……(被揍)
啊,搞不好後面會讓迪諾出場-3-(被巴飛)
討厭DH請速離吧(揮揮)←被揍
主軸還是骸綱030ˇ
畢竟這是我的愛嘿嘿(群巴)←好狠囧

感謝閱讀ˇˇ
 
 











  「你的身體很健康,不過有點營養不良。」將聽診器拿下,醫師雲雀恭彌淡淡的說著,在紙上沙沙寫下病歷表。斜眼瞟過正在扣衣扣的澤田綱吉……身體是很健康,但卻也敏感的奇怪。只是用聽診器在他身上輕輕滑移,這小子就抖個不停,臉頰也浮出淡淡紅暈。
  「謝謝您……」長期伺候別人的身體十分敏感,一點騷動就可以讓他那瘦小的身子起羞人的反應。來不及反應,眼前的醫師就定住自己的下巴,讓自己和他冷冰冰的鳳眼對看。
  「接下來是全身性檢查,剛才只是確定你的生理健康。」起身,拉起呆愣綱吉的小手,走向裡頭的檢查室:「進去後,把衣服都脫掉,留下四角褲就好。」
  「咦?等、等等……為、為什麼要……」他不想讓別人看自己的身體。如果是骸要他做的事情,他會認命的接受……但如果可以,他不想讓其他人看到──
  「是你家主人特別交代的。」平淡的說明,彷彿大石頭一般砸到綱吉頭上:「他還特別叮嚀,尤其是你的私處部分。」語畢,雲雀感到手上的抵抗力量消失了,疑惑的轉頭……剛才還帶著憂鬱氣息的人兒現在一點生氣都沒有,像湖水一樣清澈的大眼頓時失神。
  看來剛才的話給他很大的打擊……「你主人是因為關心你。」輕描淡寫的說著,讓綱吉躺在裡頭的病床上。

  關心?才不是呢……骸會這麼做,只是擔心自己沒辦法伺候下一位「客戶」。綱吉再怎麼遲鈍,都感覺的出骸根本不理會自己的狀況。既然如此,綱吉希望骸至少別隨便讓自己把身體給其他人看。
  失落感不斷的刺激著綱吉脆弱的心靈,他別過頭、咬住下唇,拼命告訴自己不可以哭出來……骸願意讓自己留在他的房子裡,自己就已經不勝感激了,否則他早就死在陰暗的黑市裡,或者被討厭的人買回家。

  「全身放鬆。」壓了壓綱吉緊繃的身子,微皺眉頭。病人的身體他看過幾百個,男女老幼皆有,這少年抖的好像自己會把他吃掉似的……仔細一看,其實他在忍住積在眼中的淚水。為什麼要哭?這名少年和他的主人都是很奇怪的人。
  「是……」壓抑著哽咽聲,試著放鬆身體……但一放鬆,眼底的淚水卻不聽使喚的滴在病床上。這位醫師看起來不是壞人,讓綱吉的警戒心降了一些。
  假裝沒看見綱吉的眼淚,將感應貼片貼在綱吉身上。冰冷的指尖碰到白皙胴體的剎那,綱吉反射性的縮了縮,讓雲雀不由得愣了下。怎麼會這樣……自己竟然對這人兒的身子起了興趣:「不要亂動。」有點惱怒的說著,主要是氣自己反常的感覺。
  聽見雲雀帶著些許怒氣的話語,綱吉只得乖乖將身體放到最鬆……「對、對不起……」自己已經髒到這種地步了,綱吉羞紅了臉,對自己污穢的身子感到噁心。
  「……別動,也不要說話。」坐到電腦桌前處理資料,喀喳喀喳的打字聲傳進綱吉耳裡,讓他莫名的安心……除了骸以外,眼前的醫師是第二位讓他可以放下警戒心的人。
  看著澤田綱吉紅潤的面頰,雲雀想起了接到六道骸電話的時候……

  『綱吉的身體檢查就交給你了唷,雲雀恭彌。』雖然在笑,但挑釁意味十足。
  『我為什麼要幫你?』冷漠的回應,絲毫不甘示弱。
  『因為你是國際上響叮噹的名醫,所以才託給你的。』慢條斯理的說著,骸輕笑。
  『……先說,我可不想踏進你家門檻一步。』他知道要接六道骸的生意,就算是給狗看病都要醫師親自到他家裡。
  『可以呀,我會請管家送他去。』意外的乾脆,讓雲雀瞇起眼睛。
  『……真意外,你就這麼輕易放開讓你不惜花大錢找我做檢查的人?』要知道,他的診療費可不是一句太貴就可以形容的大筆數目。
  『呵呵呵……這你不用管。他可是很多人喜歡的小傢伙呢,到時你想做什麼都可以。』這句話讓雲雀錯愕的瞪大眼。他以為,會讓六道骸放下恩怨找上自己的人,應該是令他掛心的人物……但聽他這麼一講,又好像是他一點都不在乎的、隨時可丟棄的玩偶。
  『……什麼意思?』不過六道骸也太小看他了,他可是以冷面著稱,一個小傢伙怎麼可能這麼輕易讓自己淪陷。
  『呵呵呵呵……到時你就知道了。』知道問再多都沒用,耐性用光的雲雀真想直接掛上話筒,不想再聽見那狡詐的笑聲……『啊,記得,他的私處一定要徹底檢查──』狠很的將話筒摔上,打斷六道骸嘻皮笑臉的聲音。

  一回神,迅速移開自己繞著澤田綱吉轉的目光……該死,豈能讓六道骸抓住自己的把柄。但無法否認的,澤田綱吉散發著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魅力,連對知名美女看都不看一眼的自己都忍不住多瞧他兩眼。
  做完大體的檢查,雲雀緊皺著眉頭。他的健康沒問題,身體機能也很正常,但身上那些謎樣的吻痕和擦傷卻讓他十分在意……他大概猜的出,澤田綱吉在替六道骸做什麼樣的工作。
  接下來──……鳳眼睜大,頓時愣住。

  『啊,記得,他的私處一定要徹底檢查──』

  「六道骸那個混帳……」已經有點動心的自己,要是再看床上人兒的私密處,縱使他看過幾百個人的身體,也不可能會完全沒感覺。
  「咦?」聽見骸的名字,綱吉忍不住發出疑惑的聲音……他第一次聽見有人這樣罵骸。
  「……把四角褲脫掉。」該做的還是要做,雲雀逼自己將目光放在電腦螢幕上。
  「嗄?」一聽見連最後的貼身衣物都要脫掉,綱吉不自覺的將身子蜷曲起來、縮在床角落:「可、可是……醫生……我……」本能的抗拒著,裸裸的身軀不覺顫抖。
  瞄了澤田綱吉一眼,冷漠的說出殘酷的詞句:「是你主人特別指示的,他要我徹底檢查你的私處。」聽起來只是幫六道骸傳話罷了,但聽在綱吉耳裡卻比什麼都還要刺耳。
  褐色的小腦袋頹然垂在胸前,顫抖的身子沒有停歇。不要說私處了,骸連自己的手都沒碰過……心臟彷彿被緊緊捆住、泡在黏稠的沼澤無法動彈,呼吸十分困難,四周的空氣恍如都被抽乾。乖乖下床,將四角褲脫下。

  「趴著,屁股抬高。」就知道接下六道骸的生意沒有好事,雲雀拼命告訴自己……他只是個受檢查的人,就和之前那些人一樣,沒什麼特別的……
  強忍著羞辱,乖乖將屁股抬高。接觸到冰冷空氣的穴口敏感的張合,綱吉無法抑止的低吟一聲……「對、對不起……我……我有點敏感……」察覺到雲雀聽見呻吟後僵硬的身軀,綱吉連忙道歉。

  沒有不同……他只是個受檢查的人……就是這樣……沒什麼特別的……

  但當他轉過身,看見美麗的粉色花蕾時……所有的聲音都聽不見了,腦中只浮現六道骸可惡的嘴臉……「真有你的,六道骸……」他可以看的出來,澤田綱吉整顆心都在六道骸那裡,只要自己在澤田綱吉這淪陷,就等於被六道骸抓到一個把柄。

  「醫、醫生……?」似乎又聽見骸的名字,但這次他沒聽清楚。
  「……不要扭。」理智已經有裂痕了,雲雀耐著性子掰開臀瓣,檢查外層黏膜的顏色變化及損傷。再一下就好了……只要再抽樣就好了……等等,還要抽樣……雲雀再一次產生想殺掉六道骸的想法。
  「是……」綱吉低聲應了句,但在心底偷偷想著……他才沒有扭,只是因為有點不穏、輕輕晃到罷了。小臉紅到不能再紅,心臟也被不斷的啃噬……這是骸要求的,代表骸根本不喜歡──……不,是根本不在乎他……連寵物都比他重要,捨不得讓他們離開自己的視線,特地將醫生請到家裡來。

  「外層黏膜沒有異狀,再來要抽內部黏膜的樣本……」巧妙的掩蓋語氣中的不自然,雲雀戴上手套,慢慢將一根手指插進綱吉的嫩穴。
  「啊啊……」受不了刺激的淫喚,甜美的嚶嚀傳進雲雀耳裡,悶哼一聲後不小心加重力道……「啊嗯……」甜美的聲波再來一擊。
  「不、不要叫!」狼狽的抽出手指,將取到的樣本放進培養皿內。如果是一般的檢查,怎麼可能做的這麼詳細、深入……六道骸那個混帳,竟然還特別交代要徹底檢查私處……更該死的是,自己竟然稱了他的意!

  讓綱吉將衣服穿好,雲雀將他帶了出來。
  「他的身體很好,報告過幾天就會寄給六道骸。」冷冰冰的說著,為自己剛才做出的窘態感到屈辱憤怒,不過好險……只有綱吉看到。
  「謝謝。」敏銳的看出雲雀的表情和先前不同,千種微微頷首、推了推眼鏡:「走吧。」
  沒想到在臨走前,綱吉還特地跑到雲雀面前……「謝謝您,醫生。」漂亮水嫩的臉蛋給了個漂亮的笑花,讓雲雀有種口水被噎在喉間的感覺。
  就在綱吉跟上千種,正要踏出醫院大門時……

  「我會……再去看你的。」

  綱吉疑惑的轉頭,但雲雀早已轉身,走回自己的醫療辦公室。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